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五章虛獨境的內層
一進冥極洞,景風頓時感到腦中一陣眩暈,腦中的靈魂之力瘋狂的流轉著,景風立即盤膝打坐,慢慢適應著冥極洞內的時間流速。

十三個多時辰過後,景風腦中的眩暈感慢慢消失,景風漸漸適應了冥極洞內的時間流速,站起身來,看見金蠶王正在冥極洞內打坐,而金蠶皇正一臉驚訝的看著自己。

“景風,我真是小看你了,沒想到你這麼快就適應了冥極洞內的時間流速,看來你的靈魂之力很高啊。”金蠶皇贊賞道。

景風環視了一周冥極洞說道:“金蠶皇,這就是冥極洞嗎?我感覺這里空間壓力很大,而且我的靈魂之力跟隨著時間流速瘋狂的流轉,難道這里的時間流速就是外界的一百倍嗎?”

“不,這里只是冥極洞的外圍,時間流速比外界快五十倍,再往里走才是冥極洞的中心,里面的時間流速才是外界的一百倍,你這麼快就適應了這冥極洞的外圍,我想你很快就能適應冥極洞中心的壓力以及時間流速。”金蠶皇說道。

“不過景風,你可不要為了盡快提升實力而強強自己,知道嗎?那樣會很危險。”金蠶皇關心的提醒道。

“謝謝你金蠶皇,我記下了,我不會強來的,你放心吧。”景風感激的說道。

“好了景風,你自己小心一點吧,我就不陪你進去了,金蠶本身的實力太差,可能承受不了冥極洞內部的壓力,我要在這里好好教導他,就不陪你進去了。”金蠶皇說道。

“好的,金蠶就交給你了,我進去了。”說完,景風小心翼翼的向冥極洞內部走去。

越往里伸入,景風感到冥極洞中的空間壓力越大,腦中的靈魂之力飛速的流轉著,景風感到了一陣陣眩暈,景風想到金蠶皇的警告,不敢強來,立即盤膝坐在冥極洞中修煉,以適應冥極洞中的空間壓力和時間流速。

就這樣,景風一步一打坐,慢慢適應著冥極洞中的環境,當景風走到冥極洞的中心,完全適應了冥極洞內部的空間壓力和時間流速時,外界過了五年的時間,而冥極洞過了整整五百年的時間。

景風在這五百年的時間里,體內黑色金靈的數量不斷增加著,但並沒有很明顯的變化,但靈魂之力的境界直線飛升,達到了四級冥帝的頂峰。

景風環視了一下冥極洞中心的環境,冥極洞中心的頂端,猶如一個高速旋轉陀螺,帶動著整個冥極洞的中心灰蒙蒙的一片。景風站在冥極洞中心的外圍都感到了一陣陣心顫,身上的肌肉也不斷扭曲著。

景風把玄沌之力運轉全身,慢慢的走到了冥極洞的中心。剛走兩步,景風頓時感到了一陣撕裂心扉的痛,一股股強大的壓力貫穿進景風休中。“嘭”的一聲,景風承受不住巨大壓力,被壓在了地上。

景風強忍劇痛,在地上慢慢坐了起來,默默運轉體內的混沌決,修煉了起定

時間飛速流過,景風這一修煉,外界過了一百年,而冥極洞內過了足足一萬年。景風體內的黑色金靈數量達到了一個頂峰,無數顆黑色金靈不斷的交融在一起,一絲絲黑色水屬性靈氣在交融的黑色金靈中鑽出,不斷的把金色水靈吞噬了,形成一個個虛幻的黑色水靈。

當景風體內虛幻的黑色水靈越來越多,金色水靈完全被黑色水屬性靈氣吞噬時,形成的虛幻黑色水靈不斷的震動開來,一顆顆虛幻的黑色水靈漸漸化虛為實,顯出型來。

“嗡~”的一聲,景風全身一震,一股強烈的氣息鑽出體內,景風猛地睜開了眼睛,在漫長的修煉中醒了過來。

“我終于提升到了玄沌無上期,達到了三級冥帝的實力,靈魂境界也達到了五級冥帝的頂峰,不過我這次修煉了多久啊!五爪他們在虛獨境中呆煩了吧。”景風想到自己在冥極洞中修煉已久,五爪等人很可能在虛獨境中悶壞了,心意一動,進入到了虛獨境中。

