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五十二章幽蛇
九龍鍾內。

就在焚天和玄通被景風九天極火震成重傷,景風即將殺來之際,焚天知道今天很難善終了,眼中露出一絲冷光,揮手擊暈了身受重傷的玄通,取下了脖中帶著的一顆被封印的靈珠,硬生生插進了昏死過去的玄通胸口,放到了玄通的心脈半神半仙的元嬰處。

放到玄通心脈處後,焚天不斷的打著手印,念著咒語,受到焚天手印咒語的刺激,被封印的靈珠抖動了起來,瘋狂的吸收著玄通半神半仙玄的元嬰、血液以及體內亂竄的神之力,一道道裂痕出現在了靈珠表面。

隨著一聲獸鳴在裂開的靈珠中傳出,一條不斷變大,白色龍鱗狀,頭上長滿了好似一條條毒蛇般的長毛,有一雙綠色幽暗眼睛的巨蛇鑽出了已經變成一具干尸的玄通身體。

“幽蛇!我乃是現任仙界西方勢力的帝皇,我已經結開了你的封印,給我把外面那個人殺了!”焚天大聲命令道。

“仙界西方勢力的帝皇又怎樣,我為什麼要聽你的!”幽蛇甩動著身軀,不屑的說道。

“因為我可以給你你想要的一切!而且外面那個人也是一名神人,你要吞噬了他,你會變得更強!”焚天蠱惑道。

“嗷!嗷眦好!”被封印上億年,靈智還未完全恢複的幽蛇聽到焚天的蠱惑,大吼一聲,“轟”的一聲,震碎了已經裂開的九龍鍾,出現在了空中,而玄通的干尸隨著九龍鍾的碎裂,掉落了下來,仙界一方霸主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

沒有了九龍鍾的縛束,幽蛇的身軀不斷變大,最後變成了千米之長,盤旋在了空中好似一座小山,一雙綠色幽暗的眼睛,發出一股綠光,直射景風身軀。

“幽蛇,給我把他殺了,只要你能把他殺了,我就滿足你一切要求!”焚天大聲說道。

“嗷圳”聽到焚天的蠱惑聲,幽蛇怒吼了一聲,巨大的蛇頭猛地彈了出去,長著血盆大口,發出一股強大的吸力,咬向了景風。

看到幽蛇襲來,感受到幽蛇口中透出的強大吸力,景凡心中一驚,不敢大意,連忙在空幻刀中渡入一股玄沌之力,揮刀劈出,一道巨大的刀芒直直劈向了幽蛇。

但讓景風吃驚的是,中品真靈器空幻刀強力一擊,竟然未能傷害到幽蛇,只是在幽蛇白色龍鱗上留下了輕痕。

受到景風空幻刀的攻擊,幽蛇更加憤怒了,眨眼之間就來到了景風眼前,張開血盆大口咬向了景風。

看到幽蛇無視自己攻擊的防禦張口咬來,景風心中一驚,腳踏靈隱飄,化作五道幻影避開了幽蛇的血口,飛到了幽蛇的頭頂。

幽蛇一口咬住景風三個幻化的幻影,發現沒有一個是景風的本體,怒吼了一聲,看到景風竟然凌空在自己頭頂,巨大的身軀再次直直沖向了景風,想要把景風直接撕裂了。

‘九天極火,看到幽蛇咄咄逼人的攻擊,景風有些惱怒了,再次吸收了天炎珠的力量,強行使出了九天極火。

一條虛幻的火龍在空幻刀中鑽出,從天而降,迎面撞向了飛來的幽蛇,“轟!轟轟轟!”隨著一聲聲巨響,九天極火所化的虛幻火龍增幅了九倍力量,狠狠地轟到了幽蛇的身上,一陣陣鑽心的痛傳入到了幽蛇的體內。

