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四章收徒
雷邊村,一間破碎的小木屋內。

景風盤膝坐在昏迷的白心羽旁,靜靜理順在孤獨飄腦中獲知的一切信息。

“原來雷心界內的高手很少使用武器,除非是可以振幅金屬性攻擊力的武器,其余都作為裝飾品進行買賣。不過防禦類仙器神器在雷心界就很緊俏了,為了一件下品神器戰甲,那孤獨家竟然對一個家族痛下殺手,說出去,真的很難讓人相信!”理順了獲得的信息,景風喃喃自語道。

這時,被景風強大力量真暈的白心羽也在暈迷中醒來,看到陌生的環境以及正盤膝坐在自己身邊修煉的景風,白心羽感到了一絲不解。

白心羽摸了摸身上,發現重雷甲依然穿在自己身上,並沒有被景風奪走,更加迷惑了起來,不解的看著景風發呆。

“你醒了!”感覺到白心羽已經醒來,正直直看著自己,景風突然發話道。

“嗯,是!我醒了!謝謝前輩相救!”聽到景風突然開口說話,白心羽慌亂了一下,但很快平靜了心情說道。

“你醒來就好!你自己多保重,我要走了!”景風冷漠的睜開眼睛說道。

“前輩,請您稍等片刻!”聽到景風要走,白心羽連忙說道。

“怎麼,還有事嗎?”景風皺著眉頭,回過頭來,不解的看著白心羽問道。

“前輩,晚輩知道你是沖著我身上的重雷甲來的。既然前輩救下了晚輩,又殺死了迫害我們家族的孤獨家高手,晚輩願意把這重雷甲送給前輩!”說完,白心羽把重雷甲脫下,解除了血契,遞給了景風。

“你真的願意把這重雷甲送給我,你真不後悔!”看到白心羽所舉,景風舒展開了緊皺的眉頭,露出一絲笑意說道。

“晚輩絕不後悔!這重雷甲就算留在晚輩身上,晚輩也沒有能力保住它。而且我的家族已經被孤獨家控制,我決定回去和我的家族同生死。這重雷甲就送給前輩了!”白心羽把重雷甲遞到景風面前說道。

看到白心羽遞來的重雷甲,景風並沒有去接,而是緊緊盯著白心羽。感覺到白心羽流露出的真摯情感,景風突然十分感動,想到白心羽的身世和自己很像,以及白心羽表露出的堅毅心智,景風突然心血來潮道:“你願意拜我為師嗎?”

聽到景風所說,白心羽愣了一下,緊接著跪了下去,激動的說道:“徒兒白心羽拜見師傅。”

“好好!心羽,為師無門無派,只是孤身一人,你也是為師今生收的第一個徒弟。不過既然收你為徒,為師就一定想辦法救出你的家人!你就放心吧!”景風散發出一股自信,保證道。

“謝謝師傅!”白心羽連磕三個響頭,感激的說道。

“心羽,你先起來吧,我們師徒之間,沒有這麼多禮節!”景風說道。

“是師傅!”白心羽站起身來,激動的說道。

“心羽,你先在這好好療傷,為師出去一趟。”景風說道。

“是師傅!”白心羽尊敬的說道。

景風點了點頭,緩緩走出了房門。走到一個無人的地方,心意一動進到了虛獨境中。

“主人,你來了,外界的情況怎麼樣啊,查到你父王的下落了嗎?”正在虛獨境鍛煉身形的金翅大鵬感覺到景風到來,連忙飛到景風身邊,詢問道。

“我父王的消息沒有查到,但卻收了一個徒弟!”景風露出一絲笑意說道。

“收徒?主人你收了一個徒弟?是什麼樣的人,竟然可以打動主人,讓你收他為徒?主人你收的那個徒弟資質是不是很高啊!”聽到景風竟然在雷心界收了一個徒弟,金翅大鵬略微震驚的問道。

“資質是不錯,最主要是他的身世和我很像,而且心智也非常堅定,心地也非常善良,我准備給他淬煉一件神器,作為收徒的禮物!”景風想到白心羽,露出了一絲慈愛的笑意。

景風在虛獨境中找到十一塊具有金屬性的煉器靈石,然後把龍皇送給自己的一件中品攻擊神器拳套拿了出來,吸收了天炎珠的力量,招出一道虛幻極火,淬煉了起來。

“情情~”十一塊金屬性靈石很快被虛幻極火所融化,化為了金色的靈液。隨著虛幻極火越來越旺,金色靈液漸漸融進了拳套中,拳套的顏色也從純白色變成了金黃色。一道道電光不時在拳套內閃爍。

看到新的金屬性拳套已經煉化成功,景風滿意的收回釋放的虛幻極火,取下漂浮在空中的金色拳套。

“取什麼名字呢?”看到蘊含強大金屬性力量的拳套,景風冥想了起來。

“既然送給心羽,心羽又有一套重雷甲,這個拳套就叫重雷拳套吧!”景風喃喃自語道。

想好了名字,景風和金翅大鵬交代了幾句,並找到正在修煉的電翼的,要來了電翼的修煉的法訣,心意一動離開了虛獨境,出現在了雷邊村。

“五天了,也不知道心羽傷勢怎麼樣了,是否痊愈了!”景風一邊走一邊想。

走到小木屋,景風輕輕推門進去,看到白心羽身上淡黑色雷光不停的身體內來回游走,知道白心羽依然在療傷,景風沒有去打擾白心羽療傷,而是在白心羽旁盤膝坐下,結合混沌訣中金屬性修煉法訣、在電翼的那取得的法訣以及在冥界學到的月影,為白心羽創造起適合白心羽修煉的新的法訣。

