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一章屠龍
“主人,我感覺到冥印山東方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存在,我想很可能就是那封印山洞。”急速飛行的金翅大鵬傳音道。

“好,就往東邊飛!”景風傳音道大約飛行了一盞茶的時間,景風遠遠看到四根聳天的神柱出現在眼前,隨著金翅大鵬一聲長鳴,“嗖”的一聲,金翅大鵬飛進了封印山洞外。

景風沒有遲疑,心意一動,把虛獨境中的五爪、火鳳、灰翼窮奇全都招了出來,說道:“拜托大家了,幫我抵擋一下,不過那狂變血龍實力很強,有五級神人的實力,大家一定要小心,不可力敵知道嗎?”

“主人,你放心,你耐心破開封印吧,狂變血龍由我們吸引,不會讓它打擾你的。”金翅大鵬自信滿滿的說道。

“你們自己小心。”說完,景風手持木魂,闖進了封印山洞中。

景風剛闖進封印山洞,狂變血龍就化作一道血氣趕了過來。”吼吼吼,你們是誰,那個手持戰刀的小子呢?他在那里?”狂變血龍大吼一聲,一股沖天血氣悠然而生,瞬間震碎了四根聳天神柱,長著血盆大口,凶殘的說道。

“想找我們主人,先過了我們這關再說。”說完,五爪等人全都變成了本體,飛到空中,團團圍住了狂變血龍。

“吼!你們竟然也都是變異神獸,身為獸體,你們為什麼要和我作對,不如跟隨于我,那整個冥界將會握在我們手中,豈不快哉!”狂變血龍大吼一聲,施誘道。

“哼!你不要癡心妄想了,我們不會背叛主人的。”金翅大鵬冷哼一聲說道。

“吼吼!既然這樣,那你們都去死吧。”狂變血龍怒吼一聲,踩著滾滾血云,殺向了金翅大鵬等人。整個天空都被狂變血龍散發的血氣染紅了。

而金翅大鵬,五爪等人也不示弱,在四個方向,向狂變血龍發起了攻擊。

“吼吼吼~~”一時間,整個封印山洞外獸聲四起,金翅大鵬和浴火火鳳不斷的利用速度襲擊著狂變血龍,而五爪和灰翼窮奇圍著狂變血龍來回閃躲,並不急于進攻。雖然狂變血龍的實力遠超五爪等人,但由于四人配合默契,並不急于進攻,一時間狂變血龍也沒有辦法,只能怒吼著發出一道道狂暴的血氣,襲擊金翅大鵬等人。

封印山洞內,景風腳踏靈隱飄,化作一道殘影,飛速的向封印山洞內部飛去,由于封印山洞很長,道路彎曲,景風用了大約一刻鍾左右的時間才來到封印山洞的盡頭。

景風看著眼前一片虛幻的發著白光的封印犯起愁來。“我該怎樣才能破開這封印呢,難道使用木魂強行破開嗎?”景風喃喃自語道。

“哎!還是試試看能用木魂強行破開這封印嗎?”說著,景風在木魂中渡入一股強大的玄沌之力,一股耀眼的綠光在木魂中迸射而出,景風雙手握刀,狠狠地劈到了虛幻封印上。

如此強大的力量狠狠劈上,虛幻封印並未起一絲波瀾,連一絲聲音都沒有響起,景風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幕,被虛幻封印蘊含的強大力量所憾。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要是破不開封印,我所做的一切都付之東流了,而五爪他們還在外面苦苦抵抗,要是再破不開,五爪他們就會有危險。”景風焦急的自語道。

突然,景風心靈一顫,在抵住虛幻封印的木魂中傳來一股氣息,一股讓景風感到很舒服的氣息。感受到這股氣息,景風腦中的靈魂之力瘋狂的運轉著,體內的玄沌之力蜂擁的湧入到木魂中,此時木魂突然震動開來,一股強大的吸力油然而生,使得整個虛幻封印劇烈的波動起來。