但如此強烈的一擊,還是未能實質性傷害到幽蛇,只是把幽蛇的表面白色龍鱗燒得通紅。

“吼,幽蛇怒吼一聲,穿過了九天極火所化的虛幻火龍,再次張開血盆大口,發出一股強大的吸力,咬向了景風,想要把一再攻擊自己的景風吞噬掉。

看到自己最強的一擊九天極火都不能奈何幽蛇,景風感到了深深的震驚,腳踏靈隱飄,劃出一道殘影,避開了幽蛇的大口,遠遠的躲開了。

“哈哈!景風,在幽蛇面前,你還想逃嗎?”看到景風完全落入下風,被景風擊成重傷的焚天終于找到宣泄口,嘲諷的說道。

“焚天,你藏的很深啊!竟然有這等神獸!我想就是聚寶宗的神人也不知道你這個秘密吧!”景風遠遠避開幽蛇的進攻道。

“不錯,沒有人知道幽蛇的存在,因為幽蛇乃是我西方一族傳承封印的二級上級神獸,只有用神人的血才能打開封印,雖然玄通只是一個半神之軀,但足夠解開幽蛇的封印!”焚天陰狠的說道。

“沒想到玄通竟會死在你手中!真是造化弄人啊!”景風搖頭道。

“哼!玄通那個廢物被你打成重傷,我為他不斷搜集珍貴異寶救治他體內重傷,都未能讓他複原,我也算仁至義盡了,他能為我的霸業盡一份力,也算報答我為他所做的種種了!”焚天冷哼一聲道。

“哎!玄通如果聽到你這番話,不知道會有何種感想!”景風歎息一聲,突然對玄通不值起來,也為天之界出現幽蛇這等強大的神獸感到了一絲擔憂!

“景風,廢話少說!今天有幽蛇在此,你休想活著離開這里!”焚天惱怒的說道。

這時,看到空中出現的幽蛇,金翅大鵬、火鳳、五爪等人害怕景風有危險,放棄了和焚天座下高手厮殺,一起來到了景風的身邊。

而焚天坐下高手在看到空中盤旋咆哮的幽蛇。沒有追擊金翅大鵬等人,震驚的看著空中。

“幽蛇!竟然是幽蛇!”看到盤旋在空中,瞪著一雙綠眼的巨大白蛇,灰翼窮奇驚呼道。

“牛頭,你知道幽蛇這等神獸!”景風詢問道。

“幽蛇乃是神之界幽暗海一種凶殘的神獸,當年我曾經和一只幽蛇大戰過,幽蛇的防禦力極高,以我當時的實力,費了很大力氣才把那只幽蛇殺死!”灰翼窮奇回憶道。

“主人,天之界怎麼會有這等凶殘神獸呢?”金翅大鵬警惕的看著幽蛇道。

“是焚天殺死玄通,用玄通身上的半神血液解開封印,放出來的!”景風說道。

就在眾人警惕的看著幽蛇議論時,幽蛇終于不耐煩起來,咆哮一聲,震得自己周圍的空間都陣陣扭曲了起來,再次沖向了景風一群人。

“大家一起進攻,勢必殺死幽蛇,不能讓這等凶獸危害天之界。”景風大聲說道。

“好!”聽到景風所說,眾人大聲附和,一起攻向了幽蛇。

一聲聲獸吼傳蕩在烈焰宮上空,金翅大鵬等人變成巨大的本體,和二級上級神獸,相當于五級神人的幽蛇大戰了起來。

但幽蛇的實力太強,再加上幽蛇超強的防禦力,一時間金翅大鵬、五爪等人的進攻只在幽蛇白色龍鱗上留下了一道道,並不能傷到幽蛇,只能和幽蛇不斷糾纏!

“吼吼!”受到眾人不斷的攻擊,幽蛇憤怒了,好似毒蛇般的長毛化成了一條條靈蛇,在幽蛇的頭頂不停的舞動,幽蛇張開血盆大口,噴出了一團綠色毒液,化作一道道利劍,刺向了攻擊自己的金翅大鵬等人。

看到綠色毒液飛來,金翅大鵬等人不敢硬接,雙雙變成了戰斗形態,躲避著幽蛇噴出的毒液。

由于幽蛇靈智一時還未恢複,變不成戰斗形態,只能拖著巨大的身軀,和眾人厮殺糾纏。

但隨著戰斗越來越激烈,幽蛇白色龍鱗也被眾人聯手進攻轟下了一大塊,疼著幽蛇不停的咆哮,不斷甩動著巨大的蛇尾,攻擊著景風、金翅大鵬等人。

看到在眾人聯手攻擊下,幽蛇巨大的身軀限制了幽蛇自身的實力,焚天大喝一聲命令道:“你們還愣著干什麼,還不趕快給我殺了他們!”

