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八章頓悟
四個身穿印有玄字長袍的高手,飛到了密林上空,其中一個頭發花白的高手感覺到景風身上散發的氣息,心中一震,凶惡的大喝一聲:“那個賊子景風就在下面,大家小心一點,我們是必要擒下此人。”

“刷刷刷”四道身影猶如離弦之箭,化成三道電光,沖向了景風三人,想要一舉擒下景風回去交差。

感覺到空中有人偷襲,酒知仙帝連忙扔掉手中的雪翼貂的前爪,雙手一撐,倉促之間用仙靈力化成一把光盾,牢牢護住景風和五爪。

“轟轟轟轟”四道強大電光沖擊到酒知仙帝所化的光盾上,瞬間轟碎了光盾。看到光盾破碎,景風三人連忙閃躲,避開了四人全力一擊,但烤熟的雪翼豹卻被靈光轟成粉末。

灰頭土臉的五爪看到還省小半個身子的雪翼豹被轟碎,瘋狂了,怒吼一聲,全身散發出一股強烈的霸氣,雙眼通紅的看著漂浮在空中的四名玄心山高手。而一旁的酒知仙帝在看到自己光盾被破,也是怒火沖天,手持碧玉葫蘆,怒視著玄心山高手就准備出手。

玄心山四名高手感覺到酒知仙帝和五爪身上散發的氣息心中一驚,停止了出手,有此膽怯的問道:“你們兩個是誰,我勸你們還是不要插手我們玄心山之事,趕快離開,不然你們一定會後悔的。

“哈哈,老子在天之界闖蕩已久,還沒人敢這麼給我說話呢?小子你有種!”酒知仙帝大笑一聲說道。

感覺到四人散發的氣息,酒知仙帝傳音給景風道:“景風你自己小心,這四人兩名一級仙帝,兩名六級仙君,實在不行你就躲進你的空間異寶中,這此人交給我和五爪了。”

景風感激的看了一眼酒知仙帝傳音道:“謝謝酒知仙帝關心,我會小心的。”

而此時的五爪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祭出雙斧開天斧,大喝一聲,沖到了空中,和玄心山四名高手厮殺了起來。

看到五爪沖上去了,酒知仙帝害怕五爪有危險,也化作一道殘影沖到了空中。和四人厮殺了起來。一時間天空中轟嗚聲大作,空間都發生了一陣陣扭曲。

五爪和酒知仙帝都是以一敵二,五爪對抗著兩名六級仙君的攻擊,而酒知仙帝一臉輕松的攔下了兩名仙帝。

由于是殊死拼殺,五爪並沒有變成最強的戰斗形態,被兩名仙君壓得連連受挫,五爪大吼一聲,手舞雙斧劈出兩道金色斧芒,攔住兩人,身上氣勢不斷的提升,金光一閃,變成了五爪開明獸的本體,緊接著又變成了身披龍鱗的戰斗形態。

看到一名手持長槍的的六級仙君殺來,五爪額頭上第三只眼猛地發出一股強烈的白光,射到了沖來的六級仙君的身上,六級仙君全身一窒,突然定在了空中。五爪抓住六級仙君定住的瞬間,雙斧帶著無盡的氣勢,猛地從頭劈下,劈開了六級仙君的身體,就在六級仙君元嬰想要逃脫之際,五爪的虎頭突然變大,長著血盆大口,一口吞噬了想要逃跑的元嬰。

