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二十六章冷技城
虛獨境中。

“五爪,這次表現不錯,我都有些信以為真了!不錯不錯!”景風拍了拍五爪的肩膀,一臉笑意的贊賞道。

“吼吼~那是自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誰!”五爪昂起大頭,驕傲地說道。

“景風,這~這就是你的空間異寶,怎麼會這麼大!”看到景風進到虛獨境中,木易家家主木易年走過來,驚詫地問道。

“恩~這是我師伯送給我的!至于他的來曆,請恕我不方便說出!”景風歉意地說道。村——版賀鍛——她——烹鼎釜橡洮——菇薄菇鰓——鞋——獵碧木易年知道,異寶出處是很忌諱的!

“對了木家主,不知你聽沒聽說過冥族高手現身旋溪城附近之事!”如今景風把旋溪城攪得天翻地覆,景風知道不能再回旋溪城打探消息了,想到木易家在旋溪城也有一定的地位,詢問木易家家主木易年道。

“兩年前,冥族高手確實逃到了旋溪城附近,但是有不少我魔族高手緊追而來,冥族高手好象沒有在旋溪城附近停留,向仙族方向逃去。”木易家家主木易年把自己知道的事告訴了景風。

“仙族方向?冥族高手逃到仙族勢力范圍去了!”景風眉頭一皺,喃喃自語道。

“逃沒逃到仙族我不太確定,但逃到仙族的可能性很大!景風,你怎麼會對這個突然出現的冥族高手感興趣?”易家家主木易年不解地問道。

“我只是聽別人談論好奇罷了!對了木易家主,你准備把木易家族遷移到哪?你有沒有合適的地方?”景風轉移話題道。

“我和木易家門人商議了一下,准備把木易家族遷移到仙族諸于家族勢力范圍內!諸于家族勢力范圍內的冷技城有我一位至交!我們准備去投奔他!”易家家主木易年說道。

“仙族諸于家族勢力范圍?木易家主,那諸于家族勢力范圍安全嗎?你就不怕玄宇家族追殺到那?”景風詢問道。

“仙族諸于家族和魔族玄宇家族為了勢力范圍的問題,一向十分敵意,如果我們在諸于家族勢力范圍落腳,重建家族,就算以後玄宇家族知道,他們也不敢大張旗鼓前來討伐我們!”木易家家主木易年分析道。

“既然這樣,我反正也沒什麼事,不如我送你們一程吧!!”景風想到冥族高手可能會出現在仙族,決定陪木易家族去一趟諸于家族的冷技城。

“謝謝”聽到景風願意送自己一行人去,木易年感激地說道。

“啊~”就在景風和木易家家主木易年交談時,一聲淒慘的哀鳴聲在虛獨境中傳出,聽到這聲哀鳴聲,木易家家主木易年以及木易家將近兩百名木易家高手全都一臉憤慨的圍向了蘇醒過來的木易家叛徒木易滸。

“木易滸,你這個叛徒,要不是當年我父親救下你,你早就被凶獸吃了,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奸詐小人,害死了那麼多人,我要把你的心挖出來,看看是什麼顏色的!”木易春一臉憤怒地看著嚇得渾身發抖的木易滸道。

“義父,易春,我錯了,是我鬼迷心竅了,我以後不敢了,求你們饒了我這次吧!我再也不敢了!”木易滸不斷抽拿手扇自己的臉頰,哀求道。

“饒了你?如果今天饒了你!我怎麼對得起因你出賣而慘死的木易家門人!怪就怪你太貪心!”木易家家主木易年搖了搖頭,手持下品真靈器長劍,一劍把叛徒木易滸的左臂斬了下來。

“啊~~”一道血柱在木易滸左臂缺口上噴出,木易滸捂住失去左臂留下的血洞,不斷地哀叫起來。

“求求你們,不要殺我,我是真心悔過?求你們在給我一次機會!我真的不敢了!”被斬去左臂的木易滸不斷地求饒道。

“太晚了!一切都太晚了!”木易家家主木易年深吸一口氣道,一劍把不斷求饒的木易滸劈成了兩芊,劈死了叛徒木易滸。

殺死木易滸後,木易家家主木易年並沒有一絲報仇的快感,歎息一聲,獨自走開,去靜靜心情去了!

