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十一章發狂的幽蛇王
虛獨境中。

五爪和混沌龍龜的激戰已經到了白熱化階段,二人沒有動用花哨的攻擊,只依靠力量,瘋狂的對抗。

雖然戰斗形態下的五爪,身體表面的覆蓋了一層防禦力極強的金色龍鱗,但混沌龍龜的防禦力並不遜色于五爪,再加上混沌神獸肉體蘊含的強大力量,和五爪激烈的對抗數十個小時,依然不落于下風。

此時二人心中一陣痛快,有一種棋逢對手的感覺,激烈的對抗依然持續的繼續下去!

而觀戰的眾人也大呼過癮,被五爪和混沌龍龜強大的防禦力、攻擊力所憾。

又激戰了數個時辰,五爪和混沌龍龜依然分不出勝負,而且在蘊含強大力量的獸丹補充下,五爪和混沌龍龜體力也未下降多少。

這時,在海域之心修煉混沌訣的景風感覺到虛獨境中劇烈的空間波動,心中一喜,知道眾人已經結成獸丹,在修煉中修來,心意一動,進到了虛獨境中,看到在空中飛舞的五爪和混沌龍龜正在激烈的對抗。

“主人,你來了!”看到景風出現,金翅大鵬、火鳳等人全都來到了景風身邊打招呼道。

“看來經過這長時間的修煉,大家實力都提升了不少!”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主人,你達到九級天神的境界了?”灰翼窮奇探知了一下景風的境界,發現景風竟然提升到了九級天神的境界,一臉詫異的說道。

“恩!我在外面另有奇遇!所以境界提升的很快,達到了九級天神的境界!“景風把自己被幽蛇王追殺,誤闖進漆黑禁制,來到白色神殿外,完全煉化絕陣殊,達到九級天神境界的事告訴了金翅大鵬等人。

“什麼,一座占地百畝范圍的巨大神殿竟然是一件中品真靈器,是什麼人有如此煉器神通,竟然可以煉制如此真靈器!”血瞳猿王等人一雙通紅的眼睛,震驚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他沒有說!“景風搖頭道。

“能有如此大手筆煉制真靈器,我想整個神之界,也沒有幾人!我想那人很有可能是神之界公認的第一煉器大師“煉雪無痕!”金翅大鵬分析道。

“煉雪無痕!神之界第一煉器大師!“聽到金翅大鵬所說,眾人全都驚呼了起來。

而此時激戰正酣的五爪和混沌龍龜聽到眾人的驚呼聲,很有默契的停止了激戰比試,來到了景風身邊。

“景風,出什麼事了,你們在驚呼什麼!”五爪大聲詢問道。

景風把自己在無寂之海遇見的事又給五爪和混沌龍龜說了一遍,聽到景風的奇遇,以及神秘煉器高手的神通,五爪和混沌龍龜全都被震住了。

“好了,我們現在先不管那個神秘的煉器高手是誰了,現在當務之急是要提升境界,因為以我如今的境界,根本不能控制虛獨境穿出無寂之海邊緣的聖神境界,要想進到神之界妖域之中,我想只有打開虛獨境中心,完全領悟了虛獨境所有神通才有可能!“景風說道。

“好了,大家隨我離開虛獨境,到海域之心修煉吧,海域之心蘊含充足的海洋本源力量,我想大家在那里修煉,對鞏固境界有很大的好處!”景風提議道。

“好!”聽到景風的提議,眾人異口同聲道。

看到大家都同意,景風心意一動,帶著眾人離開了虛獨境,來到了海域之心中,在海域之心中布下了一個迷幻防禦陣,修煉了起忠

而龍魚王和幽蛇王經過周密的商議,決定調集高手,團團圍住海域之心,圍殺霸占海域之心的黑衣男子。

只是幽蛇王沒有想到的是,霸占海域之心的黑衣男子就是景風

就在景風,金翅大鵬、五爪等人在海域之心底部修煉時,海域之心外,幽蛇王帶領的幽蛇軍團、龍魚王帶領的龍魚軍團聚集在了一起,團團圍住了海域之心。

“幽蛇王,我的眼線告訴我,那黑衣男子自從進到海域之心修煉,就一直沒有出來!而且沒有一個人進到海域之心找黑衣男子。我想我們各自挑選十名高手一起下到海域之心中,然後我們一起出手,勢必殺死黑衣男子,以絕後患!”龍魚王提議道。