看到同伴慘死,另一名六級仙君也瘋狂了,雙手連舞,化成一片劍雨,射向了五爪。

五爪冷哼一聲,全身不斷的旋轉,化成一個高速旋轉的陀螺,把近身的劍雨全部震碎,並飛速的靠近有此驚慌失措的六級仙君。

看到五爪即將近身,六級仙君一咬牙,和手中的上品仙器合二為一,化成一把利器仙劍,迎向了五爪所化的陀螺。

“轟轟轟”五爪所化的陀螺和六級仙君所化的仙劍不停的在空中對峙著。整個空間發出了一陣陣的轟嗚聲。

對抗了一炷香的時間,六級仙君所化的仙劍發出了“瞪吆”的裂痕聲。緊接著“轟”的一聲,整個仙劍完全碎裂,五爪所化的高速旋轉陀螺瞬間吞噬了滿身鮮血的六級仙君。

地面上的景風看到五爪大發神威,殺死了兩名六級仙君,對五爪的實力越來越佩服,而此時的酒知仙帝卻很輕松的對抗著兩名仙帝。景風看到酒知仙帝所運用的空間法則,以及仙帝級別的高手對戰,景風突然領悟了什麼,愣愣的站在了原地,一動也不動了,體內的青色木靈瘋狂的交融在了一起。

玄心山兩名仙帝所發的一切招式,在酒知仙帝眼中都如此緩慢,輕而易舉的揮手就化解了,而酒知仙帝每發出一拳,都能攻擊到二人的身上。如今玄心山兩名仙帝級別的高手已經是強弩之末,雙雙生成了逃跑的念頭。

兩名仙帝對望了一眼,全身白光閃耀,司時出手,彙集成一團暴烈的白色光球,攻向了一臉輕松的酒知仙帝,而兩人卻沒有停留,鼓足最後的仙靈力,想要瞬移逃跑。

就在這時,兩名仙帝突然感到周圍的空間流速一下降了下來,自己好像陷入到一片沼澤之中,而酒知仙帝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二人眼前。酒知仙帝眼中露出一絲凶光,手持極品仙器碧玉葫蘆,狠狠地敲擊到二人的身上。敲碎了二人的肉體,被把二人脆弱的元嬰困在了空中。

“轟”兩名仙帝彙集的爆裂金球也被酒知仙帝控制住空間改變了方向,轟擊到了密林之中。但如此巨大的轟鳴聲都未使景風在頓悟中醒來。

看到酒知仙帝真正實力,五爪知道酒知仙帝和自己比斗時並沒有用上全力,頓時服氣,漂浮到酒知仙帝的身邊,把兩名仙帝的元嬰收了起來,和酒知仙帝一起落到了景風的身邊。

五爪看到景風的異象,心中一驚,就想叫醒景風,一旁的酒知仙帝及時攔住五爪說道:“五爪,不要去打擾景風,如今景風好像領悟到什麼,正在修煉,我想當景風醒來後,境界很可能會提升,我們就安靜等待吧。”

此時五爪聽到酒知仙帝所說,也沒有言語,靜靜的盤膝坐到了一旁,默默煉化起自己剛剛吞噬的六級仙君的元嬰。

此時景風腦海中不斷的回憶著酒知仙帝運用空間法則的情景,景風感覺自己對空間的掌握又精進了一層。體內的木靈經過不斷的交融、蛻變,數量逐漸變少,但能量卻不斷的增加,隱約出現了一絲絲金色靈氣。

景風體內七色魄的能量此時也在不斷的提升著,隱約提升到天沌圓滿的境界。景風就這樣一動不動的頓悟了三年。在這三年中,密林外圍的雪翼的可遭了殃,被五爪和酒知仙帝吃了不少,如今密林外圍很難在發現雪翼的的身影了。

“嗡嗡嗡”景風體內的木靈發出了一陣陣蟬鳴聲,交融的青色木靈突然裂開一道道細口,一股強大金色靈氣瞬間包裹住青色木靈,形成了一顆顆耀眼的金色木靈。

此時景風身上突然金光四射,把整片紫色雪地都映成了金色,隨著金光再次收攏到體內,景風終于提升到天沌圓滿期。

正在吃雪翼豹的五爪和酒知仙帝看到景風身上出現的異相,心中一喜,知道景風已經頓悟,提升境界了。不多時,景風身子一動,在頓悟中醒來。

景風拍了拍覆蓋在身上的紫雪,一臉興奮的喃喃自語道:“我終于再次突破到了天沌圓滿期,達到一級仙君的實力,我想以我的天沌之力,加上初級神器降龍木,就是四級仙君也可以力敵了。”

這時,酒知仙帝走了過來,滿臉笑意的說道:“景風,恭喜你再次突破啊!”

