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二十五章聚寶會(中)
“你們是那個宗派的,速速報上名刺”聚寶宗具有四級仙君實力的守門弟子看到景風五人走來,大聲質問道。

“我們乃是焚天陛下座下幻火宗弟子,特來參加聚寶會,這是我們的身份印符,請師兄檢驗!”說著,火鳳所化的炎摯仙君把象征身份的印符遞給了聚寶宗守門弟子檢查。

“你們幾個的呢?把身份印符都拿過來,我們要檢查。”看過火鳳遞來的身份印符,聚寶宗守門弟子沖著火鳳身後的景風四人命令道。

“嗯!好了,你們已經通過身份驗證了,交上五百極品天晶,你們就可以進去了。”聚寶宗守門弟子檢驗完景風五人身份後,說道。

“這是五百極品天晶,請師兄檢查。”說著,火鳳把裝有五百極品天晶的儲存戒指遞給了聚寶宗守門弟子。

“好了,你們進去吧,記住,在聚寶宗內不可惹事,不然就算是焚天仙帝,也保不住你們,知道嗎?”聚寶宗守門弟子提醒道。

“是!我們知道了!我們會注意的!”說完,火鳳所化的炎摯仙君帶著景風四人進到了聚寶宗內。

走在路上,景風不斷回想剛才在聚寶宗門口發生的一幕,景風不明白這聚寶宗到底有何儀仗,竟然對仙界兩大霸主之一的焚天仙帝也不買賬。

“主人,剛才有一道靈魂之力探知過我們,這聚寶宗內有超級高手存在,我們一定要小心。”火鳳突然感到聚寶宗內有一股強大的靈魂之力不斷探知進進出出參加聚寶會的高手,而且此人的靈魂之力境界很高,火鳳隱約此人不像天之界的高手,連忙釋放出強大的靈魂之力包裹住景風四人,並傳音提醒景風,讓景風小心。

“聚寶宗內有超級高手存在,我怎麼沒有感覺到。”景風心里默念道。如今景風的靈魂之力已經達到了五級仙帝的境界,再加上混沌訣有振幅功效,景風在天之界對自己的靈魂境界充滿了自信。但聽到火鳳的傳音,有人曾經有靈魂之力探知過自己,而自己連一絲察覺都沒有,景風感到了深深的震驚。

“火鳳,你能感覺出此人到底是何實力的高手嗎?”景風傳音道。

“此人的靈魂之力突然出現,探知過我們後就突然消失不見了,我只是感覺此人的靈魂境界很高,到底高到什麼程度,我一時也沒有察覺出來。不過我感覺此人好像不是天之界的高手!”火鳳傳音道。

“不是天之界高手,難道是神人?神之界的高手怎麼會出現在聚寶宗內,難道有什麼陰謀不成?”聽到火鳳傳音,景風心中一驚,隱約感到了一絲不安。

“哎!既來之則安之,還是走一步算一步吧,大不了躲進虛獨境中逃跑。”景風歎息一聲,無奈的默念道。

因為知道聚寶宗內有自己不可抗衡的高手出現,景風此時的心情沉重下來,進到聚寶宗內的興奮心情一掃而空,景風隱約感覺到聚寶宗每千年舉行的一次聚寶會很可能是一個陰謀,一個不知道針對誰的陰謀。

“主人,你沒事吧!”火鳳回頭看見景風緊皺的眉頭,關心的問道。

“我沒事!我們進去吧!”說完,景風五人走進了占地千米的聚寶宗外殿內。

“炎摯,你來了?怎麼,令師烈猜仙帝沒有來嗎?”焚天仙帝座下,曾經在鎮瑰山搶得景風鎮天石的五級仙帝石允走過來說道。

“拜見石允仙帝,家師正在閉關修煉,沒有前來,特命弟子帶著四位師弟參加這聚寶會,弟子前來時,家師曾給我說過,如果看見石允仙帝,一切聽從石允仙帝吩咐。”火鳳所化的炎摯仙君誠懇的說道。