經過不斷的推算,演變,試驗,景風漸漸把三種法訣內一些強大的修煉方法融合在了一起,一門可以大幅提升金屬性修煉者修煉速度的法訣被景風創造了出來。而且這個法訣因為月影的關系,還可以小幅振幅攻擊。

就在景風創造完新的功法時,心情大好時,白心羽也在療傷中醒來。

“心羽你醒了,傷勢怎麼樣,痊愈了嗎?”看到白心羽醒來,景風關心的問道。

“謝謝師傅關心,徒兒的傷勢已經好了九成,很快就可以痊愈了!”白心羽感激的說道。

“心羽,這是為師送給你的禮物!”景風心意一動,把重雷拳套祭了出來,遞給了白心羽。

“師傅這是?”感受到重雷拳套蘊含的強大力量,白心羽震驚的問道。

“這個拳套我命名為重雷拳套,乃是一件中級金屬性攻擊神器,你先把他煉化了吧!”景風說道。

“中品金屬性攻擊神器?師傅,這個禮物太貴重了,徒兒不能要!”聽到景風所說,白心羽瞪大了雙眼,連忙把重雷拳套推還給了景風。

“心羽,這是師傅送你的禮物,你敢不收,難道你不想認我這個師傅!”景風假裝佯怒道。

“徒兒不敢,徒兒只是覺得這個拳套太貴重了!”看到景風佯怒的神情,白心羽以為景風生氣了,連忙跪下,解釋道。

“心羽,你起來吧!不要總下跪!記住,這個世界上,除了你的父母,沒有一個人值得你為他下跪,知道嗎?”景風語重心長道。

“是師傅,徒兒受教了!”白心羽尊敬的說道。

“好了心羽,你把重雷拳套煉化了吧,我想你有了這重雷拳套,攻擊力至少提升十倍。”景風說道。

“是!師傅!”這次白心羽不敢再推脫,接過重雷拳套,滴入一地精血,默默煉化了起來。

由于雷心界的高手對金屬性異寶天生有一種血脈聯系,白心羽只用了三天時間,就已經把重雷拳套完全煉化了。

“怎麼樣心羽,感覺如何?”看到白心羽已經成功煉化重雷拳套醒來,景風關心的問道。

“師傅,徒兒感覺體內所有金屬性力量全部被調動起來,有一種不發不快的感覺!”白心羽把自己體內的情況告訴了景風。

“心羽,你使足全力,轟為師一拳,我試試你煉化重雷拳套後的實力!”景風在木屋內布下一道防禦禁制,保護住木屋命令道。

“可是師傅……”白心羽有些誠恐的說道。

“心羽,為師讓你轟,你就轟,還不快動手!”景風眉頭一皺,命令道。

“那好吧!師傅,徒兒得罪了!”聽到景風威嚴的命令聲,白心羽不敢再吭聲,運起體內一半的雷元力,一拳轟向了景風。

一條淡黑色電蛇在重雷拳套中鑽出,狠擱也撞向了景風的身體。“轟“的一聲,景風身體變面亮起一道黑光。但是景風並沒後退一步,反而白心羽被自己一拳強大的反噬力量震飛,重重的摔倒了禁制上。

如今景風肉體的強悍程度已經達到下品神器的等級,在加上景風在體內招出了一圈黑色土靈盾,白心羽運起五成的攻擊力,根本沒有撼動景風,反而被黑色土靈盾反震回去,傷到了自己。

看到白心羽並沒有使用全力,景風知道白心羽是害怕傷害到自己,並沒有生氣,走到白心羽身邊說道:“心羽,你沒事吧。師傅沒有你想的那樣不濟,我讓你運用全力,並非自大。你好好休息一下,然後在運用全身雷元力轟師傅一拳,知道嗎?”

“徒兒錯了!但徒兒真的沒有看不起師傅!”白心羽誠恐的說道。

“好了,心羽,你好好療傷吧,師傅心里有數!”景風拍了拍白心羽的肩膀,露出了一絲笑意說道。

看到景風露出的笑臉,白心羽松了一口氣,知道景風沒有怪罪自己,盤膝療傷起來。

一個多時辰過後,白心羽恢複了傷勢,站了起來。

“心羽,這次你一定要鼓足全力知道嗎,不可在藏拙了!”景風提醒道。

“是師傅!”白心羽遵命道。

“嗤嗤”一道道電光在白心羽身體內吞吐而出,看到白心羽身上閃爍的電光,景風知道白心羽終于使用全力了,再次把黑色土靈盾在體內招出,准備硬憾白心羽一擊。

“師傅小心了!”白心羽大喝一聲,一條黑色電龍在重雷拳套內鑽出,帶著石破天驚的氣勢,一拳轟到了景風的胸口。

“嘭”的一聲,景風體內的黑色土靈盾被黑色電龍狂暴的力量震碎,景風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兩步,在穩住身形。

而白心羽再次被震飛,只是這一次白心羽運用了全身的力量,被強大的反噬力量直接震暈了過去。

就連被景風布下禁制的木屋都轟的一聲倒塌了,景風害怕引起混亂,“咻“的一聲,抱起震暈過去的白心羽,腳踏靈隱飄,消失在了廢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