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四十章終報仇
龍皇在和龍族五大長老,三大族長商議完之後,帶著五爪、火鳳來到了龍皇宮的後殿,傳音給景風,進到了虛獨境中。

五爪早已在龍皇的傳音中得知景風提議讓自己和洪翼決斗的事,一進虛獨境,五爪連忙來到景風身邊,急迫的問道:“景風,洪翼呢,我要和他決斗為我死去的母親報仇血恨。”

“五爪你不要急,洪翼在我的虛獨境中是跑不了的,你好好准備一下,記住,有我呢,你一定可以手仞洪翼為你母親報仇的。”景風一臉輕松的安慰道。

“景風,我真的有些迫不及待了!”五爪狠狠摁了摁拳頭說道。

“五爪,你在這里好好准備一下,我去給你把洪翼帶過刺”景風拍了拍一臉急迫神態的五爪肩膀說道,說完,景風向洪翼療傷的地方走去。

龍皇看到景風走了,獨自把五爪叫到一旁,心意一動,把龍瑰石在體內祭了出來,解除了血契說道:“五爪,洪翼的實力很強,不是你可以抗衡的,你把龍瑰石煉化了吧,有了龍瑰石,洪翼就不是你的對手了,這樣我也就放心了。”

“可是父王,這龍瑰石不是我龍族的聖器嗎?只有曆代龍皇才可以擁有,你怎麼能讓我煉化呢!父王,你放心,就算沒有龍瑰石,在虛獨境中,有景風幫忙,我也可以殺死洪翼,你就放心吧!”五爪知道在虛獨境中景風就是主宰,虛獨境中的一切都在景風掌控之中,景風是不會讓洪翼活著出去的,所以自信滿滿的說道。

“五爪,難道你不想自己動手殺死洪翼嗎?如果有景風的幫助,就算你殺死洪翼你會甘心嗎?再說,你是我的兒子,也就是下任龍皇,這龍瑰石早晚都是你的,你煉化了龍瑰石也不算違背龍族的祖訓。”龍皇開解道。

“嗯!”五爪仔細想了想龍皇的話,覺得有理,不再推脫,接過龍皇手中的龍瑰石,默默煉化了起來。

雖然龍瑰石乃是超越神器等級的真靈器,一時間很難煉化,但龍瑰石作為曆代龍皇的象征,早已和龍族的血脈心意相通,當五爪把自己的龍血滴進龍瑰石中時,龍瑰石頓時發出了一股金色強光融入到了五爪的體內。

此時五爪感到自己全身的細胞全部活躍了起來,一股強大的力量擴充至全身,五爪不由自主的高吼一聲,顯得十分興奮。

一旁的龍皇看到五爪已經融合了小部分龍瑰石,松了一口氣,放下心來。

“洪翼來了!”正在煉化龍瑰石的五爪感覺到洪翼的氣息出現猛地睜開眼睛,握緊拳頭,一臉激動的說道。

“五爪,一定要小心知道嗎?”龍皇再次提醒道。

“放心吧父王,這次我一定會給母親報仇的!”五爪在地上站了起來,一臉堅毅的說道。

“五爪,你准備好了嗎,准備好了就開始吧!”景風心意一動,在虛獨境中割出一個百米長寬的空間,說道。

五爪怒視了一眼洪翼,緩緩走過去說道:“我早就准備好了,我現在迫不及待要為我母親報仇了。”

洪翼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只有二級中級神獸等級的五爪道:“景風,你原來說的話可否算數,如果我贏了五爪,你就放我離開!

“我說到做到,絕不反悔!”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好!我相信你是個言而有信的人!”聽到景風所說,洪翼松了一口氣,祭出中品神器戰衣、長棍,走進了景風割好的空間內。

觀戰的火鳳看到洪翼身體表面的中品神器戰衣,擔心五爪受傷,把自己的下品神器戰衣火晶甲祭了出來,走到五爪的身邊道:“五爪,你把火晶甲穿上吧,火晶甲可以振幅防禦,比你的下品神器戰甲要好,有了火晶甲,我也放心一些。”

