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五十四章強搶
驚夢湖畔!

旋龜王一行人渾身煞氣的來到了驚夢湖畔,旋龜王布下禁制,並叮囑九尾火鼠抓緊時間為眾人療傷後,潛進了驚夢湖中,取出了水奇獸靈魂,准備利用驚夢湖中的水靈氣,喚醒水奇獸靈魂。

受到旋龜王叮囑,九尾火狐等十名未受傷的走獸一族高手開始為重傷的走獸一族高手療傷,而恢複大部分傷勢的嗜天豹王坐在湖畔,服下了幾顆療傷神丹,自行療起傷來。

此時,九尾火鼠正在為一名本體為紫火蟒的三級上級極聖獸療傷,由于九尾火鼠和紫火蟒都是火源本體,療傷的速度增快了不少,紫火蟒體內的重傷急速的修複著。

而早在旋龜王一行人來到驚夢湖畔,景風察覺出旋龜王的動向後,提前在驚夢湖畔的密林內等待,當景風釋放出的振幅後的天級神王靈魂之力察覺到旋龜王到來後,盤膝坐在虛獨境內,想著對策,該怎樣破壞旋龜王和玄宇家族之間的交易。

但景風在腦海中接連想了數十個辦法,但最後都被景風自己一一否決了,景風決定不貿然出動,靜靜等待,等待時機的出現。

景風堅信天幻獸長老所帶領的天幻獸高手已經潛進了走獸一族和玄宇家族之內,在走獸一族和玄宇家族交易的這幾天中,一定會有動作,所以景風沒有急躁,控制虛獨境漂浮在一棵巨木上,等待時機的出現。

一連五天過去了,飛獸一族天幻獸長老並沒有行動,這讓靜靜等待時機出現的景風有些焦急起來,焦急飛獸一族為什麼還不動手。

但是全方面思考之後,景風還是忍住了心中的焦急,決定在等待三天,如果飛獸一族三天之後還沒有行動,自己就慢慢控制虛獨境,接近走獸一族,偷襲走獸一族高手。

時間就在景風暗自焦急中慢慢流失,此時,幾名重傷的走獸一族高手經過七天左右的療傷,體內的重傷已經已經好了五成,嗜天豹王也在生之極元作用下恢複了九成傷勢,而紫火蟒經過九尾火鼠虛幻極火醫治下,也恢複了九成傷勢。

“火鼠王,謝謝你,我感覺好多了!”恢複了九成傷勢的紫火蟒睜開眼睛,感激的說道。

“火蟒,你先不要說話,靜靜修養一會,還有三天,我們就要面對一場大戰!”九尾火鼠收回了釋放的虛幻極火道。

“火鼠王,你放心,我感覺好多了,這次我一定要讓玄宇家族付出慘痛代價!”紫火蟒眼中露出了一道火光道。

“對了火鼠王,旋龜王正在喚醒水奇獸,其他人正在療傷,我們不如去驚夢湖畔的密林布下幾個爆裂陷進,如果玄宇家族真的心懷不軌,我們也好利用陷進,對玄宇家族進行打擊!”,紫火蟒一臉憤恨的提議道。

“恩~是該讓玄宇家族付出一定的代價,不然玄宇家族還真以為我走獸一族怕他們!”九尾火鼠想了想,點頭道。

“嗜天豹王,保護好大家,我和紫火蟒去密林附近看看!”九尾火鼠對療傷醒來的嗜天豹王道。

“好!火鼠,你們小心一點!”因為驚夢湖畔外的密林離驚夢湖很近,想到九尾火鼠的速度,嗜天豹王沒有多想,點了點頭道。

說完,九尾火鼠和紫火蟒向驚夢湖畔外的密林走去。

走到密林中部,九尾火鼠用它靈敏的感覺察覺了一周密林內的動向,發覺整個密林內沒有高手氣息,放下心來。

“火鼠王,我感覺這附近沒有玄宇家族高手埋伏,不如我們就在這里布下爆裂陷阱吧!”紫火蟒看到一處枯草叢,提議道。

“好,我看這里也不錯!我們現在就布陷阱吧!玄宇家族,等我走獸一族吞並了整個妖域,我一定讓你們好看!”九尾火鼠一身煞氣的說道。

話畢,有些放松饕惕的九尾火鼠取出了旋龜王交給自己古樸儲藏戒指,在里面取出了五十多顆蘊含爆裂力量的晶石,就准備布爆裂陷進。

但是九尾火鼠沒有想到,看似平靜的密林,卻有兩個人正准備對自己突施殺手。

就在九尾火鼠取出五十多顆准備和玄宇家族交易,蘊含爆裂力量的晶石,准備把儲藏戒指收起來時,九尾火鼠身旁的紫火蟒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這股氣息遠超九尾火鼠。

感覺到身旁出現的強大氣息,九尾火鼠心中一驚,就想閃避,但是紫火蟒離他太近,又是在九尾火鼠放松警惕的時候出手偷襲。

“哧”的一聲,一根手臂穿透了九尾火鼠的胸口,一把抓住了九尾火鼠緊握古樸儲藏戒指的右手,一發力,直接把九尾火鼠的右手爪碎,想要奪過九尾火鼠右手心的儲藏戒指。

但是假紫火蟒還是低估了九尾火鼠的實力,九尾火鼠忍住胸口傳來的劇痛,九條尾巴突然迸斷,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把假紫火蟒震退。

