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十九章暗光世界
三天過後,景風已經恢複了消耗過度的靈魂之力和玄沌之力,在靜修中醒來。當景風睜開眼,夜視到弑仙洞山道內的情況時,給驚呆了,足足有一米多厚的紫翼血蝠尸體布滿了數萬米長的山道內,並不斷延伸出去。

如今在弑仙洞山道內厮殺的紫翼血蝠也已經所剩無幾,霧星的在空中厮殺。

景風並沒有在理會那些厮殺的紫翼血蝠,腳踏靈隱飄,踩著紫翼血蝠的尸體,向弑仙洞內飛去。

一個多星期過後,景風終于看到前方透出了一絲亮光,心中一喜,知道自己終于來到了弑仙洞山道的盡頭。

闖出弑仙洞漆黑的山道,景風來到了一個萬米高的巨大石窟中,而這個巨大的石窟中出現了數十個透不出一絲亮光的通道。在數十個通道的上方,刻著三個金色大字——生或死。

當景風看到三個金色大字時,腦中的靈魂突然顫抖起來,一股巨大的壓抑感油然而生,使得景風連忙低下了頭,不敢再仰望那三個大字。

“好強的氣息,是什麼人在三個大字中留下的氣息,竟然連我三級神人境界的靈魂都感到顫抖!”景風震驚的自語道。

由于只憑三個字,就讓景風感到了莫大的壓力,景風更不敢輕易隨意挑選一個通道闖進去,著急的想著辦法。

可是在這巨大的石窟中,景風並沒有找到一絲可以提點自己的線索,不得已,景風歎息一聲,盤膝坐在巨大石窟之下,釋放出振幅後的靈魂之力,逐個探知這數十個通道,想要找到一條生路!

景風一連探知了十五條通道,都是探知到一半多距離時,靈魂之力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吞噬掉了,並襲擊自己的靈魂,嚇得景風連忙收回繼續深入的靈魂之力。可當景風盤膝恢複了消耗過度的靈魂之力,探知第十六條通道時,突然感到了一絲靈力的波動。

感覺到有靈力存在,景風心中一橫,決定不在耗費靈魂之力,賭上一賭,只身闖進了第十六條通道。

一闖進第十六條通道,景風背後的洞口突然消失了,一片烈焰火海出現在洞內,景風不敢大意,連忙把天炎珠招了出來,吸收烈焰火海瘋狂襲來的火焰。

由于有天炎珠保護,通道內的烈焰火海並沒有傷害到景風,反而使得景風體內的黑色火靈活躍起來,歡喜的吸收著烈焰火海散發的火屬性靈力,增加著自己的力量。

穿梭了十天左右,烈焰火海突然消失不見,景風眼中的景象一下子變成了黃沙沙漠。一股股金質沙暴席卷天地般襲向了闖進的景風。

“天地五行!”看到烈焰火海一過,立即出現了黃沙沙漠,景風眉頭一掀,想到這條通道內的景象應該是按五行布置的。

‘玄土珠,景風心意一動,招出了玄土珠,利用玄土珠發出的黃光包裹住自己,頂著刮來的金質沙暴,飛進了黃沙沙漠中。

和當初在烈焰火海中一樣,有玄土珠保護景風,金質沙暴並沒有傷害到景風,反而使景風體內的黑色土靈數量增加了數倍,力量增強了不少。

輕松穿過黃沙沙漠,景風來到了和自己所想一樣的焦裂狂雷域中。景風祭出雷心珠,很輕松穿過焦裂狂雷域來到了極寒冰域內。

在祭出神月珠穿過極寒冰域時,景風來到了一片充滿著充足木屬性靈氣的綠色森林中,由于景風沒有可以克制狂暴木屬性力量的靈珠,所以,景風沒有了在闖過前面四處地方的從容,手持降龍木,小心翼翼的行進在綠色森林中。

“沙沙沙沙~~”景風一走進綠色森林,頓時聽見腳下傳來枝條抖動的聲音,突然,數百萬條褐色樹根在地底鑽出,纏向了景風。

“唰”看到數百萬條褐色樹根在地底彈起,早已警覺的景風腳踏靈隱飄凌空揀起,揮起手中的降龍木,一棍抽下,掃向了纏向自己的褐色樹根。

可就在景風飛向空中之際,綠色森林中的遮天神木抖動了起來,散落下漫天綠葉,一片片綠葉好似一把把利刃,射向了躲在空中的景風。

“不好!”看到密密麻麻射來的綠葉利刃,景風心中一驚,連忙吸收了玄土珠的力量,招出了虛幻土靈盾,抵禦綠葉利刃的攻擊。

‘六宵神火,看到瞬息之間,數百萬條褐色樹根以及密密麻麻的綠葉利刃就把自己團團困住,景風大喝一聲,在空中回旋一周,向降龍木中渡入了一股玄沌之力,數百道烈焰棍芒在景風身體周圍鑽出,呈蓮花狀,狠狠地劈向了四周。

