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三十五章凌九天
“好奢華的神舟!”搭上神舟,景風看到巨大神舟內的金色奢華擺設,豪華座椅,感慨一聲道。

由于凌九天的到來,神舟的中心位置被凌九天一行人包了!景風和金翅大鵬被安排在了神舟船頭一處角落處。

等眾人全部上船後,巨大的神舟發生了一絲輕微的顫抖,緊接著神舟不斷地升高發動了,景風只覺一股強大的禁制保護住了整個神舟,使景風根本感覺不出神舟在急速的移動,也感覺不出一絲不適。

就在景風暗自感慨神舟的神奇時,一名司鴻家族二級神君帶著凌九天的侍衛來到景風身前,當飛域之界的高手看到景風時,心中一喜道:“這位公子,可找到你了,我們界主有請,請你隨我們去一趟!”

“請我?凌九天界主請我?”聽到飛域之界高手所說,景風心中一驚,一臉不可思議道。

“我們界主真的請你,公子,你快隨我去一趟,我們界主正在等你!”飛域之界高手催促道。

“好!我隨你去一趟!”景風站起身來說道。

“主人?”聽到景風願意隨飛域之界高手去見凌九天,金翅大鵬害怕景風有危險,連忙出聲傳音道。

“金翅,你在這里等我,你放心,凌九天界主不會傷害我的!”景風對凌九天還是有一絲好感,再加上凌九天的身份,所以景風不擔心凌九天對自己不利。

“主人,你自己小心!”聽到景風的傳音,以及景風臉上掛著的自信笑意,金翅大鵬傳音提醒道。

“這位公子,我們走吧!”飛域之界高手說道。

“讓你久等了,我們走吧!”景風歉意的說道,跟著飛域之界高手來到了凌九天坐在的高等船艙內。

“界主,你說的那位公子我們找到了!”飛域之界高手對凌九天說道。

“小子景風拜見凌界主!”景風走上前,施禮說道。

“好!好!景風,我這次叫你前來是想問你,你是飛升者吧!“凌九天一臉笑意的問道。

“這!”聽到凌九天竟然察覺出自己乃是飛升者,想到當初雷家神人說要追殺自己之事,以及自己和曆陽城司鴻家族的仇怨,景風眉頭一皺,有些猶豫道。

“景風,我沒有惡意!我是從你身上散發的氣息感覺出你是飛升者的!”凌九天一臉笑意的說道。

聽到凌九天所說以及凌九天臉上掛著的笑意,景風突然感覺凌九天對自己真的沒有惡意,深吸一口氣道:“回稟凌界主,小子確實是飛升者!小子飛升神之界剛剛一萬年!”

“一萬年!一萬年就可以達到三級天神的境界,速度確屬不易!景風,你如今要去什麼地方,如果沒什麼地方可去,可以隨我回飛域之界。我對你很有好感,所以想收你為徒!”凌九天一臉笑意的說道。

聽到凌九天竟然要收景風為徒,高等船艙內的所有人都羨慕的看著景風,恨不得景風變成景風。

但景風深吸了一口氣道:“謝謝凌界主如此看得起小子,但實在對不起凌界主,小子還有他事,不能隨你回飛域之界,所以也不能答應拜你為師!”

聽到景風竟然拒絕拜飛域之界界主凌九天為師,高等船艙內所有的人全都像看傻子一樣看著景風,任何人都想不通,天上掉下如此大的餡餅,景風為什麼不接。

此時,凌九天聽到景風拒絕拜自己為師,隨自己回飛域之界時也愣了一下,但緊接著凌九天大笑了起來,對景風說道:“景風,你是我見到的最特別的人,我尊重你的決定。但你以後如果遇見什麼困難,大可來飛域之界找我,我會幫助你的!”

“這是一塊飛域之界的身份印牌,我現在送給你,你在外面可以用飛域之界弟子的身份。你要回心轉意,就拿著這塊身份印牌來飛域之界找我,我不會收回剛才說出去的話!”話畢,凌九天拿出一塊銀色,刻著一個巨大‘飛,字的身份印牌,遞給了景風。

聽到凌九天真摯的話語,景風十分感動,雙手接過凌九天遞來的身份印牌,感激的對凌九天道:“謝謝凌界主的恩情,早晚有一天,小子會報答凌界主的!”

聽到景風所說,高等船艙內,除了凌九天外,所有人都露出了一臉不相信和不屑。

而凌九天卻很有深意看了一眼景風,露出一絲笑意道:“好!