“景風,你怎麼了,你可算來了。”景風一進到虛獨境中,五爪等人頓時感覺到了,全都閃身來到了景風的身邊,五爪一臉埋怨的說道。

“對不起大家,我前段時間在一個地方修煉,最近剛剛出關,大家悶壞了吧。”景風歉意的說道。

“主人,這才一百年又接連突破了,恭喜恭喜。”金翅大鵬感覺到景風散發出來的實力,一臉驚喜的說道。

“一百年,那我豈不修煉了一萬年了。”聽到金翅大鵬所說,景風嚇了一跳,震驚的問道。

“景風我如今都蛻變成三級初級神獸了,我都快在虛獨境中悶死了,你什麼時候帶我出去啊。”五爪哀聲埋怨道。

“好好,我這就帶你出去。”看到五爪愁眉苦臉的樣子,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就在景風想要帶五爪出去時,景風心中突然感應了一下,靈魂之力突然能延伸到了虛獨境的內部,景風心中一喜,連忙盤膝坐在虛獨境中,領悟這虛獨境的內部。

看到景風的異常,眾人嚇了一跳,此時見多識廣的金翅大鵬眼中一閃說道:“大家不要驚慌,主人可以領悟到了什麼,我們靜靜等待就好。”

此時景風的靈魂之力不斷向虛獨境內部滲透,穿過一層厚厚的迷霧,來到了虛獨境的內部。“好濃厚的仙靈氣,咦!我怎麼感覺到這虛獨境內部的空間壓力、時間流速和冥極洞中的空間壓力和時間流速好像,難道虛獨境的內部也有增幅時間流速的功效。”景風震驚的想道。

就在此時,景風的靈魂之力突然感覺到一道聲音在心中響起,景風順著這道聲音,緩緩向里深入,發現虛獨境的內層中心有一塊熊熊燃燒的晶石,而那到聲音就是在燃燒的晶石中傳出來的。

“主人,你終于來了,你能放我出來嗎?”燃燒的晶石中突然給景風傳音道。

“你!你是誰,為什麼叫我主人?”聽到晶石中的傳音,景風嚇了一跳。

“主人,我是虛獨境封印的神獸,當你領悟了虛獨境的內層後,我自然而然的就成為了你的靈獸,主人,我被困在這虛獨境內層已經幾千萬年了,你快把我放出來吧。”燃燒的晶石中傳來急迫的聲赤

“那我該怎麼做,怎樣才能把你放出來?”景風傳音詢問道。

“主人,你是這虛獨境的主人,虛獨境中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你只需把靈魂之力貫穿進這燃燒的晶石中,試著慢慢分解它,就行了。”燃燒的晶石中傳音道。

“那好,我試試看。”說完,景風釋放出靈魂之力,慢慢貫穿進燃燒的晶石中,只聽“轟”的一聲,燃燒的晶石突然爆裂開來,一只渾身燃燒的金色鳳凰飛出晶石之中,不斷的在虛獨境內層歡快的嗚叫。

“謝謝主人,我終于出來了。”金色鳳凰興奮的傳音道。

“你是什麼異獸,怎麼會散發出如此強烈的火屬性力量。”景風詢問道。

“主人,我是一只浴火火鳳,就是在烈焰中孕育而生的,所以才會散發出如此強烈的火屬性力量。我本是神界火焰嶺的獸王,被當時虛獨境的前任主人捉來,封印在了虛獨境中,作為封印神獸,不過這虛獨境內層的時間流速是外界的一百倍,也使我的實力直線上升,也算是因禍得福吧。”浴火火鳳有些無奈的說道。

“虛獨境的主人,原來虛獨境的主人呢?”景風震驚的問道。

“原來虛獨境的主人把我捉來沒多久就在神界大戰中死去,被誰所殺我就不得知了,我想你要能打開虛獨境的中心,很可能會找到答案。”浴火火鳳冥思道。

“怎麼會,為什麼我的實力下降這麼多?”就在浴火火鳳想要感知一下自己到了什麼境界時,不敢相信的說道。

“火鳳,我們現在是在天之界,而你乃是神之界中的神獸,你在天之界當然要受神之界力量的縛束,所以你不要驚訝,等你回到神之界就好了。”景風把自己在金翅大鵬口中得知的事給浴火火鳳說了。因為火鳳當初有火晶保護,神之界的縛束根本深入不到其中,但火晶破碎後,火鳳自然而然和金翅大鵬他們一樣受到了神之界的束縛。

