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六章金翅大鵬
“景風~”及知仙帝和破法仙帝看到景風被黑海所吞噬,全身的潛能被瞬間激發出來,手中的下品神器也突然神光大作,兩道驚天劍芒斧芒劈天而起,狠狠地劈向了黑衣四級魔帝。

“轟”的一聲,四級魔帝猝不及防,身上的極品魔甲瞬間裂開,四級魔帝猛地噴出一口鮮血,整個身子不斷的爆裂,劈出百米之遠,眼看就眼墜落到黑海之中。這時,另一名黑衣男子突然出現,接住四級魔帝,化作一道黑影向黑洞海入口逃去。

由于酒知仙帝和避持仙帝都在煉化神器,及知仙帝和破法仙帝也不敢盲目去追黑衣男子,只能眼睜睜看著二人逃跑而無能為力。

此時聽見巨響的酒知仙帝和避持仙帝雙雙在煉化下品神器中醒來,看到及知仙帝和破法仙帝一臉悲憤的樣子,焦慮的問道:“及知、破法出什麼事了?剛才的巨響是怎麼回事?”

及知仙帝把剛才的一幕講給酒知仙帝和避持仙帝聽,聽到景風被黑衣男子打落到黑海中,被黑海所吞噬,酒知仙帝和避持仙帝怒火沖天,避持仙帝大吼道:“這兩人到底是誰,我一要殺死他為景風報仇。”

而一旁的酒知仙帝看了平靜的黑海一眼,若有所思的自語道:

“我想景風不一定命喪于此。”

這時破法仙帝大吼道:“既然你們都已醒來,我們四人也都得到了神器,我們就不要繼續探索黑洞海了,趕快去追趕那兩個魔界高手吧,他們其中有一人受到重傷,也許我們能追上他們。”

“嗯~如果讓他們跑了,天之界這麼大,要想再找到他們就難了,我們快追吧。”酒知仙帝附和道。

“嗯,我們追!”說完,酒知仙帝四人化作四道靈光,飛速的向黑洞海入口飛去。

而此時掉入黑海中的景風並未被黑海中存在的神秘力量所吞噬,體內的混沌決自動的運轉起來,催動著七色魄發出一股柔和的白光,牢牢包裹住昏迷的景風,緩緩的在黑海中漂浮。

一年後,昏迷中的景風再次浮出海面,被黑海的力量沖到了一座孤島之上。脫離了黑海蘊含強大力量的沖擊,景風漸漸在昏迷中醒來。

醒來後的景風招了揉眼睛,看著這怪石聳立,奇木叢生的孤島,喃喃自語道:“我這是在哪里,為什麼這個孤島給我的感覺好熟悉,好像我原來來過這里。”

