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四章囂張的五爪
“這里就是我們老大修煉的地方,我們進去吧!我可提醒你們,可不要亂說話,不然我們老大一生氣,一口吃了你們,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們!”九尾雪狐指著雪山中一個幽深的山洞,小聲提醒道。

“嗯!我們知道了!”景風三人點了點頭,跟著九尾雪狐和雪鷹一起進到了幽深的山洞中。

一進山洞,景風看到一只百米長的白色開明獸正躺在山洞的盡頭呼呼大睡。而這是白色開明獸的身旁,圍站著一只雙眼通紅的雪狼。

雪狼看到雪鷹和九尾雪狐帶著三個陌生人前來,血紅的狼眼發出一道血光,凶狠的說道:“雪狐,這三人是誰,為什麼把他們帶到老大這里刺難道你忘了瑰剩山的規矩了!”

“不!雪狼,你聽我解釋,他們其中一人自稱天刹一族新的族長,拿著天剩令而刺”九尾雪狐把海天告訴他的事詳細的給雪狼說了。

“什麼!你是天刹一族新任族長!”雪狼聽完九尾雪狐所說,敵意減輕了不少,詢問道。

“不對!你如果是天刹一族新的族長,那你體內為什麼沒有刹天訣的氣息!”感覺出海天體內並沒有刹天訣的氣息,雪狼眉頭一皺,凶根的問道。

“這就是為什麼我把他們帶到這來的原因!因為我也不敢確認他們說的是不是真話!所以才帶到這里,讓老大裁決!”九尾雪狐解釋道。

“是誰這麼吵啊!不知道我睡覺的時候最煩有人大吵大叫嗎?”被雪狼凶狠質問聲吵醒的銀瞳開明獸蘇醒了,大吼一聲道。

“咦?你們是誰?剛才就是你們在這里大吵大叫的嗎?”銀瞳開明獸睜開兩只碩大的眼睛,看到景風這三個外來人,眉頭一皺,長著血盆大口,惱怒道。

“你好銀瞳開明獸,我是天刹一族新任族長,這是天剩令,請你一覽!”海天把天剩令拿了出來,想要上前給銀瞳開明獸看。

“天刹一族的新任族長?”聽到海天表明身份,銀瞳開明獸撓了撓頭,瞪著一雙銀眸,打量起海天來,可是當銀瞳開明獸發現海天體內並沒有剩天訣氣息時,大吼一聲道:“你不是天刹一族的族長,你敢騙我,我要吃了你!”說著,銀瞳開明獸長著血盆大口,撲向了手持天剩令走來的海天。

“不好!”看到銀瞳開明獸並不相信海天所說的話,發狂的撲向了海天,早已暗中注意銀瞳開明獸的景風心中一緊,沖開九尾雪狐在自己體內的縛束,化作一道殘影,飛到了海天身邊,把受到驚嚇,愣在當場的海天推到了一邊。

看到景風沒有被自己制住,九尾雪狐和雪鷹愣了一下,不明白萬無一失的縛束怎麼會突然失效了!

“轟”的一聲巨響,銀瞳開明獸憤怒一掌拍空,一掌把地面砸開一個大坑!整個洞穴都震動開了。

景風看到銀瞳開明獸發怒,雪狼,九尾雪狐,雪鷹眼中都露出了一絲冷光,景風知道在這如此狹窄的地方爭斗,自己到不會有事,但海天和傲霜速度並不是很快,一定不可能躲開四名發狂神獸的攻擊。

為了不讓海天和傲霜受傷,景風抓著海天在空中一頓,以極快的速度貼著發狂的銀瞳開明獸龐大的身軀,飛到了驚慌失措的傲霜身邊,摟過傲霜,帶著海天一起,飛出了銀瞳開明獸的洞穴,出現在了魂刹山中。

“嘭”看到景風三人逃了,憤怒的銀瞳開明獸沖出洞穴,來到了瑰剩山外,怒視著遠遠躲開的景風三人道:“你們膽敢欺騙我,我要吞了你們!”

“銀瞳開明獸,我們並沒有騙你,我大哥真的是天刹一族新任族刺”看到憤怒的銀瞳開明獸,景風解釋道。

“你們不要騙我了,我要吞了你們!”銀瞠開明獸並不理會景風的解釋,大吼道。

看到銀瞳開明獸根本不聽自己的解釋,景風也有些生氣了道:

“銀瞳開明獸,我們打個賭吧!我們來一場比試,如果我們贏了,你就給我讓開,如果我們輸了,我們任由你處置!你看怎麼樣!”

“吼吼!好!以你們的實力竟敢挑戰我,我要吞了你們!看還有誰敢來瑰剩山嗎?”銀瞳開明獸大吼一聲,不屑的說道。

看到銀睡開明獸不屑的神情,景風露出一絲冷笑,立即給虛獨境中的五爪傳音,告訴他外界的始末。五爪聽到外界竟然有一只和自己實力相差不大的銀瞳開明獸,興奮的給景風傳音,央求景風讓自己出去和銀瞠開明獸比試。

“小子,你准備好了嗎?你受死吧!”銀瞠開明獸看到景風三人的就屬景風實力最強,以為景風是出戰之人,大吼一聲道。

“你的對手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景風露出一絲笑意道,心意一動,把一臉迫切的五爪在虛獨境中傳了出來。

“吼吼!是誰要挑戰我!”出現在魂刹山的五爪囂張的大吼道。

“咦?小子!你是要挑戰我嗎?嗯!實力還不錯!值得一戰!”五爪看了一眼一臉震驚的銀瞳開明獸,點了點頭道。

“你!你的本體也是開明獸嗎?”看到憑空出現的五爪,銀瞳開明獸首先愣了一下,但感受到五爪身上散發的氣息很熟悉,銀瞳開明獸震驚的問道。

“不錯!我的本體也是五爪開明獸!好了廢話少說!我們開始吧!”五爪迫不及待的說道。

而一旁,知道有五爪存在的九尾雪狐和雪鷹看到憑空出現的五爪,愣在了當場,想不出五爪是怎麼出現的!

