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三十八章安頓木易家族
殺光曲家堡高手,景風緩和了一下情緒,來到了昏逮的若靈、紅玉、木易春身邊,運用木元素法則,把空間內木屬性靈氣彙集了過來,為三人以及受傷的木易家族門人療傷。

一個多時辰過後,若靈、紅玉、木易春相繼在昏迷中醒來,而木易家族剩下的五十多名門人的傷勢也慢慢好轉,看到眾人已無大礙,景風摟過若靈和紅玉,和眾人一起離開了血流成河的曲家堡別院。

離開別院後,景風心意一動,釋放出一股虛幻極火,點燃了曲家堡別院,然後和眾人一起向曲家堡大殿走去。

“風哥,你在曲家堡外到底遇到什麼了?怎麼會這麼晚才趕回來!”若靈一臉擔心的問道。

“曲家堡外和我當初所料一樣,埋伏了三十名玄宇家族以及走獸一族高手,我在奮力殺死二十多名玄宇家族高手後,玄宇家族神王趕了過來,最後我不敵,向冷技城方向逃跑,遇到了飛域之界以及玄宇家族神王,幫我解除了危機!”景風把自己在曲家堡外的遭遇給眾人說了,只是害怕若靈和紅玉擔心,隱瞞了自己硬憾玄宇問天一擊的事。

聽到景風在曲家堡外也是九死一生,若靈和紅玉緊緊摟住景風,生怕景風在離開他們!

“好了靈兒、玉兒,我這不是沒事!你們就不要擔心了!”景風輕聲對緊緊摟住自己的若靈和紅玉道。

“對了風哥,你要好好獎賞易春,易春剛剛很勇猛,要不是易春,你可能就見不到我了!”若靈心有余悸的把木易春拼的重傷,殺死曲麟的事告訴了景風。

“易春,謝謝你!謝謝你拼死保護靈兒!”景風感激的說道。

“師傅,這都是我應該做的!再說我早就看那曲麟不順眼!”木易春滿不在乎的說道。

“易春,你這個恩情我會記住,等過幾天我給你尋一門親事感謝你!”景風露出一絲笑意道。

“師傅!我如今實力還太差,親事之事還是過斷時間再說!”木易春一臉抱負的說道。

“易春,親事和你修煉不沖突,我只是帶你去見見,何去何從,還是你自己決來。”感覺到木易春身上透出的遠大抱負,景風欣慰的點了點頭。

“好了,我帶大家去認識一下飛域之界的神王以及司鴻家族的神王!然後我們立即離開曲家堡,去曆軒城!”景風提議道。

“好”聽到景風的提議,眾人異口同聲道。

曲家堡大殿內。

“花月神王、殘天神王……神君、讓你們久等了!”走進曲家堡大殿,景風歉意的對眾人說道。

“不礙事的景風!”花月神王露出一絲笑意道。

“景風,如今你在曲家堡弄出如此大動靜,你下一步准備去哪?”殘天神王詢問道。

“我准備先把木易家族安頓到曆軒城,然後再趕回來等待煉雪無痕藏寶殿開啟!”景風沒有隱瞞道。

“景風你也對煉雪無痕藏寶殿感興趣!我們幾人前來冷技城,就是為煉雪無痕藏寶殿而來,只不過這冷技城離曆軒城太遠,現在有沒有神舟通往曆軒城,如今離煉雪無痕藏寶殿開啟的時間快要到了,我只怕你趕不上煉雪無痕藏寶殿開啟時間!”司鴻家族神王司鴻勢提醒道。

“我想這煉雪無痕藏寶庫開啟時間應該還有一年時間,我應該可以趕回來!”景風充滿自信的說道。

“那好景風,我們在冷技城等你,如果你能在煉雪無痕藏寶殿開啟的時間趕回來,我們就一起進到煉雪無痕藏寶殿探寶,畢竟你一個人進到煉雪無痕藏寶殿還是很危險的!”花月神王善意的說道。