“謝謝你火鳳,不過不用了,就算沒有神器護身,我也能手仞洪翼!”五爪感激的說道。

“火鳳,不要擔心五爪,既然五爪不想使用神器護身,這樣吧,我決定這次決斗誰都不可以身穿神器護身。洪翼,把你身上的中品神器戰衣收起來吧!”景風大聲命令道。

“景風,這不公平,為什麼要讓我收起中品神器戰衣。”洪翼大聲嚷嚷道。

“哼!你身穿中品神器戰衣,五爪乃是一件下品神器戰甲,這就公平了,識相的乖乖給我收起來,不然你現在就去死吧!”景風冷哼一聲威脅道。

聽到景風赤裸裸的威脅,洪翼氣的全身發抖,但又不敢發作,只好強忍住心中的怒意,收起了身上的中品神器戰衣。

“好了五爪,你也進去吧,小心一些!一切有我呢?”景風拍了拍五爪的肩膀,小聲說道。

“謝謝你景風,我知道了!不過景風,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請你不要出手幫我,我想靠自己手仞洪翼,為我死去的母親報仇!”五爪傳音道。

“好!那你自己小心一些!”說完,景風拍了拍五爪的肩膀,心意一動,在自己割出的空間外打開一道門,把五爪送了進去。

“洪翼,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要親手殺死你,為我死去的母親報仇!”五爪怒視著殺死自己母親,害得自己從小流浪孤單的凶手,大喝道。

“哈哈,小畜生,就憑你也能殺死我,識相的趕快認輸,我還能饒你一命,不然,死了可別怪我!”洪翼大笑一聲,嘲諷道。

“是嗎?”五爪冰冷一笑,突然出手,一道金色的拳芒,轟向了嘲諷的洪翼。

“小畜生,既然你找死,那就別怪我心狠了!”雖然洪翼口上這麼說,但洪翼還真不敢殺死五爪,洪翼知道,如果自己殺死五爪,龍皇和景風一定不會饒了是自己,所以洪翼只想先在氣勢上壓迫住五爪,然後擊敗五爪,離開虛獨境。

就在五爪金色拳芒轟到洪翼身體上時,一對巨翅在洪翼背部長出,像兩把巨扇一前一後保護住自己,“嘣嘣”兩聲化解了五爪的拳芒,並把五爪扇飛,重重的撞到了透明空間的空間層上。

就在洪翼想要速戰速決,一舉擊敗五爪時,“咻”的一聲,五爪倒地的身影突然消失,一道道殘影出現在了洪翼眼前,洪翼看到五爪的身影,知道五爪不但繼承了無爪金龍的強大防禦力和攻擊力,還繼承了開明獸的速度,這種結合,無疑是非常完美的。這時洪翼也不敢大意了,重新重視起五爪。

“吼吼!洪翼,你去死吧!”五爪趁著洪翼愣神之際,怒吼聲在空間內激蕩,數十道斧芒驚天而起,吝刷刷的劈向了背生雙翅的洪翼。

洪翼猝不及防,來不及閃躲,只能舉起中品神器長棍硬擋五爪的驚天斧芒。“轟轟轟……”一陣陣巨響在空間內響起,洪翼被五爪數十道斧芒劈的噴出了一口鮮血,一雙腿也被震的插了山泥中。

“小畜生,你敢傷我!”洪翼大吼一聲,身子驟然變大,變成了雙翅金龍本體,整個空間大半部分空間都被洪翼的巨休所占據。

五爪看到洪翼變成本體並不慌亂,冷笑一聲,再次化出幻影,手持開天斧,不斷的劈向洪翼的本體,由于景風所割空間有限,洪翼的速度大打折扣,被五爪的開天斧連連劈中,一塊塊金色龍鱗被五爪劈下,一絲絲鮮血在洪翼身體表面滲透出來,疼得洪翼不斷的怒吼。

“小畜生,我要殺了你!”看到五爪靈活多變的身形,以及自己傷痕累累的外休,洪翼瘋狂了,怒吼一聲,變成了背生雙翼,龍鱗閃閃的戰斗形態,舉起手中中品神器長棍,猶如一條出海蛟龍,攻向了五爪。

