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二十二章誰是奸細
緊追景風而來的雷獸看到景風受傷,怒吼一聲,萬道狂雷在雷獸體內鑽出,猶如下雨般,劈向了口吐鮮血的景風。

“畜牲!你以為我真怕你嗎?”看到萬道狂雷劈來,景風並不驚慌,吐了一口溢出的鮮血,腳踏靈隱飄,化成一絲絲細線,避開了萬道狂雷,“唰”的一聲飛到了雷獸的上空,猛地騎到了雷獸的巨頭上。

“嗷……”看到竟然有人敢騎自己,雷獸憤怒了,狂吼一聲,身上的黑色狂雷像煮沸了的水,在體內蜂擁鑽出,想要把騎在自己頭上的景風劈成碎片。

雖然景風的肉體十分強橫,再加上景風刻意在體內招出黑色水靈盾保護住自己經脈,但雷獸身上湧出的狂雷還是讓景風受到了一些創傷,身上的皮膚被黑色狂雷劈開了一道道口子。

感受到雷獸的憤怒和黑色狂雷爆裂的力量,景風把玄沌之力提升至頂峰,一拳轟到了雷獸的大腦袋上,把雷獸在空中砸的倒轉了一團,景風順著雷獸翻滾的慣性,躍了出去,向一臉震驚的心家弟子飛去。

“嗷!嗷嗷~~”被景風一拳砸翻的雷獸看到景風竟然想逃,狂吼三聲,化作一道黑電,劈向了景風,想要把冒犯自己的景風劈死。

一大片黑色狂雷從天而降,感覺到自己身後狂暴的力量,景風早有准備,身形突然向左一閃,化作一道殘影,避開了滿天黑雷,但地面上的心家弟子卻遭了殃,雷獸含怒一擊劈出的狂雷瞬間劈死了八名心家高手,重傷了十三名心家高手。

此時躲開雷獸進攻的景風並沒有立即逃跑,再次飛向了心家眾高手。遠遠看到景風飛來,看到剛才一幕的心家高手都驚慌了,就想閃開。

可是驚慌失措的心家高手的速度遠遠不及景風和瘋狂的雷獸劈出的萬道狂雷,就在萬道狂雷劈到景風後背時,“嗖”的一聲,景風躲進虛獨境憑空消失了,而景風沖向的三十多個心家卻遭了殃,被雷獸劈出的萬道狂雷劈中,死傷大半,躺在地上不斷的哀叫。

眼中閃爍著雷光的雷獸看到景風再次消失不見,怒吼一聲,整個天空烏云密布,無數道狂雷從天而降,把重傷的心家弟子,叢林、植被全部摧毀,整個彙雷域的外部變成了一片廢墟。

虛獨境中。

景風重新變出一身白衣,坐在虛獨境中療起傷來。不一會的功大,景風體內黑色木靈就把景風碎裂的皮膚,完全修複,就連體內的傷勢也恢複如初。

由于景風害怕軒逸文、天洛嬌一時沖動,再返回彙雷域救自己,釋放出強大的靈魂之力,搜尋到正在劇烈爭吵的三人,使用虛獨境瞬移,來到了三人不遠處,心意一動離開了虛獨境,向三人方位飛去。

遠遠的,景風的靈魂之力就感應到天洛嬌的憤怒爭吵聲:“軒逸文,你給我讓開,你們不去救景風,我去!”

“不行!你現在不能去!我說過,如果景風不能活著離開,我一定會再次殺進去,但現在不是時候,如果我們在冒然闖進去,說不定還會連累景風,所以我不會讓你離開的!“軒逸文攔住瘋狂的天洛嬌道。

“軒逸文,你這個懦大!你給我讓開!你覺得在那麼多心家高手面前,景風有活命的機會嗎?難道我連陪他一起去死都不行嗎?”天洛嬌流淚滿面的吼道。

聽到天洛嬌竟然願意陪自己去死,景風心中十分感動,對天洛嬌的一絲陰霾也煙消云散,“唰”的一聲飛到了天洛嬌的身邊道:

“洛嬌,是誰欺負你了,怎麼哭成這個樣子!”

“景風!”看到天洛嬌身邊的人影,軒逸文和知心海驚呼道。

而天洛嬌聽到景風的聲音愣了一下,回過頭看到景風真真切切的站在自己身邊,一頭紮進了景風的懷中,緊緊摟住了景風,大聲哭了起來。

這次,景風並沒有推開激動痛哭的天洛嬌,而是拍了拍天洛嬌的後背道:“好了洛嬌,我這不是沒事嗎?你不用摟這麼緊!”

“不!我就要摟著,你以後不能離開我了!”天洛嬌緊緊摟著景風,幸福的說道。

感受到懷中玉人的溫情,景風心中也被同化了,緊緊摟住了天洛嬌,可是突然,若靈和紅玉的身影出現在腦中,景風想到如今紅玉下落不明,而若靈正在虛獨境中修煉,連忙摒除了雜念,把天洛嬌推開了。

“怎麼了景風!”看到景風推開了自己,天洛嬌愣愣的看著景風問道。

“對不起洛嬌,其實我不應該騙你,我已經有了妻子!”景風歉意的說道。

聽到景風所說,天洛嬌愣了一下,臉色連續變化了三次道:“景風,其實我早就知道你有妻子,謝謝你這麼坦白告訴我,不過我不在乎,只要你妻子願意,我願意做小!”

