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十八章擒獲洪翼
“龍皇,怎麼會是你,你怎麼會在這,這這!”洪翼看到眼前被自己打成重傷,躺在地上的龍皇,完全慌亂了,瞪著大眼,不言相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幕,驚呼道。

而此時假裝重傷不起的景風感知到龍族五大長老,三大族長到來後,心意一動,自己和金翅大鵬躲進了虛獨境中消失不見。

“洪翼,你好大的膽子,竟然心懷不軌,偷襲龍皇,還不乖乖束手就擒!”雪飛看到龍皇身受重傷的躺在地上,而洪翼一臉驚慌的樣子,大喝一聲道。

“不是,事情不是這樣的!怎麼會這樣!”洪翼看到眼前被自己重傷之人確實是龍皇,想到自己臨來時特意去龍皇宮探知龍皇虛實,洪翼不明白本應在龍皇宮的龍皇怎麼會出現在鴻曲星被自己打傷。

“洪翼,我本刷目信你有如此大的膽子。沒想到你竟敢私約龍皇在此,想要圖謀不軌,要不是我們及時趕到,你的奸計就得逞了,你還有什麼好說的。”紅龍族族長紅岩大聲指責道。

“不是,事情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你們聽我解釋!”洪翼焦急的解釋道口

“洪翼,老大真是錯信了你,你當初設計把我騙來,說要改過自新,不再貪圖龍皇之位,我信了你,沒想到你竟然聯合金韻偷襲于我,要不是雪飛他們來得及時,我就遭你毒手了,你這個卑鄙的小人。”龍皇在地上站起來,撫著胸口,劇烈的喘息道。

“龍皇,你敢陰我,五大長老你聽我解釋,事情不像龍皇所說的那樣!”洪翼聽到龍皇所說,知道這一切都是龍皇所設的圈套,憤怒的大吼道。

“哼!洪翼,我們親眼看到的事情還有假嗎?龍皇身上的傷還有假嗎?五位長老,我說的沒錯吧,洪翼他居心叵測,想要傷害龍皇以奪龍皇之位,我們一定不能姑息這種大逆不道的龍族叛徒。”雪飛冷哼一聲道。

“嗯,洪翼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如果沒有,乖乖的束手就擒,我可以考慮饒你一命。”龍族的大長老秋嵐長老發話道。

“大長老,我真的是被冤枉的。對了金韻,被你打傷的那個人呢,快把他帶上來,快!”焦急的洪翼想到景風和金翅大鵬,只要能把他們帶上來,自己還有一線生機,連忙對金韻大喊道。

“族長,那兩個人突然消失了,連一絲氣息都沒有留下,屬下也不知道他們去哪了。”金韻慌張的說道。

“什麼,這怎麼可能,事情怎麼會是這樣!“看到自己最後一絲希望世破碎了,洪翼完全瘋狂了,憤怒的大吼道。

“洪翼,你不要再狡辯了,就依你以下犯上,傷害龍皇這條罪責,把你凌遲一點都不為過。”紅龍族族長紅岩呵斥道。

“霸血兄,秋白、秋青兩位長老,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洪翼看到眾人投來的怒視的目光終于慌亂起來,大聲哀求道。

“洪翼,我們真是看錯你了,沒想到你竟敢私自傷害龍皇,留你這種人在我們龍族,真是我們龍族的恥辱。”霸血臨陣倒戈,大聲呵斥道。

“霸血你!”。聽到霸血對自己的呵斥,洪翼氣得渾身發抖,指著霸血說不出話來。

“雪飛、紅岩、霸血,你們還等什麼,還不把他給我擒下!”龍皇看到百口莫辯的洪翼,露出一絲冷笑,大聲命令道。

“是龍皇!“說著,三人上前就要擒下洪翼。

“龍皇,你這個卑鄙的小人,都給我閃開!”看到雪飛三人想要上前擒下自己,洪翼知道只要自己被捉,自己的一切都完了,洪翼猛地運起全身妖靈力,撞開了反應不及的雪飛三人,金色龍爪驟然變大,猛地扣住了身受重傷的龍皇的脖子。