“颼颼~~”受到木魂的吸附,虛幻封印被一點點的吸入到木魂之中,當初木魂被劈裂的一道道細口竟然也慢慢愈合,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推移,整個虛幻封印被完全吸收到了木魂之中,而木魂裂開的細口也被完全修複愈合了,整個刀身蒙上了一層薄薄的綠氣。

看到封印已破,景風沒有立即恢複消耗過度的玄沌之力,而是腳踏靈隱飄,飛速的向封印山洞外飛去,想要解救五爪等人,把狂變血龍引到玄冥島中。

此時五爪、金翅大鵬、火鳳、灰翼窮奇都已經變成了戰斗形態,如才強大的戰斗力,都未能使狂變血龍受傷,反而自己身上傷痕累累,正在苦苦支撐。

“吼吼!”看到五爪四人如此難纏,狂變血龍瘋狂了,怒吼一聲,身上的血氣燃燒起來,身軀驟然變大,變成了千米之長,身子也驟然增粗,盤旋在空中猶如一座小山,怒視著五爪四人。

“變身!”五爪四人看到狂變血龍竟然變身了,心中一驚,就想閃避。

“你們逃不了了,受死吧!”隨著一聲震耳的龍吟,整個天空變成了血紅色,無數道血氣彙集成一團團血云,帶動著陣陣扭曲的空間,射向了五爪等人。

“大家快逃!”看到血云襲來,金翅大鵬感到了一陣心顫,大聲提醒道。

可是血云速度太快,沒等五爪四人閃躲,就飛到了眼前,眼看五爪四人就要被血云吞噬,突然,四人感到了一股強大的吸力,心中一喜,沒有做任何抵抗,消失在了無邊無盡的血云中。

“人呢?”在空中盤旋的狂變血龍突然感覺到即將被血云吞噬的五爪四人的氣息憑空消失了,心中一驚,放出強大的靈魂之力尋找著。

“小子是你,你終于出現了,交出極品神器,我可以饒你一命。”狂變血龍放出的靈魂之力感應到封印山洞外的景風,心中一喜,放棄了尋找五爪等人,凶殘的說道。

“哼!想要極品冥器,那就追我吧,追上我,我就給你極品神器。”景風冷哼一聲說道。說完,景風腳踏靈隱飄,化作一道殘影,急速的向封印山洞內奔去。

“吼!小子,哪里逃。”看到景風消失在封印山洞中,狂變血龍怒吼一聲,身子猛地縮小,化作一道血光,鑽進了封印山洞,緊追景風而去。

“好快,狂變血龍怎麼會有這麼快的速度。”感覺到身後緊追不舍,漸漸拉近距離的狂變血龍,景風心中一驚,被狂變血龍的速度所憾。

“刷”的一聲,景風心意一動,利用靈隱飄幻化出一個幻影,立在了蜿蜒的山洞內,想要延緩一下狂變血龍的速度。

“吼,急速飛行的狂變血龍突然看到景風竟然站在山洞中沒有逃跑,愣了一下,隨即噴出了一股濃濃的血霧,向景風所化幻影襲去。

“嘭”的一聲,靈隱飄所化的幻影一接觸到狂變血龍噴出的血霧,就爆裂了,整個山洞洞壁也被景風幻影爆炸所產生的強大力量震得塌陷了,把狂變血龍砸在了里面。

“吼吼!狡猾的小子,我要吃了你。”看到自己上當,狂變血龍怒吼一聲,身上的血氣再次燃燒起來,瞬間粉碎了身上的山石,化做一道紅線,飛速的追趕這景風,想要吞噬了戲弄自己的景風。

由于狂變血龍一時大意,被景風拉下不小的距離,等狂變血龍在追趕時,景風已經越過了當初自己破開的封印,向玄冥島內奔去。

飛奔了一炷香的時間,景風眼前的景象突然改變,變成了一片灰色的世界,而離自己不遠處,一座灰色的大殿出現在了眼前,而這座大殿並不是當初景風去過的戰天殿。

看到自己已經踏入玄冥島,景風稍稍松了一口氣,放慢了速度,靜靜等待著狂變血龍的到救

隨著一聲驚天的龍吟,狂變血龍也闖出封印山洞,來到了玄冥島上。狂變血龍在踏入玄冥島的一瞬間愣在了當場,盤旋著身子,轉動著碩大的龍頭,看著眼前陌生的世界“小子,這里是什麼地方?”看到這個陌生的灰色世界,狂變血龍並沒有立即沖向景風,而是詢問道。

