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五十六章生由變死
“不好”看到保護生之極禁制上起的陣陣漣漪,守住生之極的首領,龍族高手心中一驚,大喝道。

但是景風已經控制虛獨境闖進了還未開啟的生之極內,任由龍族高手有天大的膽子,此時也不敢闖進充滿死極氣的生之極內。

“傲天兄,這怎麼辦!”走獸一族和飛獸一族守護生之極的首領來到龍族首領身邊,眉頭緊皺地問道。

“這人到底是誰,怎麼可能神不知鬼不覺闖進生之極禁制中!”金龍傲天充滿深深地震驚道。

聽到金龍傲天質問聲,和景風交過手的的黑電鷹連忙把自己和景風交戰的事告訴了金龍傲天。

“讓你們感到膽顫的戰刀?五色聖火?這人到底會是誰?來生之極到底為了什麼?”飛獸一族首領震驚地說道。

“哎!如今他已經闖進生之極中,我們只能耐心在生之極外等待!也只有捉到他,我們才可知道一切。不過如今生之極內充滿了死極氣,我想他闖出來的可能很小很小!希望這件事不要讓我們三域域主知道!”金龍傲天歎息一聲說道。

“傲天兄,我們還是祈禱他死在生之極中吧!只要他一死,我們失職之事就不會有人知道,就算他來此有所目的,但他一死,也就不了了之!”走獸一族守護生之極的首領分析道。

“希望吧!你們給我好好守護生之極,再也不能讓外人進來了!而且今天之事誰也不能說出去,說出去者死!”金龍傲天大聲命令道。

“是”數百名守護生之極的守衛異口同聲道。

生之極內。

當景風控制虛獨境闖進生之極時,景風發現生之極中有一股神秘的靈氣正在吞噬自己控制虛獨境釋放的靈魂之力,腦中靈魂之力急速的消耗著,控制起虛獨境都有些力不從心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生之極內怎麼沒有生命氣息!而是有一股吞噬靈氣存在!”坐在虛獨境中的景風不解的喃喃自語道。

“難道這不是生之極?我闖錯地方了?不行,我一會要出去看看!”景風心中暗自道。

景風在虛獨境中調息了一會,恢複了消耗的靈魂之力,心意一動,離開了虛獨境,出現在了充滿死極氣的生之極中。

景風一出來,立即趕到一股股黑色粘調氣休縛束住了自己,瘋狂的蠶食著逆天烈焰甲發出的紅光。

就在景風感到心驚時,一只只虛幻的死靈出現在生之極通道中,蜂擁的圍向了被死極氣纏住的景風。

看到一只只虛幻的死靈飛來,景風祭出了木魂,啟動了木魂內的噬魂石,一股噬魂氣息在木魂中鑽出。

景風一刀劈下,木魂綠色刀芒直接劈開了一條通道,數十只死靈被木魂散發的噬魂之氣所吞噬,消散在了生之極內。

可是景風發現,自己劈出一刀之後,自己體內的無沌之力大量的流失了,自己有些氣喘起來。

“這些黑氣到底是什麼!怎麼會吞噬我釋放的無沌之力!生之極內怎麼會是這樣?”景風震驚的暗自道。

就在景風暗自震驚之際,景風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沉,逆天烈焰甲發出的紅光就要消失,又有數十只發出淒慘之聲的死靈圍了過來。

“虛獨境吸附!”感覺到自己如今危險的處境,景風心意一動,祭出了虛獨境,使用虛獨境吸附特性,想要把生之極內的死極氣吸收了。

一股股強大的吸力在虛獨境中傳出,景風身體周圍包裹的黑氣漸漸被虛獨境吸收到了里面,而景風利用虛獨境吸附之際,盤膝坐在生之極內,控制體內的虛幻木靈,調息起來。

半個多時辰過後,景風恢複了被黑氣吞噬的無沌之力,當景風睜開眼睛看到生之極內的黑氣並沒有因虛獨境的吸附而減少時,這讓景風越來越震驚生之極內的黑氣威力。

看到虛獨境根本吸不完死極氣,景風心意一動,收回了虛獨境,腳踏靈隱飄,化作一根急速穿梭的直線,向生之極內飛去,想要盡快穿出充滿死極氣的生之極通道。

但是一沒有了虛獨境吸附,四面八方的死極氣又慢慢包裹住了景風,景風感到自己體內的無沌之力又急速的消耗著。

就在景風穿梭了一個多時辰,身上已經被厚厚的死極氣完全包裹住,身子緩緩下沉,景風准備進到虛獨境中時,景風胸口一直揣著,在天之界弑仙洞得到七色靈蛋自動脫離了景風的懷中,漂浮在了漆黑的死極氣中,瘋狂的吸收起生之極內的死極氣。