“好!那我就看看是你厲害還是我厲害!”銀瞳開明獸被景風不屑的神情激怒,大吼一聲,撲向了五爪。

“吼!”看到百米長的銀瞳開明獸撲來,五爪興奮的大吼一聲,變成了五爪開明獸的本體,迎向了銀瞳開明獸。兩只達到三級中級神獸的變異開明獸瘋狂的厮殺到了一起。

由于都是本體,自身的體積過于龐大,五爪和銀瞳開明獸都是硬碰硬的厮殺,但由于五爪繼承了五爪金龍的超強防禦,身上的龍鱗抵禦了大部分銀瞳開明獸的攻擊,身上只是出現了一道道抓痕,並不像銀瞳開明獸身上早已是鮮血淋淋。

看到自己的老大在和五爪的爭斗中完全落入下風,九尾雪狐等人心中一驚,就想上前幫助銀瞳開明獸。

這時景風早已注意上他們三人,看出他們的意圖,景風釋放出振幅後的靈魂之力,在三人耳邊警告道:“你們三人不要動,這是他們二人之間的比試,如果你們敢上前幫忙,那就別怪我大開殺戒!”

聽到景風赤裸裸的威脅,三只瑰剩山的守山神獸心中一驚,因為他們感覺景風話音剛落,自己的靈魂突然顫抖起來,三人震驚的看了一眼神秘莫測的景風,不敢再上前幫助銀瞳開明獸,靜靜的站在了原地。

“吼!”看到自己一直落于下風,銀瞳開明獸怒吼一聲,眼中的銀眸射出一陣白光,射進了五爪體內。

五爪只覺腦中一陣眩暈,動作一時緩慢起來,當五爪緩過神來時,銀瞳開明獸散發的白光的虎掌狠狠的拍來,眼看五爪的虎頭就要被銀瞳開明獸一掌拍中。

“咻”的一聲,清醒過來的五爪胸口的第五爪突然在胸口鑽出,帶著絲絲金光的第五爪一爪抓住了銀瞳開明獸的白光虎爪,把銀瞳開明獸巨大的身軀直接在空中提了起來。

“吼吼!”五爪大吼一聲,猛地把銀瞳開明獸在空中扔了出去。

“嘭”的一聲,銀瞳開明獸重重的摔倒了地上,把雪層砸出了一個百米深的大坑,而五爪第五爪散發的金光直接刺透了銀瞳開明獸的身體,一縷縷鮮血在銀瞳開明獸口中流出。

“吼吼!”看到銀瞳開明獸受傷,五爪咆哮一聲,並沒有給銀瞳開明獸喘息的機會,跑到銀瞳開明獸身邊,一口咬起受傷銀瞳開明獸,一甩大頭,把銀瞳開明獸又摔了出去,狠才臼也撞到了魂刹讓,上,掉落下來的一大塊雪堆把倒地不起的銀瞳開明獸埋了起來。

九尾雪狐等三只守山神獸看到不曾一敗的銀瞳開明獸輕輕松松就被五爪給擊敗了,全都了除了一臉不可思議的神情!

“吼吼!你還是太弱,我們變成戰斗形態再來打過!”五爪大吼一聲,意猶未盡的說道。

而此時的銀瞳開明獸被五爪的實力震懾住了,再加上五爪體內有龍族皇者五爪金龍的氣息,銀瞳開明獸不敢再和五爪繼續爭斗,求饒道:“不比了,不比了!我認輸!”

“吼吼!不行,等我們比過戰斗形態再說!”五爪大吼一聲,不依不饒道。

“不不!我真的不比了!”銀瞳開明獸不斷後退,膽怯的說道

“好了五爪!不要不依不饒的了!以後戰斗有的是,你還是留住力氣,等待以後的戰斗吧!”看到銀瞳開明獸真的害怕了,景風走上前來,勸阻五爪道。

“吼吼!沒意思!景風,我還是會虛獨境找金翅比試吧!金翅比他實力強多了!”由于金翅大鵬在虛獨境中可以回複四層實力,對五爪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雖然金翅一直沒有動用全力,但五爪依然感到深深的壓力。

“嗯!”景風點了點頭,把一臉不盡興的五爪收到了虛獨境中。

而銀瞳開明獸聽到景風還有和五爪實力相當的伙伴,更加震驚了,看向景風的眼神也變了。

“銀瞳開明獸,我們來魂刹山真的是受上任天刹一族的族長的叮囑,而我大哥真的是現任天刹一族的族長。如果我們真心懷不軌,我想你們四人都不會活生生站在這!”景風說道。

這時,被景風打怕的躲起來的雪獅出現在銀瞳開明獸的身邊,對銀瞳開明獸道出景風的真正實力。

聽到景風只用靈魂之力就把雪獅壓傷,銀瞳開明獸震驚的看了一眼景風道:“不是我不相信你們!只是我們的使命就是守護魂刹山頂的魂刹洞的!不過我看你們也不像說謊!我今天就讓你們過去,不過能不能進到魂刹洞,就看他是不是真的是天刹一族的族長了……”

“謝謝你銀瞳開明獸!那我們走了!”聽到銀瞳開明獸同意放自己過去,海天心中一喜,感激的說道。

“如果你真是天刹一族的族長,這是我們應該做的!”說完,魂刹山五只守山神獸消失在了雪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