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四章冥極洞
虛獨境中。

被孤寂打成重傷的電翼的經過兩個多月的恢複,已經完全恢複了傷勢,而在虛獨境中過著新婚日子的雪羽竟然有了生孕,這讓即將做父親的孤寒感到了一陣陣欣喜,每天抱著雪羽不停的傻笑。

“二弟,你怎麼了,在笑什麼啊!”來到虛獨境中的景風看到孤寒堆滿笑容的臉龐,一臉笑意的問道。

“大哥,你終于來了,你知道嗎?雪羽有喜了,我要做父親了。”興搦也孤寒高聲說道。

“真的嗎?恭喜恭喜!”聽到雪羽已經有了生孕,景風也微微激動了起來。

“二弟,我這次前來就是想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你們以後不用躲在虛獨境中了,你們即日就可返回雪氏家族了。”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真的嗎大哥,你沒有騙我們嗎?”雪羽瞪大了雙眼,一臉不可思議道。

“當然是真的。”景風把自己請求冥帝烏冥以及金蠶皇出面前往雪氏家族,說服了雪氏家族的族長雪楓,並警告孤氏家族族長孤寂之事給孤寒二人說了,說完之後,孤寒猛地抱起雪羽在原地打了一個轉說道:“羽兒,你父親終于同意我們的婚事了,我們不用再躲躲藏藏了!哈哈哈!”

“是啊寒哥,我們可以回家了,我好想念我的父親和母親,他們也終于接受你了,我們要好好謝謝大哥。”雪羽也是一臉激動的說道。

“二弟,二妹,我把你們送到雪氏家族就立即離開,我要找一個地方閉關修煉,等我取得七魄精,就去看你們,還有你們即將出世的兒子。”景風有些不舍地說道。

“大哥,我們在雪氏家族等你,我們的孩子還要等著大哥你起名字呢?你也一定要保重身體啊!”想到景風即將離開自己,再見面還不知道要多久,孤寒也傷感了起來。

“二弟,二妹,你們不要傷感,又不是不見面了。走吧,我現在就把你們送到雪氏家族。”說完,景風心意一動,三人離開了虛獨境中。

由于冥帝烏冥和金蠶皇的警告,雖然孤寂滿腔怒火,但在巨大壓力面前,孤寂也不敢任意妄為,只能把滿腔怒火咽入肚中,小心的盤算著什麼。

“景風,雖然鳥冥和金蠶皇那兩個老家伙警告過我不可對你不敬,但你殺我兒,讓我再族人面前臉面無存,我不會放過你,你就等著我的報複吧。”孤寂陰狠的默念道。

北雪城的冰宮內。

雪楓大婦在得知雪羽已經和孤寒私自成親,並已有了生孕後,並沒有什麼過激的行為,而是很自然的接受了孤寒,這使得景風也了去了一個心事,在祝福了孤寒二人,並留給二人一塊高五米的巨大極品冥晶後,離開了北雪城。

而景風所留的五米高的巨大的極品冥晶把雪楓大婦以及雪氏家族眾高手震在了當場,這塊五米高的極品冥晶也成了北雪城冰宮新的象征。

在了去了心中最大擔憂後,此時景風心情大好,景風決定一到冥皇宮,就讓金蠶皇帶自己去凶獸森林中的冥極洞修煉,盡快修煉到玄沌無上期,達到三級冥帝的實力,打開冥印山中的封印,取得七魄精。

景風腳踏靈隱飄,只用了八天時間,就從雪氏家族趕到了冥王城的冥皇宮內。由于冥帝烏冥提前交代過,景風一路通常的來到了冥皇宮的大殿之上,看到冥帝烏冥正和金蠶皇。金蠶王在一起聊天。

冥帝烏冥看到景風回來了,停止了聊天,一臉和善的對景風說道:“景風,你回來了,不知你這趟順利嗎?”

“謝謝冥帝您的關心,有了冥帝您和金蠶皇的說服,雪氏家族的族長雪楓很輕易的接受了我的二弟孤寒,而孤氏家族的族長孤寂也沒有對我下手。”景風感激的說道。

“哼!那個孤寂受了我的警告,怎敢還對你下手,不過景風,你當時真的不該殺了他的兒子孤雨,稍微懲戒一下就好。不過殺已經殺了,你就不要多想了。”金蠶皇冷哼一聲說道。

“哎!當時我確實太沖動了,只想殺了那飛揚跋扈的孤雨,不想孤雨報複我的二弟,現在想想確實太極端了。”景風歎息一聲,有些後悔的說道。

“景風,你就不要自責了,那孤寂平時就很霸道,我早就看他不順眼,只是礙于他是我們冥界回大家族的族長才一忍再忍,景風你放心,如果他敢對你下手,我不會放過他。”冥帝烏冥安撫道。

“謝謝你冥帝。對了冥帝,冥界內的冥靈氣為什麼如此狂暴,這是什麼原因造成的。”景風不解的問道。

“哎!冥界內冥靈氣如此狂暴的原因乃是因為我冥界的聖器綠芒株被盜所造成的。”冥帝烏冥歎息一聲說道。

“聖器被盜?什麼人竟能盜得冥界的聖器?”景風震驚的問道。

“哎,這都怪我當年一時心軟,放過了和我爭權的一位長老的性命。我本以為他能改過自新,沒想到他以怨報德,打傷守護聖器綠芒珠的護衛,盜得了綠芒珠。我知道此事後,派出不少冥界高手一路攔截,想要擒下他,都被他一一躲過,但他因此也身受重傷。就在我們追到魔界范圍內,他已走投無路時,突然,天之界三大險地之一的弑仙洞出現,瞬間吞噬了那個長老和綠芒珠後,就消失不見。沒有了聖器綠芒珠的鎮壓,冥界內的冥靈氣越來越狂暴,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冥帝烏冥歎息一聲說道。

