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章收服電翼豹
一個時辰過去了,紫極天瑰草頂端的紫極天瑰果跳動的越來越厲害,好像隨時想要脫離紫極天瑰草頂端的縛束,飛向天空。

突然,紫極天瑰草發出一陣耀眼的白光,六顆紫極天瑰果猛地脫離了紫極天瑰草的控制,沖向了天空,就在這時。酒知仙帝大喝一聲道:“快,快抓住紫極天瑰果,不要讓紫極天瑰草逃脫了。”說著,酒知仙帝化成一道殘影沖到了空中。

而此時的電翼貂看到紫極天瑰果飛到了空中,露出了一絲貪婪之色,揮舞的雙翅,化成一道電光沖向了空中,想要吞食一顆紫極天瑰果。

空中的酒知仙帝看到電翼貂也要搶奪紫極天瑰果,再抓住一顆紫極天瑰果後,猛地揮手劈出一道驚鴻,攔住了沖到空中的電翼的,可就在停頓的一瞬間,其余五顆紫極天瑰果猶如一道流星,向五個不同方向飛去,眼看就要消失在天邊,酒知仙帝怒由心生,就想轟殺死搶奪紫極天瑰果的電翼豹,以泄自己的心頭之恨。

突然,酒知仙帝眼前一花,飛到空中的景風突然幻化出三個幻影和五爪一起,呼嘯的飛向了即將消失紫極天瑰果,就在紫極天瑰果飛離密林上空的一刹那,抓住了剩余的五顆紫極天瑰果。

看到六顆紫極天瑰果都已拿到,酒知仙帝稍稍松了一口氣,怒視著空中發抖的電翼豹,利用強大的空間縛束減緩了電翼豹的速度,一閃身來到了電翼的的身旁,一拳把電翼的轟到了地面,電翼的躺在地上哀嚎一聲,顯然受傷不輕。

就在酒知仙帝從空中沖下。祭出極品仙器碧玉葫蘆想要轟殺死電翼約時,景風化成一道電光,用下品神器降龍木,攔下了酒知仙帝碧玉葫蘆的猛砸,救下了電翼豹。

“景風,你要干什麼,為什麼要救下這個畜生,這個畜生一直和我們作對,讓我殺了他。”酒知仙帝大吼一聲說道。

“酒知仙帝,請看在景風的面子上饒了這只電翼貂吧,這是我得到的四顆紫極天瑰果,都給你來換取電翼豹一命,酒知仙帝你看這樣可否。”景風誠懇的說道。

“哎~算了,看在你的面子上就饒了他吧,不過這四顆紫極天瑰果是你得到的,我可不要,我能得到一顆就心滿意足了。”酒知仙帝擺了擺手說道。

“這舊”聽到酒知仙帝所說,景風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景風,以我現在的境界,這紫極天瑰果我服下一顆就夠了,服下再多對我也沒什麼用處,你不用過意不去,都拿著吧。”酒知仙帝微笑的說道。

“那景風先謝謝酒知仙帝了。”景風感激的說道。

“對了景風,你剛才怎麼能幻化出三個分身呢?這是什麼神通啊!”酒知仙帝想起剛才一幕,震驚的問道。

“這不是什麼神通,而是我異寶靈隱飄所蘊含的特性,我的異寶靈隱飄可以幻化出十個幻影,只不過幻化的越多,幻影的實力就越小。”景風說道。

就在酒知仙帝被景風的異寶所憾時,五爪走了過來說道:“景風,你留著這電翼的干什麼,還不如讓我烤著吃呢,我想這電翼的的肉一定比雪翼的的好吃。”五爪舔了舔嘴唇說道。

聽到五爪所說,電翼約低吼了一聲,渾身顫抖不住的後退,想要逃脫,這時景風說道:“電翼貂,你不要枉費力氣逃跑了,如今你重傷在身,根本逃脫不了,還是老老實實呆在這里,我有話給你說。”

電翼貂看了景風一眼,搖身一變,變成一個身穿紫衣,雙眼閃爍著電光的男子說道:“我知道你想讓我成為你的靈獸,受你驅使,但是這絕對不可能。”

“那如果我給你一顆紫極天瑰果呢?”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什麼,給我紫極天瑰果,真的給我紫極天瑰果嗎?”聽到景風所說,電翼豹瞪著大眼,有些猶豫道。

“我說話算數,而且我收服你並非想要驅使你,而是想讓你幫助我,我已經收服了兩只強大的異獸,你要不相信,我把它們招出來,你可以問問他們便知。”說著,景風心意一動,把龍龜和金蠶王在虛獨境中招了出來。

電翼豹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龍龜和金蠶王,以及遠處的五爪,感到了心中一顫,雖然五爪的本體電翼的感覺不出來,但是龍龜和金蠶王的修為比電翼的低,所以電翼豹通過龍龜和金蠶王散發的氣息,感知到他們二人的本體和自己一樣也是變異異獸。

“小貂子,你考慮的怎麼樣了,是否願意成為景風的靈獸呢?”五爪看著愣在原地電翼的,大聲問道。

“那~那你能告訴我你的本體是什麼嗎?”電翼的詢問道。

“我的本體?那好,讓你看看我的本體吧。”說著,五爪大吼一聲,身體不斷地變大,變成五爪開明獸的本體。

看到五爪的本體,電翼豹感到心中一顫,不由自主的後退兩步,瞪著大眼膽怯的問道:“你的本體到底是什麼,怎麼會有一股王者的氣息。”