“好了火鳳,你跟著我的靈魂之力來虛獨境的外圍吧,我給你介紹幾個朋友認識。”景風說道。說完,景風緩緩收回了靈魂之力。

“主人,你醒了,剛才怎麼了?”看到景風醒了過來,金翅大鵬關心的問道。

“我沒事,剛才我突然感覺到對虛獨境的領悟更深了一層,我的靈魂之力可以延伸到了虛獨境的內部,所以才立即打坐領悟。”景風解釋道。正說著,眾人突然感到周圍的空氣溫度升高了不少,一個身穿紅衣的年輕妖豔女子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你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五爪瞪著一雙大眼,看著浴火火鳳警惕的問道。

“五爪,這是火鳳,乃是這虛獨境封印的神獸,你們認識一下吧。”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你也是神之界的神獸吧。”金翅大鵬在看到浴火火鳳時眼前一亮,詢問道。

“不錯,難道你也是?”聽到金翅大鵬所說,浴火火鳳一臉震驚的問道。

“我和牛頭都是。歡迎你的加入。”金翅大鵬友好的說道。

聽到金翅大鵬所說,浴火火風震驚的看了一眼景風,開始佩服起景風來,天之界一共才幾只神界遺留下來的神獸,而且神界的神獸都是高傲的,很難被收服,景風竟然收服了兩只,此時浴火火鳳看向景風的目光也變得佩服起來。

“對了,我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如今我已可以打開虛獨境的內層,而內層的時間流速是外界的一百倍,以後大家可以去虛獨境的內層修煉,修煉的速度也將提升一百倍。”景風大聲宣布道。

聽到景風所說,眾人瞪大了雙眼,微微激動了起來,時間流速一百倍,那自己的修煉速度將會提升一百倍,想到這里,眾人十分慶幸能跟隨景風左右。

“好了,大家如果閑悶的就跟我出去,想修煉的我這就把大家傳到虛獨境的內層。不過我提醒大家,時間流速一百倍,那里的空間壓力可是很大的,一開始進去會很不適應,龍龜。電翼貂,你們小心一點,不可強求傷了自己知道嗎?”看到大家激動的表情,景風也興奮了起來。

“謝謝主人關心,我們知道了。”龍龜和電翼貂感激的道。

“主人,你就放心吧,有我和牛頭保護他們,沒事的。”金翅大鵬自信的說道。金翅大鵬和灰翼窮奇在天之界本不可能在提升實力,但他們知道自身的靈魂之力卻可以提升,靈魂境界高了,以後修煉的速度也就快了,所以金翅大鵬和灰翼窮奇想要到虛獨境內層修煉自己的靈魂境界。

除了悶的不行的五爪和剛剛恢複自由的火鳳,其他人都要求去虛獨境的內層修煉,景風把金翅大鵬等人傳到虛獨境的內層後,心意一動,和五爪、火鳳一起離開了虛獨境。第二十六章毒蚊潮

冥極洞的中心。

景風早已適應了冥極洞中心的時間流速和空間壓力,浴火火鳳也沒有感到一絲不適,只是五爪一來到冥極洞的中心就感到了一陣陣眩暈。但五爪的本體五爪開明獸乃是獸中王者,很快就適應了冥極洞的環境,看到五爪已經沒事,景風微微一笑,帶著二人向冥極洞的外圍走去。

“五爪,沒想到你這麼快就適應了冥極洞中的時間流速和空間壓力,真是不簡單。”景風贊賞道。

“哈哈,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誰,區區空間壓力和百倍時間流速能難倒我嗎?”五爪大笑一聲,一臉吹捧的說道。

