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二十九章天神之境
虛獨境中。

“景風,怎麼樣,意冷來了嗎?”看到景風出現,天機連忙上前詢問道。

“天機師伯,意冷已經被我殺了!而意家大部分天神高手都已經被我困在天絕靈光陣中自生自滅。”景風把用四葉白天草吸引意家高手前來,斬殺意翱、意冷的事給天機等人說了。

聽到陷害自己的意冷已死,不可一世的意家天神高手也身受重傷的困在天絕靈光陣中,天機露出了一絲笑意道:“景風,真有你的!如今意冷已死,你也報了仇,我們下一步行動做什麼?”

“嗯?天機師伯,如今意冷已死,我也了去了一樁心頭大事,我想在虛獨境中修煉一段時間,突破空沌初期境界,達到空沌中期境界,然後去曆陽城打探神之界妖域位置,趕去混亂的妖域,發展自己的勢力!”景風說道。

“好!如今我也沒什麼地方可去,就陪你修煉,然後我們一起去神之界妖域!”看到景風飛速提升的實力,緊密的心機,以及對陣法的領悟,天機對景風在妖域發展勢力充滿了信心,決定幫景風,在神之界妖域開創新的勢力。

“謝謝你天機師伯!”看到天機願意幫助自己,想到天機驚人的實力將是自己一大助力,景風心中一喜,感激的說道。

“好了,景風,你就別客氣了,我們去修煉吧!”天機露出一絲笑意,拍了拍景風的肩膀道。

“好!”景風點了點頭道,和天機以及眾人一起,進到了虛獨境內層中修煉去了。

就在景風進到虛獨境內層修煉的時間中,曆陽城,司鴻野城主接到意家神人傳訊,意冷以及意家九成天神高手失蹤全部失蹤的消息,立即派七級神君司鴻海帶著兩名神君高手,以及十名九級天神高手,來到了初神域的城主府,詢問情況。

因為意冷以及意家天神高手失蹤了九成,如今意家主事的乃是一名一級天神意亨。

“意亨,你是說意冷家主帶著意家天神高手全部趕去了初神域內的域外林?”七級神君司鴻海詢問道。

“回稟司鴻海神君,當初域外林中出現了一棵神草,我意家前期趕去摘神草的高手一直沒有回來,家主害怕我意家高手有危險,就帶著意家九成天神高手趕去域外林。但家主這一去,音訊全無,我害怕家主有危險,而我意家已無高手,所以我派人向司鴻野城主求助,讓司鴻野城主派人尋找我意家家主!”一級天神意亨說道。

“域外林?神草?走,我們去域外林看看,看看域外林中到底出現了什麼異常!”聽到一級天神意苕所說,司鴻海眉頭一皺道。

域外林內。

司鴻海帶著司鴻家族高手以及意家僅存的四位天神高手,來到了域外林內,當司鴻海等人走到域外林內時,司鴻海眉頭一皺,一擺手制止住了進到域外林的司鴻家以及意家高手道:“大家小心,這域外林內有陣法存在,而且是一種高等陣法!”

聽到司鴻海所說,司鴻家族高手謹慎起來,跟著司鴻海,小心的行進在域外林中。

“這是什麼大陣?”看到被白霧包裹住的域外林千米空間,同鴻海眉頭一皺,謹慎的說道。

“我想意家家主很可能困在這個大陣中,不過這個大陣怎麼會出現在這,是什麼人在這里布陣?”司鴻海緊盯著天稻靈光陣道。

“司鴻海神君,這個大陣威力如何?我們趕快進去救家主他們吧!我害怕時間久了,家主他們會有危險!”一級天神意亨道。

“我想這個大陣的威力非常大,不然不可能同時困住你們家主以及那麼多天神高手!好在我還懂一些陣法,大家隨我入陣,探探這大陣虛實!看看能救出意家主以及意家神人嗎?”說完,七級神君帶著眾高手進到了天絕靈光陣中。

一進天絕靈光陣,眾人眼前一黑,腳下一沉,落入到了一個深不見底的下界通道中。

“大家不要驚慌,不要動!這是一個幻陣!”感到天絕靈光陣的神奇,司鴻海也感到了一絲震驚,但以司鴻海對陣法的領悟,同鴻海知道自己陷入了一個迷陣中,大聲喊道,讓眾人冷靜。

感覺到天稻靈光陣中充滿的神之力,司鴻海知道困住自己的幻陣陣心應該是一顆神石,而且是一顆等級不低的神石。

這時,司鴻海也不管自己不斷下落的身體,盤膝坐在天絕靈光陣中,不斷打著手印,破解著天稻靈光陣。

兩天時間過去了,經過司鴻海不斷破解,天稻靈光陣中已不再是漆黑一片,眾人已經可以看到不斷下落的下界通道壁了。可是不看見還好,一看見,經過兩天不斷下落,眾人已經感到頭暈,看到不斷下落的下界通道壁,眾人更暈了。只能緊閉眼睛,等待司鴻海破陣。

