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七章玄土珠
“主人。那就是三瑰草?”金翅大鵬震驚的問道。

“恩!青紫降龍木在融合了三棵降龍木的木之心,融進我身體後,我就對這片綠地內的境況了如指掌。這三瑰草就生長在這片綠地的中心深處,我利用對這片綠地的掌控,引出了降龍木!”景風點頭道。

“金翅,五爪,你們在這等我,我摘取三瑰草後,我們速速離開地瑰谷!”景風說道。說完,景風凌空掠起,飛向了三瑰草。

可就在景風距離三瑰草一丈遠的距離時,空中的金黃色烈陽突然墜落下來,罩住了整棵三瑰草,強烈的靈光使得景風根本不能上前一步。

眼看就要摘得三瑰草的景風被金色烈陽一阻,氣由心生,招出了剛剛提升到極品神器等級的降龍木,劃過長長的棍芒,一棍抽向了金色烈陽。

但如此強烈的一擊,金色烈陽除了表面閃爍的靈光抖動了一下,本身根本未發生改變。而景風卻感到一股狂暴的土屬性靈氣貫穿進身體,身子在空中下墜了三次,才穩住身形。

“主人,你沒事吧!”金翅大鵬等人看到景風遇到險境,心中一慌,立即飛到景風身邊問道。

“我沒事!大家一起出手,破了這金色烈陽的防禦,我們沒有時間和它糾纏了!”感受到金色烈陽蘊含的強大力量,景風知道以自己的力量根本破不開金色烈陽的防禦,想要聯合眾人的力量強行破開金色烈陽的防禦。

“好!”眾人附和道。

一道道毀天滅地的力量在眾人身體周圍環繞,力量不斷的增強。隨著景風一聲大吼,十一人司時出手,彙集成一團能量爆裂的靈球,帶動著陣陣扭曲的空間,轟向了金色烈陽。

“轟”的一聲,天崩地裂,整片綠地消失不見,一道道狂暴的的靈氣瘋狂的四溢,一條百米長的空間裂口出現在了空中。

可當空間穩定了下來,空間裂口消失不見後,眾人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因為如此強烈的一擊,竟然還未破開金色烈陽的防禦,只是使金色烈陽的力量減弱了一些。

“怎麼會這樣,這怎麼可能!”景風驚呼道。

“主人,這金色烈陽很可能是一件超越了神器等級的防禦真靈器,不然以我們十一人的力量,不可能破不開這金色烈陽的防禦。”金翅大鵬分析道。

“那怎麼辦,我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三瑰草而無動于衷吧!”景風滿臉焦急的說道。

“主人,你用木魂試試,我想只有同等級別的異寶,才可能破了這金色烈陽的防禦。”金翅大鵬提議道。

“對啊,我怎麼把木魂給忘了!”景風欣喜的說道。說完,景風心意一動祭出了木魂。並放出強大的靈魂之力,鎖定了金色烈陽。

而金色烈陽感受到木魂散發出的強大氣息,微微顫抖開了,顯然對木魂有所顧忌。

“呼”隨著景風一聲深呼吸,景風吸收了天炎珠的力量,把玄沌之力提升至了頂峰,木魂發生了一股柔和的綠光,包裹住了整個刀身。

‘六宵神火,一條虛幻,琉璃著綠光的火龍在木魂中鑽出,呼嘯的撞向了金色烈陽。

“吼吼”隨著火龍怒吼一聲,融合了木魂靈力的火龍瞬間增幅了八倍力量,破開了金色烈陽的防禦。

破開金色烈陽的一瞬間,景風立即腳踏靈隱飄飛向了三瑰草,想要摘下三瑰草,離開地瑰谷。

可是金色烈陽好像一直和景風作對,搶在景風前面發出一股土黃色光芒,把三瑰草吸進了自己內部,使得景風又離三瑰草差只分定

此時景風終于被金色烈陽激怒了,再次吸收了天炎株的力量,一刀劈到了金色烈陽上,想要把金色烈陽劈成兩半,取出吸入到其中的三瑰草。

一聲劇烈的金戈交擊聲響起,景風憤怒的一刀並未撼動金色烈陽。景風沒有氣餒,有連讀幾刀劈下,巨大的能量波動震動的空間出現了一道道裂紋,但依然不能撼動金色烈陽,反而把自己的手臂震得發麻,體內氣息混亂。看到金色烈陽無堅不摧,破損的木魂根本撼動不了,景風一臉不甘的收回木魂,心中一陣惘悵。

“主人,你不要焦急,我們再想別的辦法!”金翅大鵬看到景風一臉落寞的神情,安慰道。

“金翅,你幫我想想辦法,怎樣才能在金色烈陽中取出三瑰草!”景風求問道。

“如今取出三瑰草只有兩種辦法。一是強行破開金色烈陽,取出三瑰草!不過這個辦法主人你剛才也試了,根本不可能。畢竟如果這金色烈陽是真靈器,只有超過這真靈器兩個等級的真靈器或者聖靈器,在渡入神靈力時才可強行破開。”金翅大鵬說道。

