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一章雷心界(上)
在魔界的數十年中,景風耗用十五年時間,使用玄沌之力,在虛獨境內層,幫助若靈吸收掉了青木果所有的力量,使得若靈的境界從二級魔帝,再次猛增數百倍,提升到了四級魔帝的境界。

而在接下來的日子中,景風和若靈攜手游蕩整個魔界,不少美麗的星球上,都留下了他們幸福、快樂的足跡。

極光城,後殿花園。

若靈依偎在景風懷中,甜蜜的聊著天。

“風哥!如果我們可以天天如此幸福的生活,該有多好啊!”若靈回想到和景風在一起幸福的日子,甜蜜的說道。

“靈兒,我也很想和你這樣幸福的生活下去,可是如今我父王生死下落不明,我心中始終有一塊大石頭未落,只要找尋到父王的下落,救出我的家人,我就安安心心的陪你!”景風摟著若靈,輕輕撫摸若靈的鳥黑秀發,愛戀的說道。

就在此時,若靈的貼身丫鬟巧兒急匆匆的跑來說道:“小姐,姑爺,族長找你們,讓你們去滅天殿!”

“巧兒,父王找我們有什麼事啊!”若靈詢問道。

懈像是仙界來了一個人,這個人指名要見姑爺,所以族長就讓我來叫你們!”巧兒說道。

“仙界來人!走靈兒,我們去看看,我想此人很可能是北方仙帝塵煙派來找我的!”想到自己除了和北方仙帝塵煙以及酒玄仙帝五人交好,其他並無瓜葛。而酒玄仙帝四人又和滅光魔帝互不往來,所以景風想到應該是北方仙帝塵煙派來的使者。

滅光大殿內。

“六如仙帝,真的是你!”看到北方仙帝塵煙座下的六如仙帝正坐在大殿之上和滅光魔帝交談,景風親切的招呼道。

“景風,你真是太讓我震驚了。第一次見你,你只是一名四級仙帝,這才多少年,你竟然達到了六級仙帝的頂峰,就連威震魔界的天刹魔帝,都不是你的對手,你給我和陛下的驚喜太大了。”六如仙帝看到景風第一眼,就被景風身上發散的氣息所震,贊賞道。

“呵呵,六如仙帝,你謬贊了,小子只是運氣好而以。”景風謙虛的說道。

“對了六如仙帝,不知你千里迢迢趕到魔界找我有何貴干啊!”景風詢問道。

“這是陛下讓我交給你的信,至于信上的內容,我也不知道,你自己看吧!”六如仙帝把塵煙仙帝寫給景風的信,遞給了景風道。

景風輕輕打開塵煙仙帝寫給自己的信,看到信上只有四個字

‘雨稠下落”看到這四個字,景風臉色驟變,一臉激動的對六如仙帝說道:“六如仙帝,塵煙陛下還給你說了些什麼,能否告訴景風!”

“陛下還說,至于詳情,請你隨我去一趟星塵宮,陛下會告訴你想知道的一切!”六如仙帝傳話道。

“好好!六如仙帝,那我們快走吧!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塵煙陛下了!”景風激動的說道。

“風哥,你怎麼了?塵煙仙帝都給你說了些什麼,你怎麼這麼激動啊!”若靈緊緊抓住景風的手,詢問道。

“靈兒你看!”景風把信遞給了若靈。若靈在看到信上所寫後,激動的說道:“風哥,是不是塵煙陛下查到你父王的下落了。

“我想是!所以我要立即趕到星塵宮,問一問事情究竟!”景風緊緊摟住若靈,一臉興奮的說道。

“景風,你是說塵煙仙帝查到你父王的下落了?”聽到景風所說,滅光魔帝詢問道。

“嗯,塵煙仙帝在信上寫到‘雨稠下落,四個字,我想塵煙仙帝應該查到我父王的下落了!”景風興奮的說道。

“呵呵!恭喜你啊景風,希望你能早日找到你父王,一家團圓!”滅光魔帝祝福道。

謝謝岳父,我想和六如仙帝現在就走,我真有些迫不及待想知道我父王的下落了!”景風請求道。

“好!靈兒,你是跟著景風一起去仙界,還是留在極光城陪父王呢?”滅光魔帝一臉笑意的詢問道。

“父王,我想跟風哥一起去仙界,請你成全!“若靈走到若靈身邊,拉著滅光魔帝的袖子,撒嬌道。

“哎,真是女大不中留啊,有了丈大不要父王了。好吧,你就隨景風一起去仙界吧,記得一定要小心知道嗎?”滅光魔帝愛憐的撫摸著若靈的頭發說道。

“謝謝父王!“看到滅光魔帝同意了,若靈興奮的說道。

“那滅光魔帝,諸位,我和景風就先走了,我們日後再見!