“嘭嘭嘭”六宵神火所化的數百道棍芒沖破了圍住自己的褐色樹根,看到空隙出現。景風“唰”的一聲飛了出去。向綠色森林深處飛去。

“轟”就在景風急速奔馳時,突然面前一個參天大樹猛地在地底鑽出,攔住了飛行的景風。

就在景風身形一頓時,又一棵大樹在地底鑽出,茂密的枝條突然變長,狠狠地抽到了景風的後背,景風只覺一股狂暴的木屬性力量透過虛幻土靈盾鑽入了體內,“嘭”的一聲,撞向了面前出現的參天大樹上。

景風沒有顧忌體內有些混亂的玄沌之力,一咬牙,吸收了雷心珠的力量,化成一道閃電流星。“咻”的一聲穿透了面前的巨木,繼續向綠色森林內飛去。

“噗”由于狂暴的木屬性力量攪亂了景風體內的玄沌之力,再加上景風強行使用玄沌之力,以及不斷暗中襲來的奇木,在飛行了三天左右時間後,景風終于堅持不住,噴出了一口濃血,在空中摔落了下來。

“降龍木!你乃是木之本源體,發揮你木之本源休的作用,幫我渡過這場難關吧!”飛行中的景風想到降龍木也許可能制住不斷襲擊自己的奇木,落在地上,把靈魂之力灌輸進降龍木中,和降龍木的木之心交談,祈求降龍木發揮作用。

聽到景風靈魂傳音,降龍木脫離了景風的手心,飛到了景風的頭頂,頓時發出了萬丈綠光。

而綠色森林中的攻擊奇木在進到降龍木發出的萬丈綠光中,全都化為了碎末,被降龍木吸收了。

看到降龍木果然可以克制攻擊奇木,景風放心下來,療起傷來。

由于沐浴在降龍木綠光中療傷,景風只用了一天左右的時間,就把體內的傷勢治愈了,抓起不斷吸收綠色森林中木屬性靈氣的降龍木,繼續向綠色森林內飛去。

當降龍木抓在手中時,景風感覺降龍木蘊含的木屬性靈力增強了不少,隱約又要再次蛻變的跡象,這讓景風感到了一絲欣喜。

有了降龍木發出的綠光開路,想要攔住景風的奇木全部化為了碎末,在飛行了三天左右,景風終于穿出了綠色森林,來到了一個黑地白天的世界中。

“這里是?”來到這個黑地白天的世界中,景風感到這里的氣息是自己從來沒有接觸過的,但又有一種熟悉的感覺,眉頭緊皺的自語道。

就在這時,一個輕柔的女生在黑地白天的世界中傳出。

“孩子,你終于來到這暗光世界中了,你知道我等你很久了嗎?”輕柔的聲音說道。

“等我!你為什麼等我?你是誰?”景風不解的大聲說道。

“如果你想知道我是誰,了解這里的一切,只要你能承受這暗光世界的攻擊以及闖過後面的煉心殿,你就能見到我?”輕柔的聲音說道。說完,整個暗先泄界中就再也沒有一絲聲音了。

“好!你等我!”聽到輕柔聲音所說,景風堅定的說道。話畢,景風闖進了暗光世界中。

一走進暗光世界,景風感到漆黑的大地牢牢吸附住了自己,而空中的白光竟然無視虛幻土靈盾的防禦,直直射進了景風的體內,除了七色魄,景風感到體內心脈,經脈,骨骼、內髒都受到了攻擊。

但因為漆黑大地的吸附,景風的速度降到了百分之一,只能很慢的穿梭在暗光世界中,承受著白光無視防禦的攻擊。

一滴滴冷汗順著景風的額頭滴了下來,景風感到自己體內傳來一陣陣撕心裂肺的痛。五髒六腑受到了極大的損壞。

但此時的景風的臉上卻充滿了堅定的神色,緊咬牙關,繼續在暗光世界中穿梭,尋找暗光世界的出口。

又飛行了一三十天左右,景風感覺暗光世界好像走不到盡頭,眼前不斷出現熟悉的事物,此時景風臉上依然充滿了堅定的神色,只是景風腦中的意識逐漸模糊起來。

為了不讓自己昏迷過去,景風緩緩抬起右手,頂著不斷襲來的白光,使勁敲打自己的額頭,想讓讓自己消醒。

但景風體內的五髒六腑以及心脈經脈受到白光攻擊,已經裂開了一道道細紋,就連一向在景風最關鍵時候,釋放七色神光保護景風的七色魄也好像沉睡了過去。根本沒有一絲反應。

“難道我真的要命喪于此!我好不甘心啊!”景風不斷的在心中吶喊。

但現實的境況已經讓曾經充滿堅定的景風感覺了絕望,就在一道白光再次射進景風已經重傷的身體時,景風終于堅持不住,一臉無奈,不甘的看了一眼遠方,重重的摔倒了地上,昏死了過去。

而此時的景風,已經在暗光世界中堅持了足足五百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