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章海天
“大哥!你怎麼會在這?”景風看到站在廢墟中的人影竟然是自己的結拜大哥海天,一臉驚喜,而又不可思議道。

“景風,請你饒了我的義父吧,沒有義父,我早已死去!”海天早已在天刹城看到上空的一幕,起初海天不敢相信白衣男子就是景風,但看到最後,海天終于確定可以和自己義父相拼的白衣男子就是景風,看到景風要殺天刹魔帝,海天立即呼喊讓景風住手並飛到天剩魔帝身邊,把重傷在身的天剩魔帝在石岩上扶了出來,懇求道。

“天兒,你認識他!”天剩魔帝看到海天竟然和景風乃是舊識,而且景風還叫海天大哥,這讓身受重傷的天剩魔帝感到了一陣怒氣,大吼道。

“義父,景風就是我那個在天之界從小長大的義弟!”海天扶著搖搖欲墜的天利魔帝說道。

“什麼!你竟然是他的結拜大哥!那你給我起來!我不用你扶,也用不起!”天利魔帝一把把海天推開,憤怒的大吼道。

“義父我?”海天看到對自己一向慈愛的義父竟然把自己推開了,心中一慌,立即上前,扶住了搖搖欲墜的天剩魔帝道。

“不要叫我義父,我不是你義父!你給我滾開!”天剩魔帝再次把海天推開,並把海天震吐了一口鮮血,怒吼道。

“天刹魔帝,你想干什麼!”看到天刹魔帝竟然把海天打傷,景風立即上前,怒視著身受重傷的天刹魔帝道。

“景風,我沒事,請你看在我的面子上,饒了我義父吧!”海天哀求道。

“哼!你不用求他,我也不會領你的情,要殺要刮隨便你!我絕不含糊!”天刹魔帝冷哼一聲,大意凜然看著景風道。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怨不得我了!”景風眼中露出一絲冷光道。

“不景風,你不能殺我義父,我求你了,我給你跪下行嗎?”看到景風眼中的冷光,海天心中一慌,伸手攔住景風,就要給景風跪下。

“大哥,你這是干什麼,快起來!”看到海天真要給自己下跪,景風放棄了殺死天利魔帝,扶起了海天。

這時,看到有機可乘,天剩魔帝運氣一絲魔靈力,單掌劈出一道黑光,劈到了景風的胸口,把景風震退,胸口頓時血流湧柱。

“吼吼!天剩,我要撕了你!”看到天刹魔帝竟然在此情景還敢偷襲景風,五爪大吼一聲,揮舞著大拳頭,就要為景風報仇。

“你不要傷害我義父,你要殺殺我吧!”看到怒氣沖沖的五爪凌空飛來,海天擋在了氣喘籲籲的天刹魔帝身前道。

“五爪,我沒事!你不要傷害我大哥!”雖然天刹魔帝偷襲劈出的黑光劈到了景風的胸口,在景風的胸口處劃開了一道口子,但景風的皮膚已經達到下品神器的等級,景風遠轉了一周玄沌之力,體內的黑色木靈立即把景風的傷口愈合了,看到五爪要對海天動手,景風立即勸阻道。

“景風,天刹那個老匹大可是要殺你啊,難道你想放過他!”五爪怒視了一眼重傷在身的天剩魔帝道。

“五爪,我真沒事,這件事還是我來處理吧!”景風把五爪拉到一邊道。

“五爪,你還是聽主人的話吧,主人這麼做有他的道理,我們應該支持主人的做法!”火鳳飛到五爪身邊,勸阻道。

聽到火鳳的勸阻,五爪心中的怒火頓時被熄滅了,訕訕的站在火鳳身邊道:“火鳳,還是你說的有理,我們應該支持景風的!”

看到火鳳幾句話就把五爪降住了,景風露出了一絲會心的笑意。

“大哥,這些年你都是怎麼過來的,真的是天刹魔帝救得你嗎?”看到海天不顧自己性命的維護天刹魔帝,景風知道天剩魔帝一定對海天有恩,平息了一下憤怒的心情,詢問道。

“景風,我剛飛升時,天之界很不穩定,當時我的實力又低,根本沒有自保的能力,我每天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可就因為我隨處漂泊,竟然讓我無意間得到了一棵百萬年成長的紫粒果。”

“就在我欣喜若狂的時候,被當時魔界小宗的一名三級魔將發現,為了得到紫粒果,那名三級魔將一直追殺我,由于當時我只是一名二級天魔,和三級魔將之間的實力相差過大,最後被他追上,搶了我的紫粒果,還想殺我,多虧義父當時路過,殺了三級魔將救下了我。義父看我可憐,收我當了義子,並傳我高深法訣,又把他最漂亮的徒弟許配給了我,可以說沒有義父,就沒有我,所以景風,請你看在我的面子上,饒了我義父吧!”海天把自己這萬年來的經曆給景風說了,聽到天刹魔帝竟然救了海天一命,並無私的把自己不外傳的法訣傳給了海天,景風漸漸心軟了。

