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一章雨稠回歸
混亂的北方領域。

如今整個北方領域的勢力范圍在極度的縮小,不少小星球不是被滅星,就是整個星球的小宗派舉派遷移,脫離了北方勢力,彙入到焚天或玄通勢力旗下,以求庇護。

北方仙帝塵煙在聽完六如仙帝的敘述後,眉頭緊皺了起來說道:“六如,那五人到底何身份?和我們北方勢力到底有何深仇大恨,為什麼把我北方勢力攪得天翻地覆,不得安甯,你可查出他們的身份!”

“回稟塵煙仙帝,這五人是由一名紅衣老婦帶領的,他們原來從來沒有在天之界出現過。我派出不少高手前去阻殺他們,但因為他們功法奇特,修煉了一身很少見的毒功,我們不敢輕易近身,每次都被他們逃了!”六如仙帝有些無奈的說道。

“毒系功法?天之界幾億年沒有毒系高手出現了,這五人到底在哪里冒出來的,我北方一族何時得罪了毒系高手!”北方仙帝塵煙眉頭緊皺的暗自道。

“他們這一伙人心狠手辣,每到一個宗派,二話不說,立即施展毒功進行屠宗。從他們表現的種種跡象上看,他們應該是受人指使,並非我們北方一族得罪他們!”六如仙帝分析道。

“哎!六如,傳我命令,我北方勢力旗下所有小宗派全部回收,大宗派嚴加防守,以防這五人的偷襲。然後再派仙帝級別高手,十十成隊,搜尋這五人蹤跡!一有消息,立即向我通知!”塵煙仙帝歎息一聲,無奈使令道。

“是!屬下這就去辦!”說完,六如仙帝急匆匆的告退了。

就在北方仙帝塵煙對這五人一籌莫展,焦急不安時,景風帶著重回仙界的東方仙帝雨稠一行人來到了北方勢力范圍內。

虛獨境中。

東方仙帝雨稠一行人在最初進到虛獨境中,被虛獨境中的景象鎮住後,已經恢複過來。景風帶著自己的父王母後一行人來到了虛獨境的內層邊緣,讓他們在時間流速三十倍的地方恢複傷勢,而景風騎著金翅大鵬,向北方仙帝塵煙所在的無塵星急速飛去。

來到北方仙帝塵煙的勢力范圍,景風看到北方勢力的邊緣,不少星球已經變成了一顆顆暗淡的死星,不少小宗派已經成了凶獸的巢穴。

“塵煙仙帝的勢力范圍內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看到眼前的一幕,景風被驚呆了,喃喃自語道。

“金翅,我們下去看看,看看這顆星球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會變成一顆死星,看看還有沒有幸存者!”景風傳音道。

“是主人!”受到景風的叮囑,金翅大鵬改變了方向,向一顆已經變成死星的小星球飛去。

搜尋了半天,景風和金翅大鵬都沒有在這顆星球上搜尋到活人的氣息,反而搜尋到不少凶獸橫行。無奈之下,景風和金翅大鵬來到這顆小星球最大的一個宗派外。

“小心主人!有毒!”金翅大鵬看到小宗派石階上流淌下來的綠稠粘液,提醒道。

“放心吧金翅,以我現在的靈魂境界和實力,天之界的毒還傷不到我!”景風自信一笑說道。

景風走上前,輕輕沾了一下綠稠粘液,發覺自己達到下品神器等級的皮膚都感到了一陣陣灼熱的疼痛感,一絲絲白煙冒了出來,驚呼了一聲道:“好烈的毒啊!”

“主人,我怎麼感覺這毒不應該是天之界應有的劇毒呢?”金翅大鵬也沾起一滴綠色粘稠毒液,觀察了一會道。

“什麼,金翅你是說這是神之界的劇毒?”景風震驚的問道

“也不是?如果是神之界的劇毒,威力應該遠不止這些!”金翅大鵬搖頭道。

“那你的意思是?”景風有些不解的問道。

“有可能是神之界的高手在天之界煉制的劇毒!所以才有這種威力!”金翅大鵬分析道。

“你的意思是說,這件事很可能和聚寶宗那個神秘的神人有關?”景風終于明白金翅大鵬的意思,眉頭一掀。深吸一口氣道。

“很有這個可能,但也不排除有其他神之界下界高手!”金翅大鵬搖頭道。

“哎!我們還是去問問塵煙仙帝,也許他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景風歎息一聲道。

就在景風和金翅大鵬想要離開時,五只狼型凶獸咆哮一聲,攔住了景風和金翅大鵬。

“畜生!難道你還想吞了我不成!”景風冷視了一眼攔住自己的狼型凶獸,冷視了一眼道。

“赤災狼!”金翅大鵬看到五只狼型凶獸,眉頭緊皺的說道

“金翅,你認識這些紅狼!”聽到金翅大鵬的驚呼聲,景風詢問道。

“我曾經在神之界的一些典故、古文中看到,這赤災狼乃是荒洪異種,很少出現,但每次出現,都會掀起一場巨大的災難!”金翅大鵬說道。

就在這時,不斷咆哮的赤災狼看到景風和金翅大鵬並未理會自己,而是在交談,狂吼一聲,吝刷刷的沖向了景風二人。

“哼畜生!本想留你們一命,但你們如此不知好歹,那就不要怪我了!”看到赤災狼沖來,景風身形一閃,幻化出五個幻影,同時出拳,把五只赤災狼直接轟飛,重重的摔到地上。

“嗷~~”看到景風超人的實力,五只赤災狼心中一顫,就想逃跑,這時,突然一股強大的空間壓力陡然產生,五只赤災狼哀嚎一聲,瞬間被景風使用空間法則,產生的空間壓力壓成了血醬。