“謝謝花月神王!”知道花月神王的善意,景風感激的說道。

“花姨,我們為什麼要等他一起!我們幾個人不就夠了!帶著他反而會拖累我們!”剛剛和景風結怨的夢冰反駁道。

“冰兒,景風也是我飛域之界門人,而且輩分比你大,不可放肆!”花月神王了解夢冰的脾氣,聽到夢冰反駁自己,知道夢冰還在因為和景風剛才的沖突,記恨景風,呵斥道。

聽到花月神王也向著景風,夢冰頓時沒了脾氣,小嘴一撅,不再說話。

而景風看到夢冰對自己有敵意並不在意,把若靈、紅玉一一介紹給了花月神王、殘天神王等人認識。

“景風,你准備什麼時候帶領木易家族高手離開!”花月神王問道。

“我想即日就帶領木易家族離開,前往曆軒城!”景風說道。

“景風,實在不行你在多等幾日,我去冷技城找一趟冷技城主,看他有辦法弄到去曆軒城附近的神舟嗎?”花月神王害怕景風來不及趕回來,善意的說道。

“謝謝花月神王,你放心我自有辦法,不出六個月,我一定會趕回來的!”聽到花月神王好心,景風感激的說道。

“景風,你到了曆軒城,如果司鴻域不幫你安頓木易家族,你大可提我的名字!司鴻域對我還是比較尊重的!”司鴻家族地級神王寺鴻忌道。

“謝謝寺鴻忌神王!”景風現在對飛域之界、司鴻家族充滿了好感,景風決定找機會,一定報答他們。

“好了景風,此地血腥太重,不宜久留,我們還是趕快離開吧!以免多生枝節!”花月神王提議道。

“好”景風點了點頭,和眾人一起離開了已經變成一座死堡的曲家堡。

在曲家堡外,景風和司鴻家族、飛域之界眾人惜別,花月神王再告訴景風怎樣聯系他們後,離開了曲家堡外,而景風看到司鴻家族、飛域之界高手已經走遠,招出了金舟,讓木易家族僅剩門人上到了金丹上,控制金舟飛到了十萬米之高上,破開層層云層,向司鴻家族勢力范圍曆軒城飛去。

兩個月後,景風控制金舟破云飛行,終于飛到了曆軒城勢力范圍內。

來到曆軒城勢力范圍內,景凡心意一動,把金丹降了下來,和木易家族五十多名高手,向曆軒城走去。

來到曆軒城外,景風壓抑的心情好轉了許多,臉上有露出了難得的笑意,正一臉笑意的和木易春交談。

“易春,一會你就能見到我給你介紹的姑娘了!那姑娘是曆軒城城主的女兒,名叫司鴻冰,是一個不錯的姑娘,而且師傅曾經答應過司鴻冰,一定給他找一個稱心的大君,我看你不錯,所以才介紹給你,你可不要辜負師傅一片心意啊!”景風拍了拍木易春的肩膀道。

“師傅,你不會是因為曾經答應過人家才把我介紹出去的吧!師傅,我的眼光可高的很!你可不要把我推進火坑!”木易春一臉懷疑道。

“你這小子,我能騙你嗎?”看到木易春臉上滿是懷疑,景風感到很無奈,把目光投向了笑的面若桃花的若靈和紅玉。

看到景風臉上的無奈、若靈一臉笑意的說道:“易春,你師父沒有騙你,那姑娘我和玉兒姐姐都見過,確實是一個很不錯的姑娘!”

聽到若靈和紅玉都贊許司鴻冰,木易春放下心來,假裝很為難道:“那好吧,那我就去見見,誰讓我是你徒弟呢!我總不能讓師傅你失信于人吧!”

“臭小子,連你師父也敢調笑!反了你了!”景風眉頭一掀道。

“不敢不敢!師傅我哪敢調笑你啊!”木易春連忙說道。

景風幾人一路調笑,氣氛也輕松了許多,很快就來到了曆軒城城門外。

由于景風在曆軒城很有名,曆軒城城門守衛看到景風前來,立即向曆軒城城主府傳音,通知曆軒城城主同鴻域,並恭敬的把景風請進了曆軒城。

剛進曆軒城沒多遠,曆軒城城主司鴻域以及一臉興奮,飛奔而來的司鴻冰就匆匆趕來了。

“景風大哥,靈兒姐姐、玉兒姐姐,你們終于來了,想死冰兒了!”飛奔而來的司鴻冰,遠遠看到景風一行人,一臉激動的喊道。

“冰兒,你都大姑娘了,還這麼風風火火的!”景風一臉愛惜的看到飛快跑來的司鴻冰道。

“景風大哥,你又取笑人家!”司鴻冰沖著景風撒嬌道。

而一直懷疑景風眼光的木易春在看到司鴻冰時,兩個眼瞬間直了,心跳也不由得加速,一臉期待的想和司鴻冰認識。

“司鴻域城主,又來打擾你了!實在不好意思!”看到司鴻域到來,景風歉意的說道。

“景風,你這說的什麼話,我們這種關系還說什麼打擾!”司鴻域一臉笑意道。

“對了景風,這些人是?”看到景風身後跟著的木易家族門人,司鴻域詢問道。

“司鴻域城主,這是木易家族家主木易年,木易家族原來歸屬于玄宇家族勢力范圍,但受到玄宇家族破壞,逃跑了仙族諸于家族勢力范圍冷技城,不幸又被冷技城曲家堡暗算,不得已我才帶他們來到曆軒城,投奔同鴻域城主你!”景風簡略把木易家族經曆告訴了司鴻域。

“景風,我這就命人選址,幫木易家族重建!”聽到木易家族悲慘遭遇,司鴻域很是同情,一口答應道。

“謝謝司鴻域城主!”聽到司鴻域答應,景風感激的說道。

“老大代表木易家族感謝司鴻域城主收留!”木易春對司鴻域施了一禮道。

“木易家主,你別客氣了!走,我們城主府談!”司鴻域親切的說道。

“好”感覺到司鴻域身上透出的熱情,木易年很是感動,點了點頭道。

而在去同鴻域城主府的路上,在景風刻意撮合下,一臉激動的木易春和對木易春很感興趣的司鴻冰相識了,二人很快打成一片,一路上嘰嘰喳喳講個沒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