當假紫火蟒插入到九尾火鼠胸口的手臂抽回時,一股鮮血噴了出來。

但九尾火鼠已經顧不上胸口傳來的劇痛,化作一道火光,就向驚夢湖畔逃去,眼看九尾火鼠就要逃出生天。

突然,景風的身影出現在了九尾火鼠急速逃跑的去路上,景風施展元素法則,在九尾火鼠逃跑的路線上,彙集滿了水元素,降低了九尾火鼠的速度。

就在心顫的九尾火鼠奮死掙紮時,一道金光閃閃的金圈從天而降,死死罩住了逃跑的九尾火鼠,把九尾火鼠困在了金圈中。

看到自己被擒,九尾火鼠發狂似的撞擊金圈,但是上品特殊真靈器無定神環防禦太牢固,重傷的九尾火鼠一時根本破不了。

“景風,快!快把九尾火鼠右手心的儲藏戒指搶到手!”一道聲音向景風腦海中響起。

聽到自己腦海中傳出的聲音,景風終于知道偷襲九尾火鼠之人是誰。原來假冒紫火蟒,把九尾火狐騙到密林中偷襲之人正是飛獸一族長老天幻獸。

“收”景風心意一動,無定神環猛地向里回縮,加緊了對九尾火鼠的縛束。

雖然九尾火鼠的實力要比景風高,但九尾火鼠被二級玄級極聖獸天幻獸偷襲,早已是強弩之末,根本抵抗不了無定神環散發的縛束力量,景風控制的無定神環急劇收縮起來。

趁著九尾火鼠苦苦抵禦無定神環縛束力量時,景風單掌成刀,一刀劈下了九尾火鼠的右手,並發出一道不斷振幅力量的無沌之力,重重的轟到了九尾火鼠的後背上,直接把九尾火鼠震暈。

“天幻獸長老,走獸一族高手發現我們了,我帶你去一個安全的地方,一會你感到一股強大的吸力,千萬不要反抗!”景風天級神王的靈魂之力感覺到嗜天的王等人察覺出密林內劇烈的靈氣波動,正火速趕快,連忙對天幻獸長老傳音。

“好”天幻獸長老點了點頭,在儲藏戒指中取出真紫火蟒的尸體扔在了外面。

看到天幻獸長老布置好一切,景風心意一動,把天幻獸長老收到了虛獨境中,控制虛獨境,化作一滴塵埃,落到了地面上隱藏了起來。

“火鼠,你怎麼了,是誰打傷你的!”看到重傷昏迷,被切掉右手的九尾火鼠,趕來的嗜天豹王憤怒的說道。

但是景風轟擊重傷九尾火鼠發出的無沌之力力量太大,直接震碎了九尾火鼠體內的經脈,所以任由嗜天豹王怎樣詢問,九尾火鼠根本沒有一點反應。

“吼”察覺到九尾火鼠體內經脈吝斷的情況,嗜天豹王憤怒的大吼一聲,釋放出強大的靈魂之力想要搜索偷襲九尾火鼠的高手。

但是虛獨境乃是極品真靈器,隱藏的氣息嗜天豹王根本察覺不到,最後憤怒的嗜天豹王只能把重傷的九尾火鼠抱回了驚夢湖畔。

“旋龜王不好了,九尾火鼠被人打成了重傷!紫火蟒被人殺了!”嗜天豹王抱著重傷昏迷的九尾火鼠來到了驚夢湖畔,焦急的對驚夢湖內正喚醒水奇獸的旋龜王喊道。

聽到嗜天豹王焦急的大喊聲,正在療傷的走獸一族高手以及驚夢湖內旋龜王全部被驚醒。

“嘭”的一聲,一道水柱在驚夢湖內噴出,旋龜王的身影飛出了驚夢湖,來到了嗜天豹王身邊。

“這是怎麼了,九尾火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看到重傷昏迷的九尾火鼠,旋龜王憤怒的大吼道。

“不對,壞了,儲藏戒指!”看到震傷昏迷的九尾火鼠,旋龜王突然想到自己當初給九尾火鼠的儲藏戒指,心中一驚道。連忙來到昏迷的九尾火鼠身旁,檢查古樸儲藏戒指還在九尾火鼠身上嗎?

當旋龜王發現九尾火鼠身上的古樸儲藏戒指果然不見了,怒吼一聲道:“玄宇家族,你竟然提前暗算我們!這次,我要讓你們付出血的代價!”

因為沒有發現其他人的氣息,想到玄宇家族所作所為,所以旋龜王沒有多想,把一切罪責全部按在了玄宇家族頭上。

“所有人聽命,沒有我的命令,不得在單獨行事,大家准備好了,三天之後,就是讓玄宇家族血債血償的時候了!”沒有了一半交易籌碼,旋龜王知道三天之後的交易不可能進行了,旋龜王決定依靠強大的水奇獸,硬搶玄宇家族帶來的真靈器回去交差。

大吼完後,旋龜王祭出自己手上唯一的儲藏戒指,在儲藏戒指中取出十團的生之極元分給了眾人,讓眾人吸收生之極元,抓緊時間療傷,然後自己又沉到了驚夢湖畔,召喚水奇獸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