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五章景風的怒火(上)
兩天之後,景風輕輕關上冰封若靈的房門,騁然神傷的走了出來。

“靈兒,我走了,你一定要等我,我一定會把你救活的。”走出房門的一剩那,景風喃喃自語道。

滅天殿內,滅光魔帝,若絕正在靜靜的等待著景風。

“景風,你來了,你放心,不論付出多大的代價,我都會把我的女兒救活的。”滅光魔帝看到一臉低落的景風走進大殿,出聲安慰道。

“謝謝滅光魔帝!我也會努力的!”聽到滅光魔帝的安慰,景風感激的說道。

“景風,你坐,我有話要問你。”滅光魔帝說道。

“滅光魔帝,你有什麼話要問小子?”景風坐下後問道。

“景風啊,你是在哪打聽到三瑰草的下落,這個消息准確嗎?我在天之界打探了幾百年,都沒有打探出三瑰草的下落,是誰告訴你這個消息的。”滅光魔帝不放心道。

“三瑰草的下落是我在冥界中打探出來了,消息百分之百准確,至于是誰告訴我的,請恕小子不方便相告。”景風請求道。

“哎!如今我們已經找到聚瑰石和七魄精了,只要在找到三瑰草,靈兒就有救了,到時候地瑰谷開啟之日,老大親自去一趟,希望三瑰草真的在地瑰谷中。”滅光魔帝歎息一聲說道。

“滅光魔帝,您是在那找到的聚瑰石?”景風問道。

“這聚瑰石乃是我在天刹一族的聖山瑰剩山中找到的,為了獲得聚瑰石,我和天剩大大了一仗,最後仗著我們滅光一族的速度神器極光靴才逃出瑰剩山。不過因為這件事,我們滅光一族和天剩一族真正翻臉,不斷產生摩擦,但是為了救活靈兒,一切都是值得的。”滅光魔帝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對了景風,你是怎麼闖進冥瑰之海又闖出來的,冥瑰之海的凶險程度我略有耳聞,當年仙魔兩界聯手討伐冥界時,我當時也參與了,我親眼看見數百名仙魔兩界的高手闖進冥瑰之海就沒有再出來,而以你當時的修為竟然闖進去又闖出來,真是太不可思議了,你是怎麼做的。”滅光魔帝震驚的詢問道。

“小子闖進冥瑰之海時確實受到了冥瑰之海中無數冥瑰的攻擊,但我有一件空間異寶,以及可以破解陣法的絕陣珠,仗著這兩大異寶,我幸運的闖到了冥瑰之海的中心玄冥島,通過玄冥島的傳送陣,來到了冥界中,幸運的結識了冥界的冥帝,獲得了七魄精。”景風含糊的說道。景風並不是不相信滅光魔帝和若絕,只是景風覺得戰天所托付給自己的事乃是冥界的秘密,所以沒對滅光魔帝說。

“結識冥帝?我記得當年冥界兩大超級高手金蠶皇和烏冥修為十分高,不知道他們渡劫了嗎?你結識的冥帝是否就是鳥冥呢?”滅光魔帝遙想當年討伐冥界一役,想到金蠶皇和烏冥的的厲害,問道。

“金蠶皇和冥帝烏冥為了冥界都沒有渡劫,都留在了冥界之中。對了滅光魔帝,當年現魔兩界為什麼會聯手討伐冥界呢?難道冥界犯下了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嗎?”景風不解的問道。

“哎!當年我還沒有坐上滅光一族的族長位置,我只是聽說討伐冥界之事乃是神之界傳下來的口諭,具體為什麼,我也不知道?”滅光魔帝歎息一聲說道。

“神之界的口諭?”聽到滅光魔帝所說,景風明白仙魔兩界為什麼會聯手討伐冥界了,應該和戰天有關。

“對了滅光魔帝,您知道魔界弑仙洞多久出現一次嗎,什麼時候弑仙洞還會再出現呢?”景風想到自己答應幫冥界找到聖器綠芒株,詢問道。

“你問弑仙洞做什麼?這弑仙洞乃是天之界三大險地之一,他和黑洞海一樣,出現的時間地點並不固定,我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出現,但距離上一次弑仙洞出現,已經一百八十多萬年了。”滅光魔帝說道。

“小子受冥帝烏冥所托,需要去弑仙洞,找一件冥界異寶,滅光魔帝,如果弑仙洞再出現,你能第一時間通知小子嗎?”景風請求道。

“通知你沒問題,不過我勸你最好不要去弑仙洞?弑仙洞內很危險,危險程度絕不亞于冥瑰之海。”滅光魔帝勸阻道。滅光魔帝聽到景風所說,以為冥帝烏冥以在弑仙洞尋找冥界異寶為條件,才送給景風的七魄精,對景風的好感又增加了不少,看向景風的目光也和善了起來。