“吼吼!我的本體乃是五爪開明獸,小豹子考慮的怎麼樣了,再猶豫我一口吃了你。”五爪大吼一聲恐嚇道。

“我願意,我願意,不過你真給我一顆紫極天瑰果嗎?”電翼的不敢相信的看著景風道。

“當然,不光是你,龍龜和金蠶王我都會給他們一顆的。”景風保證道。

“那好,我願意成為你的靈獸,你收服了我吧。”電翼的再次變成本體說道。

“好!跟著我你一定不會後悔的。”景風一臉笑意的點了點頭,祭出極品仙器靈隱飄,渡入一股天沌之力。靈隱飄發出一股白光包裹住電翼豹,漸漸融合了電翼豹的能量,收服了電翼豹。

靈隱飄在融合了電翼豹的能量後,突然白光四射,一股股流光不斷的在靈隱飄周圍流動,景風心中一喜,知道靈隱飄升級到了下品神器的級別了。

“電翼,這是我答應給你的紫極天瑰果,你服下吧。”說著,景風把得到的紫極天瑰果遞給了電翼貂。

看著手中的紫極天瑰果,電翼豹中心一陣激動,感激的說道:

謝謝主人。”

“電翼,不要客氣,趕快服下吧。”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龍龜。金蠶,這是你們的,我想你們服下這顆紫極天瑰果,境界可以再次突破了。”景風把兩顆紫極天瑰果交給龍龜和金蠶王。

這時,五爪也走了過來,把酒知仙帝殺死的玄心山兩名一級仙帝的元嬰交給龍龜和金蠶王說道:“你們兩人實力太差,把這仙帝元嬰煉化了吧。”

“謝謝老大。”龍龜和金蠶王接過元嬰感激的說道。

看到紫極天瑰果已經分配完畢,景風看著手中僅剩的一顆,不斷散發著仙靈氣的紫極天瑰果沒有服下,而是放進了虛獨鏡中,想要再見若靈時,送給若靈。

就在紫極天瑰果脫休而出後不久,空地中心的紫極天瑰草不斷縮小,想要鑽進空地中,這時景風手中的降龍木感應到紫極天瑰草的氣息,突然掙脫出景風的手心,飄立到紫極天瑰草的上空,發出一股綠光,包裹住整個紫極天瑰草,把紫極天瑰草吸到了空中。

降龍木和紫極天瑰草在空中不斷旋轉、交融,漸漸融合到了一起。由于景風早已和降龍木心意相通,在降龍木和紫極天瑰草融合的一剩那,景風感到一股強烈的木屬性靈力擴充到體內,體內的木靈在吸收了紫極天瑰草的木屬性靈力後,不斷的蛻變,增加著數量。而且景風還驚奇的發現,降龍木在和紫極天瑰草融合後,頂端的枝條變成了紫色,級別再次提升,提升到了中品神器的級別。

而空地處的酒知仙帝感知到漂浮在空中的降龍木散發的氣息,一臉詫異的喃喃自語道:“中品神器,竟然是中品神器,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這時,景風突然漂浮到空中,雙手齊動,發出一股天沌之力,渡入到降龍木中,打開了降龍木中的聚融陣。

這時,降龍木中的聚融陣變成一個瘋狂吞噬的漩渦,密林中的仙靈力瘋狂的融入到降龍木中,降龍木在發出一聲顫嗚聲後,停止了波動,回到了景風的手中。

景風手持中品神器降龍木,突然感覺到降龍木在融合了紫極天瑰草後多了一項新的技能”乘縛,心中一喜,決定試試縛乘的威力如何。

景風心意一動,降龍木頂端的枝條突然變長,好像一條條靈蛇延伸出去,看到降龍木新的技能,景風心情大好,仰天一笑,收回伸長的枝條,落回到了原地。

看到景風落回原地,酒知仙帝連忙來到景風身邊震驚的問道:

“景風,你這武器到底是什麼,怎麼可以自己融合紫極天瑰草呢?而且融合了紫極天瑰草後竟然可以提升到中品神器。”

“我這武器名叫降龍木,乃是我在地之界收服的天地之初孕育的木屬性靈器。降龍木先後融合了龍龜和金蠶王的能量後提升到了極品仙器的級別,而我在煉化了絕陣珠時學會了一個神通——融器。我在降龍木內布下了一個聚融陣,使龍龜和金蠶王的能量再次融合,提升到了初級神器的級別。不過今天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為什麼降龍木會掙脫了我的控制,融合了紫極天瑰草提升到了中品神器的級別。”景風不解的道。

“哎!景風,你的福緣太深厚了,身懷如此多的異寶,又能收服這種難得一見的變異異獸,就連我和你在一起時運氣都好了起來,得到如此天地孕生的靈寶,我真有些妒忌你了。”說完,酒知仙帝大笑了起來。

“酒知仙帝,是景風跟著你沾光,要是沒有你,景風早就被玄心山的高手追殺跑了。哪能探知這密林中的秘密啊。”景風謙虛的說道。

“好了,你不要謙虛了,我們還是煉化了這紫極天瑰果再說吧,看看這紫極天瑰果能使我困在三級仙帝已久的境界再次突破吧。”酒知仙帝深吸一口氣說道。

“酒知仙帝,你如果相信景風,景風帶你去我的空間異寶中修煉,那里既安全,靈氣又充沛,你老可以放心在哪里修煉。”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老夫當然相信你,好!就讓老夫開開眼,看看你的空間異寶里到底是什麼樣子。”酒知仙帝微笑的說道。

“那好酒知仙帝,你一會感到有一股吸力時千萬不要抵抗,我這就把你傳進虛獨鏡中。”說著,景風心意一動,把酒知仙帝、五爪、龍龜、金蠶王以及一臉驚錯的電翼豹收到了虛獨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