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十四章扭轉局勢
“什麼人!膽敢在這故弄玄虛!”看到天弑魔帝好似著了魔,焚天大吼一聲,釋放出強大的靈魂之力,切斷了神秘靈識對天弑魔帝的控制。

天弑魔帝渾身一顫,清醒了過來,看到若靈的肉體即將脫離自己的控制,就想在抱過來。這時,一道道絲線出現在天弑魔帝眼前,突然,這些細線彙集成一個人影,並向成了一股強大的旋風,在天弑魔帝手中搶回來若靈的肉體。

“景風!”當旋風消散後,看到搶得若靈肉體的身影,滅光魔帝和若絕等滅光一族的高手松了一口氣。而天剩魔帝、焚天和玄通看到出現的景風,臉色鐵青,雙眼好似噴出火來,怒視著憑空出現的景風。

景風並沒有理會天弑魔帝等人憤怒的眼神,心意一動,把若靈的肉身收到了虛獨境中,恢複了一下剛剛強行使用‘搜瑰,消耗的靈魂之力,緩緩的飛到了滅光魔帝的身旁。

“滅光魔帝,若絕大哥,對不起景風來晚了,讓你們受苦了!你們放心,只要有我在,他們休想再殘殺一名滅光一族族人,”看到曾經不可一世,威嚴霸氣的滅光魔帝落魄的神形,景風憤怒的說道。

“景風,你好大的口氣,你以為你憑你一人,可以挽救如今的場面嗎?你以為你自己是誰啊!”天弑魔帝不屑的說道。

“就憑我一人確實起不到什麼作用,但殺你足夠了!”就在景風看到天弑魔帝對若靈肉體不敬時,早已起了殺心,聽到天弑魔帝不屑的話語,景風怒火沖天,把玄沌之力提升至頂峰,腳踏靈隱飄,突然化作一道急速飛逝的直線,襲向了天弑魔殼

“小心!”看到景風詭異的身影,焚天和玄通眉頭一皺,而天刹魔帝焦急的大喊提醒道,並單手成爪,抓向了天弑魔帝,想要把大意的天弑魔帝抓到自己身邊。

可是景風這一擊乃是不惜消耗大量的玄沌之力,速度已經達到了天之界所有速度的極限,搶在天剩魔帝前面,祭出了極品神器降龍木,再次運用了搜瑰絕技,一棍抽向了大意的天弑魔帝。

當大意的天弑魔帝感到景風這一擊的威力時,心中一驚,就想舉起上品神器抵擋。但當青紫降龍木和天弑魔帝的上品神器撞到一起時,天弑魔帝只覺一股強大的力量刺激自己的靈魂,身形一窒,景風抓住這瞬息的時機,棍芒抽到了天弑魔帝的身上,抽碎了天弑魔帝的肉體,並把天弑魔帝想要逃跑的元嬰握在了手中,退到了滅光魔帝的身旁。

而景風抽碎天弑魔帝肉體這一瞬間,好多人都未看清,景風只在火光電石般完成。圍攻極光城的天之界高手都被景風的強大實力以及變態速度所憾,想要圍攻景風的心動搖了起來。

“景風,這才多少年沒見啊,你竟然有如此實力了,真是太讓我刮目相看了。”曾經和景風有一面之緣的寒玄魔帝感慨道。

“景風,還我兒元嬰!”天刹魔帝看到天弑魔帝肉身以碎,元嬰也被景風握在手中,隨時都有生命安全,大吼一聲道。

“哼!放了他!好啊,只你要現在自費修為,我就放了他!”景風冷哼一聲嘲諷道。

“景風你!!”聽到景風的嘲諷聲,天剩魔帝氣的怒發沖冠,但天剩魔帝唯一的兒子性命正掌握在景風手中,天剩魔帝又害怕惹怒景風,景風一把捏碎了天弑魔帝的元嬰,只能強忍住心中的怒意,怒視著景風。

“景風!你還認識我嗎?如果你是雨石轉世,我想你應該認識我!”這時焚天仙帝突然站出來發話道。

“焚天,你這個老匹大,我當然認識你!當年要不是你殺死我,嫁禍給天剩,挑起天之界大亂,我父王也不會落的如此下場!這筆賬,我早晚有一天會找你算!”景風怒視著焚天,大吼道。

“哈哈!景風,說實話今天你的出現確實很讓我意外,你竟然困在地瑰谷百年都沒有死,不過今天我在這,你休想活著離開極光城!”焚天大笑一聲,說道。

“是嗎?你覺得你有本事要我性命嗎?”景風心意一動,把金翅大鵬等人在虛獨境中招了出來,冰冷的說道。

“景風,你以為你憑你們幾個人,就可以力挽狂瀾嗎?你太癡心妄想了!”看到景風身後的金翅大鵬、火鳳、灰翼窮奇等人,焚天不屑的說道。

“是!就憑我們是不能阻擋你們,但加上他們呢?”景風超人的三級神人靈魂之力終于探知到妖域谷和魔心宗的高手趕了過來,心中一喜道。

就在景風說完,焚天、玄通、天刹魔帝等人的靈魂之力都發現萬里之外,有數千名高手急速的向極光城趕來。

幾個瞬息之間,這數千名高手就來到了極光城。傲世魔帝看了一眼天刹魔帝道:“天刹。我又回來了,當年你對我魔心宗所做的一切,今天,我定要你加倍償還!”