“哼!一個弱小的三級初級神獸也敢吹捧,在神之界我的火焰嶺就你這種實力,我收都不收,你竟然還吹捧自己的實力,真是太不自量力了。”火鳳冷哼一聲說道。

“你!你說什麼!什麼神之界火焰嶺,你現在不還和我一樣在天之界,而且你現在實力只比我高一點,還在這吹牛,真不害臊!”五爪一臉不相信的樣子。

“你說什麼!你有種再說一次。”看到五爪不屑的表情,火鳳惱怒了,一副想找五爪算賬樣子。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都少說一句,大家都是一家人,至于嗎?”看到五爪二人怒氣沖天的神情,景風有些無奈地說道。

“哼!”看到景風說話了,火鳳冷哼一聲,不再理五爪,而五爪看到火鳳吃癟,也冷哼一聲,但沒有繼續找事,跟著景風向冥極洞外圍走去。

“景風,你這麼快就修煉到三級冥帝境界了,真是太讓我驚訝了,你們是誰,是怎麼進到冥極洞中的。”金蠶皇睜開眼睛,看到景風身邊的五爪和火鳳,一臉不解的問道。

“金蠶皇,這兩位是我的朋友,我一直沒有告訴你我有空間異寶,他們一直在我的空間異寶中。對了金蠶皇,金蠶情況怎麼樣啊!”景風看到閉目修煉的金蠶王,關心的問道。

“景風,你真是越來越讓我刮目相看了,你竟然有如此多的異寶在身,看來我冥界的複興指日可待了。金蠶他一直在領悟我教給他的一些法則,他現在也有三級初級神獸的實力,不過要想進化成六翅還需要很長的時間。”金蠶皇有些激動的說道。

“金蠶皇,我們就不打擾你教導金蠶了,我現在就想離開冥極洞,前往冥印山,打開封印取得里面的七魄精。”景風說道。

“好,冥界的未來就拜托給你了。”金蠶皇感激的說道。

“金蠶皇,你多保重,我們走了。”說完,景風三人離開了冥極洞。

“吼吼!我五爪終于出來了。”五爪揮舞著兩條手臂,大吼一聲說道。

“好了五爪,我們快走吧,等我取得七魄精,有你發泄苦悶情緒的時候。”看到大吼的五爪,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這可是你說的,你一定要帶我去發泄苦悶。”五爪晃著大腦袋說道。

“放心吧,回到天之界,找到救治靈兒的其余兩樣異寶,我就帶你去仙界玄心山,你想怎麼發泄,就怎麼發泄,我決不阻攔你。”景風說道。

“主人,還有我,我也悶了好久了,到時候一定要叫著我啊。”聽到景風所說,火鳳眼中精光一閃,請求道。

“放心,少不了你。”景風面帶微笑的說道。

“好了,我們趕快趕往冥帝星吧。”說完,景風三人順著來時蜿蜒的小路,急速的向凶獸森林外圍奔去。

而此時的冥帝星卻正陷入一場浩蕩的危機中。無數只麻雀大小的毒蚊正在襲擊冥帝星。這些毒蚊雖然只有上級冥獸的實力,但由于冥界人不擅長使火,而毒蚊的數量太多,又擅長偷襲,如果被毒蚊群不小心吸附,會被瞬間吸干精血而死,這使得整個冥帝星陷入了被動之中。

“這是怎麼了,這是些什麼?”被傳送到冥帝星的景風看到自己眼前鋪天蓋地的毒蚊群,震驚的問道。

“主人,這好像是一種惡毒的冥獸,不過數量怎麼會這麼多,看我燒了它們。”看到不斷襲來的毒蚊群,火鳳憤怒了,一聲鳴叫,變成了浴火火鳳的本體,呼扇著烈焰巨翅,發出一股滔天火海,飛向了毒蚊樣。

