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三十三章木魂變
突然,木魂中傳來一股狂暴的力量,一下子把景風緊握木魂的手震開了。

“這到底是怎麼了!木魂竟然被那顆血紅石頭吞噬了?我怎麼感覺不到木魂的氣息了!”看到木魂發生的異變,景風心中一驚,就想上前把木魂拿回來。

可是噬瑰石瞬間就包裹住了木魂,當景風的手指觸碰到血紅色的粘液時,手指立即被血紅色粘液灼傷,一股撕心裂肺的痛傳入心中。

感覺到血紅色粘液的強大腐蝕性,景風連忙抽回伸出的手臂,不知所措起來。

“咭咭“一股股血紅色的氣泡在木魂表面鼓出,並迸發出一股股吞噬氣休,向外擴散出去,看到自己已無可能拿會木魂,景風只能無奈退後,祈求木魂不要被血紅色粘液吞噬。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包裹住木魂的血紅色粘液不但沒有吞噬掉木魂,反而漸漸地被木魂所吸收,景風突然又感覺到了木魂的氣息。

更令景風驚喜的是,景風感覺到木魂在吸收了血紅色粘液後,刀內的裂痕正以一種極快的速度修複著,木魂自身的等級也不斷的蛻變,已經隱約要突破中品真靈器的等級了。

“難道血紅色靈石被木魂反融合了!”感覺到木魂的變化,景風心中一喜道。

就在木魂不斷被修複,即將突破中品真靈器,蠔變成上品真靈器時,突然,在木魂中傳出一個憤怒的聲音。“小子!你是誰?你不是戰天!你竟敢冒犯我,消除我在木魂中留下的神識,我不會放過你!!”

“你又是誰?你怎麼會在我的木魂中!”聽到木魂中傳來的威脅聲,景風心中一驚,大聲音問道。

“我是誰?我乃是神之界天蒙家族的聖祖,如果你把木魂送到我天蒙家族,我一定會給你更好的真靈器,然後收你為徒,讓你橫行神之界!”木魂中傳出的聲音聽到如今木魂的主人竟然是景風,引誘景風道。

“天蒙家族的聖祖!”聽到木魂中傳出的聲音竟然是神之界仙族第一大家族天蒙家族的聖祖。木魂竟然殘留著天蒙家族聖祖的神識,景風感到了深深的震驚,終于明白為什麼鬼龍一眼就認出了木瑰,也更加確認了聚寶宗神人下界,就是為了木魂所來,但想到仙魔兩族對戰天以及冥族所作所為,以及自己答應巨人和模糊身影的話,景風更本不為所動。

“小子!想好了嗎?這可是一個天載難逢的機會,神之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拜我為師,入我天蒙家族,只要你把木魂帶到天蒙家族,這一切都會實現!”木魂中的聲音有些急迫的說道。

“哼!我為什麼要入你天蒙家族,如今我已經答應戰天,接任他冥族的繼位者的身份,所以我是不會答應你,更不會把木魂交給你們!”景風冷哼一聲,堅定的說道。

“小子!你竟敢這麼給我說話,你知道整個神之界還沒有人敢這麼給我說話,我要你死!”木魂中的聲音大吼一聲,迸發出一道靈魂攻擊,射向了景風。

可是如今景風的靈魂之力已經達到了一級天神的境界,再加上噬瑰石不斷吞噬天蒙家族聖祖留在木魂中的神識,天蒙家族聖祖發出的靈魂之力並未如他所想,重傷景風,景風只運轉了一下靈魂之力,就消除了天蒙家族聖祖的靈魂攻擊。

“這不可能,在天之界,你的靈魂境界怎麼可能達到一級天神的境界。”木魂中傳出的聲音越來越微弱,天蒙家族的聖祖有些憤怒的吼道。

“哼!這有什麼不可能!你實在是太孤陋寡聞了!”景風冷哼一聲,不屑的說道。

“小子,你竟然這麼對我說話!”聽到景風不屑的話語,天蒙家族的聖祖憤怒的大吼道。

“哼”聽到天蒙家族聖族的怒吼,景風冷哼一聲,不再理會,盤膝坐在地上,默默等待木魂融合完畢。

隨著木魂和噬瑰石完全融合,木魂中天蒙家族的聖祖留下的神識完全被噬瑰石所吞噬,木魂也一舉達到了極品真靈器的等級。

如今木魂和噬瑰石完全融合,達到了極品真靈器,景風自信,有了木魂,就是四級神人桅意,自己也可一戰,將其斬殺!

