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章心碎
“小子,你怎麼了,怎麼一付心神不甯的樣子。”邪谷魔帝看到景風呆立到當場,不解的問道。

而此時景風的耳中更本聽不見任何聲音,腦中一片空白,景風感到自己整個心都碎了,和若靈闖蕩仙魔兩界的美好時光不斷的在腦中閃過,景風喃喃自語道:“靈兒,你不是說好要等我的嗎?為什麼騙我?為什麼要這樣……心說完,景風怒吼一聲,全身散發出一股強大氣勢,使得自己周圍形成了一團高速旋轉的旋風。

看到景風的異常表現,感受到景風散發出的狂暴氣贊,邪谷魔帝心中一驚,連忙縱身跳進景風氣勢彙聚的旋風中,雙手連動,布下一個小型困陣,想要困住景風,使景風冷靜下來

“啊啊!”瘋狂的景風感受到周圍想要縛束住自己的困陣,雙眼通紅的大吼起來,一股狂暴的振幅了五倍力量五宵神火沖出休外,瞬間震開了縛束住自己的困陣,並使自己周圍百米之外的草木岩塊化為了灰燼。

“好小子,藏的挺深啊!原來是個高手。”全身黑光大作,抵禦著景風釋放五宵神火的邪谷魔帝大笑一聲,再次接近景風,手中出現了一根寒光四射的玉如意,發出一股冰冷的寒氣,透過景風身體周圍的威力漸盡五宵神火,纏繞住了瘋狂的景風。

冰冷的寒氣一入體,景風腦中一閃,心中頓時冷靜了下來,散發出來的狂暴氣勢也漸漸收斂到了體內,景風深思了一口氣,在虛獨境中拿出一罐清泉酒,“咕隆隆”的一干而盡,漸漸穩定住了情緒,對一旁氣喘籲籲的邪谷魔帝感激的說道:“謝謝你邪谷魔帝,小子我沒事了,讓你受累了。”

“小子,你剛才怎麼了,怎麼會突然發狂了。”邪谷魔帝一臉疑惑的問道。

“實不相瞞,小子我名叫景風,和若靈早就相識,並私定了終生,剛剛聽到若靈要出嫁的消息,一時控制不住自己情緒了。”景風黯然神傷的說道。

“什麼,你就是靈兒口中經常提到的景風,你不是死在黑洞海了嗎?”邪谷魔帝一臉震驚的問道。

“邪谷魔帝,你是聽誰說的小子我死在黑洞海了。小子我沒有死,只是困在黑洞海中,最近才剛剛脫離了黑洞海。”

“邪谷魔帝,若靈什麼時候大婚,我想趕過去看看,不知邪谷魔帝你能告知景風嗎?”景風面露死灰的說道。

“哎~造化弄人啊!當初若靈等了你三百多年,你沒有前去找他,最後若靈按耐不住,偷偷的跑出虛暗星想去找你,遇到天創魔帝的兒子天弑魔帝,在天弑魔帝口中得知你死在黑洞海的消息,若靈一開始將信將疑,可又等了你一百多年,你還是沒有出現,此時若靈心如死灰,相信了你死在黑洞海的消息。最後若靈在天弑魔帝百般追求下,和天刹魔帝威懾下,慢慢妥協了。他們的婚事定在了三個月之後,在虛暗星舉行。”邪谷魔帝輕歎一聲說道。

聽到這里,景風覺得自己的心好痛好痛,景風緊咬牙關暗下決心,絕不能再讓幸福在自己身邊溜走了,哪怕搭上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邪谷魔帝,景風想請魔帝你幫景風你傳個話,告訴若靈我沒有死,說我會去找她,讓她等我。”景風懇求的說道。

“對不起景風,這個我不能幫你,我要以魔界的利益為先,如果魔界兩大魔帝聯合起來,那魔界將會空前的強大,而且我也沒有能力去阻止他們的婚事。但是我可以保證,如果你獨闖虛暗星,我不會對你出手,其他的只有靠你自己了。”邪谷魔帝歉意的說道。

“謝謝你邪谷魔帝,是小子唐突了,有你這句話就足夠了,不過小子一定不會放棄靈兒的,哪怕搭上我自己的性命。”景風堅定的說道。

“哎~那好,多余的話我也不說了,老夫就在虛暗星等你,我們虛暗星見。”邪谷魔帝歎息一聲說道。說完,邪谷魔帝使用瞬移,離開了積水星。

看到邪谷魔帝離開,景風使用絕陣困株破除了邪谷魔帝所布困住酒知仙帝四人的巨大困陣,當困陣破除的一刹那,困陣中升起了一陣白光,酒知仙帝四人怒氣沖沖的飛了出來。

“景風~你~你怎麼會在這,你不是被黑海吞噬了嗎?”當看到困陣外面的景風時,酒知仙帝四人感到了不可思議,一臉震驚的問道。

“小子只是運氣好,並沒有被黑海所吞噬,而是困在了黑洞海五百年,只是最近黑洞海消失小子才離開黑洞海。”景風並沒有告訴酒知仙帝四人自己在黑洞海發生的事,含糊的說道。

“好小子,當時我就覺得你死不了,他們三個還不相信,我看你不但沒有事,修為境界又提升了,這種福緣真是羨慕死我了。”酒知仙帝一臉興奮的說道。

“謝謝四人仙帝不顧自己的安危,前來魔界給景風報仇,景風在這謝謝各位了。”說著,景風對酒知仙帝四人深深鞠了一躬。

“對了景風,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那個使計把我們四人騙開困在于此的魔界高手呢,我們要找他算賬。”酒知仙帝憤怒的說道。

