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二章魂刹山
天刹一族的聖山,魂刹山。

“景風,這就是我們天刹一族的聖山魂刹山,我也只跟著我的義父來過一次,而且沒有進去,只是在外面等候!”海天指著一座散發著威壓氣勢的雪山道。

“天哥!我怎麼感覺胸口很悶啊!有些喘不上氣刺”海天的妻子做霜捂著胸口,氣喘籲籲的說道。

“霜兒,你沒事吧!我第一次來也感到很氣悶,走了一半義父就不讓我靠近了,但不知為什麼,我這次一點感覺沒有!霜兒,你要是難受就在外面等我們,我進去探清虛實再回來叫你!”看到臉色有些發白的傲霜,海天關心的說道。

“天哥,我沒事!可是這不對啊,你的實力還不如我,怎麼會感覺不到魂刹山透出的威壓呢!”看到海天一點事也沒有,傲霜有此不解地說道。

“我想這應該是天刹令的原因!”景風說道。

“對!我怎麼把天刹令給忘了呢?既然天剩令是每代天刹一族族長的象征,應該有它過人之處的!”做霜此然大悟道。

“霜兒,你要是難受你就拿著天刹令,那樣你會舒服點!”海天把天刹令拿了出來道。

“不天哥,還是你拿著吧!你的實力比我還差,要是沒有天刹令的保護,在魂刹山肯定寸步難移!”傲霜把天剩令又推還給了海天道。

“大哥,你就放心吧!我來保護嫂子,她不會有事的!”看到海天二人的真情表露,景風十分感動,內心深處想起了遠在滅光宮的若靈來。

“景風!謝謝你!”海天知道景風的變態實力,聽到景風願意保護傲霜,海天感激的說道。

而對景風有些敵意的傲霜聽到景風提出保護自己,為了陪海天一起進到魂刹山,做霜看了景風一眼表示感謝,又不再理會景風了。

“我們走吧!”景風知道自己在傲霜心目中的形象一時半會還改變不了,笑了一笑,並不在意,釋放出強大的靈魂之力包裹住寒霜,和一臉歉意的海天一起,走進了神秘莫測的魂刹山。

“好低的溫度!”走進瑰剩山,景風感覺到整個魂刹山的溫度很低,如果一名魔王境界的高手進到其中,景風感覺那名魔王高手會瞬間被凍住。

可是更令景風驚奇的是,瑰創山山林的樹木野花卻並不受瑰剩山低溫的影響,長的郁郁蔥蔥,千分茂盛。

“天哥,這瑰利山的風景好漂亮啊!”由于傲霜在景風靈魂之力的保護中,並未感覺出外界的寒冷,看到瑰剩山的奇花異草,驚呼起來。

而此時的海天也沒有感覺出外界的寒冷,一進魂刹山,海天手中的天刹令就發出一股金光包裹住了海天,聽到傲霜所說,海天也贊賞起來。

“大哥!我看這些奇木不簡單!至少有下品魔器的等級。”景風用變態的靈魂之力探知了一下這此耐寒的奇木,景風發現這此奇木的的根部正源源不斷吸收著瑰刑山散發的能量,因為瑰別山散發的能量作用,景風感覺這此奇木的枝條十分堅韌,不用煉化就能達到下品魔器的堅韌程度。

“真的嗎景風!這些奇木真的這麼堅硬!”海天有些不相信道

“大哥,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試一下,看看你五成魔靈力可以撼動這此奇木嗎?”景風一臉笑意的提議道。

