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二章伏誅
“火鳳,你沒事吧。”看到火鳳被狂變血龍臨死一擊發出的血錐震飛,五爪搶在景風的身前,一個閃身,來到了火鳳的身邊,關心的問道。

“我沒事,謝謝!”看到五爪焦急的神情,火鳳美麗的臉龐突然紅了。

“咦!五爪,速度好快啊,沒想到你比我還關心火鳳。”看到五爪和和火鳳所表現的一舉一動,景風一臉笑意的調笑的。

“咳咳!哪有,哪有,我只是離得火鳳比較近,怕她受傷而已,你們不要瞎說。”聽到景風的調笑,以及看到金翅大鵬和灰翼窮奇臉上掛著的笑容,五爪的臉龐突然紅了,于咳一聲說道。

“主人,你們不要再笑話五爪了。火鳳在這謝謝主人的救命之恩,要不是主人最後時刻擲出虛獨境,幫火鳳當下致命一擊,火鳳可能就命喪于此了。為了報答主人的救命之恩,火鳳決定一生跟隨主人,絕不二心。”火鳳堅定地說道。

“火鳳,你真的願意一直跟隨于我,我可是答應你到了神之界讓你自己選擇的。”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火鳳心意已決,請主人成全。”火鳳堅定的說道。

“好,謝謝你這麼看得起我,火鳳,你先去虛獨境中療傷吧,等我需要你的時候再叫你。”景風滿臉笑意的說道。

“好的主人。”火鳳有些虛弱的說道。說完,景風心意一動,把火鳳傳進了虛獨境中。

由于景風一開始的調笑,五爪並沒有央求隨火鳳一起進入到虛獨境中,而是默默地站在景風身邊。

“主人,如今狂變血龍已死,但這狂變血龍也是一類強大的龍族異種,渾身是寶,我們過去看看吧,可不要讓寶物暴殮天物了。”金翅大鵬說道。

“好!”景風點頭道。說完,四人緩緩走到了狂變血龍的尸體免

“咦!真的有龍珠。”走到狂變血龍尸體旁的金翅大鵬看到狂變血龍的胸口處有一顆閃閃發亮的珠子,欣喜的說道。說完,金翅大鵬伸手,把狂變血龍所結的龍珠拿在了手中。

“這是?”景風看著金翅大鵬手中發光的珠子問道。

“主人,這是狂變血龍所結的龍珠,乃是它力量的本源。像我們獸類,修行達到一定境界,體內都會形成這種珠子,只要靈魂不滅,就算元嬰受損,也不會危害到生命,減弱力量。”金翅大鵬解釋道。

“那你和牛頭體內是不是都結成這種珠子了。”景風問道。

“恩,我是在修行到二級上級神獸才結成的獸珠,沒想到這狂變血龍在天之界就能結成獸珠,真是不簡單。結成獸珠後,自身的力量增加了一倍,只是在這天之界,我和牛頭的力量被神之界所束縛,根本不能發揮。”金翅大鵬無奈的說道。

“主人,給你龍珠。”說著金翅大鵬把龍珠遞給了景風。

“不,你還是給五爪吧,五爪乃是龍中皇者無爪金龍和開明獸所生,龍珠對他的幫助會很大,我留著沒用。”景風並沒有去接金翅大鵬遞來的龍珠說道。

其實五爪在看到金翅大鵬手中的龍珠時,就被龍珠蘊含的力量所吸引,只是不要意思索取。聽到景風所說,五爪“嘿嘿”一笑,說道:“謝謝景風,謝謝金翅,牛頭,我就不客氣了。”說著,五爪接過了龍珠。

看到五爪憨厚的表情,景風三人都笑了起來,金翅大鵬說道:

“五爪,你不用不好意思,其實這龍珠你煉化最適合。我和牛頭、火鳳在天之界不可能在修煉提升境界了,只有慢慢減輕神之界的縛束,才能再恢複一些實力,而你又是五爪金龍和開明獸所生的融合異獸,身上流著無爪金龍的血,服下龍珠,會對你幫助很大,你就不要客氣了。”

“對了主人,這狂變血龍的身軀本身也蘊含很強大的力量,只是煞氣太重,不容易被煉化、吸收,我看主人逆天烈焰甲中封印的烈瑰具有吞噬煞氣和特能,不如讓烈瑰吞噬了狂變血龍的肉體。”金翅大鵬提議道。

“對啊,我怎麼把烈瑰給忘了,還是金翅你有心啊,不過狂變血龍的龍頭還是留下給冥帝吧。”說完,景風手持木魂,一刀砍下了狂變血龍的龍頭,並把血淋淋的龍頭放進到虛獨境中。

“唰”的一聲,景風心意一動把烈瑰在逆天烈焰甲中招了出來說道:“烈瑰,這狂變血龍的肉體蘊含很強大的力量,你把這狂變血龍的肉體吞噬了吧,對你提升境界幫助很大。”

烈瑰在被招出來的一刹那,就看到了狂變血龍強大的身軀,聽到景風所說,烈瑰心中狂喜,感激的說道:“謝謝主人,我就不客氣了。”說完,烈瑰猛地化作一片火霧,團團包裹住了狂變血龍千米之長的身軀。大約十分鍾左右時間,碩大的狂變血龍身軀就被烈瑰完全吞噬了。

