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三十章大敗天妖谷
“殺殺殺!”一道道震耳欲聾的怒吼聲在追殺景風的九十名天妖谷的高手口中發出,震得整個天際都微微作響。

看到景風從容不迫的神態,黑鱗蟒心中突然有些不安起來,就想把整個天妖谷的大軍停止下來。

但是此時九十名天妖谷的高手已經被景風激起了心中的怒火,巨大的喊殺聲瞬間淹沒了黑鱗蟒所發命令,九十多名天妖谷大軍一步步被景風引誘進了火光塌陷陣中。

看到天妖谷大軍已經全部入陣,景風也不在逃避,露出了一絲笑意,立在空中,打起了手印。

看到景風飛速打得手印,黑鱗蟒知道壞了,就像不顧整個已經瘋狂的大軍,自己逃跑。

但是黑鱗蟒的速度還是慢了,只聽“轟”的一聲,整個火焰嶺外劇烈的震動了一下,火光塌陷陣被景風啟動了,瞬間把想要逃跑的黑鱗蟒以及九十多名天妖谷高手困在了里面。

“天妖谷的妖獸聽著,你們不是覺得自己實力很強嗎?那你們就試試我的火光塌陷陣,希望你們可以使用強攻破陣,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們,火光塌陷陣可不像你們剛剛靠力量硬硬破開的流星滅咒殺陣,你們慢慢接受火光塌陷陣的洗禮吧!”景風的聲音飄蕩在整個火光塌陷陣內,隨著景風聲音的消失,整個火光塌陷陣的地面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一條條黑色火龍鑽出了顫抖的地面,發出一聲聲怒吼,點燃了火光塌陷陣,攻擊起九十名驚慌失措的天妖谷高手來

與此同時,蛇化和蛇冰帶領的八十名天妖谷妖獸大軍也陷入了風雷谷和黑潭森林外,景風所布的火光塌陷陣中,正在接受漫天火龍的攻擊。

火焰嶺外的火光塌陷陣中。

“大家不要驚慌,全部聚在一起,一起攻擊,我就不信合我們這麼多人的力量,還破不開這個攻擊大陣。”混在九十名天妖谷高手大軍中的黑鱗蟒大吼一聲道。

聽到黑鱗蟒大吼聲,快速聚在一起九十名天妖谷高手突然感到整個大地塌陷了,身體一空,墜落到了一個無邊無際,烈火燃燒的空間中。

而這個烈火燃燒的空間中不斷鑽出一條條張牙舞爪的火龍,以及萬十幻象!出現這些幻象都是天妖谷高手最憎很的人。

看到自己最憎恨的人出現在面前,這些被火光塌陷陣幻象弄得頭腦混亂的天妖谷妖獸高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奮力的厮殺起來。只是他們看到的自己最憎很的人不是別人,而是離自己最近的天妖谷的妖獸高手。

由于火光塌陷陣幻陣威力是跟隨入陣之人心中雜念、惡念決定威力的。天妖谷眾妖獸心中的惡念太重,所以造就了如今的場景。如今火光塌陷陣中只能用一個字形容,那就是‘亂……九十名天妖谷高手厮殺到了一起,就連一項小心謹慎的黑鱗蟒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陷入了厮殺中。

感知到火光塌陷陣中慘烈的情景,景風搖了搖頭,離開了火光塌陷陣外,回到了火焰嶺大殿內。

“主人,怎麼樣!火光塌陷陣可以支撐多久!”火鳳看到景風前來,詢問道。

“我也沒想到火光塌陷陣中幻象威力如此巨大,竟然讓九十多名天妖谷妖獸如此瘋狂,我想火光塌陷陣二百一十八塊陣基石應該可以支撐到九十名天妖谷高手死去十分之九。”景風說道。

“吼吼!景風,我們想進到你的火光塌陷陣中吞噬天妖谷身受重傷的妖獸獸元,那麼多修煉獸元,可不能浪費了啊!”五爪大吼一聲道。

“五爪,火光塌陷陣已經啟動,但是你們要想在幻象不斷閃現的火光塌陷陣中吞噬天妖谷妖獸獸元並不易,因為你們也會受到火光塌陷陣的影響!”景風搖頭道。

“那主人,有什麼好辦法嗎?”金翅大鵬問道。

“有兩個辦法。一是你們按照我告訴你們的破陣路線穿梭在火光塌陷陣中,那樣火光塌陷陣中的幻象,殺陣就會對你們最小程度的攻擊。二是你們要守住自己的心神,不要受火光塌陷陣中幻想的影響!不過那樣很難!”景風說道。

“沒事主人,我們會小心的,我們也想鍛煉一下自己的靈魂心智!”火鳳自信滿滿的說道。

“那好吧!你們放心的進到火光塌陷陣中!我會盡全力保護你們的!”景風深吸一口氣道。

“謝謝主人!”金翅大鵬三人感激的說道。

話畢,景風帶著金翅大鵬三人來到了火光塌陷陣中,然後再次叮囑了一番,破開一個小口,讓金翅大鵬三人進到了火光塌陷陣中。

進到火光塌陷陣,金翅大鵬三人立即感到了眼中出現了一道道幻象,三人連忙守住心智,順著景風所說的火光塌陷陣破陣之路,來到了火光塌陷陣的之內,看到混亂成一團,激烈厮殺的天妖谷眾妖獸。

