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三十七章罪有應得
“易春~~”剛剛恢複一些傷勢的若靈看到木易春強行殺死曲麟後,身受重傷,墜落到地上,心中一驚,放棄了繼續療傷,飛到了重傷的木易春身前,保護住了木易春。

“麟兒~”看到木易春在失去知覺前殺死了自己心愛的兒子,曲前心中一痛,憤怒一劍劈傷了對戰的木易年,接住了已經神嬰消散,早已死去的曲麟。

“木易春,你竟敢殺死我兒!我要把你挫骨揚灰,我要讓你木易家族全部給我兒陪葬!”抱著曲麟的尸體,曲前怒吼道。

“所有曲家堡弟子聽命,給我殺!殺!”已經完全瘋狂的曲前憤怒的命令道。

聽到曲前發狂的命令聲,曲家堡高手的攻擊越來越強烈,木易家族高手傷亡又增多了起來,如今木易家族高手已經被壓制的聚在了一起,憤死抵抗。

“風哥~你到底在哪?難道你真的向曲前所說,已經被玄宇家族神王殺死了嗎?為什麼我向你傳訊,你沒有一點音訊!”若靈有些絕望的自語道。

由于景風一直在忘我的療傷,所以並沒有察覺若靈、紅玉給自己的傳音,反而飛域之界地級神王花月看到景風手脖上的傳訊珠一直在閃,感到有些不對,叫醒了正在療傷的景風。

“花月神王,怎麼了?”看到花月神王叫醒了自己,被打斷療傷的景風感到了一絲不解。

“景風,你手脖上的傳訊珠一直在閃,你看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花月神王指著景風手脖上不斷閃耀的傳訊珠道。

聽到花月神王所說,景風心中一驚,連忙把靈魂之力深入進了不斷閃耀的傳訊珠上,探知傳訊珠傳訊內容。

當景風查探到傳訊珠傳訊內容都是若靈、紅玉發給自己求救信息時,景風心中一顫,憤怒了,二話沒說,拔起而起,把自身的無沌之力提升至頂峰,腳踏靈隱飄,把速度發揮到了極致,急速的向曲家堡方向飛去。

“景風~”看到景風查探出傳訊珠內容,立即飛走,花月神王、殘天神王等人知道一定有大事發生,緊緊追趕景風而去。

景風一路狂奔,由于景風飛行的速度太快,當景風飛出萬米之遠後,天空中還殘留著景風的殘影。

看到景風飛行的速度,緊緊追趕景風的花月神王、殘天神王感到了一陣咋舌。花月神王對殘天神王道:“這景風飛行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就是我,也不可能達到那種速度!他要是提升至神王之境,還不知會強到何等程度!”

“花月!他畢竟是凌界主看中的人,實力肯定不同凡響,就想想這才十幾萬年,他就達到這種程度,真是太驚人了!”漸漸被景風拉開距離的殘天神王微微震撼道。

但如今景風腦海中全都是若靈和紅玉的影子,靈隱飄不斷振幅景風飛行速度,景風越飛越快,只用了十分鍾左右時間,就飛進了曲家堡范圍內,依靠速度,輕松地穿越了曲家堡護堡大陣。

