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十二章斬殺幽蛇王
“幽蛇王,我今天不殺你,放你離開,希望你能知難而退,好好回去修煉,不要在濫殺無辜!”景風的聲音傳蕩到幻困大陣中。

聽到的沒有變換的聲音,幽蛇王感到十分耳熟,突然想到這倒聲音就是當初盜取自己藏寶庫的聲音,心中升起了一團怒火,但想到自己如今深陷景風的幻困陣中,幽蛇王還是忍住了心中的怒意,沒有立即發作。

看到幽蛇王沒有回話,景風以為幽蛇王覺悟了,雙手齊動,連打三個手印,破開了自己所布大陣,放出了傷痕累累的幽蛇王。

但此時海域之心底部只剩下景風自己,五爪、金翅大鵬等人運起吞噬天地法訣,吸收了大量的海洋本源力量,進到虛獨境內層煉化去了。

看到景風身穿黑衣盤膝坐在海域之心靜靜看著自己,幽蛇王眼中射出的幽綠之光直直射到了景風面目。

而靜靜等待幽蛇王出現的龍魚王看到幽蛇王自己出現,而十名幽蛇高手全都消失不見,露出了一絲詫異的神色,帶著十名龍魚高手,來到了幽蛇王身旁詢問情況。

看到龍魚王以及十名魚龍高手完好無損,幽蛇王知道龍魚王算計了自己,沒有陷進幻陣中,但仇人景風就在眼前,幽蛇王放棄了立即找龍魚王算賬,怒視著景風,恨不得立即上前把景風撕裂了。

“龍魚王,上次我救你一命,沒想到你竟然聯合幽蛇王圍殺我!不過我現在不想殺你們,你們還是速速離去吧!只要你們現在離開,你們算計我的事我既往不咎!”景風冰冷的說道。

聽到景風所說、龍魚王和幽蛇王全都以為景風虛張聲勢,因為幽蛇王和景風交過手,知道三百多年前景風的實力如何,任幽蛇王想破頭,幽蛇王也不會相信三百年前被自己一路追殺的景風會威脅到自己。

而龍魚王看到景風就一個人,而自己這一方卻有十二個人,再加上自己和幽蛇王一級初級極聖獸的實力,龍魚王自信一定可以圍殺死景風。

看到幽蛇王眼中冒出的綠光,龍魚王傳音蠱惑道:“幽蛇王,我們不能被他一人嚇退了,我們有這麼多人,還殺不了他一人!如果我們離開,放任他在海域之心修煉,當他實力變強,我們兩個區域就休想在安甯!”

聽到龍魚王的蠱惑,以及想到自己被景風盜走的珍奇異寶,幽蛇王已經被仇恨沖昏了頭,想都沒有多想,大吼一聲,祭出了下品真靈器長锏,一锏劈向了景風,想要把景風劈成兩半。

看到幽蛇王動手了,龍魚王給十名龍魚高手傳音,然後一起沖向了景風,想要一擊殺死景風。

而景風看到龍魚王、幽蛇王不顧自己的警告,依然選擇殺死自己,眼中露出了一絲冷光,對幽蛇王和龍魚王產生了濃濃的殺意。

“唰“的一聲,景風的身影突然消失在原地,輕易的避開了幽蛇王和龍魚王等人的進攻,漂浮在空中,冷指著十二人道:“你們不要逼我,你們還是速速離去吧,再不離去,休怪我辣手無情!”

“哈哈!小子,你不要虛張聲勢了!就你一人,你可能逃出我們的圍殺嗎?”龍魚王大笑一聲,不屑的說道。

“看來你們今天是鐵了心要殺我了?既然這樣,那就別怪我辣手無情了!”景風眼中露出一道冷光,直射向了龍魚王和幽蛇王。

感覺到景風眼中射來的冷光,龍魚王不由得渾身一顫,心中有些不安起來,但想到景風就一人,龍魚王又釋懷起來!

