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五十二章裂痕加劇(上)
玄變城城主府!

“什麼!走獸一族妖獸把我玄變城寶器齋給拆了!還把寶器齋眾人打傷,搶走了寶器齋陣齋之寶中品防禦真靈器戰衣泣血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玄變城城主玄宇變聽到玄變城護衛所述,憤怒的大吼道。

“聽說是為了一團生命霧氣,本來那團生命霧氣應是寶器齋之物,但那兩名走獸一族高手仗著實力高強,對寶器齋護院高手大打出手,重傷了寶器齋掌櫃以及所有護院高手!搶走了那團生命霧氣、泣血衣以及寶器齋一些珍貴異寶!”玄變城護衛把自己得知的信息詳細的告訴了城主玄宇變。

“可恨的走獸妖獸!竟然不把我放在眼里,你們在這里等我,我去向玄宇凝血神王通稟一聲,讓凝血神王為我們做主!我要讓走獸一族妖獸付出慘重代價!”雖然玄宇變十分生氣,但玄宇變知道,自己只是玄變城一城之主,有玄宇皇城神王在此,還沒有自己說話的份,所以玄宇變忍住心中的怒火,起身去密堂找天級神王玄宇凝血等人,向玄宇凝血訴苦!

玄變城,城主府密室!

“凝血神王,屬下玄宇變有要事求見!”玄變城城主玄宇變站在密堂外,恭敬的求見道。

“玄宇變,出什麼事了,我怎麼感覺到你身上的煞氣很重啊!你進來吧!”感覺到玄宇變身上不由自主散發的煞氣,玄宇凝血的聲音在密堂內傳出,並驅散了密堂外的禁制。

禁制一破除,玄宇變推開密堂大門走了進去,看到天級神王玄宇凝血、地級神王玄宇幻坐在密室中,施了一禮稟告道:“凝血神王、玄宇幻神王,剛剛屬下得到消息,走獸一族留在玄變城的妖獸又鬧事了,他們不但把我玄變城最大的一間寶物買賣店鋪寶器齋給拆了,而且還把我的人打傷,搶走寶器齋鎮齋之寶泣血衣!”玄宇變把玄變城發生的事添油加醋的告訴了玄宇凝血神王。

“什麼~這走獸一族好大的膽子!明知我等在此,竟然無視我等的存在,在我們眼皮底下鬧事,實在是太可恨了!”

“玄宇變,你帶我前去,我要讓走獸一族妖獸知道我玄宇家族的厲害!”地級神王玄宇幻聽到玄宇變所說,惱怒的吼道。

“玄宇幻,先不要輕舉妄動,這次聖主派我們是來和走獸一族交易的,等我們和走獸一族交易結寒,在和他們算總賬。”玄宇凝血勸阻憤怒的玄宇幻道。

“可是凝血神王,如今走獸一族帶頭和我們交易妖獸旋龜王趕去了冷世城,至今未歸,誰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回來,交易什麼時候才能進行!”玄宇幻神王眉頭緊皺,憤怒的的說道。

“玄宇幻,稍安勿躁,剛剛玄宇鈞給我傳訊了,說他以及所有神之界大勢力全部在煉雪無痕藏寶庫鎩羽而歸,很快就能趕回來!我想玄宇鈞回來,走獸一族的旋龜王應該也會跟著神舟回來,等旋龜王一回來,我們立即和旋龜王交易,只要我們交易到聖主想要的生魂石以及生之極元,我們再找走獸一族算總賬!”玄宇凝血陰險的說道。

聽到玄宇凝血的計劃,憤怒的玄宇幻稍稍平靜了一下情緒沒有說話,而玄宇變不解的詢問道:“凝血神王,玄宇鈞神王不是已經提升到了天級神王境界,怎麼還能在煉雪無痕藏寶殿鎩羽而歸,這煉雪無痕藏寶殿真的這等凶險!連天級神王都無可奈何?”

“不單單是玄宇鈞,就連雷家天級神王雷曼、天蒙家族天級神王天蒙惜都沒有得到一件煉雪無痕的真靈器,至于是何原因,還是等玄宇鈞回來問問他再說!”玄宇凝血搖了搖頭道。

“那凝血神王,我們現在就忍氣吞聲,任由走獸一族高手為所欲為?”玄宇變詢問道。

“不~玄宇變,還是給他們一些小教訓,讓他們知道我玄宇家族不是什麼人都能招惹的!讓他們在玄變城老實點!”玄宇凝血眼中射出了兩道血光道。

“是~”玄宇變聽到玄宇凝血神王同意教訓走獸一族高手,露出一絲冷笑,遵命道,退了下去,召集高手去擒兩名鬧事的走獸一族高手去了。

此時正隱匿在玄變城,悄悄跟蹤兩名鬧事的走獸一族高手來到休息別院,准備看笑話的景風,突然感到有七名九級神君高手、十名八級神君高手正怒氣沖沖向走獸一族高手休息別院趕來,景風露出了一絲笑意,知道找麻煩的來了,悄身隱匿在走獸一族別院最高的一棵神木枝端上,運用木屬性法則,和神木融合在了一起,准備看好戲。

