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五章女大不中留
虛獨鏡中。

景風眾人圍在一起哄堂大笑,龍龜興奮的說道:“主人,你這招太厲害了,我想玄心山玄心上人現在一定氣的發瘋,滿星際再找主人你呢?”

“哈哈,讓他們找吧,讓他們瘋狂吧!越瘋狂越好。”景風大笑一聲說道。

和虛獨鏡中興奮氣氛截然相反的玄心山內,玄心上人一臉鐵青的坐在大殿之中一言不發,壓抑的的氣氛使得眾高手有此喘不過氣來

玄心上人滿眼凶光的環視了一周低沉的說道:“有誰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固若金湯的玄龍宗竟然在眾高手眼前毀了,除了兩名仙帝,其他人都死了。龍刖,軒玉,你們兩個給我解釋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

龍刖仙帝滿臉冷汗的說道:“啟稟宗主,這件事還是那個景風干的,他冒充慕青仙君的弟子,找了一名軒逸樓的店伙計給我送來一件說是慕青仙君剛剛煉制的仙寶,還附帶了一封信劄,當弟子看到信上景風二字時就感到不妙,剛想提醒眾弟子,那件仙寶突然爆裂,瞬間摧毀了整個盤龍殿,由于爆炸的力量過于強大,除了我和軒玉仙帝及時逃脫,所有弟子都命喪此次爆炸中。”

聽到龍刖仙帝所說,大殿之中玄心山眾高手小聲議論了起來。

“景風~景風~我一定要把你挫骨揚灰。”玄心上人憤怒的說道,一掌拍碎了旁邊的案扳。

“給我靜靜,傳我命令,所有玄心山仙君以上弟子一個月內全部趕回玄心山,不得延誤。”玄心上人憤怒的說道。

“可是宗主,守護我們玄心山分支的高手都調回來了,那我們玄心山的分支不任人宰割嗎?”玄心山實力排名第二的水寒仙帝問道。

“那個狡猾的小子,我們不能再守株待兔,如此被動了,就算在各個分支中布下天羅地網,也有疏漏的地方,我們不如調回所有高手,分組追殺景風,讓他無所遁逃。”想到景風,玄心上人心中就升起一團怒火。

“還是宗主想得周到,屬下這就去辦。”水寒仙帝拱手說道。

一年之後,整個仙界布滿了玄心山的高手,每個高手都在憤怒的尋找著景風,可是景風就好像石沉大海,沒有了一絲音訊,消失在天之界。

虛獨鏡中,就在眾人修煉之際,若靈突然在修煉中醒來,對這傳訊珠說著什麼。說了一會,若靈臉色蒼白的來到景風修煉的地方,對景風小聲的說道:“風哥,你能等會修煉嗎,我有話給你說。

聽到若靈的呼喚,景風在修煉中醒來,看著臉色蒼白的若靈,景風關心的問道:“怎麼了靈兒,出什麼事了嗎?怎麼臉色這麼難看。”

“風哥,我想我要走了,要回魔界我父王那去了。剛才我哥哥給我傳訊,說讓我趕緊回去,我是來給風哥你辭別的。”若靈不舍的說道。

“什麼,靈兒,你要回去了,這!這~”聽到若靈所說,景風心中湧起一種莫名的心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不過風哥你放心,我一定會等你的,你一定要盡快提升實力來娶我啊。”若靈一頭紮進景風的懷中,淚流滿面的說道。

“風哥,這是傳訊珠,你以後來魔界,拿著這顆傳訊珠我就會知道,不過風哥,在你實力不強時,一定不要來找我,我父王會殺了你的。”說著,若靈把傳訊珠遞給景風,並提醒道。

“靈兒,讓我送送你吧,我真舍不得讓你離開。”景風請求道。

“嗯!我們走吧風哥,我大哥在仙界和魔界交接的紫源星等我呢?”若靈緊緊依偎在景風懷中說道。

景風和若靈離開虛獨鏡,小心的潛入一個星球中,傳送來到了紫源星。

一踏進紫源星,景風立刻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氣勢牢牢鎖定了自己,周圍的空間不斷的擠壓著自己,使得自己動彈不得。看到景風痛苦的樣子,一旁的若靈焦急的大喊道:“大哥,你別為難風哥了,我跟你回去就是了。”

景風只覺眼前一閃,一個高大威猛的身影出現在眼前,景風仔細看了一下此人的面孔,和若靈長得很像,景風知道此人就是若靈的大哥,稍稍松了一口氣,但對若靈大哥的修為境界,還是在心底佩服。

