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十六章倒黴的玄通
“轟”的一聲,保護玄通的靈光罩在抵擋了第一重神劫瞬息之後,就被五米直徑的虛幻雷光柱破開了,強大的神雷重重的劈到了身穿極品神器戰衣的玄通身上,把渡劫的玄通直接包裹了起來。

一炷香時間過後,從天而降的虛幻雷光柱消失了,而玄通卻安然無恙的漂浮在了空中,只是玄通身上極品神器戰衣發出的神光黯淡了一此。

第一重神劫過後,天空中的血色劫云伸展的范圍更廣了,延伸到了幾萬里之外,一團團虛幻的火苗在血色劫云中形成。

“好強的劫雷!希望玄通渡不過他的神劫,那樣我們就省了很多事!”景風對龍皇說道。

“景風,我覺得玄通一定可以渡過他的神劫!你沒看到神人桅意和焚天輕松的神態,如果不是成竹在胸,焚天他們不會這麼輕松。”龍皇分析道。

“看來一會又是一場血戰!龍皇、父王、岳父、塵煙仙帝,等玄通神劫一過,我們立即沖過去,看看能把剛剛渡劫的玄通重創嗎?如果這次不能把玄通重創,我會把你們全都收到虛獨境中逃跑,畢竟四級神人不是我們可以抵抗的!”景風提議道。

“好!不過景風,一會再讓我會會四級神人,剛才我沒有動用龍瑰石,我想我如果使用龍瑰石,變成戰斗形態,並不一定會敗!”龍皇說道。

“那好吧!龍皇你一定要小心!”景風點頭道。

就在景風話音剛落之際,一股炙熱的氣息從天而降,隨著一股巨大的雷鳴聲,一根纏繞著虛幻極火的雷光柱再次鑽出了劫云,重重的劈向了渡劫玄通。

看到雙重神劫降下,玄通手中出現了一把靈光流溢的神劍,迎著雙重神劫飛了上去,使出了絕技‘玄極斬……

“唰唰唰~~~”數百道急速閃耀的亮光在空中交織成一個高速回旋的靈光陣,襲向了雙重神劫。

“轟”的一聲,一股巨大的力量在空中爆開,瘋狂的抵消著雙重神劫的力量。但雙重神劫威力太大,很快就把玄通奮力劈出的玄極斬吞沒了,但玄通奮力一擊還是抵消了不少雙重神劫的力量。

“轟轟”纏繞著虛幻極火的雷光柱穿過靈光陣,狠狠地劈到了玄通的身上,把玄通從空中硬硬砸進了地面,並瘋狂的擴散著能量

半個多時辰過後,雙重神劫消退了,一股微弱的黑光出現在地底深坑中,玄通一身狼狽的在地底深坑中鑽出,又換上了一身極品神器戰衣,服下了一瓶極品療傷神丹,抓住第三重神劫能量彙集的時間,恢複著體內的傷勢。

看到第二重雙重神劫就把玄通身體表面的極品神器戰衣劈碎了,景風被神劫的威力鎮住了,想到還有更變態的第三重神劫,景風感覺玄通肯定還有絕招,不然不可能渡過變態的第三重神劫。

就在景風心中感慨神劫變態威力時,腦中突然靈光一閃,想到如果自己躲進虛獨境,悄悄潛進玄通渡劫不遠處,就算玄通可以渡過神劫,自己也可以對玄通實施必殺一擊。

想到這里,景風悄然退到了眾人的身後,在眾人被神劫吸引不注意時,心意一動進到了虛獨境中,控制虛獨境來到了神劫范圍之內。

由于景風知道虛獨境乃是極品空間真靈器,所以自信神劫感應不到虛獨境中的景風以及眾人,就算神劫可以感應到自己和眾人,景風自信以虛獨境的防禦完全可以抵禦第三重神劫。

和景風所想的一樣,神劫果然沒有感應出虛獨境中景風和眾人的存在,如果感應出,玄通就會瞬間被劈碎,而景風也沒敢去嘗試,

神劫在醞釀了一個多時辰後,萬里范圍的血色劫云在空中回旋了起來,一股巨大的吸力在回旋的血色劫云中透了出來,一些修為低的仙帝感覺體內的仙靈力劇烈的翻滾起來,不受控制的落到了地上,調動不起一絲仙靈力。

