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七章景風的怒火(下)
金翅大鵬之上。

“大哥,這位是我在地之界的同門師兄甯石子,甯石子師兄還和我出師于同一位師傅,只是師傅早已離我們遠去。”說著說著,景風想起被害的凌苦真人,黯自神傷起來。

“景風啊,師傅要是知道你有今天的成就,一定會很欣慰的。”甯石子看到景風黯然神傷的表情,安慰道。

“謝謝師兄,我沒事。大哥,這位是紅玉,是我……”當景風介紹到紅玉時突然間不知道該怎樣介紹了,停在了當場。

若絕看到景風的神情,眉頭一皺呵斥道:“景風,她不會是你在地之界的紅顏知己吧。景風你可要記住,你現在可是有靈兒了,我不管你原來和她什麼關系,但你現在要對靈兒負責,你知道嗎?

聽到若絕的呵斥,景風的臉龐突然紅了說道:“大哥,我們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我們只是好朋友而以。”

而紅玉聽到景風在天之界已經有了紅顏知己,突然有一種想哭的感覺,但想到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緊緊咬住嘴唇,不讓自己哭出來。

“甯石子師兄,紅玉,這位是我大哥若絕,乃是一名四級魔帝。”景風看到紅玉傷心的神情,深吸了一口氣,介紹道。

“四級魔帝!”甯石子聽到景風的介紹,瞪大了雙眼,驚呼道。

“你不要驚呼了,如今景風的實力和我不相上下,就算真的打起來,我還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若絕一臉笑意的說道。若絕知道景風的真實實力,因為若絕知道,景風曾經殺死一名五級魔帝,就算自己仗著神器在身,要想殺死一名五級魔帝,也是非常困難的。

“景風,你也達到仙帝境界了,你到底是怎麼修煉的,你才飛升幾百年啊,怎麼會有如此實力,我聽祖師說,要想修煉到仙帝,可是一件很困難的事,乃是資質和時間都缺一不可的!”甯石子一臉震驚的問道。

“師兄,我也是運氣好而已。對了師兄,紅玉,一會到了道心山,你們遠遠躲在一邊就好,不要參與進來,我會想辦法擊退玄心山的進攻。”景風並沒有告訴甯石子幾人自己的修煉法訣和別人不一樣,只是含糊的說道,並好心提醒甯石子。

“好吧。”聽到景風所說,甯石子和紅玉知道自己修為太低,根本幫不上什麼忙,無奈的點頭道。

由于金翅大鵬速度很快,只用了一個多時辰,就趕到了道心山的上空,景風遠遠看到猶如血海地獄般的道心山,再次憤怒起來,對甯石子和紅玉說道:“師兄,紅玉,你們在這等我。”說完,一個閃身就沖向了不斷殘殺天道宗弟子的玄心山高手中。

而此時的天龍上人右手臂已經完全廢了,胸口露出三道深見白骨的傷口,一股股鮮血不斷在胸口中流出。

而在地之界天道宗中,對景風很好的凌云真人此時已經是強弩之末,正在和一名一級仙君憤死拼殺,口中噴出的鮮血已經把身上的道袍染紅,手中的中品仙劍也是斷痕斑斑,只有招架之功,早已沒有反擊之力。

天龍上人看到天道宗的弟子傷亡慘重,而救兵遲遲未到,露出了一絲悲涼的神態,無奈的歎息一聲,就想使用秘法,燃燒自己的功力,做最後的拼殺。

“水寒,老夫就是死,也絕不會讓你們玄心山好受的。”天龍上人大吼一聲,身上的仙靈氣猶如煮沸一般,沸騰了起來,瘋狂的鑽出體外,一股狂暴之氣悠然而生。

和天龍上人厮殺的水寒仙帝看到天龍上人身體周圍彙集的狂暴之氣,心中一驚,雙手連動,打出一個個手印,彙集成一只靈光巨手,印向了天龍上人。

天龍上人看到巨掌來襲,緊握極品仙器,狠狠劈出一道驚鴻,帶動著滾滾白霧,劈向了巨掌。

“轟”的一聲,整個空間被二人強力一擊震得扭曲起來,水寒仙帝和天龍上人同時噴出一口鮮血,只是天龍上人在空中重重的摔到了地上,沒有了再戰能力。而水寒仙帝身上的衣服完全撕裂,在空中被震得短時間失去了意識,身上的極品仙甲也被天龍上人一劍劈開一道裂痕。看到水寒仙帝身受重傷,玄心山一名二級仙帝及時趕來,接住了重傷的水寒仙帝,療起傷來。