“放心吧滅光魔帝,我有空間異寶虛獨境,我可以控制虛獨境慢慢在弑仙洞內行進,不會有事的。”景風自信滿滿的說道。

“空間異寶?可以移動?景風,你這空間異寶是什麼等級的,難道超越了空間神器,據我了解,就算是頂級的空間神器,也不可能移動啊。”滅光魔帝一臉震驚的說道。

“難道魔心宗數萬名弟子憑空消失真的和你有關?”滅光魔帝震驚的問道。

“是的,魔心宗數萬人憑空消失確實和小子有關。當時天剩一族想要血洗魔心宗時,正巧我被我路過碰見,我看到天刹一族飛揚跋扈的神情以及魔心宗眾高手視死如歸的表情心中就有氣,就幫魔心宗破解了天刹一族所布的八痕星陣,救下了魔心宗眾人,並和魔心宗眾高手打跑了天刹一族的高手。之後我把魔心宗數萬名弟子全都收到了我的空間異寶虛獨境中,控制虛獨境悄悄離開了魔心宗。”景風說道。

“景風啊,你這空間異寶是怎麼獲得的,天之界怎麼會有如此異寶,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滅光魔帝驚詫的問道。

“實不相瞞,我這空間異寶名叫虛獨境,乃是我在地之界遇見的一位前輩送給我的,至于是什麼等級的空間異寶,那位前輩沒有說。那位前輩送給我虛獨境後,就之手破開空間消失在了地之界。”景風不加隱瞞道。

“破開控制,一個人破開空間,那是何等神通,景風,那位前輩為什麼會送給你如此異寶啊!”滅光魔帝震驚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那位前輩為什麼會送給我虛獨境,當時那位前輩還送給我一塊五色神石,我把他留在了我在天之界的師門之中,用來恢複我師門大陣的威力。”景風說道。

“呼!景風,你的機遇太讓我震驚了,五色神石,我連見都沒有見過,他卻送給了你,我想你遇見的這位前輩應該不是天之界之人,很有可能是神之界的高手。對了景風,你在地之界從師于那個師門啊。”滅光魔帝深吸了一口氣,平靜了一下心情問道。

“小子我在地之界從師于天道宗,乃是天道宗的弟子。”景風說道。

“天道宗!天道宗曾經在天之界可是響當當的大宗,只是天道宗因為修煉功法奇特,遭到不少人的眼紅,不斷打壓天道宗,再加上宗內典藉曾經被盜,漸漸沒落了下來,如今已大不如前。不過現在天道宗好像和玄心山關系鬧得很僵,摩擦不斷,前段時間玄心山派出不少高手襲擊天道宗,天道宗所有弟子全都回守到了道心山,不知道如今情況怎樣了。”滅光魔帝說道。

“滅光魔帝,您知道天道宗和玄心山為什麼鬧得那麼僵嗎?”景風急迫的問道。

“至于原因好像是玄心山在地之界的分支玄心宗被天道宗一名弟子所滅引起的,至于還有沒有其他原因,我就不知道了。”滅光魔帝冥思了一會說道。

“轟”的一聲,憤怒的景風一掌把一旁的茶幾震碎,起身就想離開滅光殿,趕往道心山。

“景風,你怎麼了,怎麼發那麼多大的火?”若絕看到怒火沖天的景風,一臉不解的問道。

“實不相瞞,玄心山地之界的分支玄心宗是被我滅的,沒想到玄心山找不到我,就把怨氣撒到天之界天道宗的頭上,我一定會讓玄心山後悔他的所作所為。”景風憤怒的說道。

“景風啊,沒想到這件事是你引起的,這樣吧,我現在派二十名魔帝高手陪你一起趕到道心山,去援助天道宗。你自己去我不是很放心。”如今滅光魔帝在聽到景風一番機遇後,重新審視起來景風,也真正把景風當作自己未來的女婿看待,看到景風想要趕往玄心山,滅光魔帝害怕景風有危險,不放心道。

“謝謝滅光魔帝,不過小子想孤身前往,因為這件事是因我而起,就要由我來一力承擔,不過滅光魔帝您放心,我有中品神器戰衣,空間異寶虛獨境,再加上跟隨我的六只神獸,玄心山的高手是傷不了我的。”景風自信滿滿的說道。

“那好吧景風,既然你想自己解決!我也不多加干預了。你自己一定要多保重,如果遇見解決不了的事,就來極光城找我,知道嗎?我會幫你的。”滅光魔帝和善的說道。

“謝謝您滅光魔帝,我知道了,我走了,等我再來時,一定帶回三瑰草。”景風聽到滅光魔帝關心的話語,心中很是感動,感激的說道。

“父王,就讓我陪景風一起去吧,這樣也好有個照應。”若絕看到景風孤身離開,還是不放心道。

“景風,就讓絕兒陪你一起去吧,有了絕兒幫你,我也放心一些。”滅光魔帝叫住景風說道。

景風看到滅光魔帝和若絕關心的神情,心中很是感動,點頭答應道:“那就有勞大哥你了,我們走吧。”

“父王,我和景風走了。”說完,景風和若絕並肩離開了滅光宮,向道心山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