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三章雪鷹、九尾雪狐
“大哥!你知道這魂刹山都有哪些守山神獸嗎?”一邊走,景風一邊詢問道。

“義父曾經告訴我,這瑰剩山的守山神獸一共有五只,但我只知道雪獅和雪鷹,其余三只我就不知道了?”海天搖頭道。

“不過剛剛雪獅說剩余的守山神獸都比它厲害,我想我們還是小心一點為好!”海天謹慎的提醒道。

正說著,景風的靈魂之力遠遠感覺到一只大鳥急速的飛來,而在萬里之外的雪層中,一直體積很小的神獸也急速的穿梭而來。

“大哥!嫂子!你們小心,可能是瑰創山的守山神獸來了,數量好像是兩只!”景風擋在了海天的身前,大聲提醒道。

“什麼!兩只~”聽到景風所說,海天和傲霜心中一驚,驚呼道。因為一只雪獅都很難纏,要是同時來了兩只比雪獅更厲害的神獸,自己有沒有機會表明來意身份都很難說。

“大哥!嫂子!你放心!你們保護好自己,那兩只神獸交給我了!”看到海天和傲霜焦慮的神情,景風安慰道。

“嗷……”隨著空中傳來一聲長鳴,一只翅展超過三百米,全身雪白的巨型雪鷹出現在了魂刹山的上空,呼扇著巨翅,沖著景風三人不斷怒吼。雙翅舞動,把狂暴的暴風雪扇向了景風三人。

看到巨型雪鷹扇動暴風雪向自己三人進攻,景風並不在意暴風雪,而是牢牢鎖定了自己身體周圍的空間。因為景風知道有天刹令的金光保護,暴風雪根本沾不到自己的邊,而真正的殺招是在雪地中急速穿梭的嬌小神獸。

“來了!”感覺到雪地中嬌小神獸身上氣息的變化,景風知道雪地中的神獸已經動了殺機,連忙祭出了降龍木,隨時等待嬌小神獸必殺一擊。

“蟲”在天空飛舞的巨型雪鷹看到暴風雪根本沾不到景風三人的邊,而景風手中又祭出了降龍木,狂叫一聲,穿過層層刮來的暴風雪,沖向了景風。

“不好!”看到雪鷹竟然和雪層中嬌小神獸同時發起攻擊,景風沒想到兩只神獸的配合如此默契,心中一驚,大聲提醒道:“大哥,嫂子,你們小心,雪層中還有一只神獸,小心它的殺招!”

聽到景風大喝聲,海天和傲霜戒備起來。就在雪鷹撲來的瞬間,“嗖”的一聲,雪層中的嬌小神獸竟然穿過了景風靈魂之力鎖定的空間,像一把九瓣利劍,刺向了花容失色的傲霜。

景風本以為可以利用靈魂之力減緩雪層中的嬌小神獸。為自己擊退雪鷹創造轉瞬的時機,但讓景風沒想到的是,雪層中的嬌小神獸竟然可以毫無阻擋的穿過了自己鎖定的空間,對傲霜施下下手。

“唰唰唰~”景風知道自己再不營救傲霜,傲霜很可能會被嬌小神獸一擊殺死,腳踏靈隱飄,化成五個幻影圍向了巨型雪鷹,而自己的本體化成一道直線,擋在了驚慌失措的傲霜面前。

“嘭嘭嘭~~”景風的五個幻影被巨型雪鷹的巨翅切成兩半,在空中炸開了,但爆炸產生的巨大力量還是阻隔住了空中雪鷹的繼續攻擊。而景風的本體硬受嬌小神獸一擊,一個血洞穿現在了左胸口,一道血柱流了出來。

“景風~”看到景風為救自己的妻子,硬受了嬌小神獸一擊,左胸口被穿透了一個血洞,海天驚呼一聲,看到空中的雪鷹再次攻來,一咬牙,把自己全身的魔靈力貫穿進天剩令中,劈出一道金光,劈向了巨型雪鷹。

空中的雪鷹看到海天只是一名一級魔君,對海天劈出的金光並不在意,就想用身體穿過金光,要了海天的性命。

可是當金光射進雪鷹的身體時,雪鷹感到了體內的妖靈力突然混亂了起來,一股很熟悉的氣息鑽入了體內。

而本以為必死無疑的傲霜看到景風竟然舍身救自己,對景風的敵意煙消云散,手持景風送的但一直不願用的極品神器靈劍,擋在了受傷的景風身前。

“大哥,嫂子我沒事,這點小傷還傷不到我!”景風運轉了一周玄沌之力,體內的黑色木靈瘋狂的運轉起來,很快把景風左胸口的血洞修複了。

可是嬌小神獸看到一擊只是傷到了景風,而且景風的傷勢瞬間就被修複了,化作一道白光融進了暴風雪中,再次攻向了景風。

本以為在速度上遠超景風的嬌小神獸在一抓拍向景風時,發現拍到的只是景風的一個幻影,而景風的手持降龍木的身形已經出現在了它的身後。

全文字版小說閱讀,更新,更快,盡在⑴бk文學網,電腦站:ωωω.ㄧ⑹ k.cn手機站:wap.ㄧ⑥k.cn支持文學,支持①⑥k!嬌小神獸心中一驚,看到降龍木劃出的長長棍芒已經劈來,連忙用尾巴一擋,“嘭嘭嘭~”九聲,擋下了景風劈出的降龍木青紫棍芒,但身體卻被降龍木散發的力量震飛,摔進了雪層中。