“好!炎摯師侄,你們先進去逛逛,有什麼需要我會通知你們的,如果有人找你們的事,你只管報上我的名字就好。”石允仙帝點頭道。

“謝謝石允仙帝!我們先進去了。”火鳳冒充的炎摯仙君感激的說道。

“呵呵!火鳳,真有你的,這樣就有石允仙帝為我們撐腰,如果我們出了什麼事,石允仙帝就會為我們頂著。我想石允仙帝要是知道我們真實身份,一定會氣瘋的。”景風露出一絲笑意,傳音道。

“哼!這樣做算是便宜他了。”火鳳冷哼一聲,傳音道。說完,景風跟著火鳳走進了聚寶宗的外殿內。

“好多奇珍異寶啊!”看到聚寶宗外殿寶物台中擺滿的各種天之界珍奇異寶,就連見多識廣的火鳳都不由得贊歎道。

此時景風也感到了一陣心顫,雖然虛獨境中珍貴的靈草,晶石也不少,但和聚寶宗寶物台內擺放的奇珍異寶相比,根本不是一個檔次。

“主人,你虛獨境中天晶有的是,而且我們還得到幻火宗帶來一萬多顆極品天晶,不如我們大肆采購一番,我發現這里有些靈草,珍寶就是在神之界都是僅見的,我想以後可能會用得上。”火鳳提議道。

“好!火鳳,你大膽選吧,我來給你付賬。”景風點頭道。景風完全相信火鳳的眼光,景風知道火鳳在神之界也是一個小領域的域主,能讓火鳳看上眼的東西,一定不是凡物。

火鳳首先走到一顆外表很普通的琉璃石旁傳音道:“主人,這是一顆琉璃魄,是煉制防禦神器的重要材料,這麼大顆琉璃魄,就是在神界也很難見到,主人,我們快把它買下來吧,別讓人搶走了”

“。

“好!你來問價,我付錢!”景風傳音道。

“這位師兄,我想買這顆琉璃石,不知需要多少天晶?”火鳳對站在琉璃魄旁邊的聚寶宗弟子問道。

“這顆可是琉璃魄,不是什麼琉璃石,你要想買,需要五千極品天晶。”聚寶宗弟子看到景風五人最強一人才六級仙君實力,有些不屑的報出了最高價。

“炎決,付錢!”火鳳聽到這麼大塊琉璃魄才五千極品天晶,連忙喊過景風付錢,生怕被人搶走。

“是師兄!”說著景風在死去炎摯仙君的儲存戒指中取出五千極品天晶,付給了聚寶宗買賣琉璃魄的弟子。

賣琉璃魄的弟子看到火鳳所化的炎摯仙君如此大方,毫不含糊的取出五千極品天晶買下琉璃魄,感到了一絲驚訝。但火鳳買得琉璃魄後,根本沒有理會一臉驚訝的聚寶宗弟子,而是緊接著向聚寶宗外殿內走去,尋找下一個目標。

“重生木!天啊!天之界怎麼會有如此異寶!主人快,一定要把這重生木買下。”火鳳有些激動的傳音道。

“火鳳,這重生木有何功效,你怎麼這麼激動啊!”景風傳音詢問道。

“主人你不知道,這重生木具有重塑肉身的功效。不論肉身毀壞多嚴重,只要靈魂沒有消散,就可重塑肉身,修為也不會降低,而且這塊重生木,最少可以讓三個人重塑肉身,如此異寶如果出現在神之界,一定會搶破頭的。”火鳳帶著絲絲激動傳音講解道。

“這重生木竟有如此功效,那我們一定要買下。”景風下定決心道。聽到重生木的功效,景風想到為救自己,肉身毀掉的大師兄以及鳴玉,要到如果自己飛升神之界,天機如果沒有找到可以重塑他們肉身的異寶,那自己可以用重生木為他們重塑肉身,這也更加堅定了景風買得重生木的決心。