此時木易家族已經陷進巨大的危機了,木易年等木易家族高手全部身受重傷躺在地上,若靈和紅玉雖然有中品真靈器戰衣護身,但依然受了重傷,手持上品真靈器苦苦支撐。

“我看你們還能支撐多久?給我殺!殺!”看到木易家族高手已經是強弩之末,瘋狂的曲前大吼命令道。

“風哥~你在哪里?趕快來救我們!我已經支撐不住了!”已經無力再支撐曲家堡眾人攻擊的若靈無助的說道。

“哼~事到如今你還想有人來救你們!我這就送你去見你的風哥!”曲前冷哼一聲,殘忍的說道。

但曲前話音剛落,曲家堡高手隊伍後面就傳來一聲聲爆體聲,一股強大的氣息飛了過來,瞬間出現在了搖搖欲墜的若靈和紅玉身邊,一把把重傷的若靈和紅玉摟在了懷里。

風哥,看到景風終于在最關鍵的時間趕了過來,若靈和紅玉終于松了一口氣,緊緊摟住景風,昏逮在了景風懷中。

“曲前~你竟敢趁我不在對我妻子、木易家族動手,今天不屠光你曲家堡,我誓不為人!”景風緊緊摟住昏迷的紅玉和若靈,滿身殺氣的對曲家堡高手吼道。

看到景風竟然沒有被玄宇家族高手殺死,及時出現在了曲家堡,曲前以及曲家堡門人感到了深深地膽顫,不住的後退。

“易琪、易雙,幫我照顧好靈兒、玉兒,其他的交給我了!”景風一臉疼惜的把昏迷的若靈和紅玉交給了木易琪和木易雙道。

“景風大哥,你一定要殺死曲家堡高手為我木易家族死去的門人報仇!”輕輕接過若靈,木易琪憤怒的指著曲前道。

“易琪你放心,他們一個人都跑不了!”景風滿身殺氣的說道。

“景風,你~你別過來!”感覺到景風身上散發著濃濃的殺意,曲前驚恐的後退道。

“曲前,你不用逃了,你是逃不了的,因為你要為你所做的一切負責!”景風冰冷的說道。

“景風大人!這都是我的錯,我以後不敢了,求你饒了我這次吧!”曲前哭喪著臉,哀求道。

“曲前,我已經饒過你很多次了,你狼子之心我早已發現,只是礙于木易家族才沒有對你動手!這次,你是躲不掉了!”景風一步步靠近驚慌失措的曲前,殺意沖天的說道。

“大家一起上,給我殺了他,我就不信集合我們眾人之力,還殺不死他!”感覺到景風身上散發的濃濃殺意,曲前知道自己只有奮力一搏這一個機會了,大喝一聲,命令道。

“哼!螻蟻難道能撼動大象嗎?”景風眼中殺機一閃,祭出了降龍木,迎著聯手攻擊的曲家堡高手,沖了過去。

“嘭嘭嘭~”一陣陣爆體聲在曲家堡高手樣中傳出,只是瞬息,將近五百名曲家堡高手就死了大半,景風的殺戮還在繼續。

“啊~啊啊~”看到景風好像一個死神瘋狂的殺戮,曲家堡高手不敢再抵抗,就想逃跑,逃離這個充滿死亡殺氣的區域。

但是景風根本不容他們有逃跑的機會,腳踏靈隱飄,化作一道道殘影,攔住了曲家堡想要逃跑高手,再次瘋狂的殺戮起來。

看到自己苦心經營的曲家堡高手一個個死在景風降龍木下,曲前心中一片死灰,曲前後悔死為了一件上品真靈器,把自己的曲家堡推進了深淵。

但後悔已經沒用,因為曲家堡高手經過景風一炷香左右時間殺戮,只剩下不到十人,而且剩下的這幾人還是景風停止了厮殺,如果一味殺戮,這些人早就死了。

就在曲前心若死灰,等待景風取自己性命時,曲前突然感覺到六股強大的氣息飛了過來,曲前以為是冷技城諸于家族高手趕了過來,心中重現了生機,想要拖延時間,讓諸于家族高手前來營救自己。

“景風,我真的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別殺我!”曲前一邊向景風求饒,一邊向別院口退去。

“唰唰唰~~~”六聲,飛域之界、司鴻家族神王神君全都趕到了曲家堡別院內,看到曲家堡別院血流成河,橫尸遍地,宛然成了一座人間地獄。

“六位前輩,求求你們救救我,這個惡魔殺死我曲家堡五百多名高手,還要殺我,求求你們為我曲家堡報仇!”曲前跪倒在地上,向飛域之界、司鴻家族高手哀聲求救。

“這些人都是你殺的?”飛域之界九級神君夢冰眉頭一皺道。

“不錯~”景風不帶一絲感情色彩道。

“前輩,你看他都承認了,你們一定要為我曲家堡報仇啊!”曲前此時也不管所來是那個勢力的高手,不斷哀求道。

“曲前,誰來都救不了你,你今天死定了!”景風冰冷的說道,抬起右手,就准備取下曲前的性命。

“你不能濫殺無辜,有什麼話不能說清楚,非要取他性命嗎?”九級神君夢冰想要阻攔景風道。

“滾~”看到夢冰要想阻攔自己,景風身上的氣勢迸發了出來,把阻攔自己殺曲前的夢冰震退了出去,一掌印在了曲前的頭頂,拍碎了曲前的頭骨,並把曲前腦中的靈魂絞碎了。

“嘭~”的一聲,曲前的尸體重重摔倒了地上,驚恐的死去。

“景風,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把我震退殺他!”在飛域之界,一直被眾人捧在手心,樣貌奇美的夢冰眉頭一掀,憤怒的吼道。

“怎麼,你也要向我動手,向我動手前我提醒你一句,我從不對敵人手下留情!”景風冰冷的說道。

“你你~”聽到景風冰冷的威脅聲,夢冰心中不由得一冷,指著景風說不出話來。

“好了冰兒,景風要殺這些人應該由他的理由!你就不要為難景風了!”地級神王花月勸阻道。

“哼~~”聽到地級神王花月的勸阻,夢冰輕哼了一聲,不再理會景風。

“景風,這里到底發生了什麼!”地級神王花月問道。

“曲家堡趁我不在竟然對木易家族和我兩位妻子動手,如果花月神王你及時叫醒我,讓我及時趕到,木易一家以及我兩位妻子就慘遭他們毒手了!”景風感激的對花月神王道。

聽到景風所述,剛剛指責景風的夢冰知道錯怪景風了,但想到景風剛剛的態度,夢冰心中就有氣,決定找機會一定要樣景風難堪。

“花月神王,你們在曲家堡大殿等我,等我處理完這里的事就去找你們!”景風看到還有六名曲家堡高手沒有殺光,害怕夢冰再阻攔自己,提議道。

“那好吧,我們在曲家堡大殿等你!”花月神王知道景風什麼意思,拉著噘著小嘴的夢冰,離開了曲家堡別院。

花月神王等人一走,曲家堡高手知道自己的末日來臨了,就想逃走,但景風早已對他們下了必殺令,身形一閃,飛到了六人身前,舉起降龍木,瞬間抽死了六人,把曲家堡最後六人殺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