“大哥,還不把空間縛束給收了,你要再這樣我就不理你了。”若靈撒嬌道。

“咦珀靈兒,這才兩百多年,你竟然提升到五級魔王境界了,真是讓我這個做哥哥的刮目相看啊,你不是最討厭修煉嗎?”說著,若靈的大哥收回了對景風的空間縛乘。

“這都是風哥送給我元嬰煉化的功勞。”若靈看了一眼景風溫柔的說道。

“風哥,這是我大哥若絕,乃是一名四級魔帝。”若靈介紹道。

聽到若靈的大哥若絕竟然是四級魔帝,景風不由得心中一震,重新審視起若絕來。景風感覺到若絕站在那里好像和天地融合在了一起,舉手投足都帶著一股天地之間的霸氣。

“哼!小子,你看什麼呢?”看到景風直愣愣看著自己,若絕冷哼一聲說道。

“不要意思大哥,我叫景風,乃是靈兒的好朋友。”景風連忙說道。

“哼!誰是你大哥,少在這給我套近乎。嗯一你說你叫什麼,景凡”若絕本想再刮斥景風幾句,但聽到景風自報家門,想到了流傳到魔界關于景風的流言,打量起景風來。

“你就是那個在飛升台在眾仙君高手面前從容逃脫的景風嗎?就是那個渾身異寶的景風嗎?”若絕少有帶著一絲震驚問道。

“就是我!”景風堅定的說道。

“好好!”說著,若絕散發出一股強烈的氣勢沖擊著景風的胸口,並一步步靠近了景風。

感受到強大氣息不斷沖擊著自己的胸口,景風連忙招出金色水靈盾包裹住自己抵禦氣勢的沖擊。這時水靈盾的表面被強大氣勢擠壓的不斷升起一陣陣波瀾。

“咦”看到景風祭出金色水靈盾包裹住自己,阻擋強大的氣勢沖擊,若絕驚訝的發出一聲驚歎。

這時,若靈突然擋在景風面前,怒視著若絕說道:“大哥,你要是再傷害風哥,我以後再也不理你了。”

“哎~”若絕歎息一聲說道:“真是女大不中留啊!連我這個做哥哥的都不如一個外人,真是,哎!”若絕還是很疼惜自己這個妹妹的,看到若靈的所舉,若絕已經猜到了一二,緩緩收回了釋放的氣勢攻擊。

“大哥,你不知道,我和風哥已經私定了終生,我非風哥不嫁。”若靈堅定的說道。

“哎!靈兒,你不是不知道父王的脾氣。父王絕不容忍你和一個如此弱小的人在一起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若絕歎息一聲說道。

“雖然風哥現在實力不強,但誰敢保證風哥以後就不行呢?哥哥,你見過一個飛升者在短短二百多年中,就提升到六級魔王嗎?你見過一個六級魔王耍的一群仙君仙帝團團轉嗎?”若靈把自己認識景風開始所經曆的事都給若絕說了,聽完之後,若絕眼中一亮,看景風的眼神也柔和多了。

“嗯!不錯不錯,我早就看玄心山那幫人不順眼了,要不是父王有命,讓我不得沾染仙界是非,我早就殺上玄心山了。”聽完若靈所說,若絕感覺越看景風越順眼了。

“景風,你以後也和靈兒一樣叫我大哥吧。”若絕話音突然一變,和善的說道。

聽到若絕所說,景風心中一喜,知道若絕終于承認自己和若靈的關系了,感激的說道:“謝謝大哥,我一定會努力修煉,盡快提升實力來娶靈兒的。”

“不過景風,我不是給你潑冷水,我父王滅光魔帝一直崇尚實力第一,你要是不盡快達到魔帝境界,很難讓我父王同意你們兩個的事,而我也只能盡力幫助你們,你們是否能走到一起,就看你自己的了。”若絕好意提醒道。

“謝謝你大哥,靈兒以後就靠你照顧了,我一定會經快提升境界,去魔界娶靈兒的。”景風堅定的說道。

“景風,我還要提醒你一件事,在你實力不夠時,千萬不要來魔界找靈兒,如果讓我父王知道了,你會死得很慘,靈兒也會受你牽連的。”若絕提醒道。

“謝謝你大哥,我知道了,我不會莽撞的。”景風感激的說道。

“對了景風,我能再問你一個問題嗎,你到底修煉的什麼法訣,怎麼境界提升的這麼快,而且還能在休外形成一層水氣靈盾保護自己。”若絕詢問道。

“這個!大哥,你恕我不能告訴你,不過大哥你放心,我一定會努力修煉的。”景風猶豫的說道。

“既然你有難言之隱,我就不問了。好了,景風你自己多保重,我和靈兒要走了,我們魔界再見。”若絕惜別道。

“風哥,我們走了,你一定要盡早來找我啊。”若靈淚流滿面的依偎在景風懷中說道。

“嗯,放你吧靈兒,我一定會努力修煉娶你的。”景風撫摸著若靈的頭發,傷感的說道。

“好了,別依依不舍的了,靈兒我們走吧。”若絕在景風懷中把若靈拉出。催促道。

“嗯“再見風哥。”

“再見了景風。”

說完,若絕帶著若靈一個瞬移離開了紫源星。

看著若靈離去的身影,景風終于忍不住流下了一滴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