躲在虛獨境中的景風也感覺出外界的異常,知道這可能就是龍皇所說的神磁引力。

就在外界眾人被劫云中透出的神磁引力,搞得體內仙靈力運轉緩慢時,一道灰色的靈光罩在玄通周圍罩起,保護住了恢複八成仙靈力的玄通。

看到灰色靈光罩罩起,神人杭意和焚天都露出了一絲輕松的笑意。

就在玄通打開灰色靈光罩不多時,第三重神劫終于降下。

整個血色劫云的能量好像被抽空,全部彙集成一根只有水捅粗細,但閃爍著一絲絲神蹣引力的虛幻劫雷,狠狠地劈到了罩住玄通灰色靈光罩。

“轟”的一聲,灰色靈光罩在抵擋了第三重神劫一炷香的時間後,化為了一顆顆細小的灰色碎末,全部融進了第三重劫雷中。

第三重劫雷在融進一顆顆灰色碎末後,力量突然驟減,就連強大的神磁引力都減弱了力量。

就在這時,玄通猛地睜開眼中,取出一塊天藍色的晶石,扔到了第三重神劫中。當天藍色的晶石破碎後,一個和玄通一模一樣的人影出現在了空中,但很快就被第三重神劫吞噬了。

如果這時景風在的話,景風就會認出,玄通扔出的天藍色晶石就是自己在雷心界得到的劫雷石。

由于第三重神劫已經被灰色顆粒消耗掉大把力量,再由劫雷石消耗掉一些力量,如今第三重神劫的威力之比第一重神劫大幾成。

看到第三重神劫降下,玄通大喝一聲,雙手撐天,身上的仙靈力全部湧了出來,在頭頂彙集成一團靈光球。硬硬接下了第三重神劫。

雖然第三重神劫已經被抵消大部分力量,但還不是玄通可以用體內仙靈力就可以抗衡的。

隨著三重神劫中僅存的神磁引力發揮作用,玄通只覺體內的仙靈力正在急速的流失。玄通整個下半本身已經深陷地層中,而整個身子還在不斷的下沉。

“轟”隨著三重神劫發出最後一層攻擊,玄通被第三重神劫劈進了地層中,只是玄通有極品神器戰衣保護,只受到了重傷。

就在玄通感到慶幸,體內的仙靈力經過神劫的心L,急速的轉變成神之力時,景風感覺到神劫的消退,控制虛獨境突然出現在,正轉變神之力的玄通身邊。

正在轉變神之力的玄通感到自己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人的氣息,不情願的睜開了眼前。可當玄通看到自己面前的竟然是和自己有著深仇大恨的景風心中一驚,顧不得轉變神之力,拖著重傷的身體,就想逃跑。

“玄通!哪里逃!”景風大喝一聲,揮起手中的降龍木,一道青紫棍芒驚天而起,震碎了地心岩石,一棍抽向了逃跑的玄通。

“噗”本就受傷的玄通被降龍木青紫棍芒抽到了後背,抽碎了已經裂紋的極品神器戰衣,一股強大的玄沌之力貫穿進體內,一下子震碎了玄通體內的經脈。

沒有了經脈餓縛束,玄通轉換了一半的神之力肆意了出來,使得玄通身體表面全都溢出了鮮血,樣子十分猙獰。

但由于神之力的肆意攻擊,本以為可以一棍殺死玄通的景風失望了,玄通體內的玄沌之力被肆意色神之力吞噬了。

“不好!”感覺到玄通有危險,神人櫳意心中一驚,一個瞬移來到了重傷的玄通身邊,立即用神之力為玄通療傷。

可是當神人櫳意的神之力渡進玄通體內時,桅意發現玄通體內的經脈全部碎裂,已經轉變一半的神之力肆意了出來,正在瘋狂的蠶食著玄通破碎的經脈以及暗淡的仙嬰。

就在神人桅意給玄通療傷之際,一聲龍吟在地底破出,青紫降龍木的棍芒化作一條青龍,再次劈向了重傷的玄通。

“原來是你!”看到青紫降龍木的棍芒,神人杭意已經知道是誰敢在他的眼皮底下重創玄通了。

神人櫳意用他空閑的一只手一揮,一道神之力劈了出來,震散了景風劈出的青紫降龍木的棍芒,余威直接劈進了景風所在的地層中。

“嘭”看到神人撓意劈出的神之力飛向自己,景風不敢硬接,用他堪比下品神器的肉體,在旁邊岩層中鑽了出來。

“景風!你竟然在我的眼皮底下重傷玄通!你真是太可恨了!今天要不把你碎尸萬段,難解我心頭只恨!”神人杭意憤怒的說道

而遠處的龍皇等人看到玄通重傷正在被神人桅意救治,而景風破地而出,和神人桅意對峙,都明白玄通是怎樣受傷的了。

看到神劫已經退去,眾人害怕景風受傷。化作一道道到靈光飛向了景風。

而焚天等高手看到龍皇等人趕去救景風,身形也動了,攔住了滅光魔帝等人,一場激戰再次上演。

“景風!你受死吧!”穩定了玄通的傷勢,神人櫳意大喝一聲,帶動著陣陣扭曲的空間,一拳轟向了景風。

感受到神人杭意這一拳的威力,景風終于見識到了三級神人和四級神人之間的巨大差距,不敢硬接,腳踏靈隱飄,遠遠的避開了

就在神人桅意含怒轟出第二拳時,龍皇化作一道金光趕了過來,擋在了景風身前對神人櫳意說道:“剛才有神劫阻攔,打斷了我們的比試,如今神劫已過,我們再來比過!”

“好好!既然你搶死!那我就成全你!”神人桅意憤怒的說道

“景風,把他叫給我!你快去幫你父王對付焚天他們!”龍皇催促道。

“謝謝你龍皇!你自己小心!”景風感激的說道,腳踏靈隱飄趕去幫助東方仙帝而稠等人。

而龍皇和四級神人杭意之間的較量也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