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四章黑洞海
凶暴星系中。

景風默默感受著暴亂星系中狂暴的仙靈氣,身上的衣物隨著仙靈氣的的劇烈波動,飛舞起來,景風總有一種感覺,一個神秘的地方正在呼喚著他。

“及知、破法,避持,我們分頭行動,在凶暴星系中尋找黑洞海的蹤跡,只要我們中一人發現黑洞海,立即用傳訊珠相互通信知道嗎?”酒知仙帝說道。

“景風,這凶暴星系存在很多隱秘高手,你還是跟著我吧,省的碰上不必要的麻煩。”酒知仙帝善意的說道。

“恩,好!”景風點頭司意道。

“我們如果百年內找不到黑洞海的蹤跡,我們還是在這里彙合。”酒知仙帝提議道。

“這樣好,我們趕快出發吧!”破法仙帝急迫的說道。

說著,三人各選一個方位,化作一道殘影飛奔而去。就在酒知仙帝也想帶著景風向南方飛去時,景風突然說道:“酒知仙帝,我好像感到凶暴星系中有一個神秘的地方正在呼喚我。我想去看看。

“神秘的地方在呼喚你,這是真的嗎?”酒知仙帝一臉震驚的看著景風道。

“恩,一種感覺,就在凶暴星系的南方,但是不是黑洞海我就不知道了。”景風默然的說道。

“那好,老夫就陪你去看看,如果不是黑洞海我們在另去尋找。”酒知仙帝決定道。

“不用,還是小子自己去看看吧,耽誤你們尋找黑洞海就不好了。”景風連忙說道。

“沒事,也許呼喚你的地方就是黑洞海呢?走吧景風,不用不好意思,老大對你的直覺還是很信任的。”酒知仙帝一臉笑意的說道。

“我們走吧景風!去凶暴星系的南方看看……酒知仙帝說道。

“嗯~好吧!”說著,景風祭出金色水靈盾保護住自己,和酒知仙帝一起向凶暴星系的南方飛去。

十年之後,景風和酒知仙帝還在廣闊的凶暴星系中穿梭,越往南飛,景風感到呼喚自己的感覺越強烈,看到景風緊皺的眉頭,酒知仙帝問道:“怎麼了景風,你感覺還有多遠才能尋到呼喚你的地方。”

“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覺離那個地方越來越近了,但什麼時候能尋到我心里也沒有底。”景風搖了搖頭說道。

“景風,我有種感覺,吸引你的地方很可能就是黑洞海,只是不明白你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酒知仙帝一臉疑惑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覺內心中有一種聲音在呼喚我。”景風也是一臉不解的說道。

看到景風一臉疑惑的表情,酒知仙帝也沒有多問,和景風繼續穿梭在凶暴星系中。

一年後的一天,景風心中猛地一突,一股強烈的感覺悠然而生,景風情不自禁的說了一句:“呼喚我的地方就在前面。”

聽到景風所說,酒知仙帝身子一窒,帶著一絲激動的問道:“就在前面嗎?景風你能感覺到那是地方是黑洞海嗎?”

“是不是黑洞海我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的是,那個地方離我們很近了。”景風堅定的說道。

“那好,我們快去看看吧。”說著,酒知仙帝和景風漸漸加快了速度,穿梭在凶暴星系中。

穿梭了十天左右,景風和酒知仙帝頓時感到一股磚礴的氣勢悠然而生,使得景風和酒知仙帝飛行的速度大大降低,但感到鎊礴氣勢壓來,酒知仙帝不怒反喜,一臉激動的說道:“景風,以如今空間產生的壓力來看,前面很可能就是黑洞海,我終于親眼看到黑洞海了。”

看到酒知仙帝激動的表情,景風露出了一絲善意的微笑。

飛著飛著,景風感到自己周圍的空間不斷的扭曲起來,自己體外的淡黑色水靈盾起了一陣陣波紋,使得景風感到壓力越來越大。就在景風和酒知仙帝緩慢穿梭時,一個高速旋轉的黑色漩渦出現在二人眼前,黑色旋渦中出現了一片遼闊的黑色海洋。