“那第二個方法呢?”景風焦急的問道。

“第二個方法就是主人你強行煉化了這金色烈陽,不過在天之界,以仙靈力煉化真靈器根本不可能,不過主人你體內的乃是超越仙靈力的玄沌之力,也許有一線希望!”金翅大鵬有些無奈的說道。

“如今離地瑰谷關閉還有十天的時間,我就賭一下,看看十天內我能煉化了這金色烈陽嗎?如果煉化不了,我甘願被地瑰谷所吞噬,畢竟如果沒有靈兒,我活著也沒什麼意思。”景風惘悵的說道。

“金翅,我把虛獨境交給你,你現在就帶著虛獨境和大家一起離開這地瑰谷,聽見沒有!”景風大聲命令道。

“不主人,我不走!我要和你共存亡!”金翅大鵬一臉堅毅的說道。

“我們也不走!我們也要留在這!”五爪等人也是一臉堅毅地說道。

“不行,如果你們還認我這個主人,現在就給我離開!而且我天道宗的前輩都在虛獨境中修煉,我不能害了他們!”景風不同意道。

“主人,請原諒我們這次,我們心意已決,決定和主人司生死!”血瞳猿王也是一臉堅毅要隨景風一起留在地瑰谷。

“哎!你們這是何苦啊!五爪,你和火鳳一起走吧,畢竟龍皇不能沒有你!”景風歎息一聲說道。

“主人,我是不會走的,我還要跟著主人您一起回到神之界呢!再說主人,我們相信你可以在這十天時間里,煉化了這金色烈陽!你就不要勸我們了!”火鳳堅信道。

“哎!”景風歎息一聲,看到眾人臉上流露出的堅毅表情,以及眾人如此相信自己,願意和自己同生共死,心中很是感動,重拾了信心,不在勸阻眾人離開。

“好!那我們就賭上一賭,看看老天真的要絕我們嗎?”說完,景風緩緩走到了金色烈陽旁,盤膝坐了下來。

景風嘗試著擠出一滴精血,渡入到金色烈陽中,本以為會受到金色烈陽排斥的精血在金色烈陽表面環繞一周後,被金色烈陽完全吸收了。

就在景風精血融進金色烈陽的一瞬間,景風體內的天炎珠和神月株突然鑽出了景風體外,和金色烈陽糾纏在了一起,金色烈陽的樣子也漸漸發生了改變。

體積不斷的縮小,顏色不斷的加重,金色烈陽閃爍的金光漸漸收縮進一顆土黃色珠子里,而被金色烈陽罩住的三瑰草漸漸脫離了金色烈陽的控制。

看到三瑰草顯現出來,脫離了金色烈陽的控制,金翅大鵬立即化作一道金光飛到三瑰草旁邊。摘下了三瑰草。

但此時景風對外界一無所知,並不知道金翅大鵬已經摘得三瑰草。還在閉目強行煉化金色烈陽。

景風頭頂三顆珠子相互糾纏了三天三夜,金色烈陽所化的土黃色靈珠終于隨天炎珠和神月珠一起,“咻”的一聲鑽進了景風的體內,出現在七色魄內。

一股虛幻極火在七色魄中燃起,熊熊虛幻極火不斷鑽入土黃色靈珠中,煉化著金色烈陽所化的土黃靈珠。

而土黃靈珠也不排斥虛火極火的煉化,不斷吸收虛幻極火,漸漸和景風聯系了起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土黃靈珠漸漸被景風所煉化,土黃靈珠的信息也傳到了景風的腦海中。

這顆土黃靈珠名叫玄土珠。和天炎珠、神月珠一樣,都是開天辟地孕育的靈珠,本身蘊藏強大的力量。玄土珠之所以不排斥景風,被景風如此輕松的煉化,乃是因為玄土珠和天炎珠、神月珠相互糾纏了三天時間,被他們同化了,體內已經存在了景風的氣息,所以不排斥景風。

“嗡“”經過五天的煉化,玄土珠已經被景風完全煉化,雖然和天炎珠、神月珠一樣,如今的景風只能發揮出玄土珠一小半的力量,但景風感覺自己體內的土靈數量已經達到了頂峰,而且能量也增大了數倍。

“主人,你醒了!”金翅大鵬、五爪等人看到景風睜開了眼睛,驚喜的問道。

“金翅,三瑰草呢?你們摘到三瑰草了嗎?”已經煉化玄土珠的景風,一睜開眼,就急迫的問三瑰草的下落。

“主人,你請放心,我已經摘到三瑰草了!”說著,金翅大鵬把早已摘到的三瑰草遞給了景風。

“謝謝你金翅,等我們離開地瑰谷,再把那金色烈陽的事解釋給你們聽。”景風知道自己只有兩天的時間,想要順利離開地瑰谷,時間太緊了,急迫的說道。說完,景風心意一動,把眾人收到了虛獨境中。腳踏靈隱飄,向金色沙漠中掠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