而木易春看到木易滸身死,依然沒有解氣,舉起滿是缺口的下品真靈器長刀,又在木易滸身上劈了兩刀才解氣。

看到木易家已經報仇,景風給眾人叮囑幾句,讓眾人在虛獨境中修煉,而自己拿出木易年所給仙族地形圖,來到了虛獨境最高的山峰上,釋放出強大的靈魂之力,控制虛獨境離開了旋溪城勢力范圍,來到了旋溪城邊緣一片無人區域。

然後,景風獨自一人離開了虛獨境,祭出了金舟,乘坐金舟,向仙族諸于家族勢力范圍內飛去。

半個月後,景風乘坐金舟離開了魔族玄宇家族勢力范圍,來到了和玄宇家族勢力范圍交接的仙族諸于家族勢力范圍內,才蜘木易家家主木易年所給諸于家族地形圖,控制金舟飛到了諸于家族東半部的冷技城外。

“木易家主,冷技城到了,我們一起出去吧!”景風走到正在虛獨境中修煉的木易家家主木易年身旁,叫醒木易年道。

“到諸于家族勢力范圍內的冷技城了!怎麼會這麼快?景風你是坐神舟來的嗎?你坐神舟沒有被人發現吧!”木易年震驚地問道肋——上郵袈揆——輾——恕——鼎——齲——麟——胡——臘豈蜒——跺~人發現我的!”景風露出了一笑意道。

“只有一人?”木易家家主木易年滿臉不解地問道。

“呵呵!我有一件上品特殊真靈器金舟,這金舟飛行的速度絲毫不亞于神之界的神舟!”景風輕笑一聲道。

“飛行金舟!景風,你哪來的這麼多神奇異寶,你這些異寶,好多我都沒有聽說刨——“木易家家主木易年震撼地說道。

“這些都是我機緣之下得到的!”

“好了木易家主,我們還是趕快出去吧!”看到一臉震驚的木易家家主木易年,景風提議道。

“好~好!”木易年連忙點頭道,然後把在虛獨境中修煉的木易家高手全部喚醒,聚集了起來。

“好了,我們大家出去吧!我希望大家不要把我這件空間異寶的事說出去!”景風提醒眾人道。

“景風,你就放心吧,我們不會說出去的!”木易家家主木易年保證道。

聽到木易家家主木易年的保證,景風點了點頭,心意一動,把木易家族眾人全部傳出了虛獨境,來到了冷技城外。

而甯韻子、鳴玉經過在虛獨境和木易琪和木易雙的接觸、了解,關系越來越融洽、越來越緊密,看到一臉幸福的甯韻子和鳴玉,景風也由衷的笑了,准備找機會,幫他們挑破這張白紙!

“景風,我們進城吧!”木易家家主木易年對一臉笑意的景風說道。

“木易家主,我們這麼多人進城,不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吧!”景風有些擔心地問道。

“景風,你放心吧,我那位至交在這冷技城還有一些地位,我先讓易春前去通報他,讓他出來接我們就行!”木易家家主木易年說道。

“這樣最好!”景風點了點頭道。

“易春,趕快去你曲伯伯府通知你曲伯伯,就說我們全家受到迫害,都來投靠他了!讓他來冷技城外接我們!”木易家家主木易年命令道。

“是父親!”木易春從命道,說完,木易年一馬當先,向冷技城方向飛去,而景風等人一路游逛的向冷技城走去。

當景風一行人慢慢走到冷技城外時,木易年的至交,冷技城曲家堡堡主、六級神君曲前早已在冷技城外等待。

看到木易年等木易家高手緩緩走來,曲家堡堡主曲前帶領曲家堡高手連忙走上前,問候道:“木易兄,好久不見了!聽易春所說,你們木易家遭到大禍,前來投奔我曲家堡,這事可是真的!”

“哎,曲兄,這真是一言難盡啊!”木易年歎息一聲道。

“走木易兄,我們曲家塹談!雖然我曲家堡風光不如你木易家府,但是來到這一定安全,如果魔族玄宇家族趕來我曲家堡追殺,我一定稟告冷技城主諸于冷大人,讓他給你主持公道!”曲家堡堡主曲前親切的拍著一臉歎息的木易年肩膀道。

“謝謝曲兄!”木易年感激地說道。

“對了曲兄,這位就是救我木易家族于水火的恩公景風,如果沒有景風公子相求,我木易一家也不可能安然無恙來此!我來給你介紹一下!”木易年對身旁的六級神君曲前道。

聽到木易年的介紹,曲家堡堡主曲前這才注意隱匿了氣息,站在木易年身後,身穿一身白衣,樣貌俊秀,風度翩翩的景風。

當曲家堡堡主曲前觀察景風時,曲前發現景風所表現的實力只有九級天神的實力,但以曲前作為曲家堡堡主的閱曆來看,曲前發現景風身上蘊含著一股強大的力量,一股比自己強大百倍的力量。

“景風公子,謝謝你救了木易一家!請受老大一拜!“感覺出景風的不凡,曲前也放下了堡主的架子,對景風旋元L道。

“曲堡主,你不要客氣!這都是我應該做的!”看到曲家堡堡主曲前給自己施禮,景風一步上前,扶起曲前道。

“好了曲前兄,我們還是先回你的曲家堡吧,等回到曲家堡,我再把我木易家的遭遇告訴你!”木易年提議道。

“好”曲前點了點頭道,然後對這冷技城守衛一擺手,冷技城守衛自動讓開一條通道,木易年、曲前走在前面,景風和若靈、紅玉等人跟在後面,一行人走進了冷技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