第十二卷 第五十九章飛域宮
走進飛域宮,景風看到凌九天身穿一身青衣長袍正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而凌九天所坐兩旁,座立著十位讓景風都察覺不出虛實的飛域之界高手。

“小子景風,拜見凌界主,諸位前輩!”走進飛域宮,景風對凌九天及眾人施了一禮道。

“景風,這里沒有外人,你就不要拘禮了,對了,這三位是?”看到景風身後的五爪三人,凌九天詢問道。

“這兩位是我的妻子若靈和紅玉,這位是我兄弟五爪!”景風介紹道。

“若靈、紅玉拜見凌界主!”若靈和紅玉施禮道。

“好好~”凌九天點了點頭,露出一絲笑意道。

而五爪看了一眼凌九天,並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

當凌九天看到五爪時,眼中精光一閃,因為以凌九天的實力,一眼就看出了五爪乃是獸體,而且本體不凡,當凌九天釋放出靈魂之力探知五爪本體時,感到了一絲震驚,很有深意的多看了五爪幾眼。

“來,景風,你和你的朋友入座吧!我還要好好感謝你呢,沒有你,花月、殘天不會如此順利完成任務!”凌九天指著自己左側四個空座道。

“凌界主,你太客氣了,這都是應該的!”景風謙遜的說道。

“對了景風,你修煉的是什麼神訣,如今見你,你竟然修煉到了九級神君的境界,而且我感覺,沒有一名九級神君是你的對手,你體內的能量要比神君之力強太多!”凌九天察覺了一下景風體內的情況,有些震驚的問道。

“不好意思凌界主,小子修煉的神訣有些特殊,請恕小子不能相告!”景風歉意的說道。

“不礙事景風,沒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是我問的太多了!”凌九天看到景風不願相告,並不生氣,露出一絲笑意道。

“對了凌界主,小子來飛域之界是有兩件事求你!”景風請求道。

“景風,有什麼需要盡管說,只要我能幫助你的,我一定會全力助你!”凌九天說道。

“凌界主,小子對冥族高手出現魔族的消息很感興趣,不知凌界主可否派人幫我打探一下冥族高手最新動向!”景風請求道。

“冥族高手,景風你怎麼會對冥族高手感興趣?”凌九天皺著眉頭道。

“凌界主,你覺得冥族繼位者一人之過,干千萬萬的冥族子民都應該接受滅族懲罰嗎?”景風換音一轉,詢問道。

“不應該~當年我也對仙魔兩族討伐冥族很反感,沒有讓飛域之界高手參與到其中。景風!難道你和冥族之間,還有關系?”凌九天聽到景風所說,感覺到了一些什麼,問道。

“不知凌界主願意為我打聽冥族高手出現消息嗎?”景風並沒有接凌九天所問的話,再次詢問道。

“好!我派人幫你打聽冥族高手的消息,一有消息,我立即通知你!”凌九天看到景風身上的秘密太多,沒有多問。

“凌界主,小子還有一件事想要詢問你?不知你知道靈魂被禁制,有什麼破解方法嗎?”景風詢問道。

“靈魂被禁制?靈魂被禁制分很多種,如果是輕度靈魂禁制,我就可以給你幫你解除,中度靈魂禁制,我可以幫你去向司鴻慕晴聖神接凝神珠破除,如果是深度靈魂禁制,我就沒辦法了,因為靈魂深度禁制,禁制已經和靈魂融合在了一起,根本分不開!”凌九天介紹道。

聽到凌九天介紹,景風仔細回憶了一下雷芷蕊靈魂中的禁制,想到雷芷蕊腦中的靈魂已經和禁制融為了一體,和凌九天所說的靈魂深度禁制一樣,感到了一絲棘手。

“凌界主,如果真的是靈魂深度禁制,禁制和靈魂融為了一體,就沒有解救的方法了嗎?”景風懇求道。

“這~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那個方法很難很難,而且很危險!”凌九天有些猶豫的說道。

“凌界主,你能把方法告訴我嗎?我有一個朋友靈魂被深度禁制,我一定要解救她!”景風誠懇的請求道。

“好吧~我把方法告訴你,只是你要想解救你那被靈魂深度禁制的朋友,太難了!”凌九天搖了搖頭道。

“要想解除靈魂深度禁制,只有讓靈魂深度禁制之人的靈魂重塑,只是靈魂重塑太難,需要妖域生之極的生之極元,天幽谷死之極內的死之極元以及司鴻家族極品特殊真靈器凝神珠。”凌九天說道。

“凌界主,我有生之極元!是不是再找到死之極元和凝神珠就夠了!”景風在虛獨境中拿出一團生之極元道。

“生之極元?我怎麼忘了你曾經去過妖域!不過你竟然能在妖域禁地生之極內得到生之極元,真是不簡單!”凌九天曾經見過生之極元,所以當景風拿出生之極元,感覺到生之極元散發的濃濃生命源氣後,經震驚的說道。