當木魂回到景風手中時,景風再次感到了驚喜,因為景風感到了木魂在融合了噬瑰石後,在攻擊時,不使用搜瑰,就可對敵人的靈魂進行攻擊,如今景風的攻擊力更強了。

而噬瑰石被木魂所融合後,弑仙洞中的神之力消退了不少,神獸混沌也沒有一絲反應,而景風終于和虛獨境又有了感應。

景風離開了神獸混沌巨大的身軀,出現在黑洞之中,看到完好無損的神獸混沌軀體,喃喃自語道:“如此完美的軀休,如果留在弑仙洞簡直就是浪費,不如收到虛獨境中,也許以後會用的到!”想到這里,景風心意一動,把神獸混沌的巨大軀體受到了虛獨境中。

就在神獸混沌消失的一劑那,景風突然發現神獸混沌腳下位置出現了一個深槽,而深槽中出現了一枚七色的靈蛋。

“這!這不會是神獸混沌所留下的混沌蛋吧!”景風觀察了一會這枚靈蛋,發現這顆靈盾內蘊含了很強的力量。而且靈蛋的蛋殼和神獸混沌皮膚一樣,都是七色顏色,喃喃自語道。

“正好靈兒也有一枚靈丹。我就把這枚七色靈蛋也帶走,找機會把兩枚靈蛋都孵化了,看看里面到底可以孕育出什麼!”想到這里,景風拿起七色靈蛋,心意一動,也收到了虛獨境中。

得到了神獸混沌的軀休以及一枚七色靈蛋,景風繼續在這個山洞中搜尋,很快,景風就在這山洞中找到了兩件下品真靈器戰衣,一把中品真靈器重錘,以及三把下品真靈器神劍。

“這弑仙洞果然有不少好東西,竟然有六件真靈器,我想有了這六件真靈器,我就有實力和聚寶宗相抗衡,滅了焚天、玄通和聚寶宗。”景風喃喃自語道。

看到這個山洞已無異寶,景風來到了弑仙洞的盡頭,一個傳送大陣處,心意一動,啟動大陣,離開了弑仙洞,來到了一個荒蕪的星際中。

景風不知道,他離開這十多年中,天之界發生了大變,聚寶宗在聚寶星重建了聚寶宗大殿,並耗費大力氣,找到了不少巨大的極品天晶,建造了一個神之界下界通道。

神之界天蒙家族利用這個下界通道,再次降臨了四個擁有四級神人實力的高手,有了這四個神人的加入,聚寶宗如虎添翼,橫掃了沒有北方仙帝的北方勢力,北方勢力損失慘重,多虧滅光一族和做世魔帝的魔心宗及時趕到,才沒讓北方勢力被滅族,但傲世魔帝在和聚寶宗的戰斗中,被神人杭意重傷,危在旦夕。

如今的北方勢力已經完全被聚寶宗所占領,六如仙帝帶著北方勢力殘兵全部逃到了魔界,躲避了起來,天之界已經完全掌控在聚寶宗、焚天和玄通手中。

荒蕪星際!

“這片星際到底是哪?為什麼連星空球都不顯示方位!”景風飛在荒蕪的星際中,看著茫茫無邊的星際,竟然連一個星際傳送陣都沒有,而星空球也不顯示這片星際到底屬于仙魔哪一界,景風不解的自語道。

其實景風如今所在的位置乃是當年冥界鼎盛時期的皇族區域,只是冥界遭到迫害,舉族逃到冥瑰之海中,而這片皇族區域經過仙魔兩族聯手迫害,以及被當時仙魔兩族的高手聯合布下了禁制,已經變成了一片死域,漸漸在天之界高手腦中淡忘。

“對了,說不定父王、龍皇他們知道這片星域是什麼地方!”飛著飛著,景風靈機一動,欣喜的自語道,進到了虛獨境中。

虛獨境中。

“景風你來了!怎麼樣,我們如今在什麼地方!”東方仙帝雨稠等人早已在景風口中得知了景風被弑仙洞吸入到其中,在弑仙洞中的探險的經過,再次看到景風進到虛獨境中,東方仙帝雨稠連忙詢問道。

“父王,如今我們所在的位置是一片無邊荒涼的星際中,而這個星際十分奇怪,沒有一處星際傳送陣,就連星空球都不顯示這片星際到底是什麼地方!所以我想請你們出去看看,看看這片星際到底是什麼地方!”景風說道。

“景風,我們早就在你的虛獨境中憋壞了,我們正想出去透透風呢!走我們現在就出去!”龍皇急迫的說道。

龍皇等人早已在虛獨境內層恢複了傷勢,聽到景風所說,都迫不及待的想出去。

“景風,我也要出去,虛獨境中確實太悶了!”五爪大聲附和道。

“好!我們出去吧!”話畢,景風心意一動,帶著眾人一起,離開了虛獨境。

“這!這里不是當年冥界的皇族區域嗎?”離開虛獨境,龍皇一眼就認出了這片荒蕪區域,大呼道。

“不錯,這里確實是當年冥界的皇族區域,只不過冥界這片皇族區域外面由我們當年聯手布下的禁制,我們怎麼會出現在這里面!”滅光魔帝不解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我使用弑仙洞內的傳送陣,就被傳到這里來了!對了,岳父,當年冥界的皇族區域有星際傳送陣嗎?如果按我們的飛行速度,還不知道要飛多久才能出去!”景風詢問道。

“有!這冥界的皇族區域只有一個星際傳送陣,是我們當年特意留下的,我想應該還在,走我帶你去!”滅光魔帝說道。

“謝謝岳父!我們走!”話畢,眾人跟著滅光魔帝,向冥界皇族的中心星域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