“六如仙帝起身道。

“六如,替我向塵煙仙帝帶好!等有機會,我會親自拜仿的!“滅光魔帝親切的說道。

“六如在這謝謝滅光魔帝,六如一定會把話帶到的。“六如仙帝感激的說道。

“父王、岳父,我們走了!“說完,景風、若靈跟隨六如仙帝一起離開了極光城。

仙界,北方勢力星塵宮內。

“景風,你來了!這位是若靈吧!”塵煙仙帝看到景風和若靈急匆匆的走來,露出一絲笑意,說道。

“靈兒拜見塵煙仙帝!”若靈乖巧的說道。

“若靈,來到這就不要多禮了!”塵煙仙帝說道。

“塵煙仙帝,你真的查到我父王的下落了?”景風急迫的詢問道。

“嗯!不過這個消息是否准確,我就無從得知了。因為傳說困住你父王的那個地方禁止仙魔兩界的高手進入,也沒有仙魔兩界的高手敢進到其中。所以那個地方萬里范圍內,沒有一個仙魔兩界的高手!”塵煙仙帝說道。

“禁止仙魔兩界高手,難道是雷心界?”景風想到若靈曾告訴過自己,天之界除了仙魔冥界外,還有一處與世隔絕的雷心界,驚呼道。

“景風,你竟然知道雷心界!不錯,你父王很可能被困在了雷心界,也只有在雷心界,才會一點音訊也沒有!”塵煙仙帝贊賞道。

“塵煙陛下,你是怎麼查到這個消息的!”景風詢問道。

“走景風,我帶你去見一個人,見到他,你自然就會知道!”塵煙仙帝起身說道。帶著景風和若靈向後殿走去。

星塵宮後殿房間內。

“婪於叔!”景風跟著塵煙仙帝走到一間房舍內,看到正在閉目療傷的中年男子,景風情不自禁的喊道。

聽到景風的聲音,中年男子感到很耳熟,緩緩睜開了眼睛,直愣愣的看著景風發呆。

看到中年男子想不起自己,景風連忙上前道:“婪於叔,我是雨石啊,你難道忘了嗎?”

“雨石?少主?這怎麼可能,少主不是死了嗎?”婪於震驚的說道。

“婪於叔,我是死了,你現在看到的我只是轉世之後的樣子,如果你不信,我把我當年的事說給你聽!”景風把自己前世發生的事一件件講給婪於聽。

聽到這麼多東方一族的密事,婪於終于相信景風所說,激動的起身摟住景風說道:“少爺,真的是你,老奴又見到你了!”

“婪於叔,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我父王,母後呢?”景風也是激動的說道。

“當年焚天、玄通、天刹派出的高手圍剿我東方一族,族長和眾位兄弟為了掩護我們逃生,苦苦支撐。但最後,族長中了焚天一掌,身受重傷,多虧塵煙陛下偷偷派出的高手掩護,才得以逃生。

“但當時整個天之界都已經被他們掌控,不得已,族長只能帶著大人闖進了雷心界,從此了無音訊。而我當年被他們追殺,身受重傷,詐死才逃過一劫,一直隱匿在仙界一個不知明的星球上療傷,最近才剛剛傷勢好轉!找到了塵煙陛下。”婪於簡略的把當年之事告訴了景風。

“這麼說父王他們真的困在了雷心界?”景風激動的問道。

“嗯,當年我親眼看見族長他們闖進了雷心界,我想以雷心界的特殊性,族長他們應該還在雷心界,但不知道困在什麼地方!只怪我重傷未愈,不能前去救族長。”婪於唏噓的說道。

“婪於叔,你放心,救父王的事交給我了,我一定會把父王、母親救出來的、哪怕滅了整個雷心界!”景風散發出一股霸氣說道。

“婪於叔,我先為你療傷!”感受到婪於已經經脈老損的身體,景風說道。

“哎!不用了少主,我這身傷怕是好不了了!你不用白費力氣了!”婪於歎息一聲,無奈的說道。

“婪於叔,你就讓我試試吧,也許我可以治好你的傷勢呢?”說完,景風走到婪於身後,單手按在了婪於後背,渡入一股摻雜這木靈的玄沌之力,為婪於修複起因受傷老損的經脈。

三個大周天過後,婪於因受傷老損的經脈竟然奇跡般的愈合起來。一絲絲木屬性靈氣包裹住了婪於受傷的經脈,急速的修複起挺

感覺到自己體內發生的奇跡,早已對完全恢複傷勢不抱任何希望的婪於激動了起來,對景風的修為也越加佩服起來。

“呼“景風再次控制玄沌之力在婪於體內運轉了三個大周天,確定婪於的傷勢已無大礙,緩緩收回了玄沌之力。

“婪於叔,你感覺一下,看看怎樣?”景風詢問道。

“少主,你修煉的到底是何法訣,我怎麼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木屬性靈氣呢!”婪於震驚的問道。

“我如今修煉的法訣不是我父王傳下的,而是我無意間得到的。”景風含糊的說道。景風並非不相信婪於和塵煙仙帝,而是混沌訣牽扯太深,景風不想讓他們牽扯到其中。

婪於也是精明之人,看到景風不願意說,婪於也沒有多問,運轉了一周仙靈氣,激動的說道:“少主,老奴感到體內的傷勢已經好了七成,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痊愈了。”

“婪於叔,你好好休息,其他的就交給我了!”景風說道。

“少主你自己也要小心一點!畢竟雷心界不比尋常!”婪於感覺到景風超人的實力,突然對景風充滿了信心,關心道。

“我知道了,我會小心的,婪於叔你好好恢複傷勢吧!我走了!”說完,景風攜著若靈,和塵煙仙帝一起離開了婪於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