“好!”幽蛇王幽綠的眼中發出一道綠光,點頭道。

話畢,幽蛇王和龍魚王各自帶著十名手下,鑽進了海域之心中。

當幽蛇王和龍魚王一進到海域之心時,正在海域之心修煉的景風立即感應到了,但海域之心下有景風布的大陣,所以景風並不擔心自己修煉被打擾。

龍魚王和幽蛇王一路下潛,來到了海域之心底部。但龍魚王和幽蛇王發現,整個海域之心底部並沒有景風的身影,只有一團湧動的白霧。

看到白霧瘋狂的湧動,龍魚王心中有了一絲警惕,暗自放慢了一絲速度,落到了幽蛇王的後面。

而幽蛇王並沒有注意龍魚王的小動作,看到白霧湧動,以及白霧中散發的陣陣海洋本源力量,幽蛇王大吼一聲,帶領自己的手下,一頭鑽進了白霧中。

可是幽蛇王一進到白霧中,立即消失不見,看到眼前的異象,龍魚王立即制止了想要緊跟上前的手下,靜靜地等待幽蛇王催促自己。

但等了一個多時辰,幽蛇王帶領的十名高手好像石沉大海,沒有一絲聲響傳出來,這讓龍魚王感到了一絲心驚,不敢再靠近,漂浮在白霧之上,耐心的等待了起來。

而深陷景風所布的幻困大陣的幽蛇王和幽蛇王帶領的十名高手此時也是有口難出,眼前的白霧全都消失不見,而自己所在的位置成了一片烈焰焦獄。

看到不斷在烈焰焦獄鑽出襲來的火球,幽蛇王和十名高手不敢硬接,紛紛閃避,但火球越鑽越多,最後幽蛇王只能硬抗。

當幽蛇王轟出的拳芒撞到飛來的火球時,火球突然消散,消失不見。

感覺到火球乃是幻像形成的,幽蛇王心中一喜道:“大家不要驚慌,這些火球都是幻象,傷不到我們的!大家跟上我,看我破除他這個大陣!”

話畢,幽蛇王眼中的發出了一道綠光,直射出了萬米,帶領著十名幽蛇高手,向困幻陣內部飛去。

但幽蛇王還是小看了景風所布的幻困混合大陣,雖然幻困大陣本身不能殺人,但幻陣產生的幻象,還是可以讓人混亂。

就在幽蛇王帶領高手一直往一個方向飛行時,幽蛇王突然感到身後出現了一絲危險的氣息,心中一驚,連忙一個回身,看到一只雙眼凶光的巨型妖獸正張開血盆大口,想要吞噬自己。

幽蛇王心中一驚,想都沒有想,運足了全身的妖神力,一掌轟出,重重的轟到了巨型妖獸的胸口。

而巨型妖獸哀嚎一聲,倒飛了出去,一股股鮮血在巨型妖獸的胸口流了出來。

但幽蛇王所殺之人卻不是真正的妖獸,而是他帶領的十名幽蛇高手之一。

跟在幽蛇王身後的幽蛇高手還未反應,就被幽蛇王一掌擊斃了。

殺死一名幽蛇高手,幽蛇王眼前的景象再次發生變化,九只龍魚出現在了眼前,團團圍住了幽蛇王,准備發起攻擊。

而九只龍魚也不是別人,乃是幻陣幻化的九名幽蛇高手。此時九名幽蛇高手看到的幽蛇王卻幻化成了龍魚王,九名幽蛇高手看到龍魚王突然出現,偷襲擊殺死了幽蛇王,這讓九名幽蛇高手感到了深深地憤怒。

“龍魚王,我早就覺得你不可靠,原來這一切都是你的計謀,看我殺光你的龍魚高手,破了你的大陣!”幽蛇王憤怒的大吼一聲,變成了幽蛇本體,張開血盆大口,殺向了九名龍魚高手。

而九名幽蛇高手看到龍魚王化成本體殺來,也不含糊,抱著為幽蛇王報仇的念頭,雙雙變成了本體,慘烈的厮殺了起來。

就這樣,在景風所布幻陣的影響下,幽蛇王和九名幽蛇高手瘋狂的厮殺起來,但幽蛇王的實力太強,很快就有幽蛇高手被幽蛇王的毒牙咬死。

隨著一只只幽蛇命喪幽蛇王之口,傷痕累累的幽蛇王也感到了一絲壓力。當幽蛇王奮力的殺死最後一名幽蛇高手後,幽蛇王眼前的幻象消失不見,出現在幽蛇王眼前的乃是十只被自己撕裂身死的幽蛇高手。

“怎麼會這樣!我殺的不是龍魚高手!怎麼成了我幽蛇高手!“看到眼前的景象,幽蛇王感到了憤怒不解,大吼了起來。

大吼了一會,幽蛇王漸漸冷靜下來,想到自己之所以把幽蛇高手看成了龍魚高手,乃是自己誤闖進的幻陣所至。

想通之後,憤怒的幽蛇王甩動著自己的龍鱗巨尾,狠才臼幼由打著幻陣的地面,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強行破陣。

但幻困大陣不是簡簡單單依靠力量可以破開了!幽蛇王在瘋狂抽打了數個時辰後,終于停了下來,劇烈的喘息起來。

而幽蛇王在幻陣中發生的一幕全部被景風感知到了,感覺到幽蛇王正在發狂,景風露出了一絲笑意,知道已經懲戒了幽蛇王,准備撤除大陣,放幽蛇王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