“黑洞海,真的是黑洞海。”酒知仙帝指著黑洞海激動地大喊道。而一旁的景風看到眼前的黑洞海並沒有向酒知仙帝那樣欣喜若狂,而是很平靜的深思著什麼。

酒知仙帝連忙拿出傳訊珠,告知及知,破法,避持三位仙帝黑洞海出現的位置,讓他們三人火速趕往這里。就在酒知仙帝通知其余三位仙帝時,兩個身穿黑衣的冷峻男子也出現在黑洞海的邊緣,從這兩名男子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景風感知到這兩人也是帝級別的高手。

酒知仙帝感覺到這兩人前來,並未加理會,而是盤膝漂浮在凶暴星系中默默調整著自己的狀態,等待及知、破法。避持三位仙帝的到來。而景風也閉目漂浮在黑洞海外,感知著呼喚自己的聲音。

兩名身穿黑衣的冷峻男子看了景風和酒知仙帝一眼,也默默虛立著調整起來。整個空間只聽到一陣陣空間崩裂和修複的聲音。

六年過去了,及知、破法、避持三位仙帝的先後到來,而此時黑洞海外已經虛立了十多個帝級別的高手,只是眾人都靜靜的看著黑洞海,不敢擅自闖進黑洞海一探究竟。

三位仙帝在酒知仙帝口中得知,酒知仙帝之所以只用了十一年多的時間就找到凶暴星系中的黑洞海,乃是因為景風可以感應到黑洞海在不斷的呼喚他,三人看待景風的眼神再次改變,再也不敢小巧景風了,而且越加感到景風的神秘。

“老酒鬼,如今黑洞海外的高手越來越多,可是沒有一個人敢闖進黑洞海,只是靜靜的看著,那我們什麼時候去闖呢?我怕我們再不闖,黑洞海就要消失變化方位了,到時候再找可就難了。”破法仙帝說道。

酒知仙帝沒有說話,而是轉頭看向景風,想聽聽景風這個可以感知黑調海方位人的話。看到酒知仙帝投來詢問的眼神,景風沉思了一會說道:“我感覺這黑洞海很可能要消失在這里了,下次會出現在那我也不知道。”

聽到景風所說,四人心中一震,四人相互看了一眼,下定決心立即闖進黑洞海。酒知仙帝對景風說道:“我們四人決定現在就闖進黑洞海中一探究竟,景風你跟不跟我們進去呢?”

“我也想闖進黑洞海中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一直在呼喚我,我們一同前往吧。”景風堅定的說道。

“那好吧,我們走吧!”說著,酒知仙帝、及知仙帝、破法仙帝、避持仙帝全都穿上上品仙甲,和包裹著淡黑色水靈盾的景風一起,化成五道顏色各異的靈光,闖進了黑洞海中。

而黑洞海外面仙魔兩界的高手看到景風五人首先闖進黑洞海,也躍躍欲試起來,跟隨著景風五人的身影,闖進了黑洞海中。

景風五人小心翼翼的穿梭在不斷撕裂又不斷修複的黑洞海空間內,只是景風一進入黑洞海,體內的混沌決自動的運轉起來,景風頓時感到壓力驟減,飛行的速度又恢複了正常。

景風五人再穿過撕裂修複的空間後,一片望不到頭的黑色海洋出現在眼前。看似平靜的黑色海洋卻散發出一股股狂暴的靈氣,沖擊著景風五人的身體,只是狂暴的靈氣一接近景風,就被景風體內的混沌決所化。雖然景風的實力在眾人中最低,可是如今景風卻是最輕松的。

飛行了一天一夜,酒知仙帝四人漸漸感到有些力不從心,休外上品仙器護甲受到黑色海洋散發的爆裂靈氣沖擊,光芒越來越暗淡,四人的臉色也越來越蒼白,飛行起來都有些搖搖欲墜。

而此時的景風並沒有感到一絲疲憊,體內的混沌決自動修煉,景風反而感覺到神清氣爽,看到四人奮力抵抗暴烈的靈氣,景風貼近四人,緩緩給四人體內渡著金色木靈。

“景風,我們沒事,不要浪費體內的靈力了。”及知仙帝一臉感激的說道。

“放心吧及知仙帝,我沒事。”說著,不顧四人仙帝的勸阻,為四人修複著消耗過度的仙靈力。

由于金色木靈恢複速度驚人,金色木靈一渡入到體內,四人感到體內消耗過度的仙靈力瘋狂的恢複著,一個多時辰過後,四人感到了體內的仙靈力恢複了八成,都向景風投來了感激的目光,而這時,四人才發現景風在黑洞海中是如此的輕松,並未感到一絲疲憊。