“我當是誰,原來是你啊傲世,當年沒有要了你的性命,讓你跑了,沒想到今日你竟敢自投羅網,今天我定血洗你魔心宗!”天刹魔帝咬牙切齒道。

“焚天、玄通,我們的賬今天也該算算了!”血瞳猿王和金翅暗虎怒視著焚天和玄通說道。

“妖域谷的人?你們怎麼會來此?”焚天看到血瞳猿王、金翅暗虎,以及他們身後九百多名強大妖獸,眉頭一皺問道。

“如今我們妖域谷已經被景風主人收服,主人在此,我們當然也在此。”血瞠猿王瞪著血紅的眼睛說道。

“景風,看來你早就預謀好的,我真是小瞧你了!”看到妖域谷和魔心宗的高手全部到來援助滅光一族,焚天冷視景風一眼道。

“不過就憑你們,還不是我們的對手,就我一個人,我就能屠殺死你們三分之一的高手!”焚天祭出九龍鍾,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說道。

景風感受到焚天散發的強大實力,心中一驚,暗道焚天屹立于仙界幾千萬年果然不是虛的。再看到虎視眈眈的玄通、天剩魔帝,二十多名六級仙帝,以及將近萬名的高手,景風感到局勢十分危急,自己這一方的實力還遠遠不及焚天三方聯合的實力。

“景風,這是七魄精和聚瑰石,你趕快帶著靈兒的肉體和妖域谷、魔心宗的高手速速離開,就不要管我們了!”滅光魔帝看到雖然有妖域谷和魔心宗的高手加入,但要想就轉敗局,還不夠!把兩樣異寶交給景風催促道。

“不,滅光魔帝,我是不會走的,不到最後,我們一定不能認輸!”景風堅定的說道。

“哎!景風,你這是何苦呢?”滅光魔帝歎息一聲道。

“對了,虛獨境中還有天道宗的前輩,我想有他們相助,局勢也許可以控制。”想到這里,景風連忙給在虛獨境中修煉的天道宗前輩傳音,把外面的局勢講給他們聽,聽到玄通在外面,天道宗的前輩全都停止了修煉,央求景風讓自己出去。

聽到天道宗前輩的央求,景風會心一笑,心意一動,把九十八名,全部達到二級仙帝以上實力的天道宗高手在虛獨境中傳了出來。

“天龍,你怎麼也在這,你們是在哪出來的?”看到眼前殺氣騰騰的九十八名天道宗高手憑空出現,玄通心中一驚,瞪著大眼,不敢相信道。

“景風,又是你倒得鬼!看來今天饒你不得。”焚天怒視著景風說道,並釋放出一股強大的氣勢,不斷沖擊著景風。

“是我又怎樣!你能奈我何?”景風並不俱怕焚天,一挺身,運轉玄沌之力,釋放出強大的振幅氣勢,迎向了焚天釋放的氣勢。

兩股強大的氣勢交織在一起,在空中形成了一股強大的龍卷風,吹動境界較低的眾人連連後退。

“轟”的一聲,景風和焚天釋放的氣勢驟然分開,空中轉動的龍卷風隨著一聲巨響也消失不見。景風倒退三步才穩住身形,而焚天也被景風的氣勢震退一步,一臉震驚的看著景風,不明白景風為什麼會有如此實力。

“看來今天要斬草除根了,你們今天一個都休想活著離開!”感受到景風驚人的實力,焚天知道在不斬草除根,自己以後的處境就危險了,陰狠的說道。

“焚天,你好大的口氣啊!老大到想瞧瞧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竟敢說出如此狂妄的話。”就在焚天准備再次出手時,一道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隨著聲音的消失,身穿一身金色龍袍,散發出一股龍威的龍皇來到了景風的身邊。

就在龍皇到來的瞬間,一陣陣龍吟聲在空中響起,數千條巨龍飛舞著來到了極光城的上空。

“龍皇,你終于來了!”看到龍皇現身,景風終于松了一口氣,知道這場危機就要過去,自己這一方終于掌握了主動。

“龍皇!竟然是你,沒想到不問世事的龍皇也會前來趟這趟渾水!”看到龍皇帶領龍族戰士前來,焚天、玄通和天刹魔帝陰沉的臉上都快滴出水來,天刹魔帝嘲諷道。

“我本不想過問天之界之事。但我兒五爪和景風關系頗深,當年焚天又差點殺死我兒,為了替我兒報仇,我只能來此!”龍皇並不理會天刹魔帝的嘲諷,一臉輕松的說道。

看到時機已經成熟!自己這一方已經扭轉了頹勢,景風冷笑的看了一眼天剩魔帝。看到景風的冷笑,天刹魔帝頓時心中一驚,知道不好。這時一團黑色神火在景風掌心燃起,瞬間融化了天弑魔帝的元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