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十七章比武大會(下)
比武報名後堂。

“坐!”景風跟著中年男子,來到了比武大殿後堂,中年男子在房間內布下一道禁制,指著一張椅子道。

“謝謝!”景風看到中年男子布下禁制,很客氣的讓自己坐下,景風眉頭一皺,不明白中年男子想干什麼。

“你真的是白家弟子?”中年人一臉笑意的玩弄著手中兩顆靈球,並沒有看向景風,問道。

“是!不信我可以給你看看我在白家的身份印符!”景風把在白心羽那里要來的身份印符拿了出來說道。

“身份印符我就不看了!畢竟身份印符可以造假!以你的實力,至少修行上千萬年以上,你在白家的地位也應該不低吧?”中年男子繼續玩弄著靈球,問道。

“不錯,我確實修行了千萬年,在白家的地位也不低!”看到中年男子奇怪的表現,景風感到了一絲不解。但話以問,景風為了不露餡,只能順著說下去。

“那你認識我嗎?如果你在白家修行了千萬年之久,又有很高的地位,你應該認識我?”這時,中年男子終于抬起頭,緊緊盯著景風道。

聽到中年男子所說,景風心中一緊,緊接著一股狂暴的殺氣鑽休而出,牢牢鎖定了中年男子。要是中年男子此時再有什麼異常,景風會毫不猶豫出手斬殺中年男子。

“不錯不錯!果然和心羽說的一樣強!景風,收回你的殺氣吧,我沒有惡意!我實力不如你,如果我有惡意,就不會布下禁制了!”中年男子含笑的說道。

聽到中年男子提到心羽,又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景風心中詫異起來,看向中年男子的目光也變得疑問起來,但並未收回釋放的殺氣

“呵呵,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也姓白,我叫白尚源,乃是叛徒白尚天的哥哥,心羽的親叔叔!”白尚源一臉笑意的自我介紹道。

聽到眼前男子竟然是白心羽的親叔叔,景風更加詫異。因為景風從來沒有在白心羽口中聽到白尚源的名字。但看到白尚源真摯的眼神並不像偽裝的,景風深吸了一口氣,收回來釋放的殺氣。

“景風,你不用詫異,我的身份白家只有很少幾個人知道,本來收回白家後,心羽想告訴你白家一此機密的,可是你很著急離開,所以心羽沒來得及給你說,請你不要怪心羽。當你向心羽要來身份印符,說明去意後,心羽立即派人通知我,讓我保護你的周全,並告訴我你的身形特征。在剛才你說你是白家弟子後,我就認出了你,所以我把你叫到此處。”白尚源為景風解惑道。

聽完白尚源所說,景風才恍然大悟,剛剛對白心羽的誤解也消除了。景風沒想到雷家中竟然有白家的眼線,而且白尚源在雷家的地位看似不低,景風也因此對白家的崛起充滿了信心。

“景風,既然確定了你,不知我有什麼可以幫助你的嗎?”白尚源詢問道。

“只要你幫我報上名就行!對了白兄,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你如今在雷家是什麼身份?”景風詢問道。

“我現在叫雷白,乃是雷家的一位主管,也是這次比武大會的副組織者。”白尚源沒有隱瞞道。

聽到白尚源在雷家的地位,景風佩服起白尚源來,對白尚源說道:“白兄,多謝你這次相助,景風感激不盡。以後有你暗中幫助心羽,我也就放心了”

“景風!我能問你個問題嗎?你為什麼要走,難道你不能留在白家,心羽有你相助,我想白家的崛起很快就會實現!”白尚源挽求道。

“不好意思白兄,景風有難言之隱,不方便相告,請白兄不要見怪。不過我答應你,一定幫白家在雷心界崛起”景風散發出一股自信說道。

“哎!好吧!景風,這次比試你要多多小心,這次雷家招才可是煞費苦心,其中來了不少高手!不過以你的實力,只要小心應付,取得前十名,進到雷家應該不成問題。”白尚源提醒道。

“我知道了白兄,我會小心的!”景風點頭道。

“好了景風,我們出去吧,談的太久,會讓人起疑的!”白尚源說道。

“好!”景風點頭道。說完,白尚源撤掉了布下的禁制,和景風一起離開了比武報名後堂。

第二日,比武大會會場。

由于白尚源特殊安排,景風分到了一個相對比較弱的第三小組。看到自己組內的成員,最強的一位才是一名四級天雷帥實力的高手,而別的小組,實力明顯高于自己這個小組,景風知道白尚源做了手腳,露出了一絲笑意。

隨著白尚源站在主台上,一聲宣布,招才比武大會正式開始。

景風在第三比武場,第一個對手就是這個小組實力最高的四級天雷帥高手。

由于景風刻意收斂了實力,身材魁梧,丈高十尺,一臉橫肉的四級天雷帥高手輕蔑的看了一眼景風,聲音如打雷般的說道:“小子,看你細皮嫩肉的我真不想傷你,你還是乖乖的認輸吧,不然丟了性命可別怪我!”