“那冥帝您就沒有派人尋找弑仙洞的下落嗎?”景風詢問道。

“我怎麼會不派人尋找,但弑仙洞和仙界的黑洞海一樣,出現的時間和地點都是不固定的,我們冥界找尋了幾千年都沒有打聽到弑仙洞再次出現的消息。就在我們想繼續尋找時,就發生了仙魔兩界聯手討伐我們冥界之事。”冥帝烏冥有些無奈的說道。

“冥帝您放心,尋找弑仙洞。找回綠芒珠的事交給我了,等我找到了七魄精等三樣異寶,救活我未婚妻子。我就幫你在魔界打探弑仙洞的消息,我一定會把綠芒珠帶回來的。”景風堅定的說道。其實景風所想,找齊了三樣異寶,救活若靈。自己和若靈成親,就成了滅光魔帝的女婿,以滅光魔帝在冥界的地位,只要弑仙洞再次出現,滅光魔帝一定會知道的。

“景風,不管成功與否,我先代冥界的族人謝謝你。”說完,冥帝鳥冥和金蠶皇同時起身,向景風施了一禮。

“冥帝、金蠶皇前輩,你們別這樣,這不折煞小子了。”看到冥帝和金蠶皇司時向自己施禮,景風連忙說道。

“景風,你就不要客氣了,你不知道綠芒珠對我們冥界的重要性,你有心幫我們尋找,我們對你施禮也是應該的。”金蠶皇感激的說道。

“冥帝,小子在冥皇宮也打擾好幾天了,我想即日就前往冥極洞修煉,爭取早日修煉到三級冥帝的實力,打開冥印山的封印,取得七魄精,救活我未過門的妻子。”景風請求道。訪問u~……z……~g四~!

“好,那就麻煩金蠶皇陪你去吧,我在這祝你早日達到三級冥帝的境界,冥界的未來就交個你了。”冥帝烏冥一臉笑意的說道。

“放心吧冥帝,我會盡力的。”景風堅定的說道。

“景風,你剛回來,不在冥皇宮休息一下了。”金蠶皇問道。

“謝謝金蠶皇關心,我不累,我們快去冥極洞吧。”景風急迫的說道。

“嗯,那好,冥帝,我和景風走了,冥界就交給了。”金蠶皇說道。

“放心吧,有我在,孤寂翻不出什麼大浪,你們安心修煉吧。”冥帝烏冥坦言道。

“那好,我們走了。”說完,金蠶皇帶著景風、金蠶王一起離開了冥皇宮。

黑淵星,凶獸森林。

“呵呵,沒想到我這麼快又來這凶獸森林了,不過這次有金蠶皇你在,凶獸森林中的冥獸樣應該不會攻擊我了吧。”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凶獸森林中的冥獸可不歸我管,他們見到我都攻擊,別說是你了。不過如今這凶獸森林中已經沒有比我實力更強的異獸了,而且我還知道一條安全通往冥極洞的近路,你們跟緊我就行。”金蠶皇說道。

“金蠶皇,這冥極洞是怎麼形成的,為什麼洞內的時間流速會比外界快一百倍,而當初那只狂變血龍就是在冥極洞被發現的嗎?”一邊走,景風一邊問道。

“這冥極洞是怎麼形成的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冥界一誕生,這個冥極洞就存在了。不過能把冥極洞內的時間流速增加到百倍,這個人的神通已經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程度。”

“而那只狂變血龍之所以如此厲害,就是因為它一直隱藏在冥極洞中修煉。原來冥界很少有人知道冥極洞的存在,而冥極洞也一直沒有人看守。那只狂變血龍隱藏在冥極洞中一直修煉到渡神劫,而我們發現它時它已經渡過了神劫。由于一此強大的異獸渡過神劫之後可以不立即飛升,那只狂變血龍看到我們這麼多人圍殺它,並沒有戀戰,一溜煙逃跑了。等在發現它時,它已經有了二級上級神獸的實力。最後我和我們冥界數十位五級冥帝以上高手,才把狂變血龍鎮壓在冥印山中。”回想到當初的情景,金蠶皇還是感到觸目驚心。

“這麼說,天之界中很可能還存在著上級神獸了。”景風震驚的說道。

“這個不好說。因為三級中級神獸要想蛻變成上級神獸需要渡神劫,而不論仙魔冥三界高手都不允許這種具有神人實力的神獸存在,因為這種神獸很難被馴服,而一旦馴服這等神獸,各大實力的平衡就會被打亂,所以只要發現天之界有這種上級神獸,都會群起而攻之。”金蠶皇說道。

景風跟著金蠶王順著一條蜿蜒的小路,說著聊著,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就來到了凶獸森林的心中。

金蠶皇指著一個漆黑的,猶如一個黑暗深淵的山洞說道:“景風,這就是冥極洞,自從出了狂變血龍之事後。我就一直在這里鎮守,好了,我們進去吧。”說完,金蠶皇連打了三個複雜手印,發出一道金光,射到了漆黑山洞中。突然,景風感到山洞中傳來一股強力的吸力,景風身子一閃,就進到了冥極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