又過了五天,司鴻海依然沒有破開天稻靈光陣,只是減慢了天稻靈光陣往下落的速度。

不過經過七天不斷下落,眾人感到腦中的靈魂之力急速的流失,一陣陣眩暈沖擊著自己的靈魂,身上出的冷汗已經濕透了身穿的衣服。

最後,意家一名一級天神高手實在承受不住,大喝一聲道:“啊~~我實在受不了了!”說著,意家天神高手憋足了全力,使勁攻擊起天稻靈光陣來。

聽到天絕靈光陣內傳出的轟鳴聲,早已被天絕靈光陣激怒的眾高手全部憋不住了,紛紛使足全力,攻擊起天絕靈光陣來。

可是不攻擊還好,一攻擊,天絕靈光陣反彈了眾人的攻擊自動攻擊了起來。如今,眾人不但忍受著靈魂之力的流失,還抵抗著天稻靈光陣反彈來的攻擊,更是有口難出。

聽到天袍靈光陣中傳來的陣陣轟鳴聲,正在破陣的司鴻海心中一驚,知道了天絕靈光陣不單單是一個幻陣,還是一個攻擊大陣,這讓司鴻海對布陣之人有所忌憚起來。

不過經過眾人瘋狂的反擊天絕靈光陣,天豔靈光陣的陣心——上品神石內的神之力急速的流失,感覺到天稻靈光陣內的能量不斷減弱,司鴻海連忙加快了打得手印,破起陣來。

在上品神石蘊含的神之力只剩兩成時,司鴻海終于找到了天絕靈光陣破陣之法,大喝一聲,打得手印亮起了一道金光,融進了天稻靈光陣中,停止了天稻靈光陣下落的通道。

“破“感覺到自己發出的金光已經可以破開天絕靈光陣,司鴻海再次大喝一聲,身上金光四射,一下子破開了天絕靈光陣。

看到自己終于重建了天日,已經被天稻靈光陣反彈的攻擊擊成重傷的天神高手松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

而這時,被天絕靈光陣早期困住意家天神高手大部分因眾人不斷攻擊,被反彈的攻擊劈死,就是沒死的,也身受重傷的昏死了過去,沒有神丹療傷,也很難恢複原有的境界。

這時,虛弱的一級天神意亨看到意冷被劈開的身子,悲痛的大叫一聲,來到身死的意冷身前道:“家主,你這是怎麼了,是誰殺死的你!”

看到意家家主意冷竟然被殺,而天絕靈光陣中除了意家天神高手,並沒有布陣之人,司鴻海知道布陣之人早已離去,無奈的歎息了一聲。

司鴻海走到一名重傷昏死的一級天神旁,給這名天神喂下了一顆療傷神丹,救醒了一級天神,問道:“是誰殺的意家主,這一切都是誰做的!”

看到自己面前的竟然是曆陽城的司鴻海神君,這名一級天神高手感激的說道:“回稟司鴻海神君,這一切都是那個景風做的,他用一顆神草吸引我們,騙我們入陣,然後在家主重傷之際,殺死了家主!”

“景風,這大陣竟然是那個景風布的?他們還在初神域?這怎麼可能!”聽到一級天神所說,司鴻海心中一驚道。

“好了,我們先回初神域城主府再說。只要那個景風還在初神域,我一定把他找出來,為意家主報仇!”司鴻海深吸一口氣道。

“是!”聽到司鴻海所說,眾人扶起生還重傷的意家天神,無奈的離開了域外林。

但回到初神域的司鴻海眾人派了很多人,又把整個初神域翻了一個遍,依然沒有發現景風的影子,經過十年反複的搜查,最後同鴻海只能無奈的宣布,停止搜查。

時間飛速的流逝,十年的時光眨眼即逝,虛獨境中。

經過在虛獨境層內五萬年的修煉,景風體內的虛幻的土靈氣交融在了一起,不斷地擠壓,融合,形成了一顆顆虛幻的極土靈。

當虛幻極土靈完全融合了景風體內出現的虛幻土靈氣後,景風體內的七色魄以及玄土珠發出了一股股充足的土靈氣,蜂擁的融進了虛幻極土靈中,鞏固著虛幻極土靈。

“嗡~~”的一聲,正在盤膝修煉的景風突然身上虛幻之光大作,體內的虛幻極土靈完全鞏固了,景風一舉提升至空沌中期境界,達到了一級天神的實力。

“呼“在修煉中醒來的景風深吸了一口氣,感覺到自身的狀態前所未有的好,也體會到了空沌中期,空沌之力的強大。

景風環視了一周正在修煉的眾人,發覺眾人的境界都提升的很快,就連若靈和紅玉都達到了八級神人的境界。

看到眾人都在修煉,景風深吸了一口氣,盤膝繼續修煉了起來,因為景風知道,要想順利的在混亂的妖域發展自己的勢力,沒有強大的實力根本不可能。

一個漫長的修煉過程又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