“那個聲音?那個聲音又在呼喚我了,而且就在這孤島之上。”景風猛地在地上爬起來,自語道。

景風不敢大意,祭出淡黑色水靈盾並穿上下品戰衣逆天烈焰甲保護住自己,順著呼喚自己的聲音,小心翼翼的向孤島中飛去。

剛踏進奇木林,景風心中頓時產生了一絲不安,景風隱約感到叢林中有一股神秘的氣息在注視著自己,連忙招出降龍木握在手中,並放出靈魂之力注意奇木林中的動靜。

剛走了一個多時辰,濃密的樹蔭中傳出了一陣陣“沙沙”的聲響,“嗖”的一聲,一只背生雙翼,蛇頭虎身的怪獸咆哮的撲向了景風。

此事景風早有防范,腳踏靈隱飄化作一道虛影避開了蛇頭怪獸的一撲,在空中吸收了天炎珠的力量,奮力劈出一道自己最強攻擊

‘五重神火”五道黑火彙集成一條霸氣十足的黑色火龍,長著血盆大口,帶著無盡的氣勢,眨眼間沖向了蛇頭怪獸。

就在近蛇頭怪獸的一刹那,黑色火龍瞬間振幅了五倍力量,重重的轟擊到了蛇頭怪獸的身上,並瞬間把蛇頭怪獸纏在其中,蛇頭怪獸的全身頓時燃燒了起來。

可是令景風震撼的一幕出現了,蛇頭怪獸怒吼一聲,獠牙大口猛地一吸,把身體周圍的五重神火吸到了肚中,並呼嘯著再次撲向景風。

“不好!”景凡心中一驚,腳踏靈隱飄就要閃躲,蛇頭怪獸猛地噴出一口毒液,“刷”的一聲射到了景風的身上。

景風休外的水靈盾頓時發出一陣陣“滋恢”聲,不斷的被毒液腐蝕。景風感到身體一沉,不敢戀戰,運用天沌之力不斷的抵抗毒液的腐蝕,想要躲進虛獨境中逃離此地。

可是景風突然發現,自己和虛獨境之間的聯系突然中斷,虛獨境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縛束住了,切斷了自己和虛獨境之間的聯系。

眼看蛇頭怪獸撲來,景風沒有辦法,一咬牙把靈隱飄提升速度優勢提升至頂峰,化作一道靈煙,瘋狂的向奇木林內逃去。

看到景風逃跑,蛇頭怪獸咆哮一聲,揮舞著雙翼奮力的追趕著景風。

一人一獸飛速的在奇木林中穿梭,由于靈隱飄也升級到下品神器的等級,使得景風自身的速度大大提升,漸漸拉遠了和蛇頭怪獸之間的距離。

就在景風瘋狂逃竄擺脫蛇頭怪獸之際,景風身前不遠出現了一張堅韌的黑色株網,一只百足青花的巨型蜘株在高不見頂的奇木中突然躍了下來,想要攔住逃跑的景風。

此時景風知道自己不能猶豫,如果停下身形,就會被這只百足蜘珠困住,到時自己就危險了,一咬牙,吸收了天炎珠的力量,景風化成一團烈焰沖天的黑色火球,向百足蜘株所布的珠網上撞去。

“滋滋滋”珠絲被景風所化的黑色火球瞬間融化,但是景風的身形還是被珠絲阻礙了瞬息,百足蜘珠的青花色百足突然伸長,穿透了景風休外的淡黑色水靈盾,刺到了逆天烈焰甲上,頓時逆天烈焰甲紅光大作。

“噗噗”景風連噴兩口鮮血。雖然有下品神器護身,但景風還是受傷不輕,但景風知道現在不能停留,提起天沌之力,腳踏靈隱飄繼續逃竄。

“嘶嘶”百足蜘珠看到景風沒有停留,百足齊動,飛快的穿梭在奇木林中追趕著景風。

景風舊傷未愈又添新傷,雖然體內的金色木靈正瘋狂的恢複著景風的傷勢,但景風的速度還是受到了影響,漸漸被身後的百足蜘珠拉近了距離。

“嘶嘶”一狠狠黑色珠絲在百足蜘株身體中鑽出,猶如一條條黑蛇,纏向了飛速逃竄的景風,眼看就要纏住景風。

“呼”的一聲,一個血紅色身影出現在景風身後,帶動著一片猶如血氣的烈焰,迎向了百足蜘珠射出的黑色珠絲。

關鍵時候,景風不得已把逆天烈焰甲中正在療傷的烈瑰招了出來,抵抗飛來的珠絲。

但是百足蜘珠發出的黑色株絲太過堅韌,重傷未愈的烈瑰發出的烈焰只是阻礙了一下株絲的速度,並未融化掉珠絲,反而被黑色的珠絲所包裹,就在百足蜘株張開血盆大口想咬一口吞噬掉烈瑰時,景風心意一動,把烈瑰收回到逆天烈焰甲中繼續逃竄。

