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三十三章龍族(上)
玄心山被滅,讓整個天之界都為之震動,玄心山上空出現的神秘高手更讓天之界的高手感到震驚,一時間各種流言飛語頻頻傳出,整個天之界的高手都感到了危機的存在。

“射日,你說那名高手根本沒出手就把你們十一人束縛了,這是真的嗎?”玄通一臉震驚的問道。

“回稟玄通陛下!當時我看他漂浮在被滅宗的玄心山上空,以為他就是凶手,就想上前把他擒住,剛想動手,我突然感到一股強大的空間壓力不斷擠壓自己,就連鴻之他們都動彈不得,那名高手滿臉不屑的看了我們一眼,就消失在了玄心山的上空。”射日仙帝心有余悸的說道。

“只用靈魂之力控制空間就把你們十一名仙帝高手縛束住了,這是何等高手,天之界怎麼會存在這種高手呢,不行,我要去找一趟西宇星,找焚天仙帝問問,也許他知道這名高手的來曆。”玄通震驚的說道。

而此時天之界的龍族之內,龍皇被沒有因天之界出現神秘高手,以及玄心山被滅而感到關注,引起龍王關注的是有人傳說消滅玄心山的高手中出現了五爪開明獸的身影。

“雪飛,你聽到的這個消息准確嗎?”龍皇做風激動的詢問道。

“這是我一名手下打聽到的,他說有人親眼看見五爪開明獸的本體出現,五爪開明獸如今正和一個名叫景風的人在一起,至于是不是陛下您的兒子,就不得知了。”白龍族的族長,雪翼白龍雪飛說道。

“不管是不是,這次都一定給我打聽清楚,如果真的是五爪開明獸,不惜一切代價給我帶回來,因為五爪開明獸整個天之界就一只,那就是我的兒子,如果誰敢阻攔,殺無赦!!”龍皇爆發出一股君臨天下的霸氣,命令道。

“可是龍皇,如果讓洪翼族長知道了,我們龍族可以會爆發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龍皇,你可要想好了。”雪飛提醒道。

“雪飛,我不會再讓兒子離開我了,當年我是逼不得已才把剛剛出生的五爪以及他母親送走,可誰想洪翼竟敢私下殺手殺了銘毋,要不是突來一場宇宙風暴刮跑了五爪,今天到底會發生何種局面,我想你我心里都清楚,洪翼,我忍了他很久了。”想到當年所發生的事情,龍皇感到了深深的傷痛和自責。

“為了龍族的安危,我已經苦苦忍了幾千萬年,當年聽說五爪被魔界天刹魔帝所殺,要不是龍族幾位長老一再施加壓力,我早就為五爪報仇了。如今終于有了五爪的消息,他沒有死,我決定不再忍受了,如果洪翼膽敢傷害五爪,或者誰在強加阻攔,我一定不會讓他好過。”龍皇一臉堅毅的說道。

“哎!好吧,龍皇,這件事還是我去辦吧,如果真的是少主,我一定會把他帶回來。”想到龍族即將面臨的危機,雪飛歎息一聲道。

“辛苦你了雪飛!”龍皇感激的說道。

與此同時,雙翅金龍洪翼也聽到五爪開明獸出現的消息,正在盤算著什麼。“金韻,你聽到的可是真的,五爪開明獸真的又出現了?”洪翼興奮的說道。

“是雪飛的人打聽到的,至于事情是否屬實,還不好說。”金韻說道。

“不管是不是真的,傲風那個老家伙一定會派人尋找五爪開明獸,我們只要悄悄跟上傲風派出的龍族高手,在他們之前擒下五爪開明獸,我就有辦法逼傲風那老家伙退位。”洪翼陰根的說道。

“可是族長,我聽說五爪開明獸身邊有高手存在,而且仙界玄心山被滅很可能也只這幫人所為,想要生擒五爪開明獸並不容易。”金韻提醒道。

“金韻,這有什麼好擔心的,我龍族內高手如云,而且龍族飛升前輩留下的神器眾多,我就不信還擒不下一個五爪開明獸。至于他身邊的高手,如果他們強加阻攔,殺無赦!”洪翼殘忍的命令道。

“為了保險期間,屬下願意親自前往。”金韻請命道。

“好!金韻,由你去我就放心了,你帶上十名我金龍族高手,悄悄跟上雪飛派出去的高手,有什麼情況,及時向我稟報,知道嗎?”洪翼命令道。

“是宗主,屬下告退了。”說完,金韻退出了金龍殿。

“哼!傲風,你的好日子到頭了,當年你運氣好,我沒有控制住你和開明獸所生的小畜生,這次我一定不會放過機會的。”洪翼冷哼一聲,心中默念道。

仙界須臾星上。

玄心山被滅已經過去一年多的時間,景風被玄心上人重創的傷勢也已經恢複如初,此時景風正和在虛獨境中修煉醒來,達到五級魔帝的若絕、金翅大鵬、五爪、火鳳等人在須臾星的城鎮中喝酒聊天。

“景風啊!沒想到我修煉的這段時間,你不但達到了四級仙帝的境界,還收服了妖域谷,滅了玄心山,搶了聚寶宗,真不簡單啊!”若絕喝了一口景風虛獨境儲藏的清泉酒說道。

“大哥,其實我本不想鬧出如此大的動靜,只怪焚天、玄通欺人太甚,玄心山又一再相逼。我滅了玄心山就是要告訴焚天和玄通他們,惹怒我的下場是什麼。不過大哥,我們前去聚寶宗發現了一件大事,聚寶宗內有超級高手存在,而這名高手很可能是神之界的高手。”景風說道。

