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十章吞噬天地
虛獨境中。

把意家三號神石窟洗劫一空,又一把火燒了意家,此時的景風心情大好,正一臉笑意的和金翅大鵬交談著。

就在景風和金翅大鵬交談甚歡時,景風突然感到虛獨境內層中的靈氣突然劇烈的波動起來,大量的靈氣蜂擁的湧向了一處。

感覺到虛獨境內層的異象,景風心中一驚,害怕眾人有危險,心意一動,連忙帶著金翅大鵬來到了虛獨境的內層。

來到虛獨境內層,景風愣了一下,因為景風看到虛獨境內層的靈氣蜂擁的湧向了正在領悟巨人印在腦中法訣的五爪。

此時的五爪好似一個巨大的黑洞,把大量湧來的靈氣全部吸收到了體內。

“五爪這是修煉的什麼神訣,怎麼如此快的吸收周圍的靈氣!“看到五爪周圍出現的異象,金翅大鵬震驚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神訣,我想這應該是五爪正在領悟當初巨人所傳授給他的神訣所造成的吧!”景風沉思道。

隨著五爪身體周圍透出的吸力越來越大,一股小型的靈氣旋風在五爪身體周圍形成,而五爪吸收了大量的靈氣後,自身的境界急速的提升著。

“好強大的神訣,吸收了如此多的靈氣,竟然可以瞬間就煉化了,五爪修煉的這個神訣真是不簡單!”金翅大鵬感覺到五爪急速提升的實力,驚詫道。

因為五爪身體內透出的強大吸力,使得虛獨境內層靈氣發生了劇烈波動,正在虛獨境內層修煉的眾人全部被驚醒,在景風的解釋下,全都一臉震驚的看著瘋狂吸收靈氣修煉的五爪。

就在眾人驚詫時,五爪身體周圍回旋的靈氣突然消失了,劇烈波動的靈氣也恢複了平靜,五爪突然睜開一雙大眼,在修煉中醒來。

“五爪,你修煉的到底是什麼神訣,怎麼會透出如此大的吸力,修煉速度也這麼快!”看到五爪修煉醒來,景風等人立即來到景風身邊,景風震驚的問道。

“我剛剛修煉的就是當初老大印在我腦中的神訣,我前段時間終于領悟了,沒想到按照這神訣修煉之下,我的境界提升的這麼快!而且全身舒服極了!”五爪一臉興奮地說道。

“五爪,你領悟的這神訣叫什麼名字?”景風詢問道。

“吞噬天地”五爪興奮地說道。

“吞噬天地!原來如此!我說你身體內怎麼可能透出如此大得吸力!”聽到五爪剛剛領悟的神訣名字,景風比然大悟道。

“景風!我把這吞噬天地神訣教給你們吧,我想大家學會了吞噬天地,修煉速度一定會增加百倍!我們的實力也會猛增的!到那時,我們就找意家算總賬!”五爪揮舞著大拳頭道。

“好!我正想領悟一下這吞噬天地神訣的奧妙!”金翅大鵬等人露出一絲興奮道。

五爪把腦中吞噬天地神訣使用靈魂之力印在了眾人腦海中,獲知到吞噬天地神訣,眾人沒有猶豫,立即盤膝打坐,領悟了起來。

時間飛速流逝,一晃十年過去了,而虛獨境內層已經過去了一十年,在這一十年的時間中,景風等人相繼領悟了五爪所傳吞噬天地神訣,對傳授五爪吞噬天地神訣的巨人更加佩服起來。

吞噬天地神訣,就是最大限度的激發修煉者吸收各種能量的速度,讓修煉者身體各個部位全部吸收能量,然後急速的修煉,吸收。

知道了吞噬天地神訣的奧妙,為了盡快提升眾人的實力,景風把在意家神石窟內盜得的所有神石全部搬到了虛獨境內層,讓眾人吸收煉化。

有了數萬塊下品神石以及數百快中品神石蘊含的神之力補充,眾人的修煉速度再次猛增,整個虛獨境內層的靈氣也因為眾人一起修煉吞噬天地神訣而變得更加混亂起來。

但如此混亂的靈氣波動並沒有影響眾人的修煉,眾人反而在如此混論的環境下,修煉的速度以及自身的實力不斷的提升著。

時間飛速流逝,三十八百余年的時光很快流過,而虛獨境內層過了三十八萬余年,因為虛獨境內層混亂的空間靈氣,曾在忘我修煉的眾人身上已經結了一層厚厚的塵土,上萬塊下品神石蘊含的神之力已經被眾人所吸收,變成了一塊塊潔白的晶石,就是數百快中品神石,蘊含的神之力也被眾人吸收了一大半。但經過三十八萬年的修煉,眾人的實力比修煉時提升了百倍不止。