“嗤嗤嗤~”滔天火海所覆蓋的毒蚊群被瞬間融化,一只只毒蚊驚恐的看著烈火燃燒的浴火火鳳,瘋狂的逃竄。

“主人,你上來吧,我帶你們去冥皇宮,免得這些討厭的小蟲子再來騷擾我們。”浴火火鳳呼扇著巨翅說道。

“那我呢?我也要上去,這些小蟲子太討厭了。”五爪緊皺著眉頭說道。

“哼!你自己走,我為什麼要管你。”火鳳冷哼一聲說道。

“好了火鳳,你就幫幫五爪吧,別再使性子了。”景風說道。

“哼!看在主人求情的份上,你就上來吧。”火鳳冷哼一聲說道。

聽到火鳳所說,五爪並沒有生氣,只是訕訕一笑,和景風一起跳到火鳳的背上。景風和五爪坐在火鳳熊熊燃燒的後背上,並未感到不適,景風對火鳳火焰的控制佩服起來。

“主人,你們坐好了。”說完,火鳳呼扇著巨翅,化作一道熊熊燃燒的火焰,拖著長長的火痕,飛向了冥皇宮處。

在飛往冥皇宮的途中,浴火火鳳專找毒蚊群密集的地方,一群群毒蚊被浴火火鳳身上的黑色神火火焰燒成灰寂,到了最後,那些毒蚊樣遠遠看到浴火火鳳飛來,就連忙逃竄,遠遠避開了浴火火鳳。

“火鳳,沒想到你還挺厲害,現在這些討厭的小蟲子一看見你就逃得遠遠的。”坐在浴火火鳳身上的五爪大聲說道。

“哼!也不看看我是誰,這些小蟲子能擋住我發出的黑色神火嗎?當年在神之界,我可是能發出五彩聖火的。”浴火火鳳冷哼一聲說道。

“五彩聖火?那豈不是超越了虛幻極火,火鳳,當年你在神之界到了什麼境界。”聽到浴火火鳳所說,景風震驚的問道。

“我當年也只是一只超級神獸,仗著自身特性,可以發出五彩聖火,才成為了火焰嶺的霸主,哎!也是因為我特殊的力量,才使得虛獨境的主人注意上我,並把我收在了虛獨境中。”回想到在神之界之事,浴火火鳳歎息起來。

“火鳳,你放心,等有一天我飛升到神之界,一定讓你重回自由。”景風坦然道。

“真的嗎主人?你真的會飛升到神之界後讓我重回自由。”浴火火鳳激動地問道。

“當然,你是虛獨境的主人封印的,我只是煉化了他的虛獨境才讓你不得不認我為主人,所以我如果飛升到神之界,你的去留就由你自己決定,你就放心吧。”景風坦言道。

“謝謝主人,在天之界我也一定會保護好主人你的安危的,主人你就放心吧。”說完,浴火火鳳發出一聲歡快的嗚叫,“唰”的一聲,加快了速度,急速的向冥皇宮位置飛去。

冥皇宮內。

冥帝烏冥正焦急的來回在大殿之上走動,大殿之下,冥界三大家族的族長,以及冥界所有的冥帝級別高手全都聚集在冥皇宮內商量對策,景風的二弟孤寒也身在其中。

“你們說該怎麼辦,如今毒蚊潮已經把冥帝星團團包圍起來了,雖然一只毒蚊不可怕,可是這無數只毒蚊一起襲來,就是冥帝也不見得應付得了,你們可有什麼好辦法。”冥帝烏冥焦慮的說道。

聽到冥帝鳥冥所說,大殿之下的眾人小聲議論了起來,而孤氏家族的孤寂陰狠的看了一眼孤寒,心里暗自道:“小畜生,你別以為做了雪氏家族的姑爺我就不敢動你,我之所以不找你算賬,乃是在等你的大哥景風出現,等我殺了景風,下一個就輪到你了。”