“這里就是冥界中最神秘的玄冥島,而這里也是你喪命的地方。”景風冷冷的看著狂變血龍說道。

“哈哈!小子,你是不是傻了,在冥界,有誰會比我厲害,不過我要感謝你,謝謝你帶我來這,我聽說玄冥島中藏有冥界數百件神器,到了這,這一切都是我的了。”狂變血龍大笑一聲,貪婪的說道。

“是嗎?那就要看看你有沒有命去拿了。”景風不屑的說道,說完,心意一動,把五爪、金翅大鵬、灰翼窮奇、浴火火鳳招了出忠

“我在這里真的可以恢複了一半的實力。“一來到玄冥島,浴火火鳳發現在實力提升了不少,欣喜的說道。

“我沒有騙你吧,我們恢複了一半的實力,區區一個狂變血龍,那還不任我們隨意蹂躪。”灰翼窮奇一掃一開始的頹勢,霸氣的說道。

“哈哈!現在換我們蹂躪他了。“金翅大鵬大笑一聲,變成了金翅大鵬的本體,化作一片金光,“咻“的一聲,沖向了狂變血龍。

“哼!”狂變血龍看到金翅大鵬向自己沖來,露出了一絲不屑,張開大嘴,噴出一股血霧,纏向了金翅大鵬。

剛剛還奏效,逼得金翅大鵬等人連連閃避的血霧此時卻失去的功效,“嗖”的一聲,金翅大鵬穿過血霧,重重的撞到了狂變血龍的身上。

“吼!”狂變血龍一陣吃疼,腹部被金翅大鵬抓開一條血口,撞出十米之遠,重重的摔倒了地上,把整個地面砸開了一個深坑,一股鮮血在狂變血龍的腹部流了出來。

“吼,這不可能,你怎麼會變得怎麼厲害。”狂變血龍怒吼一聲,一臉不敢相信的吼道。

“在外面我承認不是你的對手,但到了這里,一切就由我們來主宰了。”金翅大鵬尖叫一聲說道。

聽到金翅大鵬所說,感受到金翅大鵬身上蘊含的強大力量,狂變血龍心中產生了一絲不安。但狂變血龍知道,自己的速度在金翅大鵬面前根本沒有優勢,只能硬拼才有一線生機。

“吼吼!”狂變血龍身軀不斷的變大,漸漸變成了一個人形,一個全身血紅,覆蓋厚厚龍鱗的巨人出現在空中,狂變血龍在憤怒時變成了戰斗形態。“嗡”的一聲,狂變血龍手中多出一根多棱長棍,顯然是自身的龍角所變。

“你竟敢傷我,去死吧!“狂變血龍揮舞著多棱長棍,帶動著滾滾血氣,抽向了金翅大鵬。

“哼!來得好。”金翅大鵬冷哼一聲,也變成了戰斗形態,手持金色長槍,劈出一道金光,迎向了狂變血龍。

“轟”的一聲,玄冥島上空的空間被二人一擊散發出的毀滅性力量撕裂了一道道空間裂痕,金翅大鵬在空中倒退五步才穩住身形,而狂變血龍卻被金翅大鵬全力一擊再次轟向了地面,又把地面砸開了一個大坑。