“小子只是運起好罷了!”景風笑了笑,含糊的說道。

“景風,不是我打擊你,就算你有生之極元,但要想得到死之極元太難了!因為死之極元在天幽谷,而天幽谷是一個很孤立的超級實力,天幽谷外有天幽五重天保護,闖過天幽五重天,進到天幽谷內部,才有機會進到死之極。”

“但死之極內充滿了死極氣,就算沒有天幽谷高手阻攔,想要在死之極內獲得死之極元。很難很難!”凌九天鄭重的說道。

“那凌界主,司鴻家族極品特殊真靈器凝神珠是什麼?”景風並沒有被凌九天所說的話嚇住,詢問道。

“司鴻家族極品特殊真靈器凝神珠乃是一種凝聚靈魂的異寶,解除靈魂深度禁制,就需要讓靈魂深度禁制之人的靈魂經過生死兩關,在通過凝神珠凝聚!”凌九天介紹道。

“不過景風你放心,如果你得到了死之極元,凝神珠我來替你向司鴻家族聖主司鴻慕晴借!有我接,慕晴應該肯借!”凌九天保證道。

“謝謝凌界主!”看到凌九天全力幫助自己,景凡s中十分感動,感激的說道。

“景風,你就別客氣了!你就先在飛域之城待一段時間吧,讓我盡盡地主之宜,我也很想找你聊聊!我也會利用這段時間,幫你盡快打探冥族高手現身之事!”凌九天邀請道。

“好~”景風點了點頭道。

“斬云,帶景風他們去別院休息!”凌九天對站在大殿最外側的地級神王斬云道。

“是凌界主!”斬云神王從命道,帶著景風離開了飛域宮,向飛域宮別院走去。

當景風四人離開飛域宮後,飛域之界聖神、神王感到了一絲不解,飛域之界副界主孤獨敗天不解的問道:“凌界主,他就是當年你所說的那個拒絕拜你為師的人嗎?我看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啊!”

“敗天,你沒有感覺出他修煉的神訣很特殊嗎?而且他修煉的速度是我見過最快的!”凌九天詢問道。

“修煉神訣特殊?我沒有感覺出!”孤獨敗天搖了搖頭道。

“敗天,雖然你當年在飛域之界時間之域,修煉的速度和景風不相上下,但是時間之域的時間流速是外界一萬倍,而且時間法則可以激發體內修煉速度。但是景風用短短的十幾萬年,就修煉到九級神君之境,他的修煉速度,太讓人咋舌了!”

“而且我感覺景風體內蘊含的能量並非神君之力,而是超越神君之力的一種新能量,這種能量和我在祖神七行界領悟的能量很像!所以說這個景風不簡單,對我飛域之界以後的幫助會很大!”凌九天把自己的只覺告訴了眾人。

“凌界主,你是說那個景風短短十幾萬年就修煉到九級神君之境?修煉的神訣和祖神七行界內的修煉神訣很像?”眾人全部動容道。

“不錯~不過景風修煉法只是我的一種直覺!”凌九天點了點頭道。

“那凌界主,如果那個景風真的和祖神七行界有關,我們又該怎樣做?”飛域之界第三任聖神影玨問道。

“這個景風的身份不像表面的那麼簡單,雖然我們沒有稱霸神之界的念頭,但是追求更強的力量確實我們唯一的目標,我准備無條件幫助景風,等祖神七行界開啟的時候,讓景風幫助我們!”凌九天說出了自己的計劃。

“可是凌界主,離祖神七行界開啟還有一億年的時間,雖然那個景風修煉速度極快,在這一億年的時間可能修煉到神王之境,但是我們都知道祖神七行界凶險異常,就是地級聖神在里面也是寸步難行,我不相信一個神王可以幫助我們很多!”地級聖神影玨不相信道。

“這個我也知道!但是我總有一種感覺,那個景風會對我飛域之界會有幫助!為了盡快提升他的實力,我決定破例讓他進到我的時間之域,領悟我的時間法則!”凌九天石破天驚的說道。

“凌界主,你真的決定讓景風進到時間之域,領悟時間法則!這會不會引起其他弟子的不滿?”孤獨敗天不解的問道。

“敗天,除了景風可能對我飛域之界有所幫助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從心中很喜歡景風,再加上景風也是飛升者,我決定全心幫助他!”凌九天堅定的說道。

看到凌九天心意已決,眾人也沒有多說什麼!孤獨敗天和影玨。不約而同的搖了搖頭,對凌九天的決定感到了一絲不值。

“好了,大家都回去吧,十日之後,我們時間之域外見,合力打開時間之域!”凌九天起身說道。

“是凌界主!”說完,眾人相繼離開了飛域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