“神之界高手!這怎麼可能!天之界怎麼會有神之界高手存在!”若絕震驚的說道。

“神之界高手有什麼好怕的,聚寶宗存在的那名高手最多是個神人,要是讓我恢複到最強實力,我一把火就能燒死他。”火鳳不屑的說道。

“好了火鳳,如今我們實力不夠,還不能和他們發生沖突,好在經我們一鬧,聚寶宗的精力都放在了焚天的勢力范圍內,只要我們不再去招惹他們,他們是不會找到我們的。”景風說道。

“如今玄心山已滅,那景風,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五爪在一旁詢問道。

“眼下我們還有三件大事要做。一是等待地瑰谷出現,尋找三瑰草救活靈兒。二是尋找弑仙洞,幫冥界找到綠芒珠。三是打聽我父王的下落,暗自發展我們的勢力。”景風說道。

“不過天之界這麼大,這三件事我還一點頭緒都沒有,也不知道該從何處下手。”景風有些無奈的說道。

“景風,你不要著急,我現在就趕回極光城,向我父王稟報仙界所發生的事,讓他小心,並讓父王派出高手幫你打探這三件事。”若絕說道。

“謝謝你大哥!對了大哥,這是一件下品神器戰衣,送給你!”景風把早已准備好的下品神器戰衣遞給了若絕。

“景風,這神器戰衣太珍貴了,我不能收!”若絕推脫道。

“大哥,你就收下吧!我們之間還分什麼彼此啊!”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那好!景風,我就不客氣了。”若絕接過景風遞來的下品神器戰衣說道。

眾人開懷暢飲了一番後,景風打開布下的禁制,和眾人一起離開了須臾星上的酒樓。與此同時,龍族的眼線卻發現了景風的蹤跡,悄悄向雪飛稟報。

“景風!不跟我會魔界了?”若絕問道。

“大哥,我們就不跟你回去了,你多保重!”景風說道。

“那好,我也不強求你們,這是傳訊株,等我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們。”若絕遞給景風傳訊珠道。

“謝謝大哥,你也多保重!”景風感激的說道。說完,若絕通過須臾星上的星際傳送陣,向魔界傳去。

“主人,我們現在去哪?”金翅大鵬問道。

“我們去一趟北方仙帝塵煙的星塵宮,看看北方仙帝陛下有什麼新的指示嗎?或許他已經打聽到我父王的下落。”景風想了想說道。

“好!”眾人點頭道。就在景風金翅大鵬等人收到虛獨境,僅剩五爪時,十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團團圍住了景風和五爪。

“你們是誰,想干什麼!”五爪突然感到這些人的氣息很熟悉,眉頭緊皺道。

“想干什麼,你這個龍族的孽種,實相的乖乖寒手就擒,不然休怪我辣手無情。”金韻身穿一身金衣,漂浮在空中威脅道。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聽到這名金衣男子辱罵五爪,景風憤怒了,釋放出強大的靈魂之力,怒視著金韻道。

“景風,他們應該是龍族的,我不想見他們,我們走吧!”五爪終于在金韻等人散發的氣息中感應出這些人乃是龍族之人。

“想走!那要問問我手中神器願不願意!”金韻六人突然祭出龍族內的中品神器,攻向了想要離開的景風、五爪,想要殺死景風,擒下五爪。

“嘭”景風手持降龍木,擋下了金韻的一擊,拉著五爪躍到了空中,心意一動,把金翅大鵬等人在虛獨境中放了出來。

“你是金韻,金龍族副族長。“血瞳猿王在虛獨境中出來後,看到手持中品神器的金韻,眉頭一掀說道。

“血瞳猿王,金翅暗虎,你們不是在妖域谷中,怎麼會在這?”本想再次發起攻擊的金韻看到血瞳猿王和金翅暗虎出現在景風身邊,停止了攻擊,一臉震驚的問道。

“猿王,你認識他們嗎?”聽到血瞳猿王叫出金衣男子名字,景風問道。

“他們都是金龍族的族人,主人,你和龍族結下仇怨了嗎?”血瞳猿王說道。

“龍族的!你們為什麼要抓五爪,難道你們不知道五爪身上也流倘著你們龍族的血液嗎?”景風皺著眉頭,大聲說道。

“哼!這是我龍族的內事,不用你管,看在妖域谷的面子上,你們還是把他交給我們,速速離去,否則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金韻冷哼一聲道。

“哈哈!金韻,何時底氣這麼足了,雖然你實力很強,又有神器在身,但我根本不怕你,如果不服氣,你大可上來一試。”血瞳猿王大笑一聲,不屑的說道。

“好好!那你們是不准備把五爪交給我了!那你們都去死吧!”金韻猛地變成了十米長的金龍本體,單爪抓住中品神器神刃,殺向了景風。

本想和金韻本體厮殺的五爪、金翅大鵬、血瞳猿王等人,突然被景風收到了虛獨境中,“咻”的一聲,景風避開金韻一擊,消失在了須臾星,只留下目瞪口呆,放出靈魂之力尋找景風、五爪影子的金韻十一人。

在找尋了一個芊個多時辰後,金韻沒有發現景風和五爪的氣息,卻感到了白龍族族人的氣息,心中一驚,帶著十名金龍族高手離開了須臾星。

“雪飛族長,我明明看到景風出現在須臾星,怎麼會不見了呢?”白龍族族人不解的問道。

“不對,這里有龍族高手出現的氣息,而且這里發生過激烈的爭斗,我想金龍族高手可能先行我們一步找到了少主,你們幾個在須臾星周圍幾個星球上繼續搜索少主的蹤跡,我先回龍族向龍皇稟報。”說完,雪飛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了須臾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