“邪谷魔帝已經離開了。”景風把自己踏進魔界和邪谷魔帝比試困陣之事詳細的給酒知仙帝他們四人說了,說完之後,酒知仙帝四人用一種傾佩的眼光看向景風。

“景風,沒想到你對陣法還有研究,真是不簡單。”避持仙帝說道。

“走景風,我們找個星球好好大喝一場,慶祝慶祝,好久不見怪想你的,我們好好拉拉。”酒知仙帝摟著景風的肩膀高聲說道。

“對不起酒知仙帝,景風現在有急事,需要立即趕往虛暗星,等有機會我們在喝吧。”景風歉意的說道。

“怎麼了景風,出什麼事了,這麼急。咦?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酒知仙帝問道。

“沒什麼,只是小子的一些私事,我自己處理就行。”景風臉色蒼白的說道。

“景風,到底出什麼事了,我們四個反正閑來無事,就隨你一起吧,這樣也好有個照應。“破法仙帝不放心道。

景風深吸一口氣道:“真的沒事,謝謝四位仙帝關心,小子一定會去找你們喝酒的,景風先走一步了,我們就此別過。”說完,景風腳踏靈隱飄,化作一道急速流失的光影,消失在了酒知仙帝四人面前。

虛暗星滅光魔帝所居住的星球,滅光一族大部分高手都居住于此。整個虛暗星百分之九十五的面積被無邊無盡的海洋所占據,無邊無際的海洋中間存在著一塊大陸,而滅光魔帝所在的極光城就在大陸的中心。

整個極光城分為內城和外城兩個部分,外城絕大部分人都可以隨意出入,但是極光城內城沒有一定身份的人是進不去的,滅光魔帝以及滅光一族的高手都居住在內城之中。

如今整個極光城因為滅光一族的霸主滅光魔帝的女兒若靈即將大婚的事,整個城中喜氣洋洋的不斷有魔界高手出現,但是戒備也森嚴了起來。

景風一踏進虛暗星,景風頓時感到整個虛暗星充滿了濃厚的靈氣,景風暗道虛暗星果然不愧為魔界一方霸主滅光魔帝的大本營,靈氣的濃厚程度是一般星球的百倍有余。

景風走在虛暗星古路上,看著一個個喜笑顏開的魔界高手,感到一陣陣心痛,景風知道這些人是為若靈和天弑魔帝喜結良緣而高興的,如果兩方魔帝聯手,魔界將前所未有的強大,這些人也會得到無限的好處。

“丁蜀兄,你說這極光城中高手越聚越多,有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來極光城惹事啊。”一個身材肥胖的中年男子說道。

“如此重事,魔界大部分魔帝高手都趕了過來,除非有人不想活了,不然誰敢在這個時候鬧事。”丁蜀一臉笑意的說道。

“哈哈!也是,魔帝高手啊!就是平時想見都見不到,這下可好,這麼多魔帝級別的高手聚集到極光城,除非有人腦子壞了,不然誰敢鬧事,丁蜀兄,我們快走吧,我真想看看那些魔帝高手的風采。”肥胖中年男子催促道。

而此時景風聽到這兩人的對話,心中升起了無盡的怒火,一股狂暴的殺氣沖體而出,景風身邊的魔界中人感覺到景風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嚇得連忙躲避,驚恐的看著猶如殺神的景風。

這時,一道身影“唰”的一聲閃到景風身邊,單手硬壓,硬硬的驅散了景風散發出的強烈殺氣,好意提醒道:“這位兄弟不要激動,如今正是我們魔界即將大喜的日子,有什麼仇怨等過段時間再說好嗎?”

感受到此人強大的氣息,景風知道此人最少是一名三級魔帝,想到自己此時還不能鬧出事端,平息了一下心情,冷哼一聲,腳踏靈隱飄,消失在了原地。

看著景風消失的身影,此人搖了搖頭,化作一道殘影,也憑空消失了。而剛剛還自信滿滿沒人鬧事的丁蜀二人,看到剛才的一幕,都被景風的氣魄震住了。

景風來到極光城外的一處碧藍色內海外,拿出若靈曾經給自己的傳訊珠,想用傳訊珠和若靈通話。可是無論景風怎樣努力,若靈一端就是沒有反應,最後景風一臉沮喪的放棄了利用傳訊珠尋找若靈,徒步向極光城門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