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五章木極谷
“二弟,你怎麼了,不要擔心,大不了不再孤氏家族呆了,大哥會給你想辦法的。”景風看著一臉失落的孤寒安慰道。

“大哥,我不是因為孤氏家族的事傷心,是因為孤雨剛剛說他要送給雪羽一件極品冥甲作為聘禮。大哥你不知道,極品冥甲在冥界的珍貴程度遠遠超過我要送的六頭延維,我該怎麼辦。”孤寒苦惱的說道。

“孤寒,你剛才就不該攔著我,只要把他殺了,就一了百了了,哪還有現在的苦惱。”景風生氣的說道。

“大哥,四大家族在冥界根深蒂固,而那個孤雨乃是孤氏家族族長唯一的兒子,如果大哥把他殺了,那整個孤氏家族將會對大哥進行報複性襲擊,雖然大哥你實力強勁,但孤氏家族在冥界地位顯赫,族內不乏高手,所以大哥你不能殺孤雨。”孤寒無奈的說道。

景風深吸了一口氣道:“孤寒,雖然孤氏家族實力強勁,不乏高手,但我真的不害怕,既然你這麼為難,那也就算了,你現在想想,有什麼可以讓你反敗為勝的異寶嗎?大哥陪你一起去尋找。”其實景風想到,實在逼不得已,自己就拿出戰刀木魂,亮出自己冥族繼位者的身份,那樣就算自己殺了孤氏家族的少主孤雨,孤氏家族也不敢對自己下手。但景風看到孤寒為難的表情,決定還是陪孤寒尋找可以反敗為勝的異寶,讓孤寒在追求雪羽的競爭中獲勝。

“嗯~我想現在只有去木極谷尋找傳說中的木波鏡才有獲勝的機會,可是木波鏡乃是傳說之物,我們這麼短的時間根本找尋不到,我該怎麼辦呢?”孤寒一臉痛苦的說道。

“木波鏡是什麼。”景風詢問道。

“木波鏡乃是我們冥界傳說中的異寶,具有彙聚靈氣,增幅修煉速度的功效,而且木波鏡本身也是一件護身異寶。但如此有靈性的異寶可不是簡簡單單就能找到的。”孤寒無奈的說道。

“孤寒你放心,大哥陪你去,你不試試怎麼知道找不到,不要在這苦惱,大哥一定幫你娶的雪羽,相信大哥。”景風拍著孤寒的肩膀安慰道。

“謝謝大哥,我不會放棄雪羽的,死也不會。”聽到景風的安慰,孤寒重拾了信心,決定去一趟木極谷,尋找傳說中的木波鏡。

“如果上天真不讓我和雪羽在一起,我也認了,但不去努力爭取,我會怨自己一輩子的。大哥,時間緊急,我們走吧。”孤寒眼中精光四射的說道。

“夢源,夢琪,你們先回家,等我幫孤寒娶的他心愛之人,再去找你們。”景風說道。

“不,景風大哥我也要跟你們一起去。”夢琪不依道。

“夢琪,聽話,你的實力太弱,而且我們時間緊急,不可能分心照顧你,你就乖乖的吧,我們走了。”說完,景風不顧夢琪哀求的目光,化作一道殘影消失在了冥武塔外,看到景風急速飛逝的身影,孤寒難得露出了一絲笑意,“唰”的一聲,緊追景風而去。

木極谷,冥帝星最北邊的一個險惡山谷,谷中濃霧彌漫,奇樹縱橫,存在著很多險境,而且木極谷本身是一個天然的困陣,傳說木極谷的中心更是一個困殺陣,曾經有不少冥界高手想要一探究竟,都被木極谷的中旬困殺陣殺死,而吸引這些高手探索木極谷的原因正是木極谷中存在的木波鏡。

“大哥,前面就是木極谷,這木極谷本身是一個天然的困陣,如果深陷其中很難再闖出來,而我所說的木波鏡應該就在這木極谷的中心,只是這木極谷危機重重,連累大哥陪我闖木極谷了。”孤寒指著木極谷說道。

“孤寒,你這是什麼話,都是自家兄弟,那有什麼連累不連累的,現在時間緊迫,我們快闖進去吧。”景風催促道。

“謝謝大哥!我們進去吧。”孤寒感激的說道。說完,孤寒一臉堅毅的和景風一起闖進了木極谷中。

“這都是一些什麼奇木,怎麼是如此形態,長的如此巨大。”景風看著眼前一片片千奇百怪,枝茂頂天的奇木說道。

“大哥,這些奇木都已經生長了好幾千萬年,再加上這木極谷中木屬性靈氣十分充沛,這些奇木吸收了木極谷中充沛的木屬性靈氣所以長的如此巨大。”孤寒為景風解惑道。

“大哥,我們小心一點,前面就是木極谷的天然困陣,我對陣法還精通一些,大哥,你可要跟好了我。”孤寒說道。

“哦!好好。”景風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含笑的點頭回應。

一踏進木極谷的天然因陣,景風就感到四周的空間壓力驟增,眼前的景象也發生了變化,變成了一個巨石麟立的深谷。

“大哥,只要我們能找到這天然困陣的陣心,我想就可通過陣心闖出這天然困陣,不過這天然因陣威力很大,想要找到困陣的陣心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大哥你跟好我,我試試能找到這天然困陣的路嗎?”孤寒說道。說完,孤寒釋放出強大的靈魂之力融入到天然困陣中,雙手不斷打著手印,尋找著天然困陣中,通往陣心的道路。