看到洪翼變成了最強的戰斗形態,火鳳等人都為五爪捏了一把汗,一臉緊張的注視著厮殺正酣的五爪。

但此時景風卻發現如此激烈的場面,五爪的父親龍皇卻沒有表現出擔憂的神色,這讓景風感到了一絲不解。

“嘭”的一聲,五爪急速奔馳的身影被洪翼一棍抽到,五爪體內的鮮血一下子湧了出來,狠狠的撞到了空間層,在空間層表面流下了一道血印。

“小畜生,我看你還不死!”洪翼看到五爪被自己中品神器長棍抽到,身受重傷,心中一喜,舉起長棍,透出一道金色棍芒,抽向了五爪,想要一舉擊敗五爪。

“吼“看到金色棍芒劈來,五爪狂吼一聲,變成了最強的戰斗形態,猛地把手中的開天斧扔了出去,迎向了洪翼抽出的棍芒。

但開天斧畢竟只是一件極品仙器,根本承受不了中品神器的攻擊,被洪翼手中長棍劈碎,金色棍芒停滯了瞬息,繼續劈向了五爪,眼看五爪就要被洪翼一棍抽到。

突然,一只金色龍爪在五爪胸口鑽出,一把抓住了洪翼劈來的長棍,擋住了洪翼的進攻。

但洪翼長棍透來的強大力量再次貫穿進五爪體內,五爪的七孔都被震出血來,一道血柱奪口而出,顯然五爪的傷勢更加嚴重起來。

觀看五爪厮殺的龍皇此時也焦急起來,龍皇心中不斷的念叨,為五爪祈福,龍皇不明白為什麼五爪也不使用龍魂石。

“小畜生,你現在認輸還來得及,不然,就別怪我心狠手辣!“洪翼看到五爪的慘象,露出了一絲笑意,威脅道。

五爪吐了一口膿血,在地上爬起來說道:“洪翼,你個老畜生,別癡心妄想讓我饒了你了,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你。”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吧!”洪翼也被五爪的話語激怒了,呼扇著巨翅飛到空中,猛地劈出了一百道棍芒,重疊著劈向了五爪。

感受到洪翼這一擊的厲害,五爪知道在不用龍魂石自己就危險了,連忙吸收了龍魂石的力量,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在五爪體內迸出,就連景風所布的空間都被這股力量震得嗡嗡直響。

剛想出手幫助五爪的景風感受到五爪體內的變化,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欣喜的龍皇,知道龍皇肯定對五爪做了什麼手腳,放下心私

此時的洪翼感受到五爪體內的變化以及散發的力量也嚇了一跳,因為洪翼感覺到五爪所散發的力量和龍皇當初出手對付自己的力量一模一樣。

但不容洪翼有過多的思考,五爪發出的金色拳芒和自己劈出的重疊棍芒撞到了一起,一道耀眼的金光在空間內亮起,一聲聲清脆了武器斷裂聲傳進眾人耳中。

“嘭”的一聲,一個身影狠才~~撞到了空間層上,把空間層震得裂開了一道道細口。

當金光消失後,眾人看到場內景象,緊張的心松了下來,因為如今躺在地上的是洪翼。

五爪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緩緩走到了全身金色龍鱗破碎的洪翼身旁,冷漠的說道:“洪翼,是該讓你血債血償的時候了,受死吧。”說完,五爪舉起巨拳,就想出手殺死洪翼被死去的母親報仇。

突然,洪翼身體表面金光一閃,當初被景風禁用的中品神器戰衣被洪翼穿到了身體表面,一根細如牛毛的金針“咻“的一聲刺進了反應不及的五爪胸口。就在這根細針刺穿五爪胸口的一瞬間,景風的靈魂之力發現了洪翼所圖,心意一動,把這根細針在五爪體內傳了出來。

“誰死還不一定,小畜生受死吧!”洪翼看到五爪不小心中招,心中一喜,一對龍角在頭頂長出,化作一道金光,撞向了五爪。

“老匹大,你敢使詐,去死!”五爪此時被洪翼暗算,更加憤怒了,把龍魂石的力量發揮到最大,石破天驚的一拳迎向了孤獨一擲的洪翼。

“轟“的一聲巨響,大地震動了一下,景風所布的空間被五爪一拳震開,洪翼哀嚎一聲,整個身子以及身體表面的中品神器戰衣全都破碎了,就連洪翼的妖嬰都沒有逃出。

五爪看到洪翼已死,整個身子一軟,躺在地上昏迷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