“小子,就憑你可能威脅到我!我要吞了你!”看到景風眼中冰冷的殺意,幽蛇王並不在意,大吼一聲,再次手持下品真靈器長锏劈向了景風。

“嗡”萬丈綠光在景風手中亮出,戰刀木魂出現在了景風手中,看到幽蛇王長锏劈來,景風飛身迎上,隔空劈出一道綠色刀芒,和幽蛇王劈來的長锏撞到了一起。

“嘣”的一聲,一股清脆的聲音在幽蛇王手中長锏上傳出,幽蛇王的下品真靈器長锏被景風手中木魂一刀劈斷,斷落到地上,而木魂散發的余威刀芒劈到了幽蛇王胸口,在幽蛇王的胸口處,留下了一道深痕。

雖然木魂劈斷了幽蛇王的長锏,但幽蛇王長锏劈出的強大力量還是使景風感到了一絲氣血翻騰!

一招之後,幽蛇王捂著胸口退了回去,震驚的看著景風手中的戰刀木魂,而木魂散發的陣陣綠光,使得幽蛇王心中感到了深深地心顫。

“你的境界怎麼會提升的這麼快,而你手中的綠色戰刀又是何物?”幽蛇王震驚的問道。

“哼!”聽到幽蛇王的發問,景風冷哼一聲,並沒有回答,而是急速的壓制了體內翻滾的空沌之力,也明白神君掌控的力量不是天神可以比擬的!

“龍魚王,你還在等什麼,還不一起上,如果我死了,你也休想逃出他的毒手!”和景風硬拼一招後,幽蛇王對景風手中的木魂也有些忌憚起來,看到龍魚王沒有動手,幽蛇王知道龍魚王打的什麼盤算,把利弊喊了出來,催促龍魚王和自己聯手,擊殺景風!

聽到幽蛇王催促聲,龍魚王貪婪的看了一眼景風手中的木魂,大喝一聲命令道:“大家一起上,給我圍住他,然後一起攻擊,我就不信他有三頭六臂,能抵擋住我們這麼多人一起攻擊!”

“是!”聽到龍魚王的命令聲,十只龍魚大吼一聲,變成了本體,團團圍住了景風,想要一起出手對付景風。

“你們還准備圍我?不過你們的人數太少了!還圍不住我,就讓我來圍你們吧!”看到團團圍住自己的眾人,景風冷笑一聲,心意一動,把金翅大鵬、灰翼窮奇、五爪等人在虛獨境中招了出來。

由于景風早已給眾人傳音,所以金翅大鵬等人一出來,立即圍住了幽蛇王、龍魚王等十二人。

看到憑空出現困住自己的金翅大鵬、五爪等人,從眾人身上散發的強大氣息,幽蛇王和龍魚王終于膽顫起來,也明白為什麼景風會說出如此大話。

此時幽蛇王和龍魚王也不敢在想怎樣誅殺景風了,而是想著該怎樣逃跑,因為幽蛇王和龍魚王發現,金翅大鵬、灰翼窮奇、火鳳實力都比自己強,如果不逃跑,今天自己就在劫難逃了!