一盞茶時間過後,孤寒的秀臉越來越蒼白,全身顫抖了起來,顯然孤寒承受不了天然困陣中存在的巨大壓力。

“噗”的一聲,孤寒猛地噴出一口濃血,跌倒在地,顯然受到了不小的內傷。

“二弟,你沒事吧。”看到孤寒受到創傷,跌倒在地,景風連忙來到孤寒身邊,關心的問道。

“大哥,我沒事,這木極谷中的天然困陣威力太大,我嘗試著利用靈魂之力破解這天然困陣,尋找到天然困陣的陣心,沒想到最終還是承受不住這天然困陣的壓力,我們該怎麼辦。”孤寒苦惱的說道。

“孤寒,你放心,大哥我對陣法也略微精通一些,你先好好療傷,我試試能破解了木極谷的天然困陣嗎?”看到孤寒受傷,景風悔恨死了,景風後悔剛才沒有阻止孤寒破解這天然困陣,一臉歉意的說道。

“大哥,你也對陣法有所研究?”孤寒震驚的說道。

“嗯,我有一件破陣異寶。你就好好療傷吧,其它的交給大哥我了。”景風自信的說道。

“大哥,這木極谷中的天然困陣威力很大,你小心一點。”孤寒關心的說道。

“放心吧。”景風自信一笑的說道。說完,景風心意一動,祭出絕陣困珠,雙手吝動,不斷的打著手印,控制著絕陣困珠融到到了天然困陣中。

突然,天然困陣中白光四射,整個空間不斷的扭曲了,一條條虛幻的道路漸漸化虛為實,出現在了天然困陣中。

正在療傷的孤寒看到天然困陣中出現的一條條云路,心中一驚,一臉崇拜的看著收回絕陣困珠的景風說道:“大哥,你真是太厲害了,這麼快就破了這天然困陣。”

“孤寒,你傷勢怎麼樣了,要是沒事我們快走吧,先闖出這天然困陣再說。”景風關心問道。

“沒事,沒事,那我們快走吧。”孤寒起身說道。

“那好,我們走吧。”說完,孤寒跟隨著景風順著一條云路,向天然困陣的陣心飛去。

飛行了大約一個多時辰,景風和孤寒來到了一個天然的六芒星陣處,看著六芒星陣中不斷跳動的白色靈氣,感受到六芒星陣不斷散發的強大靈氣,景風和孤寒心中一喜,知道已經來到了天然困陣的陣心。

“大哥,我想這就是天然困陣的陣心,我們快進去吧。”孤寒欣喜的說道。

“嗯!好!不過孤寒,你知道怎麼控制這陣心把我們傳出這天然困陣嗎?”景風詢問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想利用靈魂之力控制著這陣心,應該能把我們傳出去。”孤寒冥思道。

“那好孤寒,你有傷在身,利用靈魂之力控制陣心的任務交給我吧。”景風自信的說道。

“大哥,你小心一點,這只是我的猜測。”孤寒關心的說道。

“放心,我自有分寸。”說完,景風和孤寒走進了六芒星陣中。

景風釋放出振幅之後的靈魂之力融入到整個六芒星陣中,突然,整個六芒星陣中的白色靈氣劇烈的波動起來,並漸漸形成了一團高速回旋的旋風。景風只覺腦中一閃,身體一滯,被六芒星陣傳出了天然困陣外。

“大哥,我們終于闖出這天然困陣了。”看到自己已經脫離了天然困陣,孤寒欣喜的說道。可當孤寒看到自己眼前不遠處時,剛剛的喜悅煙消云散,剩下的只有深深的震驚。

“大哥,前面是什麼,這是怎麼回事。”孤寒指著自己面前不遠處一片雷電交加,塵煙彌漫的空間說道。

“我想那應該就是木極谷中最厲害的困殺陣,而你所說的木波鏡很有可能就在這困殺陣的中心。”感受到困殺陣散發出的強大力量,景風也感到了深深的震驚。

“大哥,我們該怎麼辦,這困殺陣的威力太強大了,看著都讓人心顫,我們能闖過嗎?”孤寒心顫的說道。

“如果我自己的話,我還有十足的把握,帶上你我就不敢保證了,所以你老老實實在這里呆著,尋找木波鏡的事交給我了,知道嗎?”景風自信的說道。景風有空間異寶虛獨境,虛獨境在危機重重的萬陣山都可以來去自如,區區一個困殺陣景風還是有十足的把握。

“不行大哥,我怎麼能讓你一人孤身犯險呢?”孤寒不依道。

“孤寒,你放心吧,大哥我有異寶在身,不會有事的。”景風自信的說道。

“可是大哥……”孤寒還想再說,景風打斷道:“孤寒,你大哥我干過這種沒有把握的事嗎?你就放心吧。”

孤寒看到景風自信的表情,心中突然一寬,說道:“大哥,孤寒這條命以後就是大哥的了,如果大哥出現意外,孤寒絕不芶活,孤寒在這等你。”

“呵呵,我還要等著喝你的喜酒呢!放心吧,我走了。”說完,景風祭出逆天烈焰甲,闖進了木極谷的困殺陣中。

喜歡‘混沌修真訣,的朋友多給幾朵花,多多訂閱吧!請大家多多支持原創!只要當天鮮花超過三十朵,我一定會加夜寫多更新一章,請大家多多支持!多砸鮮花!云淚拜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