聽到焚天大喝聲,正在場下觀戰,被幽蛇散發的強大氣勢鎮住的焚天座下高手全都回過神來,凌空躍起,和金翅大鵬、五爪等人激戰了起來。

有了焚天座下高手幫忙,幽蛇壓力驟減,“唰”的一聲,沖到了氣喘籲籲的龍龜身前,想要把龍龜吞噬了。

“龍龜小心!”看到龍龜有危險,景風身形一閃,飛到了龍龜身邊身邊,一把把驚慌失措的龍龜推開,招出虛幻土靈盾,保護住了自己,就想閃避。

但幽蛇速度太快,又是含怒攻擊,就在景風招出虛幻土靈盾想要閃避時,幽蛇的血盆大口已經咬下,一口咬住了有虛幻土靈盾保護的景風,虛幻土靈盾立即變形了。

看到景風被幽蛇咬住,焚天露出了一絲欣喜的笑意,而被救的龍龜和金翅大鵬等人發出了一聲驚恐的聲音,沖向了幽蛇,想要把景風救出來。

此時被幽蛇咬住的景風只覺一股狂暴的力量鑽入體內,知道虛幻土靈盾即將碎裂,心意一動,進到了虛獨境中,控制虛獨境,使用虛獨境瞬移,逃離了幽蛇之口。

景風突然消失,幽蛇一口咬空,這讓幽蛇感到了一絲不解,這時景風再次出現在空中,讓這幽蛇感到自己被戲弄,更加憤怒了,張開血盆大口,再次咬向了逃出自己血口的景風。

這時,金翅大鵬心中一驚,飛到景風身邊道:“主人,不好,聚寶宗四位神人趕來了!”

聽到金翅大鵬的傳音,景風避開了幽蛇血口,無奈的歎息一聲,知道這次不可能殺死幽蛇和焚天了,對和焚天座下高手激烈厮殺的眾人傳音,讓眾人迅速向自己靠攏,然後把離自己最近的金翅大鵬和五爪收到了虛獨境中。

就在眾人聽到景風傳音靠攏,景風剛把火鳳和血瞳猿王等人收到虛獨境時,四道黑色劍芒“唰”的一聲,凌空襲來,刺向了景風,而幽蛇也抓住這個時機,猛地甩動著巨尾掃向了景風。

“轟”的一聲,五股強大的力量全部轟到了景風身上,景風倉促之間招出的虛幻水靈盾破碎了,一股濃血奪口而出,一絲絲鮮血滲出了景風皮膚表面,景風身受重傷的在空中墜落了下來!

“主人!”看到景風身受重傷,還沒來得及被景風收到虛獨境的龍龜、電翼貂、金翅暗虎驚恐的大叫一聲,急速的飛向景風。

這時、聚寶宗四人含怒飛來道:“景風,你竟敢殺死桅意,今天饒你不得!受死吧!”

“唰唰唰唰“又是四道黑色劍芒劈來,眼看身受重傷的景風就要被憤怒的天蒙崛四人聯手劈出的劍芒刺穿。

這時,變成戰斗形態,跟隨景風最早的龍龜挺身而出,擋在了景風身前,把景風推開,替景風擋下了天蒙崛四人聯手劈來的黑色劍芒。

“嘭”的一聲,擁有超強防禦肉體的龍龜在空中爆開,只留下奄奄一絲的妖嬰。

“龍龜!”看到肉身盡毀,只剩奄奄一息妖嬰的龍龜,景風悲痛的大吼一聲,振幅了腦中靈魂,心意一動,把電翼貂、金翅暗虎,以及只剩奄奄一息妖嬰的龍龜收到了虛獨境中。

“聚寶宗、焚天!你們等著,我不會放過你們的!”下墜的景風留下怒吼的一句話,也消失在了烈焰宮的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