“烈瑰,你回逆天烈焰甲中好好修煉吧。”景風看到烈瑰在吞噬了狂變血龍身軀之後,自身的力量提升了不少,欣喜的說道。

“是主人。”烈瑰欣喜的說道。說完,烈瑰消失在了玄冥島上。

“好了,如今狂變血龍已死,也是該找孤寂和毒蚊尊者算賬的時候了。”想到關在虛獨境中的孤寂和毒蚊尊者,景風眼中露出了一絲狠光。

虛獨境內。

毒蚊尊者和孤寂被五爪一手一個提到了景風的面前。

“孤寂,你不是想和我堂堂正正比試一次嗎?現在我就給你這個機會,如果你勝了我,我就放你離開,輸了,你就會永遠的消失。”景風冰冷的說道。說完,景風心意一動,解除了孤寂身上的縛束。

“景風,這不公平,我如今重傷未愈,怎麼會是你的對手。”孤寂大吼道。

“哼!公平,這世上本無公平一說,要戰就戰,不戰的話,你就去死吧。”景風冷哼一聲說道。

“好!景風,你記住你所說的話,如果我勝了,你就要放我離開,不可反悔。”孤寂一咬牙說道。

“我答應你!我們現在開始吧。”景風面露冷光的說道。

“那我呢?我也要比試。”被縛束的毒蚊尊者聽到景風所說,大喊道。

“好,我也給你機會,五爪,火鳳,毒蚊尊者就交給你們了,你們可不要讓我失望啊。”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吼吼!景風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五爪大吼一聲說道。

“這不公平,為什麼我要和兩個人比試。”被解開縛束的毒蚊尊者不甘的大吼道。

“我早就說過,這世上本無公平一說。五爪、火鳳,他交給你們了。”說完,景風心意一動,在五爪三人周圍割出了一塊長寬百米的空間。

看到景風的設置空間的神通,孤寂嚇了一跳,驚恐的說道:“你這是什麼神通,怎麼可能隨意設置空間?”

景風冷冷一笑並沒作答複。景風煉化了虛獨境,是虛獨境的主人,虛獨境中的一切都在景風掌控中,景風想要在虛獨境中化出一塊空間簡直是輕而易舉。

“好了,孤寂,我們也開始吧,你放心,我不會用攻擊神器的”說著,景風心意一動,在自己周圍也化出了一塊空間。

聽到景風不用攻擊神器,孤寂心中一喜,以為自己勝算大增,但孤寂忘了景風有防禦神器逆天烈焰甲以及孤寂根本就不知道的特殊神器靈隱飄。

“咻”的一聲,景風首先發難,腳踏靈隱飄化作一道急速閃動的殘影,攻向了孤寂。如今景風自身實力達到了三級冥帝的境界,而孤寂重傷未愈,五級冥帝的實力如今只能發揮到三級冥帝的實力,再加上靈隱飄振幅速度的功效,孤寂只覺眼前一閃,景風就來到身前。

“轟轟轟~~~”景風用上‘搜魂,絕技,瞬間出了百拳,重重的轟到了孤寂的身上。當孤寂中了景風第一拳時就想閃過,但孤寂腦中突然感到在景風的拳芒中透出一股讓自己靈魂顫抖的力量,腦中白光不斷閃現,靈魂不斷顫抖,使得孤寂本來就慢景風很多的速度再次減緩了下來,根本閃躲不開景風的拳芒。

“噗噗~”當景風收拳冷視狐寂的時候,孤寂仰天噴出一口鮮血,不斷的後退,顯然受了很重的內傷。

“你!你怎麼會有如此實力了,怎麼會有如此快的速度,這不可能。”孤寂不甘的大吼道。

“孤寂,你覺悟吧!”景風眼中冷光一閃,腳踏靈隱飄,使出了在冥極洞領悟的冥技月影,再次化出幻影,攻向了孤寂。

“不!”看到景風再次攻來,孤寂心中一顫,猛然爆發了全身的潛能,一股沖天煞氣驚天而起,迎向了景風。

“逆天烈焰甲”感受到孤寂發出的驚天煞氣的厲害,景風也不敢大意,連忙穿上逆天烈焰甲,抵擋孤寂的驚天煞氣。

雖然孤寂發出的驚天煞氣威力很大,但始終破不開逆天烈焰甲發出的紅光,景風穿過驚天煞氣,再次轟出振幅兩倍攻擊力的百掌,轟到了孤寂的胸口,把孤寂的胸口硬生生的轟了進去,鮮血順著孤寂的七孔流了出來。

“咳!噗!景風你這個小人,你竟然不守信用,使用神器。”孤寂吐出一口鮮血,憤怒的吼道。

“我只是說不用攻擊神器,並沒說不用防禦神器,怪就怪你自己太傻,怨不得別人。”景風冷笑一聲,嘲諷道。

“你!噗!”聽到景風嘲諷的話語,怒火攻心的孤寂再次噴出一口鮮血。

“孤寂,我已給你機會,是你自己沒有把握,如今你輸了,你還有什麼話說。”景風冰冷的說道。

“不!你不能殺我,我是孤氏家族的族長,你不能殺我。”聽到景風冰冷的話語,孤寂突然頓悟,驚恐的說道。

“當你放出狂變血龍時,你想過十十萬萬的冥界族人嗎?你這種人根本不配成為冥界的一員,去死吧。”

‘六肖神雷,景風躍到了空中,雙手齊動,狠狠地劈下一道黑色神雷,瞬間劈碎了孤寂,孤寂就這樣不甘的死去。

看到孤寂已死,景風撤下了所布的空間界域,看到五爪和火鳳正一臉痛快的等待著自己,毒蚊尊者的尸體制尚在五爪身旁不遠處。

“好了,孤寂和毒蚊尊者已經伏誅,只要再取得七魄精,我們在冥界的征途就告一段落了,你們在這里等我,我去看看七魄精是不是在那灰色神殿中。”說完,景風心意一動,離開了虛獨境,出現在了玄冥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