一會的功夫,“嘭”的一聲,走獸一族休息的別院大門被城主玄宇變一腳踹開,玄宇變一招手,身後受到玄宇變咐囑,十六名玄宇家族神君高手一起湧進了走獸一族別院,一字排開,開始強拆走獸一族別院建築。

“你們是什麼人,好大的膽子,不知道這里是我們走獸一族神獸休息的別院嗎?”駐守玄變城,三級上級極聖獸闇魂獸走出來大喝一聲道。

看到三級上級極聖獸闇魂獸身後鬧事的兩名走獸一族高手,玄宇變身上的煞氣更重了,玄宇變冷哼一聲道:“哼!闇魂獸,我能不知道這里是你走獸一族妖獸住的地方,我今天就是來找你們走獸一族妖獸算賬的!你走獸一族妖獸拆我寶器齋,打傷我玄變城高手,搶走寶器齋鎮齋之寶泣血衣,我今天就讓你知道,在我玄變城撒野的下場!”

“所有人聽命,給我把這個院子拆了,把那兩名走獸一族妖獸擒下帶回城主府,如果誰敢反抗,一並重傷帶走!”玄變城城主玄宇變大聲命令道。

“是~”十六名玄宇家族高手冷視著走獸一族高手遵命道。

“你們敢~”看到漸漸逼近的十六名玄宇家族高手,網魂獸看了一下自己這一方的實力,知道不可能和怒火沖天的玄宇家族高手抗衡,指著玄宇變,有些膽怯的說道。

“我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我敢不敢!”玄宇變看到闇魂獸身後兩名鬧事的走獸一族高手越來越憤怒,大喝一聲道。

“你們還等什麼,還不趕快給我動手!”玄變城城主玄宇變命令道。

“唰唰唰~”聽到玄變城城主玄宇變憤怒命令聲,十六名玄宇家族高手祭出了各自的真靈器,瘋狂的攻向了走獸一族高手,激烈的厮殺了起來。

但由于玄宇家族高手人數眾多,每人都持有中品真靈器,一時間,把走獸一族高手壓制的死死的,走獸一族高手只能變成獸體,或者戰斗形態苦苦刻毗。

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過,玄變城城主玄宇變也加入到了激烈的厮殺中,走獸一族高手被完全壓制住,一道道深痕出現在走獸一族高手身上。

看到兩方激烈正酣,一手策劃者,躲在神木頂端的景風露出了一絲笑意,景風心中默念道:“打吧~殺吧~我倒要看看你們之間怎樣合作!”

一個多時辰過後,五名走獸一族高手全部重傷被擒,但在如此巨大的差距面前,還是有六名玄宇家族八級、九級神君被走獸一族高手重傷,毀壞了肉體。

“把這五名走獸一族妖獸帶回城主府,關到城主府大牢中,讓他們知道我玄宇家族的厲害!”看到六名重傷的得力手下,玄變城城主玄宇變咬牙切齒的命令道。

“是城主!”剩余的十名玄宇家族神君此時也是怒火中燒,恨不得立即上前斬殺五名重傷自己同伴的走獸一族高手。一手托著一名重傷的走獸一族高手,返回了城主府。

帶走五名重傷即將昏迷的走獸一族高手,玄變城城主玄宇變再次招來玄變城護衛,搜查了走獸一族整個別院,把走獸一族帶來,未放進儲藏戒指的晶石、神草全都清走,然後一把火點燃了走獸一族休息別院,以解心中怒氣。

看到烈火燃燒中的走獸一族休息別院,玄變城城主玄宇變心中的怒火減輕了不少,玄宇變冷視了一眼漸漸被烈焰吞沒的走獸一族別院,帶領玄宇家族護衛離開了,准備回到城主府好好折磨一直在玄變城囂張跋扈的走獸一族高手。

此時躲在神木頂端觀看好戲的景風看到,重傷的走獸一族高手被帶走,走獸一族高手別院也被玄宇變點燃,火焰就要燃到神木枝端,露出一絲冷笑,飛到了燃燒中的走獸一族別院,在熊熊燃燒的火焰中,消失不見了。

景風暗中潛在玄變城一個月左右時間,悄悄打探消息,等待玄宇鈞回來。而走獸一族和玄宇家族經過景風的離間,之間的裂痕越來越大。

就在一個月後的一天,玄宇家族的神舟終于來到了玄變城,滿身煞氣的玄宇鈞、玄宇問天和一臉憤怒的旋龜王等人回到了玄變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