受到景風提前叮囑,金翅大鵬三人並沒有立即混進天妖谷厮殺的人群中,而是閉目盤膝在火光塌陷陣中,靜靜體會著火光塌陷陣產生的幻象。

由于金翅大鵬三人所在位置乃是景風特意留下的安全點,所以激烈厮殺的天妖谷妖獸並沒有波及到金翅大鵬三人。

一個多時辰過後,金翅大鵬三人感覺自己已經有些適應火光塌陷陣中的幻像了,而且經過這一個多時辰抵禦幻象的困擾,金翅大鵬三人感到自己的靈魂境界急速的提升著。

金翅大鵬三人收住心智,分三個方向,悄悄接近了混亂的天妖谷眾妖獸,然後把一只只重傷的天妖谷妖獸抱進了景風劃立的安全空間內,使用吞噬天地,開始吞噬眾妖獸的獸元來。

十天過後,五爪、金翅大鵬、火鳳三人身邊堆滿了千癟的天妖谷妖獸尸體,而經過十多天激烈的厮殺,九十名天妖谷高手已經只剩下實力最強的一十多名,只是這一十多名天妖谷高手也都傷痕累累,憤死拼殺著。

但激戰了十多天左右,整個火光塌陷陣二百一十八塊陣基石的能量也快消耗已盡,火光塌陷陣中的異象也漸漸消失,只剩下漫天飛舞的火龍。

隨著幻象的消失,黑鱗蟒等一十多名天妖谷妖獸高手看到自己厮殺之人不是別人,竟然是自己天妖谷的妖獸高手,感到了深深的憤怒。

這時,一名天妖谷高手看到金翅大鵬三個外人竟然也在火光塌陷陣中,而且金翅大鵬三人身邊推擠了一堆干癟的天妖谷妖獸尸體,這名天妖谷高手怒吼一聲,不顧身上的重傷,沖向了金翅大鵬三人,想要把金翅大鵬三個外人撕裂了。

順著這名天妖谷妖獸高手沖去的方向,黑鱗蟒和一十多名天妖谷高手全部發現了金翅大鵬、火鳳、五爪這三個外來人,大吼一聲,不顧漫天火龍攻擊,沖向了金翅大鵬三人。

“金翅、火鳳、五爪,不要和他們糾纏,趕快離開火光塌陷陣!“一直注意火光塌陷陣動向的景風發現火光塌陷陣的能量已經快被消耗已盡,天妖谷高手圍向了金翅大鵬三人,景風大喝一聲道。

聽到景風的傳音,金翅大鵬三人沒有繼續和天妖谷高手糾纏,聯手發出一道強力攻擊波,攔住了蜂擁而來的天妖谷高手,迅速按照腦中的記憶,向火光塌陷陣中退了出去。

看到金翅大鵬三人突然消失在火光塌陷陣中,黑鱗蟒知道三人已經從火光塌陷陣破陣之點離開了。

黑鱗蟒一邊抵禦著火龍的攻擊,一邊大吼道:“大家聽我的命令,一起給我攻擊那個點!”話畢,黑鱗蟒首先攻擊,指揮一十多名重傷的天妖谷高手攻擊金翅大鵬三人消失的方位。

“原來還有聰明人!不錯不錯!”看到黑鱗蟒指揮天妖谷高手進攻火光塌陷陣陣點,景風露出了一絲愛才之色,決定生擒黑鱗蟒,看看能把黑鱗蟒收服為己用嗎?

“火鳳,你速速把火焰嶺高手全部聚集起來,團團困住火光塌陷陣,我想天妖谷的妖獸高手很快就可以破陣了,我要讓他們一個也休想活著離開火焰嶺!”景風命令道。

“是主人!”聽到景風的命令,火鳳也顧不上煉化吸收到體內的大量獸元,連忙調集火焰嶺高手把火光塌陷陣團團圍住了。

三個時辰過後,在黑鱗蟒的指揮下,僅僅剩下的九百多名天妖谷高手終于把火光塌陷陣的陣心強行破開,還沒等天妖谷高手高興,火鳳指揮的火焰嶺高手已經把他們團團圍住了。

“黑鱗蟒,沒想到天妖谷竟把你這個副谷主派來了!”火日一眼就認出了混在人群中,天妖谷副谷主黑鱗蟒,露出一絲笑意道。

“原來是黑鱗蟒副谷主,失敬失敬!”火鳳露出一絲笑意道。

“哼”看到今天已無可能逃跑的機會,黑鱗蟒冷哼一聲道。

看到黑鱗蟒的硬氣,景風更加欣賞黑鱗蟒了,傳音給火鳳和金翅大鵬,讓他倆生擒黑鱗蟒,至于其他天妖谷高手全部斬殺。

聽到景風的叮囑,火鳳命令火焰嶺四十多名火焰嶺高手動手圍殺身受重傷的九百多名天妖谷高手,而自己和金翅大鵬一起,聯手襲向了黑鱗蟒,想要把黑鱗蟒生擒交給景風。

一場沒有任何懸念的厮殺開始了,早已被火光塌陷陣折磨的遍體鱗傷的天妖谷高手很快就倒在了火焰嶺眾妖獸的進攻之下。

而黑鱗蟒在火鳳和金翅大鵬兩名超級高手聯手攻擊下,很快不敵被擒。

看到天妖谷來犯之敵除了被生擒的黑鱗蟒,其余妖獸全部被屠戮,景風露出了一絲笑意,帶領氣勢高昂的火焰嶺眾妖獸,回到了火焰嶺。

與此同時,風雷谷和黑潭森林在火光塌陷陣的作用下,也把來犯的天妖谷高手斬殺,只是蛇化本體乃是一條幻影蛇,蛇化在舍棄了自己的幻影後,逃回了天妖谷向肥遺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