景風現在越來越心驚,這奇木林中的異獸一個比一個強大,就連烈瑰在這百足蜘珠面前都沒有反抗的能力,而此時虛獨境又和自己失去了聯系,自己該怎樣離開這里。就在景風苦惱之際,景風心中一突,景風感知到呼喚自己的聲音就在自己前方不遠處,鼓足僅剩的天沌之力,飛速的奔去。

“這是什麼,黑色宮殿?”景風看到自己面前突然出現的巨大宏偉的黑色宮殿吃了一驚,而身後追趕景風的百足蜘珠看到黑色宮殿渾身一震,掉頭就向奇木林深處逃竄,顯然很忌憚這黑色宮殿。

就在景風吃驚之際,黑色宮殿傳來一股巨大的空間壓力,使得站立的景風全身一顫,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雙手撐地各力的抵抗著空間壓力。

此時景風受傷的身體再次受到重創,不斷的噴出鮮血,臉色也蒼白了起來。景風體內的七色魄感受到景風危險的處境,自動發出一股柔和的白光包裹住景風的身體,體內的混沌決也運轉起來,為景風恢複著傷勢。

“咦~”黑色宮殿之中傳出一聲驚歎聲,一只翅展超過十米的金色大鵬飛出了黑色宮殿,飛到了景風的上空,驚奇的看著被白光包裹著的景風。

“小子,你是~”感受到景風身上散發出的熟悉氣息,金翅大鵬收回了釋放出的強大空間壓力,詢問道。

感覺到周圍壓力消失,而自己體內的傷勢也因混沌決自動運轉恢複如初,景風看著天空中揮舞著金色巨翅的金翅大鵬,震撼的問道:“我叫景風,你是什麼異獸?你是這個黑色宮殿的主人嗎?這里到底是什麼地方。”

“景風~沒聽過。”金翅大鵬回憶了一下說道。

“小子,我問你,你是怎麼來到這里的。”金翅大鵬凶狠的說道。

“我是被一個聲音呼喚來的。”景風說道。

“呼喚來的?”金翅大鵬震驚的說道,想到這里,金翅大鵬變成一個眼睛深邃,鷹鉤鼻子,面色凶狠,身材清瘦的金衣男子來到了景風身邊。

“你是說有人呼喚你,是什麼人,小子,你可不要騙我,否則我頂讓你永世不得超生。”金翅大鵬威脅道。

“不是人,好像是一個地方,一直在我內心中呼喚我,我感覺就在這黑色宮殿里面。”景風堅信的說道。

“小子,不要在這信口雌黃了,我在這黑色神殿中呆了幾億年了,除了見過一個生人,你是第二個,這黑色神殿會呼喚你,小子你膽敢騙我受死吧。”金翅大鵬眼中寒光一閃,手掌突然變成了鷹爪,劃破一陣空間,抓向了景風的胸口。

由于金翅大鵬速度太快,景風根本來不及反應,只能眼睜睜看著金色鷹爪抓向自己胸口,景風已能想到自己將要發生的慘像。

可就在金翅大鵬的金色鷹爪刺進景風胸口的一劑那,景風體內的七色魄突然出發七色神光,把金翅大鵬的金色鷹爪的攻勢化解了,並把金翅大鵬彈了回去。

看到景風體內發出的七色神光,金翅大鵬全身一震,連忙施禮道:“對不起主人,剛才金翅多有得罪,請主人責罰。”

看到金翅大鵬突然轉變,景風嚇了一跳,疑惑的問道:“你說什麼,我怎麼成了你的主人了。”

“金翅不會認錯人的,如果金翅所判不錯的話,主人修煉的法訣是混沌決。”金翅大鵬說道。

聽到金翅大鵬所說,景風更加震驚了,連忙詢問道:“你怎麼知道我修煉的法訣是混沌決,你到底是什麼人。”

“主人,你隨我進去就知道了。”金翅大鵬指著黑色神殿說道。

看到金翅大鵬的表情不像作假,景風心中一橫,決定跟隨金翅大鵬進去,看看到底是什麼在自己內心深處呼喚,金翅大鵬又為什麼突然改變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