酒知仙帝不解的問道:“景風,你怎麼會在黑洞海中如此輕松,還能幫我們恢複消耗過度的仙靈力,你難道感覺不到黑海中透出的壓力嗎?”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只是黑海中透出的狂暴壓力根本不向我施加,而且我對這黑洞海有一種熟悉的感覺。”景風含糊的說道。景風並沒有把自己修煉混沌決的事告訴眾人。

就在景風五人小心抵禦狂暴的靈氣行進時,黑海中突然升起一片席卷天地的大浪,猶如萬馬奔騰,“轟隆隆”的沖向了景風五人。

“不好!”酒知仙帝看受到巨浪所蘊含的強大吞噬力量,大喝一聲提醒道。

可是滔天巨浪速度太快,面積太廣,景風五人根本來不及閃躲,眼看滔天巨浪就要把景風五人卷到黑海之中,景風祭出降龍木突然出擊,吸收了天炎珠的力量,劈出了一片烈焰滾滾的虛幻流星火雨,小說整理發布于ωωω.ㄧб k.cn迎向了滔天巨浪。而酒知仙帝四人看到景風出擊,也是緊咬牙關,同時出手,彙集成一團閃爍著巨大能量的光球,撞向了滔天巨浪。

“轟轟轟”景風劈出的流星火雨以及酒知仙帝四人彙集的能量光球把黑海中升起的滔天巨浪轟開一個大口,景風五人抓住這轉瞬的時機,化作一道靈光,穿過了巨浪。

而席卷天地的滔天巨浪落到黑海中並未起一絲波瀾,也未發出一絲聲響,整個黑海還是那樣甯靜,那樣神秘。

就在景風五人感到慶幸之際,黑海中突然出現兩道亮光,吸引了景風五人的目光。第五章第三十五章神器現

“快看,那是什麼?”酒知仙帝指著黑海中漂浮的兩個光點說道。

“我們小心靠近看看,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可以漂浮在黑海之中不被吞噬。”破法仙帝提議道。

“恩~好,不過大家小心點,千萬別沾到黑海的海水。”酒知仙帝提醒道。

景風五人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黑海中漂浮的亮點,靠近一看,一把刻滿花紋暗紅色的長槍和一把黑色古樸長刀漂浮在黑海中,從這兩把武器散發的氣息看,這兩把武器決不是凡品,很可能是兩把神器。想到神器,酒知仙帝四人微微激動起來。

就在四人激動的瞬間,一道身影憑空出現,仲手就要把黑海之中的暗紅色長槍和古樸長刀奪下,可是此人剛一接觸黑色海水,就被黑色海水整個包裹住,無聲無息就被黑海吞噬了。

酒知仙帝四人看到那人無聲無息就被黑海吞噬,心中一顫,不敢輕易去取暗紅色長槍和古樸長刀了,就在四人猶豫時,當初比景風晚到黑洞海一步的兩名黑衣冷峻男子出現在四人的上空,而且這兩人也看到黑海中漂浮的暗紅色長槍和古樸長刀。

但是這兩人也和酒知仙帝他們四人一樣,只是露出了貪婪的目光,並沒有立即下到黑海中取得暗紅色長槍和古樸長刀,顯然他倆也很顧忌黑海海水的威力。

黑海上空,六名帝級高手抵禦著黑海散發的壓力,貪婪的圍著漂浮在黑海中的武器,都沒敢動手去搶。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六人的喘息聲越來越重,就在六人僵持階段,突然,一道道紫青色的枝條伸入到黑海之中,瞬間把長槍和長刀卷了上來。

六人心中一震,全身的氣勢陡然增強,六人順著長槍和長刀消失的方位,看到卷走長刀長槍之人竟然是景風,兩名黑衣男子面色一冷突然出手,化作兩道黑影,攻向了景風。想要奪下景風手中的暗紅色長槍和古樸長刀。

