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二十三章烈魂的神劫
景風和火鳳穿過狂暴的熊熊烈火,飛速的向火焰嶺底部飛去,越往下深入,景風感到火焰嶺內部的火屬性靈氣越狂暴,不時在火焰嶺底部鑽出一顆顆速度極快的火球。

“火鳳,快!這火焰嶺火心就要完全爆發了!我們趕快下去看看!”景風大喝一聲道。

“主人,一會我們該怎樣震住火焰嶺的火心!畢竟火焰嶺火心爆發的力量不是一般人可以震住的!”抵禦著火焰嶺火心爆發的強大力量,火鳳有些擔憂道。

“火鳳,你放心,天炎殊乃是火屬性本源靈殊,我想天炎殊應該可以震住火焰嶺的火心!”景風說道。

想起天炎殊的神奇,火鳳松了一口氣,再次加快了速度,向火焰嶺爆發的火心飛去。

“呼呼”下到了火焰嶺底,景風和火鳳看到被烈焰毒牙虎自爆轟擊的火焰嶺火心被炸開了一個缺口,一道道細紋出現在了火焰嶺火心周圍!一條條虛幻的火龍在缺口中鑽出,帶著燒盡一切的怒火,沖向了景風和火鳳。

看到整個火焰嶺底部全都是在火焰嶺火心中鑽出的火龍,景風感到了一絲棘手,招出了天炎殊,強要鎮住狂吼湧來的火龍,然後去修複即將爆發的火焰嶺火心。

但火龍數量太多,景風祭出的天炎殊一時鎮不住這麼多虛幻極火所化的火龍,被虛幻極火所化的火龍團團圍住,一條條火龍撞擊到了景風身穿的逆天烈焰甲上。

可是當一條條虛幻極火所化火龍撞擊到逆天烈焰甲的一瞬間,逆天烈焰甲中突然透出了一股強大的吸力,吸食著火龍的火元。

感覺到逆天烈焰甲的異象,景風心中一喜,知道逆天烈焰甲中的烈魂蘇醒了,正在吸食火龍火元,而且景風感覺到烈魂在吸收了火晶龍的獸丹以及火晶草後,變得空前強大起來。

在吸食了大量火龍火元後,景風突然感到整個火焰嶺底層上空傳來了一股強大的空間壓力,整個火焰嶺上空紅云密布,一聲聲響徹天邊的雷鳴聲傳了出來。

“這是怎麼了?”感覺到火焰嶺內傳出的異象,火鳳心中一驚,驚呼道。

“壞了!我想這應該是烈魂要渡神劫了!”景風一臉擔憂的說道。

“這!這該怎麼辦主人!如今火焰嶺的火心就要爆發,烈魂又在這時渡神劫!我!我的火焰嶺真的完了!”火鳳想到自己一回到火焰嶺,就給火焰嶺帶來了一場毀滅性的災難,有些傷痛的說道。

“火鳳,你還不要太悲觀!我會想辦法幫你保住火焰嶺的!你現在趕快出去,讓大家先撤離火焰嶺再說,這里我會和烈魂一起渡神劫的!”景風說道。

“主人!你自己小心一點!”火鳳知道多一個人在渡劫區域,神劫的威力就會增加一倍,而且火焰嶺外面的金翅大鵬並不知道烈魂的神劫到了,要是數百人都在渡劫區域內,那神劫的威力將會空前強大,所以火鳳沒有猶豫,立即飛離了火焰嶺通知眾人,並驅散火焰嶺走獸一族高手。

“烈魂!你的神劫就要來了!我會和你一起渡神劫的!不過這火焰嶺的火心就要爆裂,我必須先用天炎殊鎮住火焰嶺火心,想辦。法快速修補它!前兩道神劫就靠你自己了,等第三道神劫降臨時,我會幫你抵禦的!”景風提醒道。

“主人,你就安心修複火焰嶺火心吧!我想自己來渡神劫!”烈魂散發出強大的火氣自信的說道。

“可是烈魂,如今你要面對的不單單是你自己的神劫,我也在渡劫范圍內,你要面對加成之後的神劫威力,你能抵禦的了嗎?”景風關心的問道。

“主人,你放心吧!如今我雖然吞噬了火晶龍的獸丹、火晶草以及大量的火龍火元,但一直不能全部煉化吸收,所以我想通過神劫的洗禮,完全煉化吸收體內的能量,使火晶草和我完全融合發生蛻變!”烈魂說道。