金翅大鵬雖然沒有蛻變成二級初級極聖獸,但金翅大鵬已經達到了一級初級極聖獸的頂峰實力,蛻變成二級初級極聖獸只是時間的問題。

而紅玉、若靈通過修煉吞噬天地,煉化吸收的神之力,一舉從二級神人達到了五級神人的境界。而五爪、金蠶王、血瞳猿王、混沌龍龜等人因為獸體的因素,提升速度十分快,全部達到了三級上級神獸的實力,相當于九級神人境界。

不過在虛獨境內層修煉了這三十八萬余年,收獲最大的確是火鳳和灰翼窮奇,通過運轉吞噬天地,瘋狂吸收神之力煉化的二人一舉突破了三級超級神獸的境界,達到了一級初級極聖獸的境界,體內的獸丹也隨著二人發生的質變發生了量變,體積比神獸之境時大了足足一倍。

由于混沌訣本源力量的特殊性,此時的景風卻成了修煉速度最慢的一個,由于景風沒有吸收虛獨境內層以及神石的神之力,只是通過運轉吞噬天地神訣,吸收著體內五顆本源靈殊的力量,自身的境界只從六級神人提升到了八級神人的頂峰。但此時景風體內的極火靈數量卻已經飽和,無數極火靈正在相互交融,一絲絲極土靈的靈氣在交融的極火靈中形成。

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情況,景風知道自己就要達到空沌中期了,但此時已經快到初神外域比武會的日子了,為了早日離開初神外域,景風放棄了繼續修煉的打算,獨自一人,悄悄的離開了虛獨境,出現在了初神外域中。

可是一出現在初神外域,景風發現偌大的初神外域街道上只有聊聊數十名神人,而在街道上走動的神人,最差實力都是身穿白衣的六級神人,這和當初景風十年前見到的場面極為不符。

其實景風不知道,自己三十八百年前洗劫了一次意家,意家家主意冷震怒,全城搜查可疑之人,但搜查了五百余年,都沒有發現可疑之人,最後憤怒意冷宣布,全城戒嚴,所有神人不得隨意出入街道,如有不聽,定斬不饒!

也正是這個霸道的規定,使得整個初神外域只有寥寥數十名神人。

匆匆行進在初神外域古路上的數十個神人看到景風竟然身穿青衣,全都露出了一絲不解,詫異的看著景風。

但景風並沒有理會看向自己的眾人詫異眼神,匆匆趕路,來到了方技的石屋外。可是一到方技石屋,景風發現方技並沒有在石屋內,整個石屋已經落了一層厚厚的塵土,好久沒有人住了。

看到石屋內的情況,景風感覺方技應該在初神外域隱蔽的地方煉化下品真靈器,並沒有繼續尋找方技,而是趕去了初神外域比武會報名的地方。

此時的初神外域比武會報名的地方也因為意冷頒布的條例,變得冷冷清清,只有數百個報名者在排隊百名。

不過景風景風發現,這數百名神人實力都非常強,最差的一名都是身穿黑衣的七級神人。

就在景風有些不解時,當初侮辱景風,想要強搶若靈和紅玉被景風打成重傷的意全遠遠看見了景風,眼中露出了一絲狠光,走了過來。

如今的意全,經過四十多年的苦修,以及對景風的仇恨,竟然讓他在四十多年的時間內就突破了六級神人,達到了七級神人的頂峰實力,當意全看到自己一直仇恨的景風突然出現,心中燃起了一陣複仇的狂喜。只是讓意全沒有想到的是,如今景風的實力已經遠超于他,但景風隱藏了實力,所以意全並不知道。

“景風,你又出現了?你這幾十年隱藏的很好啊!你是不是打了一個地洞,鑽到地下藏起來修煉了!不過沒有下品神石,真不知道你是怎麼修煉的!”意全走過來,一臉嘲諷的說道。

看到意全又來找事侮辱自己,景風忍住了心中的怒火,別過頭去,並沒有理會嘲諷自己的意全。

不過此時的意全已經列入了景風必殺的名單中,只要景風有實力離開初神外域去妖域,景風一定會先殺了意全以報心頭之恨的。

看到景風並不理會自己的嘲諷,意全冷哼一聲,得理不饒人的繼續嘲諷景風道:“怎麼了景風,修煉了四十多年,煉成了啞已不成!”

看到意全不斷的嘲諷自己,景風怒視了意全一眼道:“意全,我今天是來報名參加比武會的,我不想和你多說廢話,如果你要有本事,我們比武場上見!不過……在比武場上,你可能就沒有現在這麼厲害了!”景風故意拉上音調,露出了一絲冷笑。

聽到景風故意拉長的音調,意全知道景風故意讓自己想起當初自己敗于景風之手的事,心中的怒火一下子被點燃道:“景風,當初你對我所做的一切,我一定會報複回來的!不過不是在比武會上,因為你還沒有資格參加比武會!”

“是嗎?不就是六級神人以上才可報名參加,不過很不幸的是,我已經達到六級神人了,又讓你失望了!”景風冷笑一聲,不在理會意全,繼續排隊!

而意全聽到景風竟然達到了六級神人的境界,露出了一絲震驚,也不再嘲諷景風,而是向比武會內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