“你怎麼知道我有妻子?”景風不解的問道。

“我是憑女人的知覺!”天洛嬌露出了一絲迷人的微笑說道。

“好了,我們先不說這個了。如今情況緊急,我們還是趕快離開心家的勢力范圍為好!”想到如今自己這伙人還在心家范圍內,景風催促道。

“好!我們走!”軒逸文點頭道。說完,景風帶著天洛嬌和軒逸文、知心海一起,急速的向星際傳送陣處飛去。

由于彙雷域隱藏的心家高手被發狂的雷獸擊傷無數,再加上心家沒有考慮到雷家派出的高手可以在高手如云的彙雷域逃出,所以星際傳送陣外心家並沒有派重兵把守。

景風、軒逸文、知心海很輕易的擊殺死數十名守護心家星際傳送陣的高手,通過星際傳送陣,離開了心家的范圍,隨機來到了一顆星球上。

看到已經逃出生天,眾人松了一口氣,找到一處密林棲身了下來

“景風,你到底是怎樣在險境重重的彙雷域逃出的。”知心海眉頭緊皺,有些敵意的問道。

“怎麼,連你也懷疑我是心家派來的奸細!”景風露出一絲笑意問道。

“不錯,我是懷疑你!不然你怎麼會在高手如云的彙雷域完好無損的逃出來呢?”知心海沒有隱瞞心中所想說道。

“那你覺得我如果是奸細,我救你們又是為了什麼呢?”景風露出一絲笑意道。

“這可能有你的意圖!我不好說!”知心海搖頭道。

“知心海,我相信景風不是奸細!“軒逸文突然打斷知心海的話說道。

“我也相信景風,他絕不會是心家派來的奸細!“天洛嬌大聲反駁說道。

“你們可不要被景風的舉動迷惑住!”知心海提醒道。

“雖然景風的疑點非常多,但我相信景風絕不會是奸細,奸細一定另有其人!”軒逸文堅定的說道。

“那你說誰會是奸細呢?”知心海問道。

“我想應該是孤獨云!”景風發話道。

“孤獨云!你為什麼會說是他?難道因為你們之間有仇嗎?”知心海眉頭緊皺的說道。

“你覺得我是那種人嗎?”景風反問道。

“這!”想到景風的為人,知心海一時搪塞了。

“我來給你們說說我的看法!”看到知心海搪塞,景風接過話來道。

“一是,以孤獨云修煉上億年的時間,在雷神宮外不可能因為一時敵意而不聽我的勸阻,把自己陷入險境!二是,以孤獨云的眼界,看到彙雷域內沒有重兵把守,卻沒想到可能是陷阱,帶著我們一路暢通無阻闖進了彙雷域的中心!三是當有人說我是奸細時,孤獨云沒有思考立即向我出手,想要斬殺我這個奸細!四是當孤獨云想要斬殺我時,心家高手沒有一個出手幫我,在那種情況下,如果我是心家奸細,心家高手會不管嗎?只有孤獨云是奸細,心家高手才能任由孤獨云出手!還有最重要一點,如果這次孤獨云不死,那他就一定是奸細!”景風分析道。

軒逸文三人仔細想了想景風的話,覺得景風說的有理。軒逸文轉頭問道:“景風,如果孤獨云是心家的奸細,那他一定沒有死,一定會再次回到雷家,那我們該怎麼做,如果我們冒然回到雷家,很可能會被他倒打一耙,遭到毒手!”

“你們都不能再回雷家了!如果你們信得過我,我可以介紹一處地方讓你們棲身!等待機會,在大展宏圖!”景風說道。

“我們當然信得過你,你說是什麼地方!”軒逸文信任的說道。

“雷心界白家!”景風說道。

“白家!景風你為什麼要我們投奔白家,難道你和白家之間還有關系?”知心海不解的問道。

“不錯,如今白家的家主白心羽是我的徒弟,由我推薦,你們一定會得到重用的。而且我向你們保證,白家一定會很快崛起的,投奔一個很有潛力的家族,難道不是一個很好的歸宿!”景風開導道。

“白家家主是你的徒弟?景風,難道你進雷家也有所圖嗎?”軒逸文皺起眉頭道。

“請二位見諒,我確實有所圖,我的目的就是把白家推上雷心界頂峰!難道二位不像隨著白家一起凌云雷心界頂端!”景風說道。

“嗯?景風,你有多少把握可以讓白家崛起!”軒逸文問道。

“八成把握!”景風自信的說道。

看到景風自信的神情,軒逸文和知心海對望了一眼,下定決心道:“好,我們相信你投奔白家!”

“洛嬌,你也隨軒逸文他們一起去白家,在那里等我!”景風說道。

“不景風,我不要去白家,我要和你在一起!”天洛嬌在身後緊緊摟住景風道。

“哎,洛嬌,我准備再回雷家一趟,此去很危險,你還是隨軒逸文他們一起去白家吧,我答應你,等此事已了,我就去找你!”景風歎息一聲安慰道。

“我不!我不要離開你!”天洛嬌緊緊抱著景風不依道。

“哎!那好吧,跟著我,你一定要小心!”聽到天洛嬌堅定的話語,景風歎息一聲,心軟的說道。

“恩”聽到景風答應讓自己跟在景風身邊,天洛嬌甜蜜的說道。

“軒逸文、知心海,這是我給你們寫的推薦信,你們拿著此信去白家,交給白家家主白心羽,他自會給你們安排!”景風把寫好的推薦信遞給軒逸文。

“好!景風你和天洛嬌一定要小心,我們在白家等你!”軒逸文拍了拍景風的肩膀說道。

“放心吧!”景風自信的說道。

說完,景風和天洛嬌趕回來雷家而軒逸文和知心海拿著景風的書信,趕去了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