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四十七章天刹之難
“不好!是聚寶宗的神人!”當天蒙意和天蒙奇飛來,龍皇首先看到,心中一驚,一道金光升起,大喝道。

“不對,看那邊!”本想祭出極品攻擊神器阻攔天蒙意和天蒙奇的東方仙帝雨稠,眼中余光一閃,看到神人杭意三人帶著天創魔帝飛到了混合大陣的左上空,心中一慌,大喝道。

聽到東方仙帝雨稠大喝聲,本想殺向天蒙意和天蒙奇的眾高手順著東方仙帝雨調目光方向,看到神人櫳意三人正在聯手破開混合大陣的禁制,心中一驚,就想飛上去阻攔神人桅意三人。

可是天蒙奇和天蒙意根本不給眾人阻攔的機會,二人聯手交織成一片黑色神光,“唰”的一聲,黑光一閃,橫向阻攔住了想要沖入空中的眾人。

“嘭”的一聲,整個空間劇烈的震動了一下,雖然兩名四級神人聯手交織的黑色神光威力很大,但滅光魔帝這一邊高手眾多,硬碰之下,還是震碎了兩名四級神人交織的黑色神光。

“吼吼吼“”看到有人刻意阻攔,龍皇、五爪、金翅大鵬等人雙雙變成了本體,再次沖向了正在破開混合大陣的神人桅意三人。

“不好!”感受到龍皇、五爪等人變成本體後暴漲的力量,天蒙意和天蒙奇心中一驚,連忙渡入一股神之力到下品攻擊真靈器中,瞬間劈出百劍,交織成了一個巨大的劍陣。橫在了整個空間中。

“嗷~~”感受到劍陣傳來的陣陣壓力,龍皇怒吼一聲,吸收了龍瑰石的力量,一道金光鑽體而出,狠狠地劈到了橫在空中的劍陣上。

而東方仙帝雨稠、滅光魔帝、金翅大鵬等人也都使出了自己最強的一擊,劈到了攔住自己的劍陣上,想要沖破劍陣,阻攔神人撓意三人。

但是劍陣阻攔眾人的短暫的時間,已經足夠神人杭意、天蒙崛、天蒙界聯手破開混合大陣一個缺口,看到缺口已開,神人杭意在天刹魔帝腦中渡入一股靈魂之力,擾亂了天刹魔帝的靈魂,使得雙眼空洞的天刹魔帝瘋狂了起來。

“景風,我就不信你這次還能活著出來!”神人撫意眼中冷光一閃,把發狂的天剩魔帝扔到了混合大陣中。

由于混合大陣已經被雙重神劫破壞,內部的困陣和幻陣全都不起一絲作用,被扔到里面發狂的天剩魔帝看到景風正在閉目調戲,瘋狂的大吼了一聲,殺向了閉目調息的景風。

看到自己布下的棋子已經進到混合大陣中,神人杭意。天蒙崛等人露出了一絲冷笑,對苦苦抵擋龍皇、金翅大鵬等人進攻的天蒙意和天蒙奇傳音,讓他們速速撤退。

聽到神人桅意的傳音,天蒙意和天蒙奇松了一口氣,放棄了阻攔,化作兩道黑光,消失在了混合大陣外。

“聚寶宗,如果這次景風有什麼意外,我就是拼了命,也不會放過你們的!”看到神人桅意已經把天刹魔帝送到了景風渡神劫的區域,再加上天刹魔帝早已是六級魔帝高手,東方仙帝而稠感覺景風未知的第三道神劫威力正在不斷的增強,雙眼通紅,憤怒的大吼道。

“哎!雨稠,我們趕快退後,如今我們也幫不上景風什麼忙了,只能苦苦等待!”滅光魔帝歎息一聲,無奈的說道。

聽到滅光魔帝的勸阻,東方仙帝雨稠有些悲痛的看了一眼混合大陣,緊緊握著拳頭,和眾人一起退到了萬米之遠的地方,暗自發誓,如果景風渡不過神劫,自己一定殺上聚寶宗,為景風報仇,哪怕搭上自己的性命。

正在閉目療傷的景風突然感到神劫的威力再次增加,一股股巨大的壓力壓向了自己,不由得心中一驚,睜開了眼睛。

當景風睜開眼睛的一刹那,景風看到天剩魔帝竟然在自己渡劫的區域內,天刹魔帝正雙眼通紅的怒視著自己,感到了不可思議,也知道為什麼神劫的威力會再次增加了。

“天刹,你怎麼會在這?難道你是來這找我報仇的?”看到天刹魔帝,景風知道如今渡神劫已經變成了兩人了,自己想要渡過神劫,還需把天刹魔帝引來的神劫抵擋住,心中有些後悔當初饒過天刹魔帝了。

不過此時的天利魔帝並沒有理會景風的大喝詢問,怒吼了一聲,發狂的攻向了景風。

看到天刹魔帝血紅的雙眼,發狂的神情,景風心中一驚,感覺到天刹魔帝之所以會這樣,因該是被人控制了,眼中冷光一閃道:

“看來又是聚寶宗的神人倒得鬼,如果這次大難不死,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

看此時景風知道不能和天剩魔帝作過多糾纏,更不能浪費玄沌之力,舉起手中的木魂,一道綠色刀芒破空而出,從天而降狠狠劈下,向天刹魔帝劈來,想要一刀把天刹魔帝劈成重傷。

感受到木魂刀芒毀滅天地的力量,天刹魔帝大吼一聲,突然燃燒了體內的魔嬰,一道摻雜著絲絲血氣的黑光破體而出,迎向了木瑰發出的刀芒。

“轟”兩股巨大的力量撞到了一起,由于木魂在融合了噬瑰石後,對天刹魔帝的靈魂也進行了攻擊,早已失去理智的天剩魔帝只覺腦中靈魂一顫,眩暈了起來。

而木魂劈出的綠色刀芒破開了天刹魔帝發出的黑光,一刀把天刹魔帝的左臂砍下,一道血柱噴了出來。

但此時瘋狂的天刹魔帝根本感覺不到痛,漸漸緩過神來後再次怒吼一聲,一絲絲血光瘋狂的在體內鑽了出來。

“不好!自曝!”看到不斷鑽出的血光,景風心中一驚,知道天刹魔帝要自爆了,連忙後退,但這時,景風的第三道神劫也降下了。

一股回旋的神磁風暴在高速旋轉的血色劫云中鑽出,神磁風暴所經過的空間,全部裂開一道道空間裂痕,一股股強大的吸力透了出來。

看到天刹魔帝沖向自己,空中的第三道神劫又降了下來,景風一咬牙,知道自己已經不能躲避了,吸收了玄土珠的力量,招出了一道虛幻土靈盾保護住自己,並在次吸收了天炎珠和雷心珠的力量,使出了自己最強的一擊八肖雷火閃,迎向了自己的第三道神劫,神磁風暴。

“轟”的一聲,天刹魔帝在離景風一米處自曝了,強大的力量震得雙手舉刀的景風體內氣血翻滾了起來。

但此時的景風已經顧及不上體內的傷勢,手持木魂,源源不斷在木魂中渡入玄沌之力,支撐木魂劈出的八肖雷火閃,抵抗自己第三道神劫“神磁風暴。

但因為天剩魔帝出現,神磁風暴猛增了一倍力量,又吸收了天刹魔帝自爆爆發的強大力量,變得更加狂暴起來,整個混合大陣已經消失不見,混合大陣外方圓千米,都變成了一片廢墟。

就在景風苦苦支撐時,一絲絲神磁引力再次入體,景風體內的玄沌之力再次混亂了起來,再加上天刹魔帝自爆造成了景風的輕傷,景風很快被席卷一切的神磁風暴席卷了進去。

“景風~~”看到神磁風暴席卷的范圍內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東方仙帝雨稠悲痛的大喊景風的名字,只是此時的景風已經聽不見了。

神磁風暴中的景風在支撐了一炷香左右的時間後,漸漸感到了不支,堪比下品神器堅韌程度的皮膚也已經被神磁風暴撕裂,露出了體內的白骨,身上的下品真靈器戰衣也在神磁風暴的沖擊下,化為了碎末,融入到了神磁風暴中。漸漸的,在神磁風暴的不斷沖擊下,景風感到了一陣陣疲勞,不甘的閉上了眼睛,昏死了過去。

就在景風不甘昏死過去時,景風體內的七色魄感覺到景風的危險處境,發出了一股七色神光包裹住了已經不像人形的景風,而景風體內的五顆本源靈珠也紛紛鑽出景風體內,環繞在景風身邊,瘋狂的吸收著神磁風暴的力量。

“天啊,那景風第三重神劫竟然是神磁風暴!”天蒙意遠遠看到席卷一切的神磁風暴,驚呼了起來。

“是啊,我也沒想到那景風的第三道神劫會是神磁風暴,神磁風暴可是連九級神人都不可抵禦的,就算是天神進到其中,也會感到很吃力!我想這次那景風是死定了,早知道他的三重神劫會是神磁風暴,我們就不用費大力氣控制天刹魔帝了!”天蒙崛微微震驚的說道。

神磁風暴中,因為有了七色魄七彩神光保護,以及五顆本源靈殊不斷吸收神磁風暴的力量,擁有一級天神靈魂境界的景風漸漸蘇醒了過來,看到眼前急劇轉動的神磁風暴,以及身體表面覆蓋的七色神光,喃喃自語道:“我!我竟然還沒死!”

確定了自己沒有死去,景風決定再拼最後一下,取出一塊劫雷石,強行捏碎,一個和景風一摸一樣的人影飛出景風體內,瞬間被神蹣風暴吞噬掉。

吞噬了劫雷石所化的景風,神磁風暴的威力減弱了一分,景風感覺鑽入自己體內的神磁引力也被七色魄煉化掉了,運轉了一下玄沌之力,把僅剩的玄沌之力灌輸進了木魂中,控制五顆本源靈珠入休,再次施展了自己最強的攻擊。

‘八肖雷火閃,“嗡”的一聲,一把纏繞著虛幻雷火的綠色戰刀驚天而起,直直的劈向了神磁風暴的中心源頭。

因為天炎珠和雷心珠吸收了大量神磁風暴的力量,自身靈力也增加了數倍,木魂的綠色刀芒一舉破開了神磁風暴的源頭,插向了云霄。

“怎麼可能,景風怎麼可能沒有死!”由于神磁風暴威力太大,又有神磁引力,聚寶宗五位神人根本不能用靈魂之力探知神磁風暴中景風的情況,但看到神磁風暴突然劇烈的抖動起來,一股恐怖的氣息直沖云霄,天蒙崛心中一驚,一臉不可思議的驚呼道。

“不行,這次一定要殺死景風以絕後患,如果讓他在這種情況下渡過神劫,那樣很可能會危及到我們!”神人猶意恢複了震驚的心情,眼中冷光一閃說道。

就在聚寶宗五位神人想要不惜一切代價取了景風性命時,景風最後時刻使出木魂劈出的八肖雷火閃破開了神磁風暴的中心源頭,神磁風暴終于慢慢的消退了,血色劫云也漸漸的消失在了天際。

只是景風神劫一過,整個天冥星十分之一的面積變成了一片廢墟,景風渡劫的中心更是出現了一個深達萬米的巨洞,而景風卻不知所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