“哎!也不知道這個景風到底躲哪了,一百年多來,一直未曾露面,如果他這時出現,那該多好。”孤寂歎息一聲,遺憾的暗自道。

就在孤寂遺憾和冥帝鳥冥焦急時,突然冥皇宮外傳來一聲響徹心扉的鳥鳴,景風、五爪和化為人形的火鳳一起來到了冥皇宮內。

“景風,是你,你出關了?”大殿之上的冥帝鳥冥看到景風走了進來,欣喜地問道。

而大殿之下的孤寂在看到景風現身後心中一喜,陰狠的盤算著什麼。

“大哥,我終于見到你了,我好想你。”看到景風出現,孤寒跑到景風身邊,激動地說道。

“二弟,近來可好,哎!你大哥我最近剛剛出關,你孩子都不小了吧,我一直沒有去看他,真的很對不起。對了,是男孩是女孩。”景風有些歉意的問道。

“是男孩!大哥,等這毒蚊潮消除後,你一定要跟我回北雪城看看啊。”孤寒說道。

“好好!”景風點頭道。

“景風,你這一路前來,毒蚊潮沒有襲擊你嗎?”冥帝鳥冥看到景風三人從容的表情以及乾淨的衣服,不解的問道。

“毒蚊潮?就是那討厭的小蟲子嗎?”景風問道。

“恩,這毒蚊見人就攻擊,稍有不慎就會被他吸去身上精血,可以說防不勝防,可是我看你們三人怎麼會沒事呢?對了景風,這兩位是?”冥帝鳥冥詢問道。

“我能一路通暢的來到冥皇宮,多虧了她。”景風指著火鳳說道。“有了火鳳在我身邊,別說毒蚊襲擊我,看見火鳳,他們還嫌自己逃得慢呢?”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這是為何?”冥帝烏冥不解的問道。

“因為火鳳本體乃是一只浴火火鳳,是在火中孕育而生的,現在火鳳可以發出黑色神火,那些毒蚊一接觸到神火就會被瞬間燒成灰寂,所以他們一看見火鳳就逃得遠遠的,以免被火鳳身上的黑色神火燒死。”景風為眾人解惑道。

“景風,你真的是我冥界的救世主,就我在寒手無措時你就來了。景風,你願意為我冥族解除這場危機嗎?”聽到景風所說,冥帝鳥冥稍稍松了一口氣,一臉激動的問道。

“不知怎樣才能消除這些毒蚊,解除危機呢?景風願意一試。“景風堅定的說道。

“景風,這毒蚊潮是有人操控的,這人自稱毒蚊尊者,只要能殺死這個人,這些毒蚊潮就會不攻自滅,我想請你去把這個毒蚊尊者殺了,不過這個任務很危險,你有自己選擇的權利。”冥帝鳥冥有些無奈的說道。

“冥帝你放心,殺死毒蚊尊者的事交給我了,不知冥帝您知道這毒蚊尊者現在在哪嗎?”景風詢問道。

“我曾派人多方查探,如我所料不錯的話,這毒蚊尊者就在冥帝星北的天簾谷中,只是這天簾谷聚集著數以萬計的毒蚊群,而我們冥界中人不擅長操縱火屬性靈力,所以根本深入不到其中。”冥帝鳥冥無奈的說道。

“放心吧冥帝,我現在就去,你們等待著我的好消息吧。”景風自信的說道。

“景風,我派人和你一起去吧,這毒蚊尊者本體乃是冥界的異獸天星蚊,自身蘊含強大的力量,我派人和你一起去,這樣也安全一些。”冥帝鳥冥不放心道。

“你們誰願隨景風一同前去,消除我冥界的危機。”冥帝烏冥大聲問道。

“我願意和景風一同前往。”聽到冥帝鳥冥所說,孤寂站出身來說道。

“你!你願意前往?”看到第一個說話得竟然是和景風仇深似海的孤寂,冥帝鳥冥皺起了眉頭。

“冥帝,原來我一時鬼迷心竅,一直和景風作對,現在我想開了,為了彌補我原來的過失,我願意和景風前往,保護景風,以彌補我的罪過。”孤寂誠懇的說道。

“這?”聽到孤寂所說,冥帝鳥冥猶豫了。

看到冥帝鳥冥為難的神情,景風又看了一眼一臉誠懇的孤寂說道:“冥帝沒事,就讓他隨我一起去吧,我想他會把冥界的安危放在第一位。”景風想到自己有五爪和火鳳保護,區區一個孤寂還翻不了天。

“那好吧,孤寂,我希望你能拋棄原來的恩怨,保護好景風,勢必殺死毒蚊尊者,拯救我冥界,知道嗎?”冥帝烏冥看到景風同意,提醒孤寂道。

“冥帝您放心,孤寂不會在魯莽了。”孤寂保證道。

“冥帝,既然孤寂都保證了,那我們走了,你就等待我的好消息吧。”景風自信滿滿的說道。說完,景風四人離開了冥皇宮,向天簾谷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