“那好!烈魂你自己一定要小心!”景風關心的說道。

“放心吧主人!我一定會渡神劫成功的!”烈魂自信滿滿的說道。說完,烈魂化作一道火球,漂浮在了空中。

看到烈魂自信的神情,景風松了一口氣,用天炎殊打開一條通道,來到了被烈焰毒牙虎爆體炸開一道缺口,並形成一條條裂痕的火焰嶺火心旁。

看到火心四周裂開的裂痕越來越大,景風知道再不修複火心,火焰嶺的火心很快就會爆開,到那時,整個火焰嶺就完了,烈魂的神劫也會受到影響。

好在這時烈魂不斷發出一股股強大的吸力,吸食著火龍的火元提升著自身的力量,為景風減輕了一些壓力,景風抓住這個時機,控制天炎殊飛到了裂開的火焰嶺火心上空,控制天炎殊發出了一道紅光,包裹住了整個火焰嶺裂開的火心,緩慢的修複了起來。

當天炎殊切斷了火焰嶺火心和外界的聯系後,在火焰嶺火心中鑽出的一條條火龍被削弱了大芊的力量,很快就被烈魂抽光了體內的火元,化為了炙熱的空氣。

就在景風修複火心時,火焰嶺上空的紅色劫云傳出一聲雷鳴巨響,兩道虛幻狂雷從天而降,帶著毀滅萬物的力量,直接劈開了火焰嶺的峰頂,穿過火焰嶺內部岩層,直接劈到了化為火球的烈魂身上。

“轟轟~~”兩道虛幻雷光柱發出了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強大的力量使得烈魂所化的火球發生了急劇的扭曲,變成了橢圓形。

但正在修複火焰嶺火心的景風感覺到烈魂並未用全力,正在一點點蠶食著第一道神劫的力量。

半個多時辰過後,第一道神劫的劫雷力量漸漸消散,只消耗了十分之一力量的烈魂再次幻化成一個火球,只是如今的烈魂在吸收了大量的劫雷力量後,體內雷光閃耀,一絲絲閃電閃爍在烈魂體內

第一道神劫以後,整個天空彙集的紅色劫云變成了血色劫云,而且劫云的厚度不斷增加,血色劫云緩緩的旋轉了起來。

“火鳳!你感覺出來了嗎?烈魂的神劫威力非常的大,比我們當初渡劫時大的多!”金翅大鵬感覺出劫云散發出來的巨大壓力,有些擔憂的說道。

“我也感覺出來了!雖然烈魂的神劫應該是平時的兩倍力量,不過以目前劫云的威力來看,烈魂的劫云不單單是雙倍神劫那麼簡單!”想到火焰嶺的火心隨時都可能爆炸,火鳳為渡劫的烈魂以及正在修複火焰嶺火心的景風擔憂起來。

“呼”一股股火色旋風在血色劫云中鑽出吸收著火焰嶺散發出的強大火屬性力量,整個空氣變得更加炙熱,火焰嶺范圍內不少奇草都被點燃了。

就在烈魂剛剛吸收了體內的虛幻雷電後,烈魂的第二道神劫降下了。

四道雷火雙閃劫雷從天而降,“轟“的一聲,全部轟擊到烈魂絲不安。

不過烈魂在鑽進火焰嶺火心,吸收火心的力量療傷後,重傷的身體飛速的恢複,虛幻的身體也漸漸實質化了!烈魂心脈中的小火苗漸漸變得大了起來。

就在景風欣喜烈魂重傷即將恢複之際,突然整個火焰嶺底層的炙熱空氣回旋狂暴起來,景風知道烈魂的第三重神劫就要降下,催促烈魂趕快離開火焰嶺火心,不然烈魂的第三重神劫如果引爆了火焰嶺火心,第三重神劫的威力將會是毀滅性的。

但是正在火焰嶺火心療傷的烈魂突然摒除了一切雜念,達到了一個忘我的境界,不論景風怎樣心意傳音,烈魂就是沒有一絲知覺

這時,烈魂的第三重神劫烈焰風暴降了下來,把整個火焰嶺內部岩層全部摧毀,席卷向了正在火焰嶺火心內療傷的烈魂,以及一臉不知所措,正控制天炎殊修複火焰嶺火心的景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