“對了景風,你這是要去什麼地方!”凌九天聽到景風剛才說有要事,出言詢問道。

“不瞞凌界主,小子是想去妖域一趟!”景風不加隱瞞道。

“妖域,景風你去妖域做什麼!妖域之內可不太平!”凌九天不解的問道。

“小子想去妖域建立自己的勢力!”景風不加隱瞞道。

“在妖域建立勢力?”凌九天不解的問道。

“是!小子想利用妖域混亂的環境,慢慢建立自己的勢力!”景風堅定地說道。

看到景風充滿自信、堅定地神情,凌九天不由得想到了當初自己創建飛域之界的情形,點了點頭道:“景風,妖域十分混亂,危機重重,不過做大事者,就要在布瞞別棘的道路上鍛煉自己,景風我支持你!”

“謝謝凌界主!”聽到凌九天的鼓勵,景風感激的說道。

“景風,這是我煉制的一顆替身殊,現在送給你,它會在你危機的時候救你一命的!”凌九天把一顆蘊含的強大力量的珠子遞給

了景風。

“凌界主,這東西太貴重了,我不能收!”景風連忙推辭道。

“景風,我和你一見如故,我們又都是飛身者!你就收下吧!”凌九天一臉笑意的說道。

“恩?那小子謝謝凌界主!”聽到凌九天所說,景風也不再推脫,感激的說道。

“好了景風!你回去吧,希望你可以在妖域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希望我會在飛域之界見到你!”凌九天說道。

“謝謝凌界主你的鼓勵以及所贈,我一定會去飛域之界探望你的!小子告退了!”景風深深對凌九天絕了一個大禮,感激的說道。

“好!我等你!”凌九天露出一絲笑意道,也不由的對景風妖域之行,充滿了信心。

景風再次對凌九天絕了一個大禮,退出了凌九天所在的高等船艙,看到景風離去的背影,凌九天不由得搖了搖頭,對沒有收景風為徒,感到了一絲惋惜。

走出凌九天的高等船艙,景風感到了有些不切實際,因為自己和凌九天並不相識,凌九天不可能因為自己是飛升者就如此對待自己。

其實吸引凌九天對景風刮目相看的並非景風飛升者的身份,而是景風修煉的完整混沌訣散發出的氣息。

雖然景風刻意用混氣殊隱藏了氣息,但對凌九天這等屹立在神之界最頂端的高手來說,還是可以察覺出來一分的。

看到景風若有所思的走了回來,金翅大鵬立即上前詢問道:“主人,怎麼樣,凌九天找你做什麼!主人你沒事吧!”

“金翅,你放心,我沒事!”景風露出一絲笑意,傳音把自己在凌九天那發生的事詳細的告訴了金翅大鵬。

“主人,那凌九天為什麼對你這麼好,還送給你如此珍貴的替身殊?這替身殊我只是聽過,還從未見過,因為這一顆替身殊就相當于一條命!在神之界十分珍貴。”金翅大鵬有些不解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凌界主會如此看重我,我想不應該單單因為我是飛升者這麼簡單!”景風冥思了一會道。

“算了主人,我們就不要多想了!我想凌界主應該沒有惡意,不然以他飛域之界界主的身份,不至于如此!”金翅大鵬說道。

就在景風和金翅大鵬不解時,神舟上的司鴻家族神君來到了景風和金翅大鵬旁,友好的對景風和金翅大鵬說道:“景風,凌界主特意交代,給你們安排了一個寬敞的房間,你們隨我來吧!”

“謝謝!”景風感激的說道,跟著司鴻家族神君,來到了凌九天特意讓安排的房間內。

巨大的神舟飛在九天之上,用了五十一天的時間,神舟終于接近了目的地。在神舟的這五十一天時間內,景風沒有再見過一次凌九天,不過景風知道以凌九天如此身份,是很少外出的。

就在景風和金翅大鵬探討進到神之界妖域的計劃時,景風和金翅大鵬感到巨大的神舟在緩緩下沉,“轟“的一聲,整個巨大神舟發生了一絲震鳴聲。

聽到震鳴聲響起,景風和金翅大鵬知道已經到了曆軒城,雙雙走出了房間,准備離開。

這時,凌九天一行人也剛好出現在神舟內的傳送陣處,凌九天看到景風和金翅大鵬走來,露出一絲笑意道:“景風,我走了,你自己要多加小心,如果有困難需要幫助,一定來飛域之界找我!”

“謝謝凌界主!您多保重!”景風感激的說道。

說完,凌九天一行人在司鴻家族神君陪同下,通過神舟的傳送陣,離開了神舟。

看到凌九天走了,景風和金翅大鵬也通過神舟上的傳送陣離開了神舟,趕往了離曆陽城不遠的妖域邊緣的無寂之海。

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