“這位師兄,這根木頭賣多少天晶?”火鳳走過去問道。

“木頭?你最好睜大眼睛看清前面的字再說話。”站在重生木前的聚寶宗弟子有些憤怒的說道。

“不要意思!我沒有看到,不知師兄,這根重生木賣多少天晶呢?”火鳳有些歉意的問道。

“多少天晶都不賣,你要想買,就拿珍貴的靈草,異寶來換。“聚寶宗弟子看都不看火鳳一眼說道。

“珍貴靈草,異寶!”聽到聚寶宗弟子所說,景風立即放出靈魂之力,搜尋著虛獨境中生長的靈草異寶。

一會功夫,景風在虛獨境中取出十根靈草以及六塊煉器極品晶石說道:“這位師兄,你看這些東西可以換取重生木嗎?”

聚寶宗弟子看到景風手中的十六樣異寶,愣了一下,緊接著態度立馬轉變說道:“可以可以!重生木你盡管拿去。”

火鳳看到這些人如此不識貨,如此珍貴的重生木竟然用幾棵極品靈草以及幾塊極品煉器晶石就可以換取,而且有的異寶用天晶就可買到,這樣火鳳激動不已,不斷的穿梭在聚寶宗外殿內,搜尋著神之界都很難見到的異寶。

其實也不能怪聚寶宗的弟子以及天之界高手不識貨,這些珍貴的異寶,本身的靈力根本不外泄,以他們的實力根本感知不到這些異寶的珍貴,當聚寶宗弟子看到景風取出的虛獨境中的極品靈草晶石後,很痛快的把火鳳看上眼的珍寶交換出去,自己還沾沾自喜。

五個時辰後,完全逛完聚寶宗外殿買賣的異寶,景風並沒有發現自己想要的三魂草,這讓景風感到了一絲失望。但景風五人如此大手大腳的買賣一些並不被人看好的異寶,卻引起了聚寶宗外殿內所有交易異寶高手的注意。

“小子,你是哪個門派的,你知道這顆碧波草是我先看中的嗎?”一個面色陰冷,身穿黑衣的二級魔帝冰冷的說道。

“不好意思前輩,我沒有看到您也挑中了這個碧波草,要是看到了,我們一定不會莽撞的,這位前輩,碧波草我們不要了,讓給你了。”火鳳假裝很害怕道。

“哼!你說讓就讓啊!要讓給我也可以,剛剛我想買的七星琥珀也被你們買下了,把七星琥珀交出了,我可以考慮饒你們一條狗命。”二級魔帝凶狠的瞪著景風五人,威脅道。

“我當誰這麼大口氣,原來是你啊紫羅魔帝,怎麼這麼大火氣啊,難道我五位師侄惹到你了。”這時石允仙帝被爭吵聲吸引,走了過來,看到火鳳所化的炎摯仙君正被人呵斥,冷嘲道。

“石允仙帝,這五人是你的師侄?你是怎麼管教的,他們竟然搶走我看中的七星琥珀和碧波草?難道他們不懂得尊重前輩嗎?”紫羅魔帝質問道。

“哼!紫羅,別以為你有天刹魔帝撐腰我就不敢動你,在這聚寶會,只有出得起價格,誰都可以買賣東西。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的打算,你們是看我師侄出手大方,想要敲詐一番,我在這給你們說清楚,誰要再敢找我五位師侄的麻煩,就是和我作對,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石允仙帝冷哼一聲威脅道。

看到怒火沖天的石允仙帝,想到石允仙帝身後的焚天仙帝,以及自己門派高手還未前來,眾人一時間也都心中一涼散了,紫羅魔帝指著石允仙帝道:“石允,算你狠!我們走著瞧!”說完,就想離開。

紫羅魔帝剛一轉身,只覺一股狂暴的力量陡然產生,紫羅魔帝連忙運氣全身魔靈力想要抵抗住這股狂暴的力量,但這股力量太強,紫羅魔帝只覺身子一輕,胸口一漲,就被這股狂暴的力量震飛。

“紫羅,這是一個小小的教幣”如果你再敢放肆,我定要你性命。”石允仙帝不屑地說道,說完,石允仙帝帶著景風五人離開了聚寶外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