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十三章你逃得了嗎?
三個多時辰過後,景風已經恢複了消耗過度的空沌之力,而金翅大鵬、五爪等人也把幽蛇軍團的獸元全部吸收,盤膝坐在海域之心底部,吸收著海洋本源之力,煉化起體內的獸元。

而此時逃跑的龍魚王已經嚇破了膽,匆匆趕回了自己的王宮,然後把自己區域所有的妖獸全部聚集在王宮前,又派了自己得力的手下,去向周圍最大的區域毒蛟區域求援。

一天過後,在海洋本源催動下,金翅大鵬等人很快煉化了吸收到體內的獸元,在修煉中醒志

想到貪婪無厭,心狠手辣的龍魚王,景風心中殺意升起,把修煉醒來的金翅大鵬等人收到了虛獨境中,飛出了海域之心,在海域之心裂開的裂縫上,布下了一個迷幻陣,隱匿了海域之心的位置,然後拿出海域地形圖,急速的向龍魚王的王宮穿梭而去。

當景風趕到龍魚王王宮不遠時,看到龍魚王的王宮聚集滿了身形各異的妖獸,正虎視眈眈的警惕著四周。

看到如此場景,景風冷笑一聲,知道這是龍魚王害怕自己報複他,把龍魚勢力的妖獸全部聚集在王宮之外抵擋自己。

此時景風並不想和上萬只妖獸糾纏,心意一動,進到了虛獨境中,控制虛獨境,潛進了龍魚王的王宮大殿,正好聽到龍魚王正和魚志商量對策。

“魚志,如今該怎麼辦,那個黑衣人就快殺來了,我想幽蛇王他們一定遭了他的毒手,再不想對策,我們就都完了!”龍魚王在大殿之上來回走動,焦急的說道。

“龍魚王,你先不要慌,如今王宮外面聚集滿了妖獸,我想就算那黑衣男子前來,面對那麼多妖獸,他也休想占到便宜!而且我們已經向毒蛟大人發出了求援,只要我們等到毒蛟大人前來,以毒蛟大人的實力,我們還怕那個黑衣人一伙嗎?”魚志說道。

“對,魚志你說得對!只要毒蛟大人能及時趕來,我就不信那黑衣人一伙還能翻起大浪!毒蛟大人可是一級中級極聖獸!“聽到魚志所說,龍魚王松了一口氣,安慰自己道。

而龍魚王和魚志的對話全部被景風聽見,聽到龍魚王陰險的計劃,景風露出了一冷笑,心意一動,離開了虛獨境,獨自一人憑空出現在大殿內。

“是你?你是怎麼進來的!”看到憑空出現在大殿內的景風,龍魚王心中一驚,險些在座椅上摔落下來。

“龍魚王,你以為你那些蝦兵蟹將可以攔住我嗎?你太小看我了!”景風露出絲絲冷光,直視著龍魚王道。

看到景風眼中的冷光,龍魚王再次慌亂起來,求饒道:“大人,原來都是我不對,請你饒了我吧,我以後不敢了!”

“饒了你,如今這次饒了你!我想你一定還會算計我,對吧!“景風不屑的一笑道。

“不不!我絕不敢在對大人不敬了!絕對不敢了!”龍魚王膽怯的說道。

“龍魚王,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但你自己不珍惜,所以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聽到龍魚王的求饒,景風並不為所動。

聽到景風一定要斬殺自己,龍魚王心中發狠,不斷想著對策,想到一級中級極聖獸毒蛟就要趕來,龍魚王決定拖延時間,等待毒蛟前來營救自己。

“大人,我發誓,以後一定洗心蘋面,絕不在為非作歹,請大人一定要相信我!”龍魚王哀求道。

“魚志,你在這愣著做什麼,還不趕快把我藏寶庫內珍藏的異寶全都取出來,讓大人挑選!”龍魚王沖著魚志大喝道。

“是是!”聽到龍魚王大喝聲,魚志知道龍魚王是讓自己到外面求援,連忙說道,就想離開大殿。

“哼!我又說讓你離開嗎?”景風冷哼一聲,“唰”的一聲飛到了魚志身前,單掌成刀,一掌劈到了魚志的脖子處。

魚志只覺眼前一黑,一股狂暴的力量鑽入體內,瞬間失去了知覺,倒在地上昏死了過去。

看到景風驚人的速度,以及景風看出自己的意圖,龍魚王心中再次猛跳一下,不顧自己實力比景風強,再次哀求景風饒過自己,並保證,只要景風饒過自己,自己答應景風一切條件。

看到趴在地上苦苦哀求自己的龍魚王,景風只覺一陣厭惡,但聽到龍魚王的保證,以及想到如果龍魚王和幽蛇王一死,龍魚王和幽蛇王的區域會更亂,景風決定給龍魚王一個重重的懲戒饒過龍魚王。

但這時,龍魚王王宮外突然傳來一陣聲響,不知道誰喊了一句,‘毒蛟大人到”聽到毒蛟終于趕來了,龍魚王松了一口氣,在地上蹦了起來,身上的肥肉都隨著龍魚王的彈起亂顫了起來。