“呵呵,這句話我聽得多了,可是還沒有一個人做到,我今天就看看你能否做到?”景風輕笑了一聲,嘲諷道。

“吼!小子,既然你找死,那就別怪我了!”大漢看到景風嘲諷的眼神,怒吼一聲。揮出一拳,一道雷柱“噼”的一聲轟向了景風。

看到電光閃爍的雷柱劈來,景風露出一絲笑意,身形一動,”唰”的一聲消失不見,閃到了大漢的身後。

看到景風突然消失,自己的進攻連景風的衣角都沒有沾到,大漢感到了一絲震撼,一臉警惕的來回張望,尋找景風的蹤跡。

“你是在找我嗎?”景風嘲諷的聲音在大漢身後響起,嚇了大漢一跳。

“你!你是怎麼閃到我身後的!”聽到景風的聲音,大漢嚇了一跳,連忙回過頭,驚恐的問道。

“我就是這樣一跳,閃到你的身後的?你沒有看見嗎?”景風一邊調笑,一邊用手比劃道。

“你!”聽到景風的調笑,大漢氣的渾身發抖,但想到剛才景風輕輕松松就躲開了自己轟出的狂雷,想到景風的速度,大汊感到了一絲棘手。

“上次是你運氣好!在接我一招!”大漢一橫心,吐了一口粗氣,把全身的雷靈力提升至頂峰,大喝一聲,鑽出體外的黑色雷光

“唰”的一聲飛到了空中。“噼噼”整個天空響起了一聲聲雷鳴,

“轟轟轟轟”萬道驚雷從天而降,轟向了一臉輕松的景風。

看到萬道驚雷從天而降,整個比武場完全被驚雷所覆蓋,大漢看了一眼被驚雷吞沒的景風,露出了一絲勝利者的微笑。

“哼!速度快有什麼用!在我大面積攻擊下,還不是得落敗!”想到剛才景風嘲諷的話語,大漢越想越生氣,冷哼一聲道。

就在大漢以一種勝利者的姿態慶祝時,被萬道驚雷所籠罩的比武場突然出現了一條條細線,急速的在萬道驚雷中穿梭,當萬道驚雷消散後,無數條細線在大漢面前彙集成了景風的身形。

“你!你!”看到景風完好無損的出現在自己面前,大漢心中一顫,指著景風,驚恐地說道。

“你不是說速度沒有用嗎?那我就以速度擊敗你!”景風冷笑了一聲,腳踏靈隱飄,化作一道道殘影,也不進攻大漢,只是在大漢眼前不停的閃動。

而大漢看到景風在自己眼前晃動,一開始還不斷招出狂雷劈向景風,可隨著景風的速度越來越快,殘影越拖越長,大漢感到了自己的攻擊根本奈何不了景風,反而眼中一陣陣眼暈,連忙閉上了雙眼,想要平息一下在進攻。

可是大漢剛一閉眼,就感覺景風的攻擊迎面而來,連忙睜開眼睛想要躲避。可是一睜開眼睛,卻只看到一道道極速奔馳的殘影。又連忙閉上眼睛,看是剛一閉上,有感覺景風攻來。

就這樣來來回回,睜眼閉眼,最後大漢感到了一陣極度的眩暈和惡心,大吼一聲道:“別玩了,我認輸還不成嗎?”

“呵呵,你真的心甘情願認輸!”看到大漢痛苦的表情,景風停下身形,露出一絲笑意問道。

“只要你不再晃了,我就認輸!”大漢一臉痛苦地說道。

“看到大漢認輸!”比賽的監督雷家一名六級天雷聖宣布景風獲勝。

而場下觀戰的高手看到景風只用速度就戰勝了一名四級天雷帥,都被景風的實力所憾,一臉震驚的看著景風。

由于景風這個組的實力不強,實力最強的被景風只用速度就戰勝了。所以景風輕輕松松的贏下了剩下的比賽,進入到了二十強,在贏一場複賽,景風就可以闖進前十,完成自己計劃的第一步了。

而此時其他場次經過激烈的對決,也漸漸到了尾聲。隨著一個個場地決出獲勝者,整個比武場內只剩下東北方,第九比武場沒有結乘了。

看到激戰正酣的第九比武場,景風一時來了興趣,靜靜走到第九比武場下,本來擁擠的人群看到景風的到來自動讓開了一條通道讓景風走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