“代初,給我把天龍殺了,快!”臉色蒼白的水寒仙帝指著重傷在身,躺在地上的天龍上人,命令道。

“是水寒仙帝!”代初仙帝眼中冷光一閃,舉劍就向早已沒有反抗能力的天龍上人刺來。看到代初仙帝眼中的狠光,天龍上人知道自己不能幸免,無助的閉上了眼睛。

可天龍上人在閉上眼睛的一瞬間,靈魂之力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氣息憑空出現在自己身前,為自己擋下了致命一擊。

“嘭”的一聲,景風手中的降龍木和二級仙帝代初手中的極品仙劍撞到一起,極品仙劍應聲裂開了一條細口,代初仙帝只覺一股不斷增幅力量的靈氣鑽入體內,仰天噴出一口鮮血,不斷的倒退百米才穩住身形,驚恐的看著景風問道:“你是誰?”

“我就是你們要找的天道宗的弟子景風,你們玄心山找不到我,竟敢隨意殘殺我天道宗的弟子,我不會放過你們的。”看到天道宗如今的慘象,景風憤怒的大吼道。

“哼!景風!你終于出來了,我還以為你不敢出來了呢,今天我們新仇舊仇一起算,我玄心山今天定斬殺你。”服下玄心山極品療傷靈丹,恢複了大部分仙靈力的水寒仙帝看到景風終于現身,冷哼一聲說道。

隨著兩聲慘叫,若絕和金翅大鵬斬殺了兩名玄心山的二名高手,救下景風的師伯凌云真人後,來到了景風身邊,若絕聽到水寒仙帝威脅的話語,不屑地說道:“水寒,你好大的口氣,有我在,你休想傷害景風。”

“若絕!”水寒仙帝看到若絕突然現身,心中一顫,隱約感到一絲不妙說道:“若絕魔帝,我玄心山和你們魔界滅光一族一向井水不犯河未,你今天為什麼要幫景風這個暴徒和我玄心山作對呢?

“哈哈!你們玄心山算什麼東西,竟然和我滅光一族相提並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水寒!要戰便戰,哪來那麼多廢話。”若絕大笑一聲,不屑地說道。

“若絕魔帝,我是看在你們滅光一族的份上不和你計較,我勸你速速離去,你以為就你們三個,能扭轉如今的局勢嗎?”水寒仙帝大聲嘲諷道。

“是嗎水寒?再加上他們呢?”景風心意一動,把五爪四人在虛獨境中招了出來,團團圍住了水寒仙帝。

而此時重傷在身的天龍上人在看到眼前的一幕時,感到了深深地震驚又感到了述惑,景風自稱天道宗弟子,可自己更本不知道天道宗有這麼一個實力強勁的弟子,而天龍上人又驚喜的發現景風身邊的三人,自己根本看不出虛實,就是景風和五爪他們都達到了三級仙帝以上實力,有了他們的加入,天道宗有救了。

水寒仙帝看到圍住自己的五人,感覺到這五人給自己帶來的壓力,心中一顫,知道自己不可能力敵,就像閃躲逃跑,可此時景風已經向五爪他們下了必殺令,火鳳看到水寒仙帝發出一個虛招之後,飛速的後退,發出一聲長嗚,猛地變成浴火火鳳本體,帶動著一片烈焰,攻向了水寒仙帝的後背。

瘋狂逃竄的水寒仙帝感覺到身後有一股滾滾烈焰極速的襲來,一個回身,雙手齊動,彙集成一只巨掌,就想擋下火鳳的襲擊。

“轟”的一聲,水寒仙帝倉促彙集成的巨掌被火鳳急速的身軀穿透,一個熊熊燃燒的火球重重的撞擊到水寒仙帝的胸口,瞬間震碎了水寒仙帝身上的極品仙器戰衣,一股股血柱在水寒仙帝身上迸射出來,水寒仙帝身上變成了焦黑一片。

