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四章襲擊玄龍宗(下)
虛獨境中。

景風沒有理會大吵大叫的五爪,來到虛獨林峰頂,取出煉制爆裂珠的淬煉材料煉化了起來。

景風首先發出一團水靈盾包裹住所有淬煉材料,並雙手齊動打著手印,不斷的向水靈盾中輸送著金色火焰,煉化材料中的雜質。

經過十天十夜的淬煉,水靈盾中煉制爆裂珠的材料越來越小,顏色也變的晶瑩透亮,幾十種淬煉材料漸漸交融在一起。感覺到雜質已去,景風心意一動招出天炎珠,並吸收了天炎珠的能量,使得金色火焰變成了淡黑色。

黑色火焰一進入到水靈盾中,晶瑩透亮的淬煉材料交融的速度一下子加快,所有材料都向中心位置不斷擠壓,一狠狠火絲漸漸出現在淬煉材料的中心。

時間飛速流過,一個月後,水靈盾中的淬煉材料已變成了雞蛋大小的靈珠,顏色也變成了暗紅色,只是靈珠中心的火絲彙集成了一根暗紅色火心,燃燒在靈珠中,不斷的向外散發著狂暴的能量。

看到爆裂珠已經煉成,景風雙手連打五個手印,收回釋放出的淡黑色火焰,深吸一口氣在淬煉中醒來

景風看著手中剛剛煉成的爆裂珠,臉中露出了一絲微笑。而一直守護著景風煉寶的若靈看到景風煉成了爆裂珠,興奮地說道:“風哥,你真是太厲害了,只用了一個多月,就煉化成爆裂珠了,我想玄龍宗有難了。”

“哈哈!我真想知道玄心山看到固若金湯的玄龍宗被爆裂珠炸毀之後的表情,會是什麼樣子呢?”景風大笑的說道。

“呵呵~是啊,我想玄心山高手的表情一定會很豐富。”說完,若靈也笑了起來。

“我們什麼時候下手好呢?”景風詢問道。

“我想現在肯定不行。上次玄龍宗內的高手吞噬了你靈魂之力,他們一定會提高警惕,我們就安心在虛獨境中等待吧。這虛獨境真是一個好東西,風哥,你到底怎麼得到這虛獨境的啊。”若靈詢問道。

“這虛獨境乃是我在地之界得到的空間異寶,是一位名叫天機的前輩送給我的,天機前輩還送給我一塊五色神石,只是留在了地之界我的師門之中。”景風說道。

“五色神石~天啊,地之界怎麼會出現五色神石,就是在天之界,神石也是十分稀少的,別說是五色神石了,我估計整個天之界連一塊五色神石都沒有,這天機前輩是什麼人,和你是什麼關系,怎麼會送給你如此貴重的東西。”若靈震驚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天機前輩的身份,只是天機前輩曾經給我說過,他是穿越空間來到地之界的,而且我們兩個修煉的法訣很像,很可能也是混沌決。”景風說道。

“穿越空間,那是多大的神通啊!”聽到景風所說,若靈越來越感到震驚。

“怎麼,穿越空間很難嗎?”看到若靈震驚的表情,景風不解的問道。

“難,非常的難,尤其是超級高手,要想穿越空間下到地之界根本不可能。你說天機前輩自己能穿越空間,我想他的實力應該超越了天之界所有人。就是我父王想要派魔王級別的高手下到地之界都需要只要三名五級以上魔帝的相助才能成功,別說魔王境界以上高手了。“若靈說道。

聽到若靈所說,景風深吸了一口氣,景風沒想到天機竟然不是天之界的人,那他會是那一界的人呢?自己的師兄如今活過來沒有。

“靈兒,除了地之界、天之界還有其他界嗎。”景風詢問道。

“天之界之上還有神之界。在天之界修煉到六級仙帝的境界,靈魂之力蛻變到神人境界,就會感知到神劫,渡過神劫就能飛升神之界,只是在最近的幾百萬年中,天之界還沒有一個人感應到神劫,飛升神之界呢?”若靈說道。

“為什麼呢?幾百萬年都沒有人感應到神劫呢?”景風不解的問道。

“相對來說六級仙帝好修煉,但是要想使自己的靈魂蛻變成神人的靈魂,那是很難的。你就看天之界有多少六級仙帝魔帝,但目前沒有一人靈魂之力能夠蛻變成神人,我父王困在六級魔帝已經幾千萬年了,靈魂一直未能蛻變。再說就算感悟到神劫,又有多少人敢保證自己能渡劫成功呢?”若靈搖了搖頭說道。

聽完若靈所說,景風感到自己只是一只井底之蛙,對天之界根本不了解,通過若靈對天之界的講述,才知道天之界的一些秘密。景風感激的說道:“謝謝你靈兒,看來我以後的路還很長,六級仙帝魔帝,我如今連仙君都沒達到,看來我還要努力修煉才好。”

“風哥,你不要氣餒,我相信你!”說完,若靈把頭埋進了景風的懷中。

景風及眾人又在虛獨境中修行了五年,在這五年中,景風還是一直停留在天沌無上期停滯不前,而此時的若靈卻再次突破提升到五級魔王的境界,龍龜和金蠶王在煉化了吞噬的數十個強大元嬰也提升到二級玄獸。

五年後的一天,景風、若靈、五爪、龍龜和金蠶王聚到了一起,景風一臉笑意的說道:“五年了,我想玄龍宗很可能放松警惕了,是該給玄心山一個教訓了。”