“謝謝你酒知仙帝,要不是你利用空間法則和玄心山兩名仙帝戰斗,使我突然頓悟,我不可能這麼快突破,真是謝謝你了。”景風感激的說道。

“嗯珀看來你的悟性很高啊,竟然可以以戰悟道,看來你以後的發展無可限量啊。”酒知仙帝欣慰的說道。

“謝謝酒知仙帝誇獎。”景風不好意思道。

“呵呵,老大多余的話也不說了,走景風,我們去吃雪翼貂,給你慶祝慶祝。這只雪翼的可是我和五爪花費了一個多月才捉到的。”酒知仙帝一臉笑意的說道。

“怎麼,現在雪翼豹很難捉到嗎?以你們兩大仙帝的實力,竟然花費了一個多月才捉到一只。”景風一臉不解的說道。

“吼吼!不是很難捉到,是這密林外圍的雪翼貂數量越來越少了,都不知道雪翼豹跑到哪去了。景風在你頓悟的這三年中,我和酒知仙帝捉了不計其數的雪翼貂烤著吃,捉到最後,雪翼豹一聞到我們的氣息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哎!想在密林外圍捉到一只太難了。”五爪一臉遺憾的說道。

“呵呵,這雪翼約其實也算是一類強大的異獸,不過遇到你這翕嘴的開明獸,算是倒了大黴了。”酒知仙帝調笑道。

“哼!你吃得少啊,每次都給我搶,我都不夠吃的。”五爪輕哼一聲說道。

說完,景風三人哄堂大笑起來。

“對了酒知仙帝,你剛才說這雪翼的也是一類強大的異獸,真的這麼厲害嗎?”景風詢問道。

“我們吃的這雪翼豹是沒有完全進化的,如果這雪翼貂達到超級仙獸的等級,就會進化成電翼的,電翼的的速度可是極快的,雙翼一閃,就是幾萬公里。而且電翼豹本身蘊含強大的金屬性靈力,可以釋放狂雷。不過在天之界,電翼貂是十分稀少的,就算發現,一般人也很難捉到。”酒知仙帝說道。

“酒知仙帝,你深入探索過這密林嗎?這密林外圍有如此多的雪翼豹,就沒有一只進化成電翼的嗎?”景風詢問道。

“這!老夫原來只是感覺這雪翼豹好吃,其他的沒有多想,不過經你這麼一說,這密林中存在電翼的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怎麼景風,你想去探索這密林深處。”酒知仙帝問道。

“小子我正有此意,不知酒知仙帝你願意隨景風一同前往嗎?”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

“反正老夫最近也沒什麼事可做,而且老夫對探險還是很感興趣的,我就陪你走一遭吧。不過景風我可提醒你,這電翼貂的速度可是很快的,就連我都不一定能追上它,所以我們要想一個萬全之計,如果遇到雪翼貂,該怎樣困住它。”酒知仙帝提醒道。

“酒知仙帝你大可放心,景風略懂一些迷幻陣,如果我們發現電翼豹,我就布下迷幻陣,保證電翼的在短時間內闖不出去。如果電翼約困在迷幻陣中,那還不任由我們魚肉啊。”景風自信的說道。

“哈哈景風,看來你真的不簡單啊,好,是要能困住電翼的,區區一只電翼貂,老大我還不放在眼里。”酒知仙帝大笑一聲說道。

“好了,別說了,再說肉就涼了。”五爪催促道。

“哈哈,好!”景風大笑一聲,圍在烤肉邊吃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