看到幽蛇王和龍魚王飛速滾動的眼珠,景風知道幽蛇王和龍魚王在盤算什麼,但景風已經給過他們機會,幽蛇王和龍魚王都沒有珍惜,所以景風下定決心斬殺死二人。

“哼!怎麼!害怕了,但現在晚了!金翅、五爪,火鳳,給我把他們十二人全部斬殺了!”景風冷哼一聲命令道。

聽到景風的命令,金翅大鵬、灰翼窮奇等人大吼一聲,祭出自己的各自武器,殺向了驚慌失措的龍魚王、幽蛇王等人。

由于幽蛇王、龍魚王等人早以被金翅大鵬等人的出現嚇破了膽,十成實力只能發揮出七成,龍魚王帶來的高手很快就被金翅大鵬等人斬殺了。

看到金翅大鵬、灰翼窮奇、火鳳等人超人的實力,幽蛇王知道逃是沒有用的了,變成了本體,張開了血盆大口,瘋狂的攻擊了起挺

看到幽蛇王的本來攻來,金翅大鵬尖叫了一聲,“唰”的一聲,劈出了一道金光,直射進了幽蛇王的胸口,直接刺穿了幽蛇王身體表面的白色龍鱗,洞穿了幽蛇王的身體。

看到金翅大鵬一招就重傷了自己,幽蛇王發起狠了,一絲絲血氣在體內鑽出,白色的表皮也漸漸變成了血紅色。

“燃燒獸丹!”看到幽蛇王身體的異象,景風心中一驚,暗自道。

“我就算死,也要拉你們一個做墊背!”幽蛇王凶殘的說道。

說完,幽蛇王猛地一甩血紅色的巨尾,掃向了金翅大鵬等人,想要重創一人。

而一旁的龍魚王看到幽蛇王燃燒了獸丹攔住了眾人,心中一喜,把自身的妖神力提升至頂峰,催動最快的速度,向海域之心上方飛去,想要逃跑。

“龍魚王,哪里跑!”看到龍魚王逃跑,景風大喝一聲,腳踏靈隱飄就要追龍魚王。

但這時,幽蛇王看到景風化作一道殘影飛了過來,身上的血紅色氣焰一下子迸發了出來,像一只只血紅色的靈蛇,纏向了景風。

“畜生!”看到幽蛇王發出的血紅色氣焰襲向了自己,景風大喝一聲,手持木魂一刀斬下,劈散了幽蛇王發出的血紅色氣焰,一刀劈在了幽蛇王巨大的巨休上,一道巨口出現在幽蛇王身體表面,一股股鮮血湧了出來。

但幽蛇王身上迸發出的血紅色氣焰還是阻隔住了景風。

“嗷嗷~~”被景風一刀劈傷,幽蛇王更加瘋狂起來,頭頂好似毒蛇般的長發全部脫落,化成了一只只小型的幽蛇,攻向了金翅大鵬等人。

而發狂的幽蛇王阻止景風的這瞬息之間,已經讓龍魚王逃出了海域之心。

為了防止景風追殺自己,一離開海域之心,龍魚王立即大喊道:“幽蛇軍團。幽蛇王在下面遇險,我奮死逃出,你們趕快下去救幽蛇王,我怕幽蛇王支持不住了!”

聽到龍魚王所說,數百名幽蛇軍團高手心中一驚,想都沒有想,蜂擁的鑽進了海域之心,救援幽蛇王。

而龍魚王看到海域之心裂痕已經被幽蛇軍團高手堵住,暗自松了一口氣,帶著自己的龍魚軍團,急匆匆的逃離了海域之心外。

此時身受重傷,正在做最後抵抗的幽蛇王突然看到自己的幽蛇軍團趕來,心中升起了一線生機。

但這時,景風看到幽蛇軍團趕來,傳音讓金翅大鵬等人擊殺幽蛇王的幽蛇軍團,而景自己使出了九天真極火,對幽蛇王斬出了必殺一擊。

‘九天真極火,一把虛幻的冒著熊熊烈火的巨型戰刀破空而出,帶著毀滅一切的氣勢,一刀斬到了要想逃跑的幽蛇王身體上,直接把重傷的幽蛇王斬成了兩半。

“轟“的一聲,燃燒獸丹的幽蛇王被木魂散發的強大力量引爆,直接在海域之心底部爆體而亡。

而幽蛇王的幽蛇軍團看到幽蛇王竟然在眼前被殺,心中早已嚇破了膽,在金翅大鵬、五爪等人猛烈的攻擊下,很快被擊成了重傷,奄奄一息的墜落到了海底。

看到幽蛇軍團全被被擊成重傷,落到了海域之心底部,金翅大鵬、五爪等人大吼一聲,來到海底,運起吞噬天地法訣,吸收起幽蛇軍團的獸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