“金翅,我們快去無塵星、星塵宮見塵煙仙帝吧,也許塵煙仙帝會告訴我們這里一切到底發生了什麼!”金翅冷視了一眼化為血醬的赤災狼,催促道。

籽!主人!”金翅大鵬變成本體,馱著景風,化作一道金光,已超越天之界范疇的速度,向無塵星飛去。

星塵宮。

就在北方仙帝塵煙和自己幾名大將在商議對策,一籌莫展時,景風和金翅大鵬突然現身在星塵宮外。

看到景風的身影,守護星塵宮的護衛沒有阻攔,景風一路來到了星塵宮的大殿,拜見北方仙帝塵煙。

“景風!”看到出現在星塵宮外的身影,塵煙仙帝眉頭一掀,驚呼起來。

“景風拜見塵煙仙帝、六如仙帝!”景風懈匕道。

“景風平安你回來了!好好!不知你找到你的父王了嗎?”塵煙仙帝關心的問道。

“謝謝塵煙陛下關心,我已經找到我的父王他們,我這就讓我父王出來見你!”由于景風早已給自己的父王傳音,雨稠仙帝沒有療傷,很期待和自己相交過億年的老朋友見面,聽到景風的傳音,雨稠仙帝連忙回應讓自己出來。

“雨稠大哥!”看到東方仙帝雨稠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塵煙仙帝心中一突,連忙幾步走到東方仙帝雨稠的面前,激動的喊道

“塵煙,當年多謝你派人相助,要沒有你!就沒有如今的我,大哥我要好好感謝感謝的你啊!”東方仙帝雨調也是激動的說道。

“大哥,你十萬別這麼說!當年我本想不顧一切代價去幫你,但我北方勢力突然出現一群叛兵,擾亂了我北方勢力,使得我只能派出幾名心腹前去幫助大哥!不過天佑大哥,讓大哥終于擺脫劫難困擾!如若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樣面對景風!”北方仙帝塵煙激動地說道。

“走大哥!我們里面談,我要好好給大哥接風!”北方仙帝興奮地說道。

“好!我也想知道這些年,天之界到底發生了那些大事!”說完,東方仙帝雨稠和塵煙仙帝並肩向星塵宮後殿走去。而景風和金翅大鵬、六如仙帝等人緊緊地跟在了後面。

星塵宮後殿,宴席上。

“大哥,這些年你真的被困在了雷心界?”塵煙仙帝詢問道。

“不錯!當年我被焚天重創,不得已闖進了雷心界,但又被雷心界外的強大狂雷擊成重傷,不得已我們藏身于雷心界一顆小星球療傷……”東方仙帝雨稠把自己在雷心界的經曆給塵煙仙帝說了。

“雷心界的高手果然厲害,不愧為仙魔兩界的禁地。”聽完雨調仙帝所說,塵煙仙帝等人被雷心界強悍的攻擊力所震。

“景風,你到底是怎麼把你父王、母後救出來的,難道雷心界的高手沒有阻攔你嗎?”塵煙仙帝詢問道。

“呵呵!我進到雷心界,冒充雷心界高手把雷心界攪了個天翻地覆,讓雷心界最大的兩個家族雷家和心家火拼!”景風一臉笑意的把自己進到雷心界發生的事給眾人說了。

聽到如今雷心界最大的勢力白家的家主竟然是景風在雷心界收的徒弟,塵煙仙帝感慨道:“大哥,你有一個好兒子啊!景風以後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哈哈!是啊!有子如此,我也很欣慰啊!”東方仙帝雨稠一臉笑意的說道。

“塵煙仙帝!我離開的這幾年,天之界發生了什麼大事嗎?“景風詢問道。”

“你離開的這幾年,天之界確實發生了幾年大事!最轟動的一件事就是,焚天輕松渡過神劫,如今已經是神人之休了!”1⑹ k 小 說 wαр.⑴ ⑹k.CN整理塵煙仙帝把天之界這百年發生的事給景風幾人說了。

“焚天渡過神界了?那他飛升了嗎?”景風心中一突,詢問道。

“沒有,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焚天一直沒有飛升,但渡過神劫的焚天一直呆在他的烈焰宮,一直沒有離開過,這讓人很十分不解!”塵煙仙帝說道。

“時間越久,越有可能有重大陰謀存在!我們一定要小心!”景風冥思了一會道。

“對了,塵煙仙帝,不知你們北方勢力發生了什麼大事?為什麼邊緣不少小星球都變成一顆顆死星!”想到自己看到的一幕,景風不解的問道。

“哎!我也為這個發愁呢?不知從來里來了五名修煉毒系法訣的六級仙帝,不斷殘殺我北方勢力的小宗派,鬧得我北方勢力范圍人心惶惶。”塵煙仙帝歎息一聲,把自己調查出的事給景風等人說道。

“塵煙仙帝,你放心吧,這件事交給我了,我來幫你解決這件事!”景風自信滿滿的說道。

“太好了景風,有你出馬我也就放心了!”塵煙仙帝欣喜的說道。

“來大哥!景風!我們不談煩心事了,我敬你們一杯!”塵煙仙帝看到景風回來,聽到景風願意為自己出手解決毒帝困擾之事,松了一口氣,欣喜的端起酒杯道。

壓抑的氣氛也因為景風的一句話,終于煙消云散,眾人開懷暢飲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