“大膽洪翼,你想干什麼,還不給我住手!”龍族五大長老看到洪翼竟然在他們面前公然挾持龍皇,秋嵐長老怒吼道。

“哼!想讓我不傷害龍皇也可以,你們都給我退下,只要我平安離開,我就把龍皇放了,不然,休怪我辣手無情!”洪翼冷哼一聲,威脅道。

“洪翼,我們當初真是瞎了眼,相信你的鬼話,還不快把龍皇放了,否則你整個金龍族都會受到波及,難道你願看到整個金龍族因為你而走進深淵嗎?”龍族秋白長老大聲說道。

“哼!別人死活與我何干,你們還不趕快給我退下,難道你們認為我真不敢傷害龍皇嗎?”說著,洪翼扣住龍皇的脖子的手又緊了幾分,一絲鮮血在龍皇脖子上流出。

“龍皇!”看到洪翼所舉,眾人驚慌起來。

“都給我退下,放洪翼走!”龍皇劇烈的喘息道。

“洪翼族長,你不能留下我,帶我一起走!”金韻看到洪翼挾持龍皇想逃,驚慌起來,金韻知道,只要洪翼一逃,自己只有死路一條,哀求道。

“不行,你不能走!”秋嵐大長老看到金韻也想跟著洪翼逃跑,大喝一聲,發出一股強大的吸力,金韻沒有任何反抗,就被秋嵐大長老扣住,擒下。

洪翼看到金韻被擒,而自己已無能力保護金韻,冷漠的看了雪飛等人一眼,抓著龍皇,消失在了鴻曲星上空。

“我們快追!”龍族五位長老看到洪翼挾持龍皇逃跑了,害怕龍皇有危險,就想立即追去。這時雪飛突然攔住眾人道:“大家等等,我們不能立即追去,如今龍皇在洪翼手中,如果我們冒然去追洪翼,我怕洪翼狗急跳牆,真的對龍皇不利,我們還是等會追上去吧!”

“哎!沒想到洪翼竟然如此大逆不道,看來這次餿他不得,不過你們放心,我想龍皇不會有事的。你們六個慢慢跟上挾持龍皇的洪翼,我和秋紫長老帶著金韻這個敗類回龍族調集高手,這次一定不能讓洪翼逃了。”龍族大長老秋嵐長老命令道。

“大長老,龍皇真的會沒事嗎?”紅岩還是不放心道,“你放心好了,龍皇有保命的異寶,我想龍皇之所以會被洪翼挾持,可能有龍皇自己所想,你們慢慢跟上就好!”秋嵐大長老自信的安慰道。

說完,秋嵐大長老和提著金韻的秋紫長老離開了鴻曲星,雪飛幾人刻意隱藏了氣息,慢慢的向洪翼消失的地方追去。

霍天星。

洪翼用妖靈力縛束住龍皇。把龍皇扔在了霍天星一處密林內,陰狠的對龍皇說:“龍皇,你沒想到自己也有今天吧,你百密一疏,沒想到我會如此大逆不道敢向你出手吧。你讓我身敗名裂,我也不會讓你好過,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覺悟吧!”說完,洪翼大吼一聲,右手突然變成了金色的龍爪,帶動著一絲絲金線,插向了龍皇的心脈處。

可當洪翼的金色龍爪插到龍皇的胸口時,一股滅天的力量猛地在龍皇體內迸出,而這股力量就是當初龍皇滅殺金龍族三名高手所迸發出的力量。

“啊!”洪翼的金色龍爪被龍皇體內迸發的力量瞬間絞斷,疼得洪翼緊捂右手不停的哀吼。

“洪翼,你太自作聰明了,也太自信了,你以為你隨隨便便就能挾持我,你以為我就沒有手段對付你了,你以為曆屆龍皇都是隨隨便便當得。我現在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真實的實力。”龍皇在地上站起來,散發出一股王者的氣息,不屑的說道。