“吼!這不可能!”看到自己全力一擊竟然傷不了金翅大鵬,狂變血龍大吼一聲,不敢相信的吼道。

“金翅,你休息休息,該輪到我了。“看到金翅大鵬把狂變血龍轟到了地面,灰翼窮奇飛到了金翅大鵬身旁說道。

“好,交給你了。“金翅大鵬沖著灰翼窮奇微微一笑,一臉輕松的說道。

“吼,難道你也比我強。“狂變血龍怒吼一聲,在地上爬了起來,心顫的說道。

“剛才你怎麼對我的,我要十倍奉還。”說著,灰翼窮奇變成了本體,忽閃著灰翅,“嗖”的一聲頂向了狂變血龍。

由于狂變血龍在剛才和金翅大鵬硬憾一擊時受了些傷,速度明顯下降,看到灰翼窮奇頂來,本想立即閃躲,但狂變血龍體形太大,灰翼窮奇含怒而攻,速度明顯提升了好幾個檔次,“嘶”的一聲,狂變血龍被灰翼窮奇的雙角穿過厚厚的血色龍鱗,硬生生的插入到大腿之上。

“吼!”灰翼窮奇大吼一聲,猛地把狂變血龍摔了出去,並在狂變血龍的大腿處劃開了一道深見白骨的血口。

此時狂變血龍真有些欲哭無淚,本以為自己破開封印,在冥界就可以橫行無數,現在卻被剛剛還被自己壓制的死死的異獸所傷,而這兩只異獸的實力明顯高過自己很多。

“轟“沒等狂變血龍作出反應,灰翼窮奇又一頭頂上,鋒利的雙角插入到狂變血龍的腹部,硬生生把狂變血龍頂了起來。

“吼!吼吼!”狂變血龍不斷的怒吼,掙紮,正要擺脫灰翼窮奇的利角。

“轟“灰翼窮奇沖天而起,在空中把狂變血龍猛地甩了出去,一大片灰色奇木林被狂變血龍的碩大身軀壓斷。

“好了牛頭,該輪到我了,再打下去,你就把他打死了。”火鳳看到灰翼窮奇瞪著通紅的大眼,及時制止道。

“哎!我還沒有過癮呢,算了,讓給你了。“灰翼窮奇變**形,飛到景風身邊,歎息一聲說道。

“狂變血龍,就讓我了結了你吧。”隨著火鳳一聲長鳴,一只翅展百米的烈焰火鳳出現在空中,空氣的溫度驟然提升,使得身上重傷的狂變血龍感到了一陣陣窒息。

“這不可能,你們為什麼有如此實力,難道在外面你們和我鬧著玩嗎?為什麼在冥界存在比我還強大的異獸。“狂變血龍感受到火鳳散發出的氣息也比自己強,一時承受不知,不甘的大吼道。

“嗷~~”一股可以燃燒一切的虛幻火柱在火鳳口中噴出,帶動著滾滾熱浪,射向了滿臉不甘的狂變血龍。

“虛幻極火!”景風看到此時火鳳噴出的虛幻極火比自己吸收了天炎殊的力量發出的六宵神火威力還要大,對狂變血龍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

“吼”身受重傷的狂變血龍感覺到火鳳噴出的虛幻極火中存在這一股讓自己膽寒的力量,知道如果自己抵擋不住,就會被這一擊殺死。

狂變血龍一咬牙,發起狠來,震碎了全身的經脈,一股實質的沖天血氣驚天而起,驚天血氣彙集成一道凌錐,狠狠地刺向了火鳳噴出的虛幻極火,狂變血龍想臨死也拉個墊背的。

“不好!火鳳,危險。”感受到狂變血龍拼命一擊的厲害,金翅大鵬和灰翼窮奇以及五爪同時出手,三股強大的具有毀滅性的靈光交錯在一起,瞬間轟到了狂變血龍的身上,像篩子一樣貫穿了狂變血龍的身體,狂變血龍就這樣不甘的死去。

而景風猛地擲出了虛獨境,飛向了火鳳,景風想要利用虛獨境本身的防禦力抵擋住狂變血龍臨死一擊。

“轟”血氣所化凌錐像切豆腐一樣,破開了火鳳噴出的虛幻極火,猶如一道流星插向了火鳳的胸口,可就在血錐即將插進驚慌失措的火鳳胸口時,景風擲出的虛獨境突然出現在火鳳胸口,替火鳳擋下了致命一擊。

“轟”的一聲,虛獨境抵擋住血錐的大部分力量,但火鳳還是被血錐剩余的力量震飛,仰天噴出一口膿血,重重的摔到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