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六十五章飛升神之界
焚天一死,眾人心中的大石終于落下,經過十幾天的療傷,眾人的傷勢漸漸痊愈,全部回到了東帝宮中。

“父王、岳父……如今焚天已死,天之界終于恢複了平靜,我想等靈兒和玉兒渡過神劫後,就飛升神之界!”景風看到因為焚天滅除而感到興奮地眾人,突然提出自己飛升神之界之事。

“什麼!景風你要飛升神之界了!你為什麼不在下界多呆一段時日啊!”聽到景風要飛升,剛剛還興奮的眾人突然高興不起來了。東方仙帝雨調眉頭緊皺的擔憂道。

“父王,我如今肩上的擔子還很重,神之界十十萬萬的冥族子民需要我去營救!而且我不飛升神之界,神之界仙族天蒙家族還會派人下來的,為了冥族子民,為了天之界平穩發展,我必須飛升,請父王你原諒!”景風深吸一口氣,懇求道。

“雨調,你就不要悲傷了,等我們飛升神之界,你和景風不又能見面了嗎?”滅光魔帝安慰道。

“岳父、父王!我不希望你們飛升神之界,希望你們壓制體內的境界,十萬年內不要飛升!”景風搖頭道。

“為什麼景風!難道我們去幫你不好嗎?”滅光魔帝不解的問道。

“岳父,神之界不比天之界,神之界高手太多太多了,為了大家的安全,我希望大家還是呆在天之界,等我有一定實力可以在神之界自保了,我會通知大家飛升的!”景風解釋道。

“哎!那好吧!景風!我知道神之界凶險異常,你飛升之後一定要小心謹慎,不可大意,知道嗎!”東方仙帝雨稠歎息一聲道。

“放心吧父王,我會小心的!”景風點頭道。

知道景風想要飛升神之界,眾人知道以後想見景風就難了,所以都沒有急著離開東帝宮,留在東帝宮和景風聊天,景風也利用這清閑的時間,用琉璃魄等珍貴的煉器材料,在虛幻極火的煉制下,煉制了一件隱隱超越極品神器戰衣的異寶送給了紅玉,又把在弑仙洞得到的下品真靈器戰衣送給了若靈,並好好陪了陪一直為自己擔憂的母親,然後帶著若靈和紅玉游遍天之界,天之界各個角落都留下了景風、若靈、紅玉幸福的足跡。

就在景風攜著若靈、紅玉游走在天奇星美麗的草原時,若靈和紅玉突然一起感悟到神劫的降臨,而且神劫之日也驚人的相同,都還有四百零九天,這讓景風感到了一陣頭疼。為了保護二女不讓其受到傷害,景風決定陪二女一起渡神劫。

“靈兒、玉兒,你們放心,有我保護你們,區區一個神劫傷不到你們的!”景風摟著臉色不是很好的若靈和紅玉道。

“風哥,我們不是擔心神劫,而是有些不舍得天之界中的親人!“若靈知道神劫已過,離飛升神之界之日就不遠了,依偎在景風懷中,有些傷感的說道。

“傻丫頭,只要我們能在神之界立足,就可以讓父王、岳父、天道宗的前輩飛升,到那時我們不就又能相見了嗎?”景風摟著二女,溫柔的說道。

“嗯“聽到景風的安慰。若靈和紅玉心情好了很多,點頭道。

“你們現在不要想太多,還是好好調整狀態,准備自己的神劫吧!等你們渡劫之後,我們再回去吧!”景風說道。

“嗯!”若靈和紅玉點頭道。

景風三人沒有離開天奇星,若靈和紅玉盤膝坐在天奇星調息,而景風在虛獨境中找出十八枚陣基石,在天奇星草原布下了一個防禦大陣,然後助二女煉化遲遲未能煉化的兩件防禦戰衣。

就在二女把景風送的戰衣煉化後,他們的神劫也到了,滾滾劫云翻滾著聚集在天奇星草原上空,紅色劫云透出的股股壓力吹的天奇星草原上的綠草一片片傾斜。

“靈兒,玉兒,神劫我會給你們擋下,但我也不知道我們三人渡神劫,第三道神劫會是什麼,所以你們不可大意,知道嗎?”由于景風當初自己的第三道神劫乃是神磁風暴,所以景風不敢大意,提醒道。

“風哥,你放心吧,我們會全力以赴的!”若靈和紅玉露出一絲自信的笑容道。

由于天空中不斷彙集的劫云感覺到渡劫區域內有三個人,劫云變得狂暴起來,威力也驟增三倍,整個天奇星草原上的綠草被劫云中透出的吸力卷到空中,一股股小型龍卷風出現在了天奇星草原上。

“轟轟!”吸收了大量天奇星草原的仙靈氣,紅色劫云變成了深紅色,劫云的厚度也增加了不少。

“靈兒、玉兒,你們的神劫就要落下了!不過有我在,你們放心吧!”感覺到深紅色劫云透出的壓力,景風感覺這次的神劫還沒有當初自己的神劫威力大,放下心來,決定讓五顆本源靈殊吸收神劫蘊含的力量,供自己煉化。