“怎麼會事這樣,我不信,你去死吧!”洪翼感受到龍皇身上散發出的強大氣息,感到了膽顫,瘋狂的怒吼道,一股金色旋風在洪翼身體周圍形成,洪翼一下子變成了最強的戰斗形態,手持一把上品神器戰斧,狠狠地劈向了神態自若,冰冷看向自己的龍皇。

“哼!”龍皇看到金色巨斧劈開,並不驚慌,冷哼一聲,吸收了龍瑰石的力量,一拳迎向了洪翼劈來的巨斧。

雖然龍皇看似漫不經心的一拳威力不大,但龍皇一拳擊出,拳芒劃過的空間沒有一絲光亮,全部被龍皇的拳芒所吸收。

“轟“的一聲,洪翼劈來的巨斧被龍皇一拳砸碎,一股狂麟的力量狂風暴雨般撞擊到洪翼的身體。“噗噗”洪翼連噴數口濃血,被龍皇一拳砸出千米之遠,身穿的中品神器戰衣以及金色龍鱗也應聲破碎。洪翼面若死灰,奄奄一息的躺在了地上,顯然沒有了反抗的能力。

“洪翼,你真以為我原來怕你,我是看在龍族穩定、團結的份上不願動你,不過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我,還害死我心愛的妻子,這次你又想在我兒子身上大做文章,為了我唯一的兒子,你只有死!”龍皇緩緩走來,冰冷的說道。

“你!你怎麼會有如此實力?這不可能!”洪翼看著手中斷裂的上品神器戰斧,虛弱的大吼道,不敢相信眼前一切。

“哼!我這個秘密只有曆屆龍皇和龍族大長老知道,不過我現在告訴你,讓你死而瞑目。每屆新任龍皇都會繼承前任龍皇傳下的龍瑰石,而這龍瑰石乃是超越神器等級的異寶,使用龍瑰石的龍皇,就是一般的神人,都可以擊敗,更別說是你了,這下你該死而瞑目了吧!”龍皇冷哼一聲,不屑的說道。

“這麼說我挾持你,也是你故意為之的了!”聽到龍皇所說,洪翼終于相通著一切都是龍皇故意為之的,泄氣的說道。

“不錯,如果不演這場戲,我怎麼和你面對面要你的性命!怎麼讓你的嘴臉公布于世,怎麼替我死去的心愛的妻子銘珺報仇。”龍皇冰冷的說道。

“你!你!你不能殺我,我是金龍族的族長,你要殺了我,整個龍族都會陷入到危機中。”感受到龍皇身上散發出的煞氣,洪翼終于驚慌起來,大喊道。

“哼!你還會替金龍族著想,像你這種人,根本不配做我龍族族長,不過我現在不會殺你,我答應了五爪,把你留給他,所以你還可以多活一會。”龍皇強忍住心中的殺意,冰冷的說道。

“你!這麼說你見過五爪,為什麼我沒有察覺!為什麼!”洪翼不甘的喘噓道。

“我早就見過五爪,不但我見過,你也見過。如今龍皇宮中的龍皇就是我兒五爪假扮的。”龍皇嘲諷道。

“噗”聽到龍皇所說,洪翼再次噴出一口鮮血,但威懾于龍皇的霸氣之下。洪翼也不敢再說什麼,只是在心中不斷的悔恨。

“好了,景風你出來吧!”龍皇用傳訊珠給景風傳音道。

“嗖“的一聲,本應身受重傷的景風和金翅大鵬來到了洪翼身邊,景風一臉笑意的看著洪翼道:“洪族長,沒想到吧,走,我帶你去一個地方,那個地方將是你葬身之所,也是為什麼你會發現不了我們的原因。“說完,景風手持降龍木一棍抽昏了身受重傷、沒有反抗能力的洪翼,把洪翼收到了虛獨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