“好!那我就試試!”說著,海天運氣五成魔靈力,揮出一道拳芒,轟到了一排奇木上。

“嘭”的一聲,奇木中傳出一聲巨響,但奇木和景風想的一樣,只是搖擺了幾下,並未被海天一拳轟成碎末。

“好堅韌的奇木!”看到眼前的奇木果然如景風所說的一樣,堅韌程度趕上了下品魔器,海天和傲霜倒吸了一口道。

“大哥!我想瑰剩山外的奇木都有下品魔器的等級,天剩魔帝留給你的東西還不知道有多珍貴,我們趕快向里走吧!”景風看到目瞪口呆的海天,催促道。

“恩!好!”聽到景風的催促聲,海天緩和了一下震驚的心情道。

景風三人順著瑰利山中崎嶇的山路,緩緩向瑰利山上走去,走了八個多時辰,來到了魂刹山的半山腰。

此時暴風雪漸漸大了起來,整條崎嶇的山路完會被風雪所覆蓋,景風三人眼前除了白茫茫的一片,沒有任何的顏色。

但由于海天手持著天刹令,有天刹令發出的金光所阻隔,在瑰刹山頂刮下的暴風雪根本近不了景風三人的身,有景風靈魂之力開路,三人艱難的繼續向上走。

“吼!”就在海天體力不支想要坐下來休息時,茫茫雪地中傳出一聲大吼,一只五米多長的雪白獅子鑽出雪地,攔住了景風三人,不斷沖著景風三人咆哮。

“雪獅!”看到鑽出雪層的白獅子,海天心中一驚,驚呼道。

“大哥,你認識這只獅子!”聽到海天一口就叫出這只獅子的名字,景風扭過頭來詢問道。

“我曾經聽我義父講過,魂刹山有守山靈獸,這雪獅就是其中之一!”海天說道。

“那大哥,你用天刹令試試,看看能指揮動這只雪獅,讓他讓開嗎?”景風提議道。

“好!我試試!”海天舉起天剩令,小心翼翼的靠近了不斷咆哮的雪獅,揮手讓雪獅讓開。

一開始雪獅看到海天手中的天剩令時愣了一下,但當雪獅一雙銀眸發出一道白光射進了海天的體內後,突然咆哮一聲,一蹬地,撲向了海天。

看到雪獅突然發狂撲向海天,景風知道雪獅的力量不是海天可以抗衡的,心中一緊,化作一道殘影,擋在了海天身前,拿自己的軀體硬撞向了撲來的雪獅。

“嘭”的一聲,雪獅被景風堪比下品神器的軀體撞飛,重重的摔出了百米之遠,一道深深地雪亦出現在了雪地中,但很快又被刮來的暴風雪掩埋了。

“大哥,你沒事吧!這雪獅怎麼會連你都攻擊!”景風不解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感覺雪獅的銀眸射進我的身體,我身體內的情況被他一覽無遺!”海天搖頭道。

“什麼!那是雪獅竟然可以觀察出你體內的情況!”聽到海天所說,景風驚呼道。

這時,被景風肉體撞飛的雪獅怒吼一聲,身體驟然變大,變成了十米高左右的巨獅,一股冰冷的氣息鑽出體內,雪獅長著血盆大口,再次撲向了景風三人。

“哼!我有說過讓你變大嗎?”看到變大的雪獅撲來,景風並不驚慌,冷哼一聲,靈魂之力突然迸射出去,牢牢鎖定了自己周圍的空間。

撲來的雪獅一進入景風所掌控的空間,立即敢到四面八方,源源不斷擠壓而來的空間壓力,一聲聲清脆的骨骼碎裂聲在哀嚎的雪獅體內傳出,隨著景風運轉的空間壓力越來越大,雪獅的變大的身體不斷的縮小,再次變成了本體大小。

“我不想殺你!你走吧!”看到因為空間壓力擠壓,雪獅潔白的獅毛也被體內流出的鮮血染紅了,想到雪獅乃是魂刹山的守山神獸,景風收回了釋放的靈魂之力,解除了對雪獅的縛乘說道。

“吼吼!”雪獅沖著景風和海天怒吼了兩聲,突然口吐人言道:“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有天刹一族的天創令!”

聽到雪獅口吐人言,海天愣了一下,緊接著平息了一下說道:

“雪獅,我知道你是魂刹山的守山神獸,這天剩令是我義父,也就是上任天刹一族的族長傳給我的!”

“上任天刹一族的族長傳給你的,上任天刹一族的族長怎麼了,難道飛升神之界了嗎?”雪獅不解的問道。

“沒有!我義父找到一個地方閉關去了,所以把天刹令傳給了我!”海天並沒有把天刹一族的大變告訴雪獅。

“可是你體內為什麼沒有天刹一族族長修煉的劑天訣的氣息呢?”雪獅聽到海天所說有此相信海天的話,可是感覺海天體內並為有刑天訣的氣息,不解的問道。

“因為我義父走的倉促,並未來得及傳授我剩天訣!不過我義父讓我拿這天刹令來魂刹山,也許是留給我什麼東西!所以我來看看!”海天說道。

“好了,雪獅,海天絕沒有說出一句謊話,你快讓我們過去吧!”看到雪獅還是有些不相信海天所的話,景風有些不耐煩說道。

聽到景風不耐煩的話語,想到景風驚人的實力,雪獅心中一驚,不自主的後退了幾步道:“我不是不相信他說的話,只是我想問得仔細,既然你們不願多說,我也不多問了,你們過去吧!不過前面還有幾只守山神獸,他們的實力都比我強,他能不能讓他們幾個相信,就看你們的福源了!”

說完,雪獅鑽進雪層中消失不見了。

“大哥,看來這魂刹山守山神獸能察覺出你修煉的法訣不是只有天刹一族族長才可修煉的剩天訣!我們路上還是小心一點為好!注意一下剩余的其他幾只神獸!”景風提醒道。

“恩!僅僅是一只雪獅就有這等實力,比雪獅更強大的神獸會是什麼樣的呢?”做霜在一旁喃喃自語道。

“大哥,嫂子你放心,再厲害的神獸我也能把它們解決。我們走吧!去看看這瑰剩山到底存在什麼秘密!”景風催促道。

“恩!我們走!”說完,三人繼續向瑰剩山山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