“九尾雪狐”當景風看到在雪層中鑽出的嬌小神獸竟然是一只傳說中的九尾雪狐,而這只九尾雪狐的一條潔白的狐尾已經斷了。看到斷尾景風終于知道為什麼嬌小神獸可以輕松穿過自己鎖定的空間了。

九尾雪狐乃是一種以速度見長的靈獸,傳說中擁有九條性命,每斷一條尾就可恢複一條命,如果和九尾雪狐對戰,不斷其九尾,根本不可能將其殺死。因為百年之後,九尾雪狐的斷尾會重新愈合長出。

剛剛九尾雪狐就是自斷一尾,破了景風鎖定的空間,對傲霜發出殺招的。

“你是誰?為什麼有天刹令!”在空中飛舞的雪鷹看到剛才海天劈向自己的靈光竟然是在天剩令中發出的,口吐人言質問道。

“這天刹令是上任天刹一族的族長傳給我的!”海天把自己如何得來天刹令,為什麼自己體內沒有刹天訣功法氣息的事,以及來瑰刑山的目的給雪鷹和九尾雪狐說了。

“雪狐,你覺得他說的是真的嗎?”雪鷹看到海天並不像在說謊,可是海天體內又沒有刹天訣的氣息,猶豫的傳音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們還是去問問老大,看看老大相信他說的話嗎?”九尾雪狐想了想,自己也不好下決定,提議傳音道。

“好,我們去問老大!不過那個人實力很強,我們要小心一點!別中了他的道!”雪鷹看到景風竟然瞬間就修複九尾雪狐必殺一擊,在速度上竟然比九尾雪狐還快,對景風的實力有此忌憚,提醒傳音道。

“嗯!”九尾雪狐點頭道。

“我們不是刷目信你的身份,但是我們不敢做決定,這樣吧,你們隨我們去見我們老大,如果州日信你,我們惆目信你!”九尾雪狐說道。

“好!我們隨你去!”海天點頭道。

“不過他要讓我們縛束住。不然免談!”雪鷹化**形,指著景風道。

“這~~”聽到九尾雪狐竟然要縛束景風,海天猶豫了起刺

“大哥沒事!他想縛束我就縛束吧!”景風露出一絲笑意說道。如今景風的靈魂之力已經達到三級神人的境界,在運轉玄沌之力振幅後,靈魂境界可以達到四級神人的頂峰,雖然九尾雪狐可以短時間縛乘住景風體內的玄沌之力運轉,但只要給景風一炷香的時間,縛束就會被景風的靈魂之力分析化解,所以景風並不在意自己被縛囊。

“好!那對不起了!”看到景風同意,化為人形的九尾雪狐點了點頭,上前渡入一股妖靈力到景風體內,縛束住了景風的心脈。

看到實力最強的景風被縛束,九尾雪狐和雪鷹松了一口氣道:

“我們走吧!我們帶去去見我們老大,能不能讓我老大相信你們,就看你們的造化了!”說完,九尾雪狐和雪鷹帶著景風三人向瑰剩山山頂走去。

走在雪路上,景風詢問道:“請問一下,你們老大的本體是什麼?”

“我們老大的本體可厲害!我們老大乃是一只銀瞠開明獸”提起自己的老大,九尾雪狐自豪的說道。

“開明獸!”聽到魂刹山守山神獸之王竟然是一只開明獸,景風想到在虛獨境中無聊的五爪,露出了一絲笑意。

“你笑什麼?難道你瞧不起我們老大?我可告訴你,我們老大可是變異的神獸,天之界沒人是他的對手,如果你敢嘲笑我們老大,小心我老大一口吞了你!”看到景風突然露出的笑臉,九尾雪狐眉頭一皺說道。

“不!我沒那個意思!我有一個朋友,它的本體也是開明獸,而且也是變異神獸五爪開明獸,我在想他們兩個誰厲害一點!”景風連忙解釋道。

“什麼!五爪開明獸!天之界還有這等變異神獸!”雪鷹和九尾雪狐驚呼一聲道。

“嗯!是龍族皇者五爪金龍和開明獸所生!繼承了二者所有的優點!”景風點頭道。

“融合變異神獸!天啊!你說的可是真的?天之界怎麼會有這等變態的神獸出現!”雪鷹和九尾雪狐到吸了一口氣道。

“呵呵!不知道他們兩個遇見,誰強誰弱呢”景風露出一絲笑意說道。

“你那位朋友也是三級中級神獸嗎?”九尾雪狐問道。

“不錯!”景風點了點頭道。

聽到五爪也是三級中級神獸!九尾雪狐和雪鷹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深深的震驚,但想到景風身邊並沒有這等神獸出現,二人又松了一口氣,帶著景風三人來到了位于魂刹山山頂下端處的一個山洞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