“可是主人,你不是說玄龍宗有高手坐鎮嗎?我們幾人能夠力敵嗎?”龍龜心虛的說道。

“放心吧龍龜,我有秘密武器,保證給玄龍宗一個血的教訓。”說完,景風把爆裂珠拿了出來,並把自己的計劃給眾人說了。

聽到爆裂珠毀滅性威力,眾人眼中一亮,都露出了一臉期待的表情。看到眾人期待的表情,景風微微一笑說道:“大家在虛獨境中稍等片刻,我去去就來,好戲即將開場。”說完,眾人哄笑起來。

景風獨自一人離開虛獨境,來到玄龍城中,慢慢游走在古道上,景風冥思該如何把爆裂珠送到玄龍宗內。想著想著,景風又走到了軒逸樓外,看到軒逸樓,景風露出了一絲壞笑。

軒逸樓曾經招呼過景風的店伙計看到景風再次出現在門口,心中一喜,一路小跑,獻媚的來到景風身邊說道:“公子,您又來了,您這次需要買些什麼,給我說就行。”

看到店伙計的表情,景風會心一笑說道:“小哥,你這有精致的盒子嗎?我想買一個。”

“精致的盒子?公子你買這個做什麼?”店伙計不解的問道。

“我也不瞞你,但你不能把我的身份告訴別人,其實我是玄心山的弟子,我的師傅就是玄心山的慕青仙君,上次師傅讓我前來買火瑰晶、烈絕石就是為了煉制一件仙寶,現在煉成了,師傅為了感謝玄龍宗提供的煉器晶石,特命我把上次煉制的仙寶送給玄龍宗,並告知我再買一些淬煉材料回去,不過師傅說了,送給玄龍宗仙寶之事千萬不要告訴別人,以免遭到別人非議。”說著,景風把暗紅色的爆裂珠拿了出來,並遞給店伙計兩塊極品天晶。

店伙計看到景風手中火心閃動的爆裂株,感受到爆裂珠散發的巨大能量,心中一驚,也沒仔細思考景風所說的是否屬實,收起兩塊極品天晶說道:“原來公子是慕青仙君的高徒,看來我們都是一家人。師兄你放心,我理解,我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的,我這就給師兄你找禮盒去。”

一會功夫,店伙計拿來一個精致的禮盒說道:“師兄,禮盒我拿來了,給你。”

“謝謝你師弟,不過我剛才接到我師父傳話,讓我火速趕回去,麻煩師弟幫我跑一趟,把仙器送到玄龍宗可否,這是我師傅寫的一封信,麻煩師弟也一並幫我送去。”景風誠懇的說道,並在泉雨仙君的儲藏戒指之中取出一件上品仙器,遞給了店伙計。

看到景風竟然送給自己的上品仙器,店伙計狠狠咽了一下口水,拍著胸脯說道:“師兄,交給我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幫你送到。

“那就謝謝師弟你了,等下次再來異龍星,我一定再帶仙寶來感謝師弟。”說著,景風把灌輸近自己靈魂之力的爆裂珠以及自己寫的一封信放進禮盒中,交給了店伙計。

聽到景風還要送自己仙寶,店伙計有點飄飄然,緊握禮盒說道:“師兄,我這就給你送去,交給我你就放心吧。”

“謝謝師弟,有勞了,我先走了。”說完,景風化作一道靈光,離開了軒逸樓,在一個無人的地方進入到了虛獨鏡。

虛獨境中。

若靈等人看到景風回來了連忙問道事情是否成功,景風把事情經過給眾人說了,虛獨境中頓時傳出一陣陣大笑。

而此時的店伙計卻一臉興奮的拿著景風交給自己的禮盒向玄龍宗跑去。

玄龍宗門外,店伙計在說明來意後,走進了盤龍殿內,看到玄龍宗宗主以及三級仙帝軒玉,店伙計連忙跪下說道:“啟稟宗主,弟子在軒逸樓遇見慕青仙君的弟子,慕青仙君特命此人送來一件剛剛煉制的仙寶,請宗主一覽。”說著,就把寶盒遞給了龍刖仙帝。

接過寶盒,龍刖仙帝看了一眼軒玉仙帝不解的問道:“慕青怎麼會送來仙寶,這不對啊,慕青現在不是在遠峰星鎮守嗎?怎麼會有時間煉制仙寶。”

“這~我也不知道,還是先打開看看吧,到底是什麼東西。”軒玉仙帝搖頭道。

這時,店伙計連忙說道:“盒中有慕青仙君寫的一封信,宗主一看便知。”

“是嗎~”龍刖仙帝打開禮盒看了一眼火心閃動的爆裂珠,感到了心中一震,震驚的說道:“好強的力量啊!”

一旁的軒玉仙帝也驚歎的說道:“這到底是什麼仙寶,我怎麼感覺這顆靈殊蘊含的力量如此狂暴,而且靈殊深層還有一絲靈魂之力。”

龍刖仙帝搖了搖頭,拿起信劄看了起來,剛看了第一眼,龍刖仙帝大呼一聲“不好!”就像閃躲,這時,漂浮在玄龍宗不遠的景風露出了一臉壞笑,心意一動,爆裂珠突然爆裂,一股狂暴的毀滅性力量散發出來,瞬間炸毀了整個盤龍殿,整個玄龍宗都被爆裂珠毀滅性力量摧毀了一大半。

盤龍殿內除了軒玉和龍刖兩大仙帝,其余人全部身損。景風等人看到玄龍宗瞬間被摧毀,遠遠聽到龍刖仙帝和軒玉仙帝憤怒的吼叫聲,大笑一聲,躲進虛獨境中離開了異龍星。