“嗯”聽到景風所說,若靈和紅玉全都穿上了景風所送的戰衣,點頭道。

“嗡“景風心意一動,把自己所布防禦大陣開啟,一道十八層防禦靈光罩罩住了渡劫的紅玉、若靈百米范圍的空間,而景風自己則獨自站立在靈光罩的的上空,靜靜等待神劫的降臨。

“轟轟轟!”隨著劫云中傳出三股震耳欲聾的雷鳴聲,三股虛幻電龍鑽出了深紅色劫云,劈向了景風三人。

看到三股劫雷分布有些散,景風大喝一聲,一級天神的靈魂之力猛地爆發出來,控制著整個空間不斷的收縮在收縮,使得三道劫雷漸漸彙集成了一條,劈向了景風頭頂漂浮的雷心殊。

而地上靜靜等待神劫的若靈和紅玉看到景風竟然把威力強大的三股劫云彙集成一股,全都露出了一絲驚歎之色。

“轟“的一聲,由三道神劫彙集的虛幻狂雷狠狠劈到了雷心殊以及雷心殊下的景風身上,但在神劫劈到景風身上的一瞬間,景風身上突然亮起一道虛幻極光,直接把第一道神劫阻隔在身外,靜靜等待雷心殊吸收第一道神劫的能量。

半個多時辰過後,被雷心殊吸收大量能量的劫雷終于散去,景風三人就這樣輕松的渡過了第一道神劫。

“能量還是太小,雷心殊竟然才吸收了這麼點能量!真是有些讓人失望!”景風輕輕搖了搖頭道。

而地上的二女看到景風竟然變得如此之強,連三人渡劫彙集的神劫都攻不破景風的防禦,若靈和紅玉欣喜起來,對景風飛升神之界也充滿了信心。

可能是感到了景風的不屑,第二道神劫變得更加狂暴起來,六條虛幻火龍、雷龍鑽出了血紅色的劫云,劈向了蔑視自己的景風。

“咻”的一聲,天炎殊也鑽出景風休外,和雷心殊一起,相互交融,形成了一團不斷擴大的空間漩渦,迎向了景風三人的第二道神劫。

“噼噼噼~”一聲聲爆裂聲在空間漩渦內傳出,但天炎殊和雷心殊的吸力太大,第二道神劫大部分力量都被兩顆本源靈殊吸收了,殘余的力量也被景風輕松化解。

第二道神劫剛過,空中的血色劫云咆哮起來,不到一柱香的時間,第三道神劫也降了下來,高速回旋的血色劫云中鑽出了無數條失雜著神磁引力的虛幻狂雷,寂滅萬世般劈向了不斷松釁自己的景風。

看到陣陣扭曲的空間中劈來的無數虛幻狂雷,景風雙手撐天,五顆本源靈殊全部鑽出體內,在自己頭頂三米處,彙集成一道回旋的空間羅盤,硬硬接下了在劫云中鑽出的無數虛幻狂雷。

受到無數失雜神磁引力的虛幻狂雷攻擊,五顆本源靈殊彙集的空間羅盤表面沸騰起來,虛幻雷光不斷的爭湧跳動。

而五顆本源靈殊彙集的防禦太強,連神磁引力都不能穿透,只能不斷地轟擊著五顆本源靈殊彙集的空間羅盤。

五個多時辰過後,景風三人的神劫還沒有退去,這讓雙手撐天,控制五顆本源靈殊吸收第三道神劫能量的景風也感到了有些吃力。

“喝”最後景風大喝一聲,高速回旋的空間羅盤驟然升高,頂著不斷轟擊的第三重神劫,一下子沖進了血色劫云中。

“轟”的一聲,整個血色劫云內傳出了一聲巨響,隨著巨響的消失,血色劫云也消失不見,一絲絲明媚的陽光又重新透了出來。

看到自己輕松破除神劫,五顆本源靈殊又吸收了大量的神劫能量,景風信心滿滿的破開沒有用到的防禦大陣,對若靈和紅玉說道:“靈兒,玉兒,你們的神劫過去了,等你們轉化完神之力,我們就一起飛升神之界!在神之界開辟屬于我們新的天地!”

“嗯!“看到景風驚人的實力,本來對飛升神之界感到擔憂的紅玉和若靈也信心十足起來,雙雙點頭道。

“靈兒,玉兒,我們先去滅光宮,把岳父,若絕大哥接到東帝宮,再派人把龍皇叫來,然他和五爪好好聚聚,然後我們在慢慢轉化神之力,提升境界飛升!”景風提議道。

“好!”若靈和紅玉點頭道。

一年後的東帝宮。

知道若靈和紅玉都已經渡過神劫,景風等人即將飛升神之界,天之界各方霸主再次云集東帝宮。

“父王、岳父、龍皇,大家放心,我在神之界一定會闖出一片天地的!”景風信心十足的說道。

“景風,我們相信你有這個實力!”滅光魔帝欣慰的說道。

“走!我在後殿擺下宴席,今天我們大家一定不能用體內神之力化解酒力,今天我們不醉不歸!”東方仙帝雨稠大聲說道。

“好!”眾人全部起身,跟著東方仙帝雨調來到了東帝宮大殿。

三天之後,這些天之界各方霸主全部喝醉,但誰都沒有使用體內神力逼出酒氣,東倒西歪的躺在東帝宮後殿睡著了。

如此場面,要是讓天之界高手看見,一定不會相信自己所見一幕。

一百年之後,若靈和紅玉體內的仙靈力和魔靈力已經完全轉化為了神之力,而景風在吸收了天炎殊蘊含的力量後,一舉突破了二級神人的境界,達到了三級神人的頂峰。達到三級神人,景風知道自己就要飛升神之界了。

景風、若靈、紅玉出關後,再次把天之界各方霸主,親屬好友聚集在東帝宮,就在大家歡聚的第五十天,東帝宮天空中的云彩變成了五彩之色,一道五色神光照到了景風、若靈、紅玉的身上。

“父王母後、岳父、龍皇……我們飛升了,你們多保重!”被五色神光吸附到空中的景風依依話別道。

話畢,景風、若靈、紅玉帶著虛獨境中九名神獸以及還在逆天烈焰甲中修煉的烈魂一起,消失在了眾人眼中,飛升了神之界。

天之界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