看到七色靈蛋的異狀,景風感到了一絲震驚,但七色靈蛋吸收了大量的死極氣後,景風隱約感到七色靈蛋內有生命跡象出現。

“難道七色靈蛋吸收了這些黑氣要孵化了?”景風震驚的自語道。

想到若靈也有一顆當年天龍上人所送靈丹,景風心意一動,進到了虛獨境中,驅散了包裹住身體的死極氣,來到了正在虛獨境中心修煉的若靈身旁,輕聲喚醒了正在修煉的若靈。

“風哥,怎麼了!”看到景風喚醒自己,若靈有些不解地問道。

“靈兒,當初天龍祖師送給你的靈蛋呢?”景風溫柔地問道。

“在這里,風哥,你怎麼想起這顆一直未能孵化的靈蛋了?”若靈不解地問道,並把一直放在懷中的青色靈蛋拿了出來。

“靈兒,你先把這顆靈蛋給我,我看看能把它孵化了嗎?”景風把自己七色靈蛋在生之極中發生的異象告訴了若靈。

“真的嗎風哥,那你趕快拿這顆青蛋去試試,我真有些迫不及待想知道這顆青蛋會孕育出何等靈獸了!”若靈有些激動地說道。

“恩!靈兒,你在這等我!”景風愛憐的撫摸著若靈紅撲撲的笑臉道。

“恩”若靈乖巧的點了點頭。

話畢,景風拿著若靈的青色靈蛋,離開了虛獨境,出現在了充滿死極氣的生之極中。

一開始,若靈的青色靈蛋漂浮在死極氣中沒有任何反應,但隨著包裹住青色靈蛋的死極氣越來越多。青色靈蛋抖動了起來,一股股吸力在青色靈蛋中透了出來,瞬間就把包裹住自己的死極氣吸收

了。

看到青色靈蛋果然也可以吸收生之極內的死極氣,景風心中一喜,左手抓過青色靈蛋、右手抓過七色靈蛋,利用兩顆靈蛋正瘋狂吸收死極氣,化作一道殘影,急速的向生之極內飛去。

有了兩顆靈蛋吸附,景風頓時感到壓力驟減,可是當景風飛行了一個多時辰,穿出了生之極通道後,景風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座白色石窟中,而白色石窟中出現了五條通道,每個通道內都封印了數萬只渾身煞氣,一臉猙獰的惡鬼靈。

看到五條通道出現,景風感到了一陣棘手,因為雖然有兩顆靈蛋源源不斷吸收自己周圍的死極氣,但是景風依然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如今來到了白色石窟中,白色石窟中又出現了五條封印著數萬只惡鬼的洞窟,這讓景風躊躇了起來,因為景風感覺到五個石窟內充滿了未知的危機。

當景風破開粘調的死極氣,來到五條通道口下時,景風發現每個通道口的上方都刻有一個字,分別為:生、死、悲、歡、離。

看著眼前的五個字,景風冥思了芊天,最後景風決定進到刻有生字的通道內,因為景風認為在生之極內,生字通道應該安全。

但是當景風破開生字通道禁制,進到里面時,景風發現數萬只惡鬼靈全部不見,四個大字出現在了景風眼前‘生由變死……

當四個大字消失後,景風眼前的景象立即發生了變化,一大片一眼望不到邊的荒涼之地出現在景風眼前。

數萬只狼型荒洪妖獸正在攻擊一座小山村,一聲聲淒慘的喊叫聲在小山村中傳出,很快!這座小山村就被妖狼群毀滅,一股股鮮血,一狠狠斷肢出現在了景風眼中。

看到凶殘的妖狼群,景風憤怒了,大吼一聲,祭出了木魂,劈向了殘殺山民的妖狼群。

可是當木魂劈到一只狼型妖獸身體上時,所相匹敵木魂竟然沒有了作用,狼型妖獸竟然沒有受到一絲傷害。

“嗷~~”看到突然出現在面前,攻擊自己的景風,狼型妖獸怒吼了一聲,彈地躍起,一爪抓向了景風的胸口,在景風胸口處留下了五道深深地抓痕,一道道鮮血在景風胸口處流了出來。

感覺到胸口的刺痛,景風舉起木魂再次劈下,想要斬去妖狼的狼頭。

可是這時景風才發現,自己手中的木魂變成了一根木條。一木條抽下,不但沒有斬去妖狼狼頭,木條還被妖狼頭隔斷。

“嗷~”連續收到景風兩次攻擊,妖狼憤怒了,大吼一聲,把妖狼群喊了過來,團團圍住了景風。

看到數百只圍住自己的妖狼群,景風感到了一絲心顫,運轉了一周體內的無沌之力,就想要沖出妖狼群。

可是如今的景風突然發覺自己變成了一名普通人,體內的無沌之力也和自己也失去了聯系,看到攻來的妖狼群,景風只能依靠雙拳沖破妖狼群。

但是妖狼太厲害,很快景風身上就變得傷痕累累,一縷縷鮮血順著景風的頭顱,流了下來,遮住了景風的雙眼。

隨著一只妖狼騰空躍起。一口咬住了景風的膊子,景風清晰地感覺到自己脖中湧出的鮮血,一陣陣無力感湧上心頭。

“嘭”的一聲,景風無助地倒在了地上,一股股鮮血染紅了地面,景風感覺自己的血肉正在被狼群一點點吞食了。

景風第一次感覺自己離死亡是那樣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