“毒蛟大人救命!有人要殺我!”龍魚王使出全力大喊道,就想強沖出大殿,向毒蛟求援。

看到龍魚王依然執迷不悟,景風眼中殺意旻現出來,心意一動,把金翅大鵬等人在虛獨境中招了出來,堵在了門口。

“哼!怎麼,幫手來了就想逃嗎?你逃得了嗎?”景風冷哼一聲道,把戰刀木魂拿在了手中。

“小子,毒蛟大人來了,毒蛟大人可是一級中級極聖獸,你就等著毒蛟大人懲戒你們吧!如果你們肯放了我,我會給你們求情!”看到金翅大鵬等人堵在了大殿門口,龍魚王膽顫的說道。

“一級中級極聖獸又怎樣!就算再厲害的極聖獸前來,今天你也休想活命!”景風釋放出強大的氣勢道。

“金翅、火鳳、電翼貂、金蠶王、暗虎,那只毒蛟就交給你們了,記住不用力敵,只要把毒蛟糾纏住就行!”

“猿王、五爪、龍龜,牛頭,外面的蝦兵蟹將就叫給你們了,至于龍魚王,我要一個人將其斬殺!”景風大聲命令道。

“是!”聽到景風的命令,眾人分頭行事,沖出了龍魚王的大殿。

眾人一離開,景風立即祭出了絕陣殊,連打三個手印,飛速的在大殿內布下了一個簡單的防禦陣,然後冷視著龍魚王道:“龍魚王,如今沒有人打擾我們了,我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能勝過我,我立即帶人離開,如果你輸了,那就怨不得我了!”

聽到景風所說,龍魚王怒吼一聲,變成了本體,准備做殊死拼殺。而景風感覺到龍魚王本體散發出的強大力量,也不敢大意,穿上了逆天烈焰甲,緊握住木魂,准備開始進攻。

景風之所以和龍魚王一對一厮殺,是想近距離體會一下神君對能量的掌握,因為如今景風已經到了九級天神頂峰實力,在差一步就可提升至神君境界,但對神君的能量掌控,景風還一時把握不住,所以景風想通過和龍魚王激戰,了解神君對能量的掌控力。

“小子,既然你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去死吧!”龍魚王咆哮一聲,一團能量波紋四散了出來,張開巨大的龍口,咬向了景風。

看到龍魚王咬來,景風身形一退,雙手持刀,一刀劈向了咬來的龍魚王,二人在龍魚王的大殿內激戰了起來。

而此時大殿外也激烈的厮殺了起來。

當毒蛟怒氣沖沖的趕到龍魚王的王宮,聽到龍魚王大聲求救時,金翅大鵬,火鳳等人就飛出了龍魚王王宮,纏住了想要營救龍魚王的毒蛟。

而聽到大殿外傳出激烈的厮殺聲趕來的龍魚王座下妖獸卻被五爪、混沌龍龜攔住,整個龍魚王王宮內混亂激戰了起來。

“轟轟轟”當木魂綠色刀芒一刀刀砍到龍魚王巨大的身體上時,龍魚王身體表面已經被鮮血染紅了。

而龍魚王爆發出的強大力量,也使得景風體內空沌之力劇烈的波動和消耗起來,景風也已經感到了有些喘息。

不過景風和龍魚王經過長時間的激戰,對龍魚王散發出的強大能量也有了一定的領悟,當龍魚王發出強大的能量時,景風抵禦起來,也越來越輕松。

“嗷!”看到激戰數個時辰,自己依然不能重傷景風,龍魚王越來越狂暴,身體周圍的能量波動越來越猛烈。

一團猛烈的氣勢突然在龍魚王體內鑽出,席卷向了景風。

感覺到能量團卷來,景風猛地往後一躍身子,躍到了自己所布防禦大陣的陣壁上,在木魂中渡入了八成空沌之力,一道毀天滅地的三重刀芒驚天而起,迎向了龍魚王發出的能量波。

“轟”的一聲,木魂的重疊攻擊直接劈開了龍魚王發出能量波,木魂的刀芒直接劈到了龍魚王的龍頭上,把龍魚王的龍角直接劈斷。一股強大的噬魂力量鑽入了龍魚王的腦中。

受到木魂蘊含的靈魂攻擊影響、龍魚王的身形一時頓在了當場。抓住這個時機,景風吸收了體內五顆本源靈殊的力量,再次揮出一道五色神刀,一刀劈到了龍魚王已經受傷的龍頭上,劈開了靈魂顫抖的龍魚王龍頭,震散了龍魚王腦中靈魂。

“轟“的一聲,龍魚王龐大的尸體重重的摔落到了地上。

看到龍魚王已死,景風連忙破開防禦大陣,給眾人傳音,讓眾人放棄厮殺,趕快回到大殿中。

聽到景風的傳音,眾人一起出手,逼退毒蛟以及龍魚王的手下,飛進了大殿中。

看到眾人全部到來,景風再次啟動了防禦大陣,然後把眾人收到虛獨境中,離開了龍魚王的大殿。

當緊追進來的毒蛟以及龍魚王的手下強行破開景風所布大陣後,發現整個大陣內除了已經身死的龍魚王,別無他人。

毒蛟再發了一陣狂後,最後也只能無奈的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