“嗖”的一聲,景風腳踏靈隱飄化作一道殘影,避開了二人聯手一擊,二人發出的黑色靈光穿透景風殘影,轟到了黑海之中,但整片黑海並未起一絲波瀾。

看到景風二級仙君的實力,竟然可以躲開自己的攻擊,兩名黑衣男子也是心中一驚,但是景風手中的暗紅色長槍古樸長刀太吸引人,二人不假思索,祭出極品魔器,化作一道黑影再次向景風攻來。

看到景風有危險,酒知仙帝和避持仙帝雙雙祭出極品仙器,出現在了景風的面前,和兩名黑衣男子激戰了起來。

“轟轟轟轟”兩道黑色靈光和兩道白色靈光交織在一起,猶如四條翻滾的蛟龍,在黑海的上空激烈對抗,但如此大的能量,黑洞海中的空間並未起一絲波瀾,就連黑海也是平靜的躺在黑洞海中,一些都那樣詭異。

就在四人僵持的時候,及知仙帝和破發仙帝發出的強大攻擊靈光摻雜進來,四道白色靈光瞬間蓋過兩道黑色靈光,“轟轟”兩聲,兩名黑衣男子全身一震,身上的極品戰衣黯淡下來,噴出一口鮮血,震出百米之遠,顯然受傷不輕,二人對望一眼,漂立到萬米之外,警惕的看著景風五人。

這時景風漂浮過來感激的說道:“謝謝四位仙帝出手相救,這兩把下品神器,就就送給四位了,至于如何分配,你們自己商量吧。”說著,景風把手中的古樸長刀和暗紅色長槍交給了酒知仙帝。

看到手中的下品神器,酒知仙帝修煉了千萬年的心也劇烈的顫抖起來。“景風,這可是你先得到的,你真的送給我們嗎?”酒知仙帝詢問道。

“我現在有中品神器降龍木,這兩件攻擊下品神器對我沒有多大用處,還不如賣酒知仙帝你們人情呢?說不定景風以後還有事相求各位呢。”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而受到創傷的兩名黑衣男子遠遠聽到景風手中的武器竟然是中品神器,二人對視了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陰狠的目光。二人凌空飄立在黑海上空,默默恢複著傷勢。

此時酒知仙帝四人又躊躇了起來,兩把神器到底該如何分配呢,神器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極度渴望的,可是只有兩把神器,該給誰呢?

看到四人躊躇的樣子,景風突然發話道:“不知四位仙帝誰的武器封印有強大的異獸,景風可以想辦法幫你們的武器升級到神器的級別。”

“升級神器!”聽到景風所說,破法仙帝三人心中一驚,而有所了解的的酒知仙帝也被景風所說的話嚇了一跳,破法仙帝一臉震驚的問道:“景風,你真的能把武器升級到神器嗎?你可不要亂說。

景風一臉自信的說道:“只要是極品仙器,武器里封印有強大的異獸,我就有一絲把握把極品仙器升級成下品神器。”

“景風,我的極品仙器流沙斧中封印了一只流旋鼠,不知你能幫我升級到初級神器嗎?”破法仙帝拿著流沙斧問道。

“不知這流旋鼠是什麼級別的異獸呢?”景風詢問道。

“這流旋鼠是我當年在狂沙星修煉時收服的異獸,當時這流旋鼠達到了一級玄級仙獸的級別,只是自從我達到仙帝境界,就一直沒有再把流旋鼠招出來過。現在我也不知道這流旋鼠達到什麼級別。”破法仙帝說道。

“如果破法仙帝相信景風,就把這流沙斧解除血契,交給景風,景風一定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幫您把流沙斧升級到下品神器。”景風說道。

“流沙斧就交給你了。”破法仙帝未加思索的解除了流沙斧的血契,把流沙斧交給了景風。

看到破法仙帝如此信任自己,景風露出一絲自信的微笑說道:

“請四位仙帝為小子護法,我來升級這流沙斧。”

“沒問題,有我們在,不會有人打擾你的,你放心的煉器吧。”破法仙帝霸氣的說道。

景風滴了一滴精血在流沙斧上,心意一動,把流沙斧收到了七色魄中,盤膝飄立在黑海上空,淬煉起流沙斧來。

流沙斧封印的流旋鼠經過幾百萬年的修煉,已經達到二級玄級仙獸的級別,景風使用絕陣珠在流沙斧內布下一個聚融陣,把流旋鼠的力量完全融進了流沙斧中,並吸收了天炎珠的力量,用黑色神火淬煉著流沙斧。