“大哥,這件事我做不了主,如果我可以做主,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會饒了天剩魔帝的。這件事我還是要問問我的岳父!”景風說道。

“景風,請你一定要勸阻你的岳父饒了我義父,大不了我賠命給你岳父!”海天誠懇的請求道。

“景風,我什麼都聽見了,你也不用求我,我和天刹仇深似海,不是你一兩句話可以讓我饒了他的!”恢複了一成魔靈力的滅光魔帝來到景風身邊說道。

“既然這樣,那你先殺了我吧!”海天伸開手臂,一臉堅毅的擋在重傷的天剩魔帝身前說道。

“岳父!”看到海天一臉堅毅的神情,景風心中一驚,害怕滅光魔帝真的對海天動手,大聲喊道。

“景風,岳父自有分寸!”滅光魔帝沖著景風點了點頭道。

看到滅光魔帝臉上並未表露出殺意,景風暗自松了一口氣

“天刹!我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硬抗我一掌,我們新仇舊恨從此一筆勾銷!”滅光魔帝說道。

“哈哈!好!就要老大在領教一下滅光魔帝的高招!”天剩魔帝捂著胸口。大笑一聲道。

“不義父,還是讓孩兒帶你出戰吧!”看到重傷在身的天刹魔帝根本不可能硬抗滅光魔帝一掌,海天扶住天剩魔帝道。

“哎!天兒,義父沒事!義父還可以接下滅光魔帝一掌!你就放心吧!”看到海天真情保護自己,為了自己情願不要性命,天刹魔帝很是感動,對自己曾經種種感到了一絲後悔,歎息一聲說道。

“可是義父你……”

“天兒,義父在不濟,也比你厲害,以你如今的實力,就算滅光魔帝只剩下半成魔靈力,也可輕松取了你的性命,你就靜靜站一邊吧!”天刹魔帝勸阻海天道。

看到天刹魔帝對海天的真情並非偽裝,景風也產生了一絲不忍,可是景風知道滅光魔帝和天剩魔帝仇深似海,自己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站在原地干著急。

滅光魔帝看了一眼焦急的景風,露出一絲笑意,舉起黑光纏繞的右掌道:“天刹,你准備好了嗎?如果准備好了,就受我一掌,如果你受我一掌不死,我們的恩怨從此一筆勾銷!”

“好!”天剩魔帝運起僅剩的一絲魔靈力,控制住自己搖搖欲墜的身形說道。

“天刹!你准備好了!我來了!”滅光魔帝大喝一聲道,纏繞在手掌上的黑光突然迸射出來,眼看石破天驚的一掌就要印在天剩魔帝的胸口,震碎重傷在身天刹魔帝的全身經脈,要了天刹魔帝的性命。

“不要!”感受到滅光魔帝這一掌的威力,海天心中一顫,哀喊道。

而景風等人感受到滅光魔帝這一掌威力,知道如今的天剩魔帝只要挨上必死無疑。

可是就在滅光魔帝黑光迸射的右掌印到天剩魔帝胸口時,突然,迸射的黑光全都消失不見,滅光魔帝只用肉掌,印在了天剩魔帝的胸口上。

“噗”天刹魔帝吐出一口鮮血,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滅光魔帝,不明白滅光魔帝為什麼在這麼好的機會下,放過自己。

“天刹。你不用疑惑,我是被你和海天之間的真情所感動!所以放過你!從今天開始,我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但是你不得再挑起天之界大亂,不然,我定不饒你!”滅光魔帝說道。

“你放心,如今天刹一族我已經不留念了,我也沒有了以前的野心,我現在只想靜靜的修煉,渡過神劫,飛升神之界!”天刹魔帝說道。

“海天來,如今我把天刹一族族長的位置交給你了,你拿著這個印符去我天刹一族的聖山瑰剩山,取我留在里面的東西,希望你能把天刹一族帶出困境,再創輝煌!”天刹魔帝把象征天刹一族族長身份的金色印符交給了海天道。

“義父你……”看到遞到自己手中的金色印符,海天傷感的說道。

“海天,義父能收到你這個義子,義父很欣慰!你一定不要步義父後塵,一定不要挑起戰爭!義父走了!照顧好傲霜!”說完,天刹魔帝緩慢的飛離了變成廢墟的天刹城上空。

看到天刹魔帝落寞的背影,海天留下了一行眼淚。

可就在天刹魔帝離開地下洞窟,想要找一個無人的星球苦練,等待渡神劫時,一個模糊的身影出現在了天刹魔帝身邊,一掌把天刹魔帝擊暈,帶著天刹魔帝,消失在了暴塵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