“噗噗!!”水寒仙帝連噴數口濃血,搖搖晃晃的漂浮在空中對火鳳說道:“你是誰,為什麼助紂為虐,幫景風這個惡徒殺我。

“嗷~”的一聲,火鳳在聽到水寒仙帝侮辱景風憤怒了,就像沖上去殺了水寒仙帝,景風看到憤怒的火鳳,一個閃身攔住火鳳對水寒仙帝說道:“我是惡徒,水寒,我所做一切都是你們玄心山逼得,就算我在地之界滅了你們玄心宗,那也是你們咎由自取,怪不得我。但你為了找到我,殘殺天道宗這麼多弟子,使得道心山生靈塗炭,我定讓你們玄心山付出慘痛代價。”

水寒仙帝聽到景風的怒言,心中不由膽顫了一下,顫抖的吼道:“景風,你不要在這里猖狂,就憑你如今的實力,想要撼動我玄心山,根本不可能,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把我放了,我會回去給你多說幾句好話的。”

“哈哈!是嗎?景風在這謝謝水寒仙帝的好意了。”景風大笑一聲,不屑地說道。

“不過你殺我天道宗這麼多弟子,難道就憑你一句話我就會放了你嗎?水寒,你覺悟吧。”景風眼中露出一絲狠光,話音一轉說道。

水寒仙帝看到景風眼中的冷光,心中一涼,就像使用血遁逃跑,可景風不給水寒仙帝逃跑的機會,腳踏靈隱飄,手持降龍木,攔在了水寒仙帝的身前,狠狠劈出六肖神雷。

一條黑色閃爍著電光的狂龍呼嘯著攻向了全身血光的水寒仙帝,由于水寒仙帝早已重傷在身,身上又沒有了極品仙器護身,被六肖神雷化出的黑色狂龍貫穿了身體,體內的元嬰也被六肖神雷散發的強大力量震散,身體瞬間在空中爆裂了。

景風看到水寒仙帝已死,大吼道:“五爪,金翅,火鳳,牛頭,龍龜,給我把玄心山所有高手全部斬殺了,一個不留。”

“吼吼!”五爪等人聽到景風憤怒的大喊聲,早已按耐不住,怒吼一聲,全部變成本體,沖向了已經被景風雷霆手段嚇得膽顫的玄心山高手,厮殺了起來。

一旁的若絕、天龍上人、凌云真人看到五爪等人凌厲的攻勢,滅絕一切的實力,都被震撼住了,若絕喃喃自語道:“怪不得魔心宗加上景風幾人,就可把實力雄厚天刹一族的高手斬殺擊退,景風的這些異獸太厲害了,就是實力最差的龍龜,防禦力都如此強,我想要短時間擊敗,也很困難。”

隨著景風和五爪等人越殺越激烈,若絕也參與到厮殺之中,在景風等人強大實力面前,玄心山高手早已心驚膽戰,連連敗退,就在玄心山高手想要逃跑時,電翼貂馱著天道宗云天真人等人,以及萬壁流宗的高手及時趕來,攔住了十余名身受重傷玄心山高手。

看到眼前一幕,玄心山高手早已嚇得心驚膽戰,全身不住的顫抖,景風飛過來冷哼一聲,就想出手要了這群人的性命。

看到景風舉起降龍木,天龍上人鼓足最後一絲仙靈力,阻止住景風,喊道:“景風,手下留情,你不能殺他們,饒過這些人的性命吧。”

聽到天龍上人的求情聲,景風深吸了一口氣,放下了舉起的降龍木,怒視著兢兢帖帖的玄心山高手說道:“你們走吧,回去告訴玄心上人,我景風一定會去找他的,讓他好好活著等著我知道嗎?

玄心山的一名一級仙帝聽到天龍上人求情,以為景風不敢再殺他們,鼓了鼓勇氣道:“景風,你今天的所作所為,我們玄心山會記得的,天龍,別以為你為我們求情,我們就會感激你,你等著我們玄心山更猛烈的報複吧。”說完,這名一級仙帝就想離開。

“是嗎,不過你看不到了。”憤怒的景風化作一道殘影,手持降龍木一棍抽碎了一級仙帝的肉體,就在一級仙帝元嬰想要逃跑時,景風一招手,發出一團黑色神火,瞬間融化了一級仙帝的元嬰。

“你們還不給我滾。”景風怒視著兢兢帖惱的,僅剩十余名玄心山的高手,大吼道。

聽到景風放自己走,這數十名玄心山高手暗自松了一口氣,掉頭逃離了道心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