時間一分一秒流過,十天之後,七色魄中的流沙斧表面出現了一層猶如流光的靈氣,整個流沙斧發出了耀眼的黃光,流沙斧的斧面也出現了流旋鼠的圖案。感受到流沙斧所釋放的力量,景風心中一喜,知道流沙斧已經升級到了下品神器的級別,心意一動祭出流沙斧,在煉器中醒私

酒知仙帝四人看到景風手中流轉著靈光的流沙斧,都瞪大了眼睛,感到了深深的震驚。這時,景風解除了和流沙斧的血契,把流沙斧交給破法仙帝說道:“破法仙帝,景風不辱使命,這流沙斧融合了流旋鼠的力量,升級到了下品神器,現在還給你。”

破法仙帝愛不釋手的拿著升級到下品神器的流沙斧,感激的說道:“謝謝你景風,以後你有用得到我的地方,盡管說,我一定會盡最大努力幫助你的。”

而萬米之外的兩名黑衣男子看到景風升級神器的神通,都感到了深深的震撼,貪婪之光更甚,二人決定無論如何也要擒下景風,得到景風身上的秘密。

“景風,我的武器里面封印了一只三級玄級仙獸鸞鳥,你能把我的武器也升級到下品神器嗎?”及知仙帝把自己的極品仙劍解除了血契,遞給了景風道。

“沒問題!”景風自信的接過極品仙劍,滴血認主後,收到七色魄中煉化了起來。

由于及知仙帝的極品仙劍中封印的鸞鳥級別比破法仙帝封印的流旋鼠級別高,景風只用了八天時間,就把及知仙帝的極品仙劍升級到下品神器。

景風解除了血契,把火光纏繞的下品神器遞給了及知仙帝,及知仙帝看著手中的下品神器,笑得眼睛都沒了,及知仙帝臉上兩團橫肉不斷的抖動。

由于及知仙帝和破法仙帝的武器都升級到了下品神器的級別,暗紅色長槍和古樸長刀自然就歸酒知仙帝和避持仙帝所有。二人滴血認主後,盤膝飄立在黑海上空默默煉化著。

就在酒知仙帝二人煉化神器的時間,萬米之外的兩名黑衣男子突然化作兩道霸氣絕倫的黑影,向景風這邊攻來,想要一舉擒下景風。

看到二人攻來,景風心中一驚,連忙腳踏靈隱飄遠遠的避開了,而及知仙帝和破法仙帝由于自己武器升級下品神器,雖然滴血認主,但還沒有煉化,根本發揮不出神器應有的威力。想要出手幫助景風,但被其中一名黑衣男子攔了下來。

這名黑衣男子乃是一名四級魔帝,加上這四級魔帝手持身穿都是極品魔器,使得及知仙帝和破法仙帝一時突破不出四級魔帝的阻攔,眼看著另一名三級魔帝殺向景風。

看到黑衣男子殺來,景風心中一狠,渡入一股天沌之力在降龍木中,在空中一轉身,劈出一道‘三重天雷”三條狂雷彙集成一條怒吼的金黃色電龍,“轟”的一聲,撞到了黑衣男子的身上,並瞬間形成一片焦雷柱,把黑衣男子困在了其中。

就在景風想要繼續逃跑之際,突然,焦雷柱發出出一股股強烈的黑光,黑衣男子猛地沖破焦雷柱,並利用空間縛束使得景風身子猛然一窒,瞬間來到了景風的身邊。

看到黑衣男子近身,景風心中一驚,連忙下墜,想要避開黑衣男子,可就在此時,黑衣男子全身黑光大作,形成一股股散發著魔氣的黑絲,想要縛束住不斷下墜的景風。

看著飛來的一股股黑絲,景風知道黑衣男子想要擒下自己,一咬牙,吸收了天炎珠的力量,全身化作一團熊熊燃燒的黑色火球,想要融化掉飛來的黑絲。

可是這些黑絲乃是黑衣男子全身精氣所化,“轟”的一聲,黑絲撞到景風所化